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四)  

2017-01-10 21:11:12|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一面面对年迈的父亲和一面面对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的两难抉择过程中,武文渊痛定思痛,决定放弃与胡欣茹那段美丽的爱情,让父亲不再为自己感情之事操碎了心。当然,此时的武文渊,其心的想法是游离不定的,如果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执意要求武文渊收回分手的成命,毋庸置疑,武文渊会毫不犹豫地回到心爱的人儿身边。不过令人感到遗憾的是,1999年6月3日,胡欣茹写了一封不想分手的信后,后面再也没有趁热打铁再写一封挽留这段感情的信。时光如梭,乌飞兔走间就来到1999年8月27日,这天上午8点30分,新的一学期教职员工大会正式拉开帷幕,一位姓汤的校长用公鸭般的嗓音做了一个冗长的报告,听得武文渊昏昏欲睡。教职员工大会刚刚宣布结束,武文渊迈开罗圈腿迫不及待地离开学校试图早点回到寝室简简单单地做个午饭吃了后就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一个午觉,突然,一位姓杜的同事紧紧拽住武文渊的胳膊。这位四十多岁姓杜的同事在学校财务室工作,紧紧拽住武文渊的胳膊后,武文渊天真地认为学校要给武文渊发放一笔安家费呢,可结果却是询问武文渊有无女朋友,如果没有话,她将给武文渊介绍一名模样乖巧、品性优良和举止娴雅的女孩。这时的武文渊,已经彻底放弃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再续前缘的念头,否则,这年的暑假武文渊会不顾舟车劳顿之苦赶到中江看望心爱的人儿。“对不起,这辈子我最爱的人儿,如果有来生的话,我再娶你为妻”,默默地念完这句话,武文渊决定在晚上吃了晚饭后见见杜老师嘴里所说的那位模样乖巧、品性优良、举止娴雅的女孩。早早地吃罢晚饭,武文渊穿着一件从某家专卖店花了80元人民币购买的真维斯蓝色短袖和一条花了100元人民币购买的浅灰色休闲裤,来到学校财务室,与杜老师牵线搭桥的那位女孩见面。临文不讳地说,每次相亲,武文渊都会穿着这件蓝色的真维斯短袖,因为短袖布料很好,穿在身上很舒适,而且蓝色的色彩也不错,整个人看上去非常阳光和帅气,单位上教务处一位姓任的主任每次看见武文渊穿着这件蓝色的真维斯短袖,总是远远地喊一声“西部牛仔”。对了,忘了告诉大家,如今已经绝迹,可当年流行天下的“真维斯”,其英语含义就是“西部牛仔”。不过,武文渊身着的这件真维斯短袖型号比较大,从其标识来看,应该属于身高为一米八的家伙穿的衣服,可我们可怜的武文渊海拔高度仅有一米六六,穿着这件短袖,如同某位女孩穿了一件非常宽大的裙子。但武文渊就好这一口,他购买的衣服,型号几乎都是175,偶尔会购买一件型号为180的衣服。随着岁月的流逝,武文渊不知不觉步入中年,在头顶上没有几根头发和两鬓斑白的同时,当年二尺三的芊芊细腰变成了如今二尺五的小蛮腰,而且髀肉复生,体重也毫无节制地攀升到65千克大关,这让武文渊的身材逐渐呈现出臃肿的模样。当天晚上,吃罢一碗面条,武文渊急匆匆地来到学校,一脚踏入财务室,抬头就看见财务室除了杜老师外,还有一名20岁左右的女孩。这名女孩穿着白色的长裙,身高接近一米六,短短的头发、圆圆的脸蛋、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杏眼桃腮,看上去非常文静。经杜老师介绍,武文渊知道了眼前这位身材比较丰满的女孩姓田,单名一个“芳”字,与武文渊的母亲属同一个姓,这让武文渊瞬间就有了亲切感。其实,之前的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其名字对武文渊来说,同样有亲切感,因为“胡”字在中江人的发音中往往念成“武”字,所以,武文渊第一次来到中江,听见当地村民叫“胡欣茹”为“武欣茹”时,武文渊差点认为胡欣茹考上大学后改了姓呢。

