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2016-10-29 11:16:0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认为拜读完毕《侯卫东官场笔记》第九册内容,也就是《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这部作品后就能知道侯卫东的最终结局究竟是什么,比如与小佳是否离婚、怎么处理与郭兰的感情和与市长宁玥是否有一腿等。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加班加点阅读完毕《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后,却在其结尾处看见“侯卫东、侯海洋、李晶和宁玥等人的事迹,在小桥老树作品《侯海洋基层风云》中有精彩叙述”的这样,毋庸置疑,这是作者,或者是出版商,故意诱使老夫毫不吝啬地掏钱购买其《侯海洋基层风云》。《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主要讲述侯卫东于2003年抗击“非典”的故事,可能是因为小桥老树在作品中大量引经据典有关“非典”的知识,让我错误地认为这部作品的质量不如之前的《侯卫东官场笔记》。2003年席卷全国的“非典”场面至今回忆起来我仍然历历在目,“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说句心里话,当年我没有把大家谈虎色变的“非典”当成一回事。这年的2月,新的一学期开学后,我在妻子的陪同下迈着罗圈腿一瘸一拐地来到单位附近一座名叫“昌龙城市花园”的售房部,千挑万选,看中了一套70多个平方米的两室一厅的蜗居,总价为18万元。如今,这座小区从外表上看不咋样,但是在“非典”闹得沸沸扬扬的那个年代这个小区修建得不错,六幢“Y”字型港式风格的高楼错落有致,在光电路与明佳路交汇的十字路口处看上去峭俊挺拔,不要说我这些没有买房的人,当时很多已经拥有多套住房的人如蚁附膻地涌入售房部像随意购买小白菜似的掏钱购买,瞬间,昌龙城市花园每个平方米的房价由2200元飙升到2800元,2010年每个平方的价格更是疯狂地上窜到一万元。当然,给我最深印记的是,昌龙城市花园花巨资邀请“冰美人”潘美辰给小区做代言人,每次经过昌龙城市花园售房部,我总能听见冷艳的潘美辰用浑厚的嗓音演唱的《我想有个家》。“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华丽的地方,在我疲倦的时候,我会想到它;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在我受惊吓的时候,我才不会害怕”。临文不讳地说,“想要有一个家”是老夫当年最大的梦想,只是囊中羞涩,看似简简单单的梦想要想变成现实却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要想实现拥有一个家的梦想,我和妻子合计一下后,毅然决定倒廪倾囷筹集七八万元的房款,再通过银行按揭贷款的方式购买一套两室一厅的小户型房屋。这套二室一厅的蜗居真的很小,看似建筑面积有近80个平方,套内面积其实只有68个平方,主卧室和客厅的大小还算凑合,但次卧室的面积,说句心里话,仅仅只能搁下一张1.5米的床。但正如潘美辰在《我想有个家》里演唱的,“我想要有个家,一个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在我受惊吓的时候,我才不会害怕”,掰着手指计算一番后,第二天早上毅然到银行取钱,到售房部交了一万元的订金。不过交纳订金的第三天下午,我突然接到四川大学研究生院打来的电话,通知我务必按时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复试,说是复试,其实是逛逛四川大学美丽的校园和简单地回答几道导师精心提出的问题而已,直言不讳的说,考上四川大学世界史专业研究生已是板上钉钉之事。这个时候,我不得不为该购买房屋还是该到四川大学读研做一个艰难的选择,有一句古语叫“两权相利取其重,两权相害取其轻”,思来想去,决定放弃购房而是到四川大学读研。通过三年的寒窗苦读,削尖脑袋,使出浑身的解数,只要能进入高校工作,房屋之事只能算是小事,至少,以我拘墟之见,还未看见高校里有老师为房屋之事犯愁。于是,在妻子的陪同下,拿着缴纳一万元订金的收据,我踌躇不安地来到昌龙城市花园的售房部。一般情况下,凡是缴纳部分诚意金,不管收款单据上写的是“定金”还是“订金”,售房部的工作人员有十足的理由不给你退款,即使你哭天抹泪,求爹爹告奶奶,寻找各种理由百般央求,也很难做到让工作人员心甘情愿地给你全额退款。但是2003年3月底的某天上午,我和妻子并肩来到昌龙城市花园的售房部,嗫嚅着小嘴刚刚支支吾吾地表达清楚我们的意思,售房部的一位经理非常慷慨而且非常快速地给我们办理完毕退房手续。如果把这事搁到今天,拿着一张交款单据到售房部要求退款,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售房部的工作人员绝不轻易答应给你退还房款,即使你有众多合理的理由要求退房,开发商的工作人员总有各种各样的办法打发你。通过各种各样的斗争,包括怒不可遏的争吵和诉诸媒体,开发商迫于压力或许同意全额退款,但是在办理退款手续上总是像患了前列腺炎的老年人,无论是撒尿还是做其他的事,总是滴滴答答的给人以不痛快的感觉。

