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写作之梦(三)  

2016-10-28 22:15:13|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真的是感到匪夷所思,这两天风僝雨僽写的博客日志,没有谈及有损国家形象的内容,而是专讲老夫写作之梦的故事,竟然还是再一次被博客小管恶意屏蔽。一篇又一篇日志被博客小管莫名其妙地屏蔽给我的心情没有造成多大的影响,每天早上到了学校,一有空闲时间我仍然掏出笔记本电脑乐此不疲地讲述心情故事,晚上回到家,放下沉甸甸的笔记本电脑包,顾不上到厕所酣畅淋漓地撒一泡尿,仍然是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赶写日志。为了实现写作之梦,我必须得焚膏继晷地坚持写日志,希冀能提升文笔,早日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创作。就如老夫在昨天的日志里写到,要想实现写作的梦想,我必须得坚持三条腿走路,这三条腿分别是:晨兴夜寐地坚持写博客日志、囊萤映雪地拜读名家大作和断齑画粥地学习成语典故,当感到文笔有所提升,思想有所顿悟,就大胆地尝试写作,一旦能写出一部泛浩摩苍的作品,这辈子我的命运有可能咸鱼翻身,甚至是脱胎换骨。曹雪芹在《红楼梦》里有一句诗词写得非常好,“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老夫的梦想就是做那“满把晴光护玉栏”的满月,感受一下“人间万姓仰头看”究竟是什么样的滋味。这几天,每天早上我都是于凌晨5点醒来,与哆嗦着身子与周遭的寒意做了一番艰苦卓绝的斗争后,不得不挣扎着掀开被子,靠在床背上品读“砖娃”先生呕心沥血编著的《大明万妃传》。如果把自己的“作品”,也就是博客日志,拿来与《大明万妃传》这部巨著比肩而立,说句心里话,我感到汗颜。先不要说《大明万妃传》里珠玑咳唾的语言,单单就万贵妃与明宪宗朱见深的爱情故事的具体细节描写,直言不讳地说,我是无法下笔。同时,对各种各样的历史知识也是一无所知,所以,每当有同事或者是朋友向我询问某些历史问题时,我都感到惶恐不安和战战兢兢,害怕答不上来。四年的大学生活,除了用心经营一段美丽的爱情外,我并没有认认真真学习历史,大学生活最初那两年美好时光,我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用于陪同心爱的初恋女友学习英语,在大学二年级的那一年,我俩比翼齐飞双双顺利通过大学英语四级和六级考试。大学三年级的那一年,倒没有认认真真地学习英语,但是我又把每天的闲暇时间用于走马观花似的阅读外国名著上。说句心里话,我不大喜欢外国名著,即使如今我非常喜欢拜读名家的鸿篇巨制,也很少,甚至是没有翻阅外国的名著,当年执意要阅读几部外国名著,只是滥觞于初恋女友的喜好。去年暑假,我在“重庆书刊交易市场”购买了《三个火枪手》和《基督山伯爵》,想重新拉开架势品读这两部大作,可结果是,直到今天,这两部作品还深藏在卧室电视柜下方的柜橱里。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这辈子我极有可能继续让这两部外国名著尘封在柜橱深处。我不大喜欢阅读外国名著,原因可能与中西方文化的差异性有关,即使类似于《尼罗河惨案》或者是《挪威的森林》的引人入胜的侦探小说曾经吸引老夫的眼球,但我在手不释卷地阅读时,也只是想大致了解故事的经过,而不是逐字逐句地分析其创作手法和记诵奇文瑰句的语言。