但是,要说亲切感,无疑眼前这位名叫“田芳”的女孩的姓比胡欣茹的姓看上去更有亲切感,没有别的原因,因为武文渊的亲生母亲姓田。杜老师在介绍田芳的先进事迹时,毫不客气地说满嘴跑回车,把田芳的优点说得天花乱坠。首先,田芳的脾气很好,说话从来是轻言细语,不与任何人争吵。其次,作为镰刀斧头帮成员之一的田芳品性好,无论做妻子,还是做儿媳,都能扮演好角色。再次,田芳的文化水平不低,目前正在广播大学念会计专业,属于名副其实的大学生。最后,田芳相貌不错,肌骨莹润、眉清目秀、袅袅婷婷,而且其父母都是老实本分之人,对人非常友好,娶田芳这样的女孩做老婆,一辈子都是幸福。听见杜老师如此这般介绍田芳,说句心里话,武文渊真的感受到自己如同掉进粪坑里的大黄狗,走了二十多年的霉运这次终于走了一回好运,于是没有任何犹豫,开始与眼前这名美丽的女孩交往。当然,不能在办公室当着杜老师的面与田芳天南地北地狂聊一番,杜老师简单介绍了田芳的光辉事迹后,武文渊非常知趣地带着田芳到单位家属区一座花园里畅谈各自的人生。花园里灯光昏暗,但是凉风习习、虫鸣鸟叫,在花台上坐了一会儿后,田芳主动提出要参观武文渊的寝室,想知道武文渊的寝室是不是和狗窝差不多。如今武文渊每天晚上睡觉的床倒像是狗窝,可是在武文渊求学和刚刚踏上工作岗位的那个年代,武文渊每天早上起床后,除了慌不迭地跑进厕所酣畅淋漓地撒一泡尿外,回到房间做的第一件事便就是整理被褥,毫不夸张地说,把散发着汗臭味和尿酸味的被褥整理得整整齐齐。所以,当田芳提出到寝室里去看看时,武文渊没有心虚的感觉,非常大方地邀请田芳到自己寝室去参观和考察。此时的武文渊已经搬到另外一间寝室,与之同住一间房间的室友姓孟,是同一单位厂医院里一名医生。这家伙与武文渊同时于1998年7月,大学毕业后来到重庆主城一家大型军工企业,两人唯一不同的是,武文渊在这家军工企业的子弟校任教,姓孟的室友则在厂医院里从事救死扶伤的工作。由于都是从农村摸爬滚打出来的泥腿子,而且都是在正规的学校接受了大学教育,所以,两人住在一间寝室里,几乎没有发生过矛盾,唯一的不足是,这名姓孟的室友总是把寝室里的灯开着,用他诡异的话来说,日光灯经常开关容易坏掉。也许人家这番牵强附会地说法很有道理,逐渐,武文渊回到寝室后,也是把寝室、厨房和卧室里的灯开着,遇到缴纳水电费时,毫不客气地要求这位室友立即一道平均分摊。分配到单位厂医院里的医生比分配到子弟校的老师,直言不讳地说,更能受到单位里各位大妈和各位女孩的青睐,比如寝室这位姓孟的室友,一来到单位,就被厂里某家父母看中,不由分说,强行把这姓孟的家伙招纳为上门女婿。只要成了别人家的女婿,姓孟的这位室友,每天晚上都不用在寝室里做晚饭,有时,甚至不用回到寝室睡觉,这可乐坏了武文渊,因为这间寝室,俯仰之间就莫名其妙地成了自己温馨的家。田芳跟随武文渊的屁股来到武文渊居住的寝室后,看见武文渊床上的被褥和衣服整理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情不自禁地把武文渊从头到脚地夸了一番。但是一看见武文渊木床对面那张姓孟的室友的床,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因为武文渊这位室友的木床,真的与凌乱的狗窝差不多。别看武文渊不修边幅,给人的感觉总是一副胡须拉碴的形象,其实,武文渊从小就养成了折叠被褥的良好习惯。念大学时,寝室里一共住了六人,就只有武文渊每天早上坚持折叠被褥。