但是,2003年3月,来到昌龙城市花园售房部,向工作人员要求退房时,临文不讳地说,退房的过程非常顺利和快捷,甚至超出我的想象,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我预交的一万元房款就顺顺利利地回到老夫的荷包。这不是因为开发商的工作人员生性直爽,或者是同情我面临两难抉择的窘境,而是昌龙城市花园港式风格的房屋不愁卖,说不定开发商把我退出的这套房屋加价卖给了另外的购房人。办理了退房手续后,冒着患“非典”的危险,我于当年的4月乘坐火车赶往成都。当时成渝高速公路已经通车,但是为了节约费用,我没有乘坐高大上的长途客运大巴,而是乘坐又脏又乱又臭又挤的火车。晚上8点上车,到第二天早上7点才赶到成都火车站,下了车,走出车站,手搭凉棚,看见一辆开往府南河畔九眼桥四川大学校园的双层巴士。成都是一座平原城市,棋盘式的大街上双层巴士很多,而且公路两侧全是骑着洋马儿,也就是骑着自行车,行色匆匆的市民,与山城重庆相比,成都这道独特的风景线算是给我留下挥不去记忆的印象。来到四川大学,找到苏式建筑风格的研究生院,上午按照要求龙飞凤舞做了一套不痛不痒的试卷,下午同样是按照学校的要求到川大医院做了一个简简单单的身体检查。那时,我的血小板数量没有偏少,前列腺也没有肿大,胆囊也没有囊肿,什么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冠心病、动脉硬化或者是脑梗阻的毛病,毫不客气地说通通地与我无关。如今我也没有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冠心病、动脉硬化和脑梗阻等这些毛病,但是2011年7月根据学校的安排到重庆著名的新桥医院进行身体例行的检查,我的血小板的数量偏少,严重低于正常值的最低值,毫不客气地说,有一只脚已经踏进了坟墓,同时,胆囊有轻微囊肿的症状。之前在重庆市第六人民医院体检时,一位死鱼眼睛的医生非常不友善地告诉我,老夫的前列腺有点问题,这次在新桥医院体检,躺在散发着汗臭味和尿酸味的病床上,一位美女医生用一个冰凉的东西在我大腿根部来来回回地游走,我不由得担心自己的前列腺,于是红着脸小心翼翼地询问我的前列腺怎么样,没想到这位美丽的医生非常大方地告诉我老夫的前列腺好着呢。说句心里话,在小心翼翼地询问之前,老夫心里非常紧张,任何男人,除非他的性取向有问题,一般情况下,看见美丽的女人都会有鸡冻的感觉,一会儿,裤裆里软不溜秋的蔫茄子像打了鸡血似的变得孔武有力。我就害怕看见美女医生后前列腺也跟着裤裆里的蔫茄子膨胀,于是第六人民医院的那位美女医生毫不客气地说我的前列腺出现了肿大。幸好2011年7月我对新桥医院的这位美女医生不怎么感兴趣,看见这位美女医生用一个冰凉的东西在我腹部来回游走时,荷尔蒙并没有亢奋,否则,我的前列腺会再一次躺着中枪。对美女医生不感兴趣可能源于当年我误听谣传,人们常说不传谣不信谣,传谣的事我倒不会犯,但是信谣却是我的拿手好戏。念大学时,每天晚上黄色十分钟,寝室里一位名叫罗木力口的家伙告诉我,这辈子即使娶不到老婆,也不要去娶医生或者护士之类的美女,原因很简单,在医院里工作的美女都有洁癖的毛病,晚上回到家行夫妻之礼,她会用各种药水给你的鸟枪消毒。说句心里话,每天晚上鸟枪都被药水狠狠消毒一番,所有的性趣顿时会化为乌有,所以,每当听办公室的黄大姐说她在医院工作、年近四十的黄幺妹仍然是一只可怜的单身狗时,我感到一点也不奇怪,只有脑子里进了水的爷们才会娶医生做老婆。我那位同学其实不叫罗木力口,之所以会有这个名字,原因是因为他是来自大凉山的彝族同胞,给我们上课的老师一看见他的民族是彝族,就误认为彝族同胞的名字全是四个字,于是把一个活生生的“加”字生拉活拽地分成“力”和“口”。这家伙不学无术,满肚子的带颜色的笑话,什么一只跳蚤的故事和毛老爷子一双皮鞋的故事,在黄色十分钟全是出自这位罗木力口之嘴。当年的身体零部件没有问题,每次例行的体检,我最害怕的是检查视力。说句心里话,老夫一双斗鸡眼近视得非常厉害,戴上缺腿少胳膊的眼镜,左右眼的矫正视力勉强能达到4.5,但是,一旦取下眼镜,直言不讳地说,视力表上最大的那个大写字母“E”其开口朝向我是摸不着魂。好在每次检查视力时,几乎所有的医生都不询问老夫第一排,也就是最大的那个大写字母“E”开口朝向问题。2003年4月,在四川大学校医院进行研究生入学前的体检时,我同样是看不清大大小小的字母“E”开口朝向,没有办法,只有胡乱指一通。体检结束后在等待领取体检表时,我向几位一道体检的陌生面孔的同学询问川大的研究生毕业后就业如何,没想到得到的答案是有一半的学生将回到中学任教。

