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一)  

2017-01-11 21:12:01|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文渊突然要中止与美女同事马兴艳的往来,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马兴艳年龄太小,按照三岁一代沟的方法来计算,两人不知不觉相差了好几个代沟。二是因为马兴艳社会交际广泛,毫不客气地说与各种各样的人都有交往,而武文渊不大喜欢狂蜂浪蝶类型的女生。当然,你也可以说是武文渊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理在作祟,但是有一点你要相信,这次武文渊到马兴艳寝室走了一遭后,再也没有与马兴艳交往,偶尔在校园里相遇,也仅仅是简简单单的一句礼貌性的问候。不揣冒昧地认为,与武文渊有过故事的女人中,包括那位从未谋面的来自福建的樊晓霞,真正适合做武文渊妻子的女人,只有当年残忍抛弃的初恋女友胡欣茹。这不是因为初恋故事是每个人一生中最美丽的爱情就白说绿道地认为胡欣茹最适合做武文渊的妻子,武文渊如此认为有其充足的理由。首先,胡欣茹与武文渊有太多相似的人生经历:都出生于农村,而且家境贫寒,通过十年寒窗苦读考上了大学,毫不客气地说,胡欣茹与武文渊的人生,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经历几乎如出一辙。不要小看这一经历,恰恰是两人在相爱的过程中几乎没有红过一次脸和没有拌过一次嘴的主要原因。其次,两人的文化水平旗鼓相当,在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学习,知识和思维都差不多,对很多问题的认识,直言不讳地说,两人有心有灵犀一点通的默契感。三是两人的生肖属相,从武文渊在网络上查找的相关资料来看,鼠牛的婚配属于最佳配置,毫不客气地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天作之合的一双。只是大学毕业后,两人的工作单位天各一方,很多困难无法拔丁抽楔地解决,在苦苦挣扎一年后,最终不得不分道扬镳。结束与胡欣茹那段美丽的爱情故事后,武文渊心里总是感到戚戚然,对未来的婚姻和人生,再也没有兴趣和激情,换句话说,武文渊是采取随波逐流的态度面对以后的人生。1999年8月27日,新的一学期正式开学的那天晚上,武文渊在学校财务室又相亲了一位女孩,这位女孩名叫田芳,交往大半年后,在田芳母亲一再催促下,武文渊陪着田芳到民政局稀里糊涂地办理了结婚手续,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还未搞明白婚姻是怎么一回事,就懵懵懂懂地步入婚姻的围城。第一次与田芳见面,说句心里话,田芳没有给武文渊留下深刻的印象,如果非要说有深刻的印象,也仅仅是田芳的姓与自己已故母亲的姓氏相同,让武文渊心里突然有一种亲切感。这天晚上参观完毕武文渊的寝室,接着在家属区附近的大街上溜达,晚上9点半时就护送田芳回家。这次武文渊发扬了大无畏的革命精神,直接把田芳送到其家门口,而且还得到田芳家里的电话号码。换句话说,如果武文渊对田芳有意,如今知道其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要想找到田芳,说句心里话,是一件易如拾芥之事。但是,武文渊不会主动寻找田芳,没有别的原因,自从那段美丽的初恋故事结束后,武文渊对其他的女生很难产生兴趣,更难产生真挚的感情。但是不知道咋回事,武文渊与田芳认识后,居然莫名其妙地交往了大半年,然后稀里糊涂到民政局办理了结婚手续,到办理结婚手续之前,武文渊与田芳从未有过肌肤之亲,顶多是在夜色的掩护下偶尔拉拉小手。武文渊之所以与田芳能步入婚姻的殿堂,主要原因是命里注定的,当年考上大学后,即将离家上学前,一位姓陈的邻居翻着眼睛皮拉着武文渊的小手说,武文渊这辈子要谈到第三次恋爱时才有可能结婚,而眼前这位肌骨莹润举止娴雅的田芳,恰恰是武文渊第三个女朋友。