大学毕业踏上工作岗位,武文渊没有丢掉这一光荣的革命传统,早上起床,完成蹲厕所的任务后,仍然是先把被褥折叠好。毫不客气地说,像武文渊这般每天早上坚持折叠被褥的男人不多,那时,单位上一名姓马的美女同事,从重庆教育学院毕业,1998年7月,与武文渊一道来到这家单位任教,给武文渊的印象是,这名姓马的美女同事就不大喜欢折叠被褥。不要好奇地询问武文渊是怎么知道这位姓马的美女同事每天早上不折叠被褥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与这位姓马的美女同事同住一间寝室的还有一名姓付的美女。姓付的美女与武文渊毕业于同一所大学,都是于同一年同一月来到这所子弟校工作,按照姓付的美女同事的说法,她在北碚某所中学实习时,就认识了在同一所学校实习的武文渊。这番关系给人的感觉好像有点像是绕口令,其实很简单,一点也不绕。1997年9月至10月,姓付的这位美女和武文渊在北碚城区同一所学校实习,只是,武文渊从事历史教学,而这位姓付的美女从事物理教学,由于在同一所学校实行,低头不见抬头见,姓付的美女就认识了帅气的武文渊。不过,武文渊不认识这位姓付的美女,因为此时的武文渊几乎不与陌生的女孩说话,即使同一班上的女同学,说句心里话,武文渊除了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寝室里的室友偶尔有过简单的交流外,其他的女同学,临文不讳地说,武文渊没有与她们说过一句话,甚至有的女同学的名字武文渊也不知道。为什么武文渊会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寝室的室友有简单的交流呢,说句心里话,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在1997年10月实习结束后,武文渊曾在初恋女友寝室里的室友掩护下,进入她们的寝室,不仅欣赏了心爱人儿的床铺,还盘腿坐在矮凳上酣畅淋漓地吃了一餐用煤油炉煮的火锅,此番做贼般进入女生寝室的冒险经历武文渊一辈子难以忘怀。那个男女授受不亲的年代,要想进入女生寝室,直言不讳地说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寝室大门处那几位守门的大妈像对待阶级敌人似的认真查看每一名进入寝室的女生。当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提出某天晚上到她居住的寝室吃火锅时,说句心里话,一想到女生寝室大门戒备森严的情景武文渊双腿打颤,毫不犹豫,立即拒绝。你们可以想象一下,进入女生寝室大门时,要是不幸被那几位忠于职守的大妈发现后该怎么办,轻则是冲着武文渊唾沫飞溅地大骂一顿,而此时的武文渊,或许只能一边用袖子擦着脸上被大妈吐了一脸的涎水一边理屈词穷地向大妈道歉。但是,一旦遇上大妈执意要重处,那武文渊该怎么办?可能有朋友会问怎么个重处法,方法其实很简单,即把武文渊交到学校保卫处,由学校领导出面解决。不过,由学校领导来解决这事,那问题就闹大了,不仅闹得满城风风雨雨,而且还被五花大绑,拉到大街上示众,甚至有可能被开除学籍。武文渊寒窗苦读,付出了母亲生命的代价,到了最后,只因冒着天下之大不韪试图闯入女生寝室而被开除学籍,请问,武文渊有胆量敢到女生寝室的大妈那里露个脸吗?但是,胡欣茹寝室的室友们不乐意了,大家辛辛苦苦购买了一大堆食物想开开心心地烫火锅,没想到武文渊居然不参加,于是轮番上阵劝说武文渊于当天晚上进入女生寝室享受美食。怎么办,众怒难犯啊,看着胡欣茹眼里恳求的眼神,武文渊只有冒险前往。在此之前,女生寝室对武文渊来说,如同是神秘的花园,这天晚上,武文渊将要揭开这座花园神秘的面纱,看看女生寝室究竟是怎么样的景象。不过,在揭掉这层神秘的面纱之前,武文渊首先得找个办法进入女生寝室。

