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二)  

2017-01-12 21:41:11|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29日晚上躺在寝室的床上,武文渊心潮起伏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很想向胡欣文打听心爱的胡欣茹人儿的现状,更想第二天早上跟随胡欣文到中江看望胡欣茹,可武文渊前思后想一番后,狠下心来硬着头皮放弃了。一是因为武文渊不愿意伤害认识刚好一个月时间的田芳,虽然,此时与田芳的关系还停留在恋爱的初期,不要说有亲吻和搂抱的亲密度非常高的动作,连手拉手的寻常动作也没有。但是,毕竟与田芳交往了一个月,如果此时头脑发热,急匆匆地跟随胡欣文到德阳中江看望心爱的人儿,那怎么给田芳一个交代,难道说一句“我们有太多的不合适,就此分手吧”的话就分道扬镳?说句心里话,心地纯良、浑金璞玉的武文渊做不到,如果是在新的一学期开学时,胡欣茹的弟弟胡欣文前来看望武文渊,而此时,武文渊与田芳刚刚认识,说不定武文渊会抛弃田芳义无反顾地回到心爱的人儿身边。可遗憾的是,9月30日,又一年的国庆节小长假即将到来之时,胡欣文怀揣着一颗惴惴不安的心才来到武文渊寝室,而此时,武文渊已经与田芳交往一个月,尤其是,中秋节的晚上,跟随田芳看望其父母,两人的恋爱关系已经得以正式确定。换句话说,此时的武文渊,即使想回到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身边,但已经有了太多的难以取舍,尤其是,武文渊不愿意伤害无辜的新结识的女友田芳。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武文渊已经狠狠地伤害过她一次,既然伤害过一次,那再伤害一次吧,大不了自己在胡欣茹心里就是那位臭名昭著、恶贯满盈的陈世美。当然,狠下心来伤害胡欣茹不是武文渊真实的理由,如果这天晚上胡欣文来到武文渊寝室里,如实介绍胡欣茹现状以及胡欣茹心里的真实想法,说不定武文渊会毫不犹豫地抛下田芳,毕竟,此时的武文渊心里仍然深深爱着胡欣茹,毫不客气地说,胡欣茹是武文渊心里的全部。但是,笨嘴拙舌的胡欣文看见武文渊已经卷入另外一段爱情,而且武文渊对那位名叫田芳的女子点头哈腰地如此在乎,肯定不会把胡欣茹内心里的真实想法告诉给武文渊。武文渊把田芳护送回家后,跼蹐不安地回到寝室,掏出信签纸,本想笔饱墨酣热情洋溢地写一封信,询问其现状,无奈武文渊心乱如麻,提笔写信时脑袋一片空白,最终放弃了这次千载难逢,同时也是最后一次拯救这段凄美初恋故事的最后机会。其实,此时的武文渊还考虑了深层次的原因,那就是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破镜重圆又如何?两人的感情出现危机,直至最后走向死亡,不是因为感情不和,而是滥觞于两人的天各一方。换句话说,即使武文渊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冰释前嫌破镜重圆,但是两地分居的事实没有办法改变,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无力去扭转,除非其中的一人放弃工作,作出巨大的牺牲到对方那里打零工。为了爱情,为了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武文渊肯定乐意放弃在重庆的工作义无反顾地来到胡欣茹身边,到了中江,即使只能打零工,武文渊坚信,凭借其勤劳的双手以及艰苦奋斗和不屈不挠的拼搏精神,应该能在中江打拼出自己的天地。但是,武文渊年迈的父亲不乐意了,这并不是因为父亲对胡欣茹有歧视性的看法,而是因为辛辛苦苦培养的孩子,甚至牺牲其母亲生命的代价,好不容易看见孩子大学毕业有一个在大城市里工作的机会,却被孩子为了追求所谓的爱情大方地丢掉了,说句心里话,这让年迈的父亲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如果武文渊能调入中江,哪怕是在一所乡村中学工作,年迈的父亲也乐于接受,如今害怕的事是,自己辛辛苦苦抚养的儿子,一时头脑发热把工作辞掉,一旦辞掉工作,那武文渊这辈子怎么生活?