倒,辛辛苦苦用了三年时间和花了不少的费用读研,毕业后竟然是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于是我把袍袖一挥,决定放弃读研,仍然在原单位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得过且过地混日子。参加完体检,我没有在川大校园里做任何停留,立即乘坐公交车来到双桂路成都汽车总站,乘坐一辆大巴车回到重庆。现在回想这事,为当年来去匆匆的做法感到一点后悔,不说别的,至少得在川大校园里找一间厕所狠狠地拉一泡屎留下一点纪念,可事实是,我只匆匆地撒了一泡尿就离开了川大美丽的校园。妻子是一个毫无主见的小女人,见我放弃读研,没有说一句规劝的话,我猜想,妻子是害怕我读了研留在高校工作后,一脚把其踢翻在地,甚至是踢到九霄云外去。对于“陈世美”这一伟大的角色,在我年龄一大把同时又他妈的不懂事的时候,这一角色我没有少扮演。第一个痛骂我是“陈世美”的人是初恋女友的父亲,1999年6月,我精虫上脑,在校长大人一次又一次不遗余力给我介绍女朋友的前提下,我被厚重的猪油蒙了心,居然置四年美丽的初恋感情于不顾,冲动地向心爱的初恋女友提出分手。从某种角度说,我如今穷困潦倒的人生,其实是自己春蚕作茧重重自缚导致的,老夫不怨天不怨地,要怨就怨自己当年为什么要向初恋女友提出分手。就因为这个原因,让老夫感到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女人就是初恋女友,四年的大学生活,每天晚上到教室上自习,都是心爱的初恋女友不顾开水灼手,风雨无阻地为我端来一杯香浓的维维豆奶,这样的女人,说句心里话,错失了初恋女友后,即使我打着火把满世界找,可惜再也找不着。第二个骂我是“陈世美”的人则是我年迈的父亲,2008年年底,身边每一位亲朋好友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地等待新一年的春节到来时,我却为了一段凄美的爱情残忍地与妻子分道扬镳,不知不觉今年已是这事过去的第八个年头,每次不经意间回忆此事,我不知道当年义无反顾扮演的“陈世美”这一角色是对是错。不过,我更多地认为,这是我命运使然,或者说是上天的安排,如果没有扮演“陈世美”这一不怎么光彩的角色,我怎么能知道网恋的美,尤其是怎么知道来自黑龙江的她原来是如此之美丽?如果说,我对自己过去诸多不怎么光彩的经历有过后悔的话,但是对发轫于2008年7月的那段凄美感情故事老夫绝没有一丝后悔的心理,可以这样说,曾经来自黑龙江的她,让我读懂了真正的爱情,也读懂了男女之间永远披着一层面纱的鱼水之欢。如果有来生,我最想娶的女人,不是初恋女友,也不是结发妻子,更不是来自福建的你,而是来自黑龙江的她。没有合理的理由解释这一差别,经过接连两段避坑落井的感情挫折后,也许是因为我更相信自己与属牛或者是与属猴的女人的烟缘是绝佳的婚配吧。以前总是认为来自福建的你是一名耳软心活、筑室道谋或者是轻诺寡信的小女人,是你没有珍惜我们的爱情导致我们有擢发难数的恩恩怨怨故事,其实,这不是你的错,毕竟你与我妻子一样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小女人。同时我也相信你当初给我的爱是真挚的,也相信你曾经很想彩凤随鸦地嫁给我这个樗栎庸材,无奈万重千山的阻挡和残酷现实的阻碍让我们只能相忘于江湖。尤其是那令人厌恶的生肖属相,偏偏让我们水火不相容,否则,我们的爱情也不会以凤只鸾孤而结束。2003年4月,从四川大学参加完毕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复试归来,我痛下决心放弃读研,回到凡桃俗李的本来面目上。此时,在妻子的陪同下,来到昌龙城市花园售房部,除了发现原本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的大厅是门前冷落车马稀外,就只看见一名工作人员坐在前台处。不是因为闹“非典”把大伙给吓住了,而是昌龙城市花园的房屋早已售罄,如今留下一名工作人员只是协助业主办理房屋产权证。海峡路附近有一个名叫“海峡左岸”的楼盘挺不错,每个平方米的售房价格和昌龙城市花园的单价差不多,但是期房,当看见楼房只修建两层楼就要求我缴纳房款签订购房合同时,我没有动画片《猫和老鼠》里那只敢提着枪戏弄猫星人的老鼠的胆量,于是悻悻地离开“海峡左岸”售房部,来到一家名叫“金易”的房屋中介公司。在这里,不顾漫天飞舞的“非典”病毒,通过按揭贷款的方式购买了附近某个小区的二手房。建筑面积90多个平方的房屋,空间倒是大,三室两厅的户型也符合普通人居家的要求,但是位于七楼,而且是砖混结构。最为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小区环境不好,住户全是租赁户,购买后,我们没有拎包入住,而是租给他人,同时,到处寻找机会,试图卖掉这套二手房重新购买一套新房,没想到却把自己置于万劫不复的深渊。这应了那句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的老话,直到今天,我还在深渊里苦苦地挣扎。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巴国侯氏侯卫东归来》让我回到闹“非典”的那个年代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