也许大家不会相信武文渊鸠车竹马年代那位姓陈的邻居搬唇弄舌说的这番话,说句心里话,当年的武文渊也不会相信,如果一开始就相信这位姓陈的邻居信口雌黄说的这番话,武文渊在与胡欣茹相爱之前,真应该随便找一名女生完成第二次谈恋爱的任务。与田芳相识后,虽然武文渊不会主动去寻找田芳,但是田芳要来寻找武文渊啊,每天晚上武文渊刚刚吃了晚饭,还未来得及洗刷碗筷,田芳穿着一身白色长裙拿着一个苹果或者是梨子出现武文渊寝室门口。两人天南地北地聊了一会儿,就到小区花园畅谈人生,然后护送田芳回家。当时,田芳居住的那幢宿舍楼外,有一片香樟林,这里,曾经是武文渊与田芳谈情说爱的天堂。女人这个动物,武文渊感到非常奇怪,就拿田芳来说,其性格在婚前和婚后的表现,可以说有着天悬地隔的差别。这时的田芳非常文静,每次聆听武文渊夸夸其谈时,总是扑棱扑棱地眨着一双大眼睛静静地看着武文渊,偶尔会软语温存地附和一句,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感受到田芳的可爱。不过,武文渊与田芳相识的初期,如果田芳每天晚上没有拿着一个苹果或者是梨子来到武文渊寝室门口,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也不会浑浑噩噩地与田芳结婚。可以这样说,武文渊与田芳,之所以能够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主要原因在于当年田芳对武文渊的主动追求。田芳于这年的7月从深圳某家电子厂回到重庆,没多久,在小区花园里甬道上看见一名穿着宽大蓝色短袖的男生提着两个馒头在其面前匆匆走过。这名男生满脸的伤感,像一阵风似的从田芳面前走过时,田芳情不自禁地扭过头多看了几眼,直至这名男生消失在家属区的单身宿舍楼。居住在单身宿舍楼的男生,通常都是未婚男士,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单身狗,看着这位穿着宽大短袖,像风似的男生进入宿舍后,不知道咋回事,田芳对这名男生竟然有了发自内心的好奇心理。经过打听,得知这名男生姓武,在单位里子弟校工作,一年前,大学毕业来到这里。这一年,田芳22岁,到了该找一位男生嫁掉的年龄,看着武文渊像一阵风似的消失在寝室,田芳的心里突然有了一种份情愫,回到家里,把这事支支吾吾地告诉给其母亲。母亲赵氏知道了女儿的内心世界后,立即找到初中时期的一名同学兼闺蜜,也就是子弟校财务室那位姓杜的老师,打探武文渊的消息。得知武文渊刚刚与其女友分手,目前正是一只人见人爱的单身狗时,两人一合计,决定在新的一学期开学的第一天,把这只“金龟婿”给钓上岸。当然,这段过程是武文渊向壁虚造的,在花园里甬道上不经意间遇上田芳倒是不争的事实,由于武文渊穿的那件宽大的真维斯短袖实在是惹人眼球,田芳与武文渊擦肩而过时,情不自禁地多看了几眼。但是,根据田芳后来讲述的回忆录,她认为一个瘦小爷们穿着一件宽大的短袖衫非常奇怪,特地多看几眼,只是没想到看了几眼后两人后来成了恋人、最终成了夫妻。不过,武文渊对在花园里邂逅田芳的事没有任何印记,这时的武文渊,刚刚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分手,正处于失恋后的痛苦阶段,走路时,只顾低头查看是否踩死一只蚂蚁,对身边与之擦肩而过的每一位女生,毫不客气地说是目不斜视。与田芳相识后,不知不觉就迎来新一年的国庆节小长假,而每年的国庆节小长假与当年的中秋节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如2017年的国庆节小长假就与中秋节重合了。1999年国庆节小长假之前,迎来一年一度的中秋节,而田芳的父亲,其生日就在中秋节这天。