临文不讳地说,父亲对武文渊有一个清醒的认识,那就是武文渊除了站在三尺讲台上给学生漫无边际讲授历史知识外,其它的武文渊啥也不会,家里电灯坏了,安装一盏灯武文渊也不会,请问,武文渊用拿什么技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创业?不过,武文渊的想法没有这般深远,当时想辞掉工作到中江谋生,只是天真地认为靠着其一双手脚和刻苦奋斗的精神就能立足。其实,与父亲深远想法比较起来,老夫执拗地认为,武文渊的想法更具有可行性,一是保住了与胡欣茹的爱情,说不定两人很快就能结婚生子。二是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有一份工作,虽然胡欣茹的工资很低,但是让武文渊一日三餐填饱肚子是没有问题的,尤其是,到了中江后,并不是只有心爱的人儿胡欣茹与武文渊一道并肩战斗,毋庸置疑,胡欣茹的父母肯定会对武文渊小两口出手相助。说句心里话,父亲对武文渊辞去工作的想法每天晚上坐卧不宁,一日三餐茶饭不思纯属是杞人忧天,但是却把武文渊吓坏了,失去了母亲后,武文渊肯定不敢拂逆父亲的意愿,无论如何,得让辛苦一生的父亲晚年每天都在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和健健康康中度过。武文渊无法按照正常工作的调动调往中江,也无法辞去工作到中江打拼,说句心里话,那就剩下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辞去工作到重庆来打拼,但是这个方法可能行不通,因为胡欣茹的父母肯定不希望辛辛苦苦培养的女儿辞去工作。即使胡欣茹辞职来到重庆,但是怎样才能拥有一套住房是横亘在武文渊与胡欣茹面前的一座大山。1999年重庆的房价是1500元一个平方,2003年,飙升到2500元一个平方,即使于2000年购买一套80个平方米的住房,房价至少为16万元人民币。肯定得通过按揭贷款的方式购买,按照首付三成计算,至少得准备五六万元人民币吧,不过从理论上讲,只要武文渊和胡欣茹二人同心,同时在双方父母支持下,通过按揭的方式应该能购买一套七八十个平方米的蜗居。但是,胡欣茹的父亲舍得让女儿辞掉工作来到重庆谋生吗,为了女儿的未来也许胡欣茹的父母只得咬牙同意,只是当时被猪油蒙了心的武文渊没有认真思考这一方案的可行性。胡欣茹辞职到重庆来谋生,虽然无法找到一份教书育人的工作,但是在小区附近,开一家简简单单的理发店是没有问题的,不要小看一家普普通通的理发店,一年下来的收入不比一名老师的工资低。武文渊曾经想过让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辞职来到重庆,找一位师傅学习理发,然后租家店铺开设一家理发店。理发店投资少,那套理发的设备兴许只需几千枚大洋,只是找一间价格适中的店面有一定的难度,而且理发很辛苦,每天几乎从早站到晚,这对身体不怎么好的胡欣茹来说不知能否吃得消。不过,武文渊不揣冒昧地认为,为了爱情,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肯定乐于牺牲其工作,而且乐于为了爱情默默地奉献其一切。爱情是伟大的,就如同金元之际一位著名的文学家元好问先生在《摸鱼儿·雁丘辞》里写道:“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只是,让一名受过高等教育的心爱的人儿从事理发的工作,说句心里话,姑且不论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能否接受,就拿武文渊来说,心里也接受不了,但是,为了爱情,为了婚姻,兴许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只能接受武文渊规划的这一卑贱的职业。遗憾的是,武文渊把这些看似可以行得通的想法一直小心翼翼地憋在心里,如果当时武文渊思想成熟一点,对未来多有一些前瞻性的规划,对爱情再执着一点,说不定,武文渊这辈子就不会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经历一段刻肌刻骨的爱情后不幸伯劳飞燕。