怎么进呢,大家前思后想一番后,决定利用晚上6点半进出女生达到高峰时,武文渊在胡欣茹寝室里几名室友的掩护下进入寝室。你还别说,这招方式非常灵验。此时,守门的大妈坐在门卫室吃晚饭,三名身材高大的女同学堵住了门卫室的窗口,故意向大妈询问寝室里的桌子坏了该怎么修理,武文渊趁着几名女同学挡住大妈的视线,低着头、弓着腰、撅着屁股,一阵小跑,混入了女生寝室。这是武文渊唯一一次进入女生寝室,进入女生寝室后,立即感到自惭形秽,原因是因为女生寝室收拾得非常整洁干净,不像武文渊居住的寝室,乱得像鸡窝。不过,武文渊并不为自己成功地进入女生寝室感到自豪,因为班上有一名姓杨的家伙,经常出没于女生寝室,而且每次都是成功地进入女生寝室,从来没有出现被守门的大妈逮个现形的现象,故,其每次成功进入女生寝室的方式不得不让人感到佩服。这位姓杨的同学非常厉害,念高中时,就把班上一名楚腰蛴领的女生泡到手,考上大学后,其女友在同一所学校不同的专业念书。由于念高中时他们就有肌肤相亲的经历,可以想象得到念大学时两人的亲密程度。上晚自习的时候,通常寝室里空无一人,于是这名姓杨的家伙利用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潜入女生寝室,与其心爱的女友共赴巫山云雨情。从第一次进入女生寝室这名姓杨的同学绞尽脑汁想出了一个非常有效的办法,那就是从寝室附近的小卖部花两毛钱购买一个纸质包装箱,然后扛着这个包装箱来到女生寝室门口。守门的大妈看见这位膀大腰圆,犹如一座铁塔似的须眉浊物,上下打量一番后,询问这名姓杨的家伙是谁,为什么要扛着一个大纸箱进女生寝室。武文渊这位姓杨的同学从容不迫地回答,他是某某寝室某某女生的哥哥,按照父母的指令,今天特地带来一箱自家出产的水果看望妹妹。你还别说,守门的大妈把眼前这位有着虎背熊腰身材的“哥哥”仔细打量一会儿发现像那么一回事,于是没加丝毫怀疑,同意这名假冒的“哥哥”进入女生寝室。如果武文渊假冒胡欣茹的哥哥,扛着一个纸箱进入女生寝室私自会见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说句心里话,斯斯文文、文质彬彬的武文渊,无论从何种角度看,都不像胡欣茹的哥哥。但是武文渊这位姓杨的同学,由于天生的身材就是五大三粗,而且毫无书生气,一看就是典型的脸朝黄土背朝天的泥腿子,故,这名姓杨的同学一扛着纸箱进入女生寝室,说句心里话,几乎天下所有守门的大妈都会相信其是某位女生的兄长,至少,武文渊就读的这所大学负责管理女生寝室的大妈就相信了。有了这次非常成功地扛着一个大纸箱进入女生寝室的经历后,这位名叫杨金友的同学,每次进入女生寝室,只需在肩上扛个纸箱,大大咧咧来到女生寝室门口,都能顺顺利利进入寝室,以至于到了后来,守门的大妈看见杨金友扛着纸箱过来,头也不抬,话也不问,装作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直接让武文渊这位姓杨的同学进入女生寝室。武文渊在大学毕业踏上工作岗位后也曾多次进入女生寝室,但和念大学时进入女生寝室相比,踏上工作岗位后进入女生寝室就不需要守门的大妈批准。之所以曾多次进入女生寝室,原因是因为武文渊每次遇上闲得蛋痛的时候,会应一位姓付的美女同事之邀来到其寝室里蹭饭吃。首先声明,两人的关系非常清白,仅仅是普普通通,同时又是知根知底的朋友,校长大人曾经想把两人撮合在一块,但都被两人果断拒绝。武文渊之所以没有对这位名叫付春媛的美女同事暗生情愫,一个重要原因是,1997年11月,与这位美女到单位上考察和签约时,没有一种被电的感觉,或者说没有出现一见钟情的现象。