这时,两人已经认识近一个月,几乎每天晚上都要在武文渊寝室和小区花园约会,在老丈人生日到来之际,不管从何种角度讲,武文渊应该得有所表示。故,得知田芳的父亲生日即将到来时,武文渊在附近的超市购买一口袋苹果、香蕉和梨子等水果,想到未来的泰山大人还是一名资深的烟民,武文渊特地购买了一条中华牌香烟。到了傍晚即将吃晚饭的时候,武文渊按照田芳制定的计划,提着这几件礼品赶往田芳的家。刚刚走出寝室,拎着大包小包礼品的武文渊遭到两名年轻貌美的女生讥诮,这两名女生非常开朗,看见武文渊提着的这几包礼物,故意流露出艳羡的表情说,要是有男生也给其送几件礼物她会毫不犹豫地嫁给他。说句心里话,这两位年轻貌美的女生说的这句话让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一张白皙的脸红得像是猴子的屁股,抬头看了几眼这两名女生,武文渊夹着尾巴,拎着礼品,跌跌撞撞地向田芳的家跑去。幸好这时武文渊的脸皮非常薄,因为这两名女生是田芳单位上的同事,田芳最近结识了子弟校一名姓武的老师她们早已知道,如果此时武文渊不知天高地厚,嬉皮笑脸地对这两名模样乖巧的女生搭话,那后果将是灾难性的,至少,田芳得知后,会一脚把武文渊踹飞到九霄云外。其实,武文渊不是眠花卧柳之徒,对陌生的女生,一般都是敬而远之,几乎不主动有一句没一句地与他人搭话。但是当年在新浪UC房间玩得风生水起的时候,武文渊那张笨嘴拙舌的小嘴就赛过三千把毛瑟枪,否则2008年怎么可能与来自黑龙江的简丹来一场荡气回肠、轰轰烈烈的恋爱,如果不是因为两人只有缘而没有分已,说不定,武文渊与简丹这辈子能并蒂芙蓉白头偕老。当然,武文渊同学一双斗鸡眼也有看走眼的时候,2011年9月在茫茫的网海上认识来自福建的心爱的人儿樊晓霞,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武文渊天真地认为樊晓霞是一名敢爱敢恨、敢作敢当的女人,认为自己在失去初恋故事和2008年那段凄美的故事后,会迎来命蹇时乖的人生中真正意义上的一次蝶变,没想到辛辛苦苦爱一场却是邯郸一梦,尤其让人感到欷歔的是,经历了这段痛不欲生的感情经历后,武文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感受到什么叫哀莫大于心死、苦莫大于心苦的痛苦滋味。如今,要是在茫茫网海中遇上一名异性网友在武文渊耳畔说有多爱他,说句心里话,你们用棍棒打死武文渊,他也不会相信女人们轻言寡信许下的诺言。如今的武文渊,再也不玩新浪UC,也不玩51VV视频聊天软件,虽然每天晚上都把大量的时间用于畅游在网络上,但武文渊仅仅是给好几个扣扣号升级,除此之外,就是听着博客里一首首的伤感音乐写一篇6000多字的心情故事。如今这段时间武文渊把每天晚上9点半时发表的一篇无病呻吟的心情故事故意凑足到6500字,说句心里话,没有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如今的武文渊每天晚上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后,不再沉溺于玩岁愒时的世界足球经理游戏,这让武文渊每天晚上可以做到心无旁骛地写一篇6000多字的日志。最近这段时间写的博客日志,全是讲述其老掉牙的陈年往事,而且,在“创作”的过程中,只顾把字数凑到6500字,没有认真构思每篇日志的内容,也没有仔细推敲每句话的含义,结果导致最近这段时间写的日志,含金量不高,甚至没有丝毫的含金量。武文渊的想法很简单,先把其人生故事讲述完,到了把《漫漫人生路》的故事凑到150万字时,再静下心来字斟句酌地修改。