2011年11月,为了讨好曾经心爱人儿的欢心,我开始迷恋上“写作”和拜读名家大作,其中,当时最喜欢拜读的名家大作是文学大师余秋雨先生编著的作品。说到余秋雨大师的作品,大家可能想到的是其著名的代表作《文化苦旅》,其实老夫更喜欢的作品是《山居笔记》和《千年一叹》,为什么对这两部作品情有独钟,可能与老夫大学时所学的历史教育学有关。不能说我对历史毫无兴趣,念大学时,我省吃俭用,从微薄的生活费里挤出一笔“不菲”的费用购买了《史记》、《战国策》、《国语》、《资治通鉴》和《洪武大帝朱元璋》等,这几部作品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历史巨著,但是我只认认真真地拜读过《战国策》,其他的几部作品,全是放在主卧室卫生间,也就是储藏室里当着摆设。刘向编订的《战国策》里有很多精彩的历史故事,老夫爱屋及乌,对明代冯梦龙编著的《东周列国志》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东周列国志》,毫不夸张地说,在我2011年11月开始迷恋拜读名家鸿篇巨制之前,是我唯一一部感兴趣的名家大作。手里这部《东周列国志》是2001年1月我在青川县城新华书店花40元大洋的购买的,这年的春节,我被妻子赶鸭子上架,不得不硬着头皮陪同妻子和丈母娘来到青川县城。如今,重庆到青川县城,如果是自己开车前往,早上6点出发,经兰海高速赶往青川,顶多5个小时的奔袭就能抵达青川城区,有时,如果没有到服务区的卫生间痛快淋漓地撒一泡尿,兴许4个半小时我就能带着妻儿平安地抵达,但是回到重庆后,往往会收到一条因为超速20%以下而被记分3分和罚款20元的处罚信息。

如果是乘坐长途大巴车由重庆赶往青川县城,近500公里的路程,也不过七个小时的时间,可那时,也就是2001年1月,我们是头一天下午4点挤上一辆破破烂烂的开往青川县城的长途客车,左摇右摆地躺在座位上浑浑噩噩睡一宿,于第二天中午1点肚子饿得前胸贴到后背上时才能赶到青川县城。本来我患有严重晕车的毛病,这一次咬紧牙关硬着头皮陪同妻子和丈母娘赶到青川,迷迷糊糊晕了整整一晚上和第二天大半个上午后,再次乘坐长途客车,居然不再有晕车的感觉。离开涪陵来到重庆北碚念大学之前,我从未离开过涪陵半步,即使曾经有过一次离开涪陵的经历,也是于1993年11月的某个周末,在几位须眉浊物的唆使之下,乘坐客船来到距离涪陵大约有60公里路程的丰都县城,而丰都最为著名的景区便是名山。按照家乡的民俗,两腿一蹬呜呼哀哉后,会在黑白无常的牵引下来到鬼城丰都,首先是小心翼翼地过奈何桥,过了桥头就接过孟婆端上来的忘魂汤。听说,凡是在人间作恶多端的奸同鬼蜮行若狐鼠之徒过奈何桥时,都要被各种妖魔鬼怪挤到桥下,跌到桥下不仅摔得粉身碎骨,而且还要被一条条巨蟒吸光血液,如果犯下的滔天罪行不可饶恕,跌落到桥下后极有化作一股青烟无法重新投胎做人。想到被妖魔鬼怪推到奈何桥下再也无法有来生投胎的机会,这辈子我时常告诫自己,一定不要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一定不要成为恶贯满盈无恶不作之徒,故,老夫从不杀生,也不违纪。作为一个大老爷们,鸡鸭鱼都杀不死,甚至走路时害怕踩死蚂蚁,被人看见后,在让人感到贻笑大方的同时又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但我恰恰就是这样的人,故,在我的人生字典里,历来就没有血腥和暴力这两个词。即使有时我痛恨一个人达到了食其肉寝其皮,也就是挫骨扬灰的地步,但是我只把对他人的仇恨挂在嘴边,不会真正意义上去怨恨一个人,更不会把怨恨永远埋藏在心里。