不宁唯是,这位美女同事在念高中时就谈了恋爱,大学毕业踏上工作岗位后,姓付的同事与其男友虽然也处于异地分居,但是两人感情深厚,即使武文渊挥舞着锄头,挖付春媛男朋友的墙角,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也无法撼动其男朋友在付春媛心中根深蒂固的地位。付春媛与她男友,后来很快两人成了其夫妻,虽然身处异地,但是相隔仅仅只有七八十公里的距离,几乎每个周末,两人都在一块,快快乐乐地过着夫妻之间应该有的生活。此时,即使武文渊饥不择食寒不择衣,很想早点找一位女孩并与之结婚,请问,武文渊有胆量敢打这位美女同事的主意吗?之所以不敢有此胆量,说句心里话,不是因为武文渊牢牢记住了兔子不吃窝边草的古训,而是因为武文渊看中了与之同住一间寝室一名姓马的美女同事。这位姓马的美女同事名叫马兴艳,中专文凭,在学校从事美术教学,从理论上讲是一名艺术家,可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偏偏不懂艺术。1998年7月,与武文渊同一年来到这家子弟校,她被学校领导挑中,说句心里话,多多少少与武文渊善于发掘人才有一定的关系。当年,也就是1997年11月中旬的某一天,武文渊来到这家子弟校考查时,刚好这名姓马的女生也来到学校参加应聘,在办公室面试时,姓汤的校长曾向武文渊询问前来面试的3名女生中哪一名女生表现得最优秀。尽管武文渊一双斗鸡眼没有艺术细胞,但是一眼就看出,姓马的这名女生,其才艺表演最为优秀。毋庸置疑,此时的武文渊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份量,但是校长大人还是从谏如流地听取了武文渊的意见。依稀记得1998年7月踏上工作岗位后,这位姓马的美女同事芳年十八,有可能是出生于1980年,如果果真出生于1980年,那在生肖属相上与武文渊的属相就属于绝佳的婚配,难怪正式踏上工作岗位有一段时间两人是无话不谈,差点发展成为恋人。1999年5月,断绝与曾经每天晚上都要来找武文渊一道压马路的蒋宏宇的联系后,马兴艳立即填补蒋宏宇离去后武文渊的“感情真空”。武文渊与马兴艳,多次吃了晚饭后来到附近的滨江路上游玩,有天晚上看着马兴艳扎着马尾辫模样特别可爱,武文渊心猿意马,情不自禁地拉着马兴艳的小手。马兴艳红着脸试图把小手缩回去,但试了几次后没有成功,最后只有任由武文渊一双大手紧紧地拽着其小手。毫不客气地说,这是1999年5月,武文渊迎来一生之中最为泛滥的桃花运季节中,唯一一次拉过女生的小手。但是这次一道在滨江路游玩后,马兴艳明显是躲着武文渊,至少每天晚上吃罢晚饭,再也不到武文渊居住的寝室楼下,燕语莺声地叫着武文渊的名字一道到长江边去溜达。没有了马兴艳相伴,武文渊突然感到生活少了点什么,某天晚上,吃罢晚饭,武文渊来到马兴艳的寝室,希冀能找到马兴艳。遗憾的是,寝室里只有那位姓付的美女同事,武文渊于是坐在马兴艳床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向这位姓付的同事打听马兴艳的情况。马兴艳的床非常凌乱,甚至连被套也没有折叠,武文渊坐在马兴艳床边,随手拿了其枕边一部由台湾作家林清玄编著的书名为《心美,一切皆美》的作品。此时的武文渊,没有文学细胞,毫不夸张地说,对名家大作毫无兴趣,这天晚上,只是因为处于好奇,拿着这部作品随手翻了一翻,没想到马兴艳在这部作品的封面里写了几句最近这段时间有个男孩爱上她让她不知道怎么办的踌躇心理。武文渊一目十行一下阅读完毕,瞬间就明白了自己突兀地拉着马兴艳的小手使其芳心大乱,回到寝室,武文渊躺在冰冷的床上,掂斤播两地思考一番,决定放弃与马兴艳进一步交往的念头。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