字斟句酌地修改,主要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对某些故事情节进行删减或者是增加,二是对语言进行润色,有一个成语叫胸藏锦绣笔走龙蛇,武文渊虽然做不到真正意义上的胸藏锦绣笔走龙蛇,但是可以以质朴的语言、真实的情感故事和坚持不懈的努力,打动正在老去的出生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七零后。武文渊最大的梦想是把其鸡零狗碎的人生故事用朴实无华的语言讲述出来,希冀能出版成册,能引起同时代七零后朋友们共鸣。不过有些人生经历真的如同是命运注定的,如与自己的妻子田芳的相识,武文渊总感到是经历一场梦,梦还未醒,就稀里糊涂结束了单身,开始步入真正的婚姻生活。1999年9月中秋节这天晚上,武文渊是第一次到田芳的家,之前虽然多次护送田芳回家,但是送到其家门外,武文渊就转身打道回府,而这次武文渊在小区花园那片香樟林里与田芳汇合后,踧踖不安地跟在田芳肥硕的屁股后面,拜见未来的岳父岳母大人。田芳的家是简单的两室一厅,有70多平方米,其中,田芳居住在次卧室里,而当时其年仅13岁的弟弟则住在卧室通往客厅的过道上。过道2米宽,刚好可以搁置一张一米宽的小木床。田芳母亲此时非常年轻,只有42岁,刚刚步入中年。相当于母亲的年轻来说,田芳的父亲年纪就要大一点,这天晚上,正是泰山大人49岁的寿辰。在巴渝大地,男人的生日,不是满了整十岁才举办寿宴,比如拿这次田芳的父亲来说,这一年刚好49岁,但正好是举办50岁寿宴的时候。女人的生日,则是按整十岁来举办,如出生于1977年3月属龙的田芳,也就是武文渊的妻子,2017年春节结束后,新的一学期开学不久,武文渊就得从裤兜里掏出大洋给心爱的妻子举办40岁生日的寿宴。由于田芳父母是从四川青川县城跟随单位搬迁到重庆,故,在重庆,几乎没有亲戚,泰山大人50岁生日的这天晚上,仅仅是武文渊与田芳一家四口人围桌而坐出席泰山大人五十岁寿辰的生日宴会。吃晚饭的过程中乏善可陈,但是这一顿晚饭有着深刻的历史意义,至少能说明一点,田芳的父母认可了武文渊与田芳这场恋爱。不宁唯是,这年的国庆节结束后,每天晚上,武文渊都是来到田芳家里吃晚饭,洗刷完毕碗筷,与田芳简单聊了几句,于9点回到自己的寝室睡觉。不过,就在国庆节小长假的前夜,武文渊迎来与曾经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自两人分手后最好的一次复合机会,可惜被不懂得珍惜爱情的武文渊轻易放弃了。国庆节前夕,也就是9月30日的傍晚,武文渊刚刚拖着四肢百骸散了架似的身躯回到寝室,突然,曾经心爱人儿的弟弟胡欣文来到武文渊这里。胡欣文笨嘴拙舌,不是一名健谈的人,他来到武文渊寝室,目的是想借宿一晚,以便第二天早上6点乘坐停泊在寝室附近一辆开往遂宁的客运班车。尽管此时的武文渊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已经彻底分手,但是看见曾经心爱的人儿的弟弟到来,武文渊还是非常热情地请胡欣文到学校附近一家餐馆狠狠地吃了几样美食。不过,见到曾经心爱的人儿的弟弟后,武文渊的内心世界难以保持平静,回到寝室后,安排胡欣文看电视,自己则坐在书桌前,掏出信签纸试图给心爱的人儿写几句心里话。遗憾的是,正当武文渊努力控制内心里的躁动,想写几句体己话时,突然,寝室的木门传来几声轻轻的敲门声,无疑,吃了晚饭的田芳手里拿着一个水果找上门来。由于曾经心爱的人儿的弟弟在寝室里,武文渊不由得感到一阵紧张,而武文渊心里一紧张,脸上紧张的表情便一览无遗地显示出来,这恰恰被一向心细的田芳捕捉到。