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每个人的生命都会有走到尽头的那一天,为了将来到阎王殿里能做到轻车熟路,1993年11月,某个周末,在几名同学的鼓动下,我乘坐客船来到丰都。那时,位于长江北岸之滨和名山山脚下的丰都县城真的是一座弹丸小城,南北东西各一条街,我只需来回走十几分钟便在整座县城留下一串串厚重的脚印。当天晚上,在城北的丰都中学学生寝室里就寝时我是和好几名同学挤在一张破旧的铁床上,皮肤挨着皮肤挤在一块我浑身上下起鸡皮疙瘩,只有不停地翻烧饼,结果整整一宿,这张铁床总是嘎吱嘎吱地响个不停。好不容易等到第二天东曦既驾的到来,起床,在学校门口简单地吃了一碗砂锅米线,在无人看管的角落翻越名山景区的院墙,进入景区寻找奈何桥和阎王殿,在翻越景区的院墙时,不小心把父亲一支评为优秀老师而获得的钢笔弄丢。我不大喜欢人文景观,翻墙进入名山景区后,我只是在奈何桥和阎王殿溜达几圈,以及到其他不相关的大殿走马观花似的看了几眼后,就嚷着坐船离开丰都县城。真正离开涪陵城,背井离乡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是1994年9月我在父亲和四舅的陪同下,乘坐客船到朝天门码头再辗转乘坐公交车来到北碚。考上大学,父母和舅舅们都很高兴,不顾我的反对,执意护送我到北碚念书,而且父亲还在解放碑重庆百货商场花了150枚大洋给我购买了一套正儿八经的西服,之前,我身穿的衣服,无论看上去是多么地有档次,包括鞋袜在内,其价格从未上过50元人民币。清楚记得念大学之前我到涪陵城购买衣服和裤子时的场景,每次购买衣裤,我都是到涪陵城大东门处地摊上购买,一条皱巴巴的西裤,顶多15元人民币,一件灰不溜秋的夹克,也就不过25元,再花上几元人民币购买一双军绿色解放鞋,我就穿着这身崭新的衣服和鞋袜,在父亲和四舅的陪同下来到重庆。可能是父亲看见我考上大学十分高兴的缘故,特地带着我来到解放碑重庆百货商场,购买了一套有点档次的西服。购买了衣服,再乘坐公交车赶往大渡口九宫庙,到一位在重庆钢铁厂附近经营一家小面馆的亲戚家蹭饭,可是,在解放碑车站刚刚挤上一辆公交车,还未来得及找个位置坐下来,我就感到恶心和胸闷,瞬间感受到肠胃里的翻江倒海。不得已,只要下车,艰难步行两个多小时的路程来到九宫庙,从此时开始,老夫才知道看似风风光光的乘坐公交车,其实是要晕车的。不过2001年1月乘坐一辆破破烂烂的长途大巴经过整整一宿的摇晃,接着再经过一上午的颠簸,长途奔袭到位于川陕甘三省交界处的青川县城时,老夫赫然发现,治疗晕车的毛病居然是咬紧牙关一直坐颠簸的大客车。这次在青川县城我们足足待了大半个月,作为新婚燕尔虽然每天晚上我都要和妻子大战三百回合,但是吃太多的荤菜总有想换一下口味的时候,于是我来到当地新华书店购买了一部已成冢中枯骨的冯梦龙编著的《东周列国志》。

《东周列国志》这部大作文学色彩不怎么浓郁,但是每个章节的故事情节很精彩,如果想了解春秋战国时期的历史,老夫什么书都不推荐,独独向你们推荐这部《东周列国志》。随后的好几年时间,至少在2011年10月之前,每天晚上躺在冰冷的床上等待瞌睡虫爬上额头时,我都是把冯梦龙编著的这部《东周列国志》当成催眠曲。我不是一直苦苦地寻找各种各样的素材企图不知天高地厚地创作一部作品吗,说句心里话,《东周列国志》里每个精彩的故事都是宝贵的写作素材。《大明万妃传》的作者“砖娃”是一位知名的影视编剧家,找不到创作素材时,何不从《东周列国志》里挖掘剧本,如战国时期齐国人吴起的故事和楚国人伍子胥的故事。吴起,为了追求名和利,居然杀妻求将,可最终还是被魏王残忍地抛弃,走投无路来到楚国,终于得到楚悼王重用进行了卓有成效的改革。不管是秦国的商鞅变法还是魏国的李悝变法抑或是楚国的吴起变法,都无一例外地伤害了旧贵族的利益,楚悼王去世后,楚国贵族趁机发动兵变攻打吴起。