田芳不需要询问武文渊脸上紧张表情究竟是什么,一双高跟鞋踏在水磨石地板上发出“噼噼啪啪”的脚步声直接进入寝室,当看见寝室里坐在电视机前的一张陌生的面孔是一位男人的面孔时,田芳紧缩的眉头才缓慢舒展。在陌生人面前,田芳肯定不好意思向武文渊询问这张有着陌生面孔的男人是谁,东瞧西看,没有看出寝室有什么异样后,发着“噼噼啪啪”的脚步声走出寝室。这时的武文渊肯定得离开胡欣文,紧紧跟在田芳的屁股后面,主动“坦白”这位有着陌生面孔的男人是谁,否则田芳会认为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重口味,有龙阳之兴的爱好。当然,也不能老老实实地坦白,如果告知胡欣文的真实身份,无疑,会一脚踹翻田芳的醋坛子,到时,花了几百枚大洋购买的那几件送给田芳父亲的礼物就白送啦。别看武文渊笨嘴拙舌,但是撒的谎却很有一套,比如这天晚上,武文渊说胡欣文是其在南山景区里某所中学任教的大学同学,毫不客气地说,田芳是深信不疑,一场即将到来的狂风暴雨,被武文渊说的这句简简单单的谎话立即化为灰烬。由此,老夫不禁不由地想到曾经时尚达人周立波先生曾经说的一句话:“学问之美,在于使人一头雾水;诗歌之美,在于煽动男女出轨;女人之美,在于蠢得无怨无悔;男人之美,在于说谎说得白日见鬼”,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就是这位把谎话说得白日见鬼的美男子。胡欣文见一位二十岁出头的女生走进寝室,眼睛像机枪似的扫射一圈后,踩着“嗒嗒”的脚步声扬长而去,紧接着,武文渊点头哈腰地跟了出去,胡欣文应该能知道这名打扮得有点妖艳的女子是谁,但是他没有向武文渊询问,见武文渊跟着女子的脚步出去后迟迟没有回到寝室,只有关掉电视机悻悻地上床睡觉。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也不知道胡欣文突兀地到来究竟是因为什么,在武文渊寝室里借宿一晚以便第二天早上乘坐开往遂宁的长途客车肯定是事实,但是其背后是否有何种深层次的目的,临文不讳地说,武文渊很想知道,至少当时的武文渊很想知道。后来,武文渊不经意间回忆这段历史,始终认为胡欣文来到武文渊的寝室肯定有其他的目的,那就是想打探武文渊与其姐姐胡欣茹分手后,是否很快卷入另一场恋爱,如果没有卷入,就转告其姐姐或者是其父亲的意见,希望武文渊与其姐姐和好如初。如果武文渊不幸卷入另一场恋爱,武文渊与其姐姐胡欣茹和好的可能性就没有,回到中江后,只能痛苦地告知其姐姐和父亲,武文渊已经另有所爱,没有办法与武文渊再续前缘。这时的武文渊,心情其实非常矛盾,在小区花园里把田芳哄开心后本想急急地回到寝室,但田芳似乎看透武文渊心思似的,故意不让武文渊回去。到了晚上10点30分,才允许武文渊回寝室,但是回寝室之前,还必须得把其护送回家。换句话说,这天晚上武文渊是于晚上11点才回到寝室,这时,胡欣文早已入睡,武文渊打开台灯,掏出信签纸,再次试图给曾经的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写几句心里话,遗憾的是,此时,武文渊心乱如麻,提笔胡乱写了几句后,感到词不达意,最后,只有把心一横,放弃给胡欣茹写信。这一放弃,表明武文渊彻底放弃了胡欣茹,自此,原本一段美丽的爱情最终变为脑海深处一道凄美的回忆。胡欣文通过这天晚上所见所闻之事,大致了解到了武文渊的现状,那就是已经有了女朋友,从此以后,再也没到武文渊寝室来借宿一晚以便第二天一早乘坐停泊在寝室附近那辆开往遂宁的客运班车,由此可见,这次胡欣文贸然来到武文渊寝室,其目的绝不仅是想借宿一晚。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