这里我不得不敬佩吴起,贵族们用利箭射伤吴起后,吴起并没有乱了阵脚或者是慌了神,而是拔出箭逃到楚悼王停尸的地方,将箭插在楚悼王的尸体上,大喊“群臣叛乱,谋害我王。”贵族们在射杀吴起的同时也射中了楚悼王的尸体,楚国的法律规定伤害国王的尸体属于重罪,将被诛灭三族。楚肃王继位后,尽管很同情旧贵族,但是为了维护专制制度下王权的尊严,不得不把射中楚悼王尸体的人全部处死,受牵连被灭族的有七十多家。这是吴起的智慧,尽管其最终的命运是被乱箭射死,同时其尸身也被处以车裂肢解之刑,但是通过将箭插在楚悼王的尸体上和背着楚悼王尸体四处逃窜的手段,把那些置他于死地的贵族,全部变成他死亡后的殉葬品。别看吴起背有杀妻求将的恶名,但是在我国历代历朝中的地位却很高,唐肃宗时将吴起等历史上十位武功卓著的名将供奉于武成王庙内,被称为“武庙十哲”,宋徽宗时追尊吴起为广宗伯,位列宋武庙七十二将之一。有这样的历史地位,我认为吴起没有枉在世上走一遭,如果不是楚肃王悉数废除了他的变法,吴起变法的地位可以和商鞅变法的地位相提并论。不过,也正是楚肃王鼠目寸光废除了吴起的变法,导致楚国这个占据半个中国的大国最终被秦国王翦60万大军打得满地找牙,最终从战国时期的版图上彻底消失。王翦是战国时期秦国的名将,与其子王贲一并成为秦始皇歼灭六国的最大功臣,不过,真正让我对王翦肃然起敬的是其另类的“贪婪”。某天早上,秦王嬴政召集群臣商议灭楚大计,王翦认为“非六十万人不可”,和纸上谈兵的赵括有一拼的李信则认为“不过二十万人”便可打败楚国。秦王嬴政大喜,认为王翦老不堪用,便派李信和蒙恬率兵二十万,南下伐楚,王翦因此称病辞朝,回归故里。不久,楚军故意示弱,且战且退,保留精锐部队从后突袭李信,大破秦军两营兵力,斩杀秦军七个都尉,是为秦灭六国期间少有的败仗之一。秦王嬴政听到这个消息,大为震怒,亲自乘快车奔往王翦的老家向其道歉并要求其出山。王翦在得到秦王嬴政六十万士兵后统领大军启程,秦王嬴政亲自送到霸上,王翦因手握六十万重兵,出征时向秦王“请美田宅园池甚众”、“以请田宅为子孙业耳”,秦王嬴政大笑。出关前,又连续五次求赐美田,连部下也开始担心会不会太过份,王翦才说出了自己的用意:秦王嬴政生性多疑,如今秦国全国士兵尽交到自己手中,此时唯有向秦王诸多要求,才可以表明自己除了金钱以外别无他求,借此消除秦王怕他拥兵自立的疑惧。不过,王翦留在历史长河中的英雄事迹不是特别地多,要想以某位历史人物的故事创作一部像王二娘裹脚布又臭又长的作品,还必须得深挖那些有诸多历史事迹的显赫人物,比如,战国时期张仪和苏秦的故事就值得深挖。我在当当网上查看了有关张仪和苏秦的小说,发现除了“寒川子”编著的《鬼谷子的局》外,并没有其他的作家染指这两位冢木已拱的历史人物。有一位名叫吴礼权的修辞学家和语言学家编著了一部《冷风飘月策士张仪》,从当当网的介绍来看,说其作品在海峡两岸读书届和学术界产生了强烈反响,很想购买这部作品读一读,但是其42元的定价让我望而却步。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吴礼权博士有点厉害,不仅编著了有关张仪的小说,还编著了一部名叫《远水孤云说客苏秦》的作品,这部作品的售价更是高得离谱,居然高达52元,这同样让我望而却步。这两部作品都被说成是小说,但是我害怕作者写的不是小说,而是一部历史教科书,如果果真是小说,当裤兜里有几枚孔方兄像患了羊癫疯似的疯狂地跳跃时,还真应该花钱购买品读一番,看看自己能否从这些名家的字里行间学到有用的写作技能。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写作之梦(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