无奈一个人的命运是由上天注定的,根据武文渊左手掌纹线,一位姓陈的邻居翻着眼睛皮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这辈子要谈三次恋爱,到了第三次恋爱时才能步入婚姻的殿堂,这似乎已经说明,武文渊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的感情只能无疾而终。也许胡欣茹会认为当年武文渊执意提出分手,是其变心导致的,其实不是,不管波谲云诡的世界如何变化,武文渊对胡欣茹的那份情、那份爱永远不会改变。“喜欢你从背后抱着我的感觉,几许轻柔依恋着醉人的呢喃;喜欢你轻吻脸颊拨弄我的长发,多少骄傲缠绵着幸褔的温暖。谁知你匆匆的微笑,渐渐掩不住一丝为难;谁知你紧紧的拥抱,再也藏不住心中冷淡”,这是陈明真演唱的《变心的翅膀》里的歌词,老夫引用这几句歌词只是想告诉武文渊当年的心爱人儿胡欣茹,武文渊对曾经的心爱的人儿从未有过变心的现象。当时,武文渊执意要无情地提出分手,真的是源于找不到未来人生的出路在何方,此时,如果有人为武文渊指点迷津,说不定武文渊就不会错过1999年9月30日,国庆节小长假前夕,最后一次拯救那段美丽初恋的千载难逢的最佳机会。除了没人给武文渊指点迷津外,不揣冒昧地认为,这段美丽的爱情最终走向陨落还与两人对很多问题没有及时交流有关。遇到困难或者是心里出现彷徨与迷离的时候,本该与心爱的人儿及其父母商讨未来的人生路该怎么办,而不是听信他人的胡说八道无端地想出分手,可惜,大学毕业,踏上工作岗位的初期,无论是武文渊还是胡欣茹,都是听信身边的同事白说绿道,结果导致两人先后情不自禁地想到用分手的方式来解决横亘在两人面前的困难。1998年9月,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突兀地提出分手,说句心里话,这不是胡欣茹的本意,而是其身边的同事唆使的结果。1999年4月,武文渊离开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回到重庆,逐渐对爱情执着的心理开始出现电光火石的变化,毫不客气地说,这是听信身边的同事信口雌黄导致的。如果两人在这个时候都冷静一点,不去听从同事们的浮词曲说,而是推心置腹、披肝沥胆地交流,并且坚持每两天写一封信,说不定,就不会出现你方唱罢我登场地分手的现象。导致两人没有好好的交流,老夫认为责任在武文渊身上,1998年7月,护送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回家后,在离开心爱的人儿返回重庆前,武文渊就应该与胡欣茹“约法三章”。一是不管遇上多大的困难与挫折,都不要提出分手。二是坚持每两天写一封信,老实交代每天的故事和相思之情。三是不要老是纠结于两地分居之事,而是抱着积极乐观的人生态度面对人生路上的艰辛,两人同心,其利断金,只要手足胼胝地努力,相信面包和牛奶都会有的。如果双方都按照“约法三章”来行事,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与胡欣茹的爱情绝不会走向死亡。虽然武文渊左手手掌上的掌纹线显示出武文渊要谈三次恋爱,而且还会出现离婚的现象,但是这玩意你信它就灵你不信它就不灵。不知道是哪位口出狂言的伟大历史人物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只有武文渊与胡欣茹携手努力,老夫相信他们的爱情会有一个种玉蓝田的完美结果。但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无论是武文渊还是胡欣茹,都没有好好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感情。尽管爱情出现分分合合的小插曲很正常,但是它会影响两人的感情,毫不客气地说,每分一次手,就会严重伤害原本亲密无间的爱情,逐渐两人疲惫不堪,都麻木不仁,最后,再美的爱情,也会因为太多的 伤痛而以分道扬镳的方式结束。

10月29日这天晚上武文渊就是否该断绝与田芳来往,接着义无反顾地回到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身边,临文不讳地说思考了很久,但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最后,只有默认分手的事实。但是,这天晚上笨嘴拙舌的胡欣文只要向武文渊告诉有关他姐姐胡欣茹很想武文渊回到其身边的实情,说句心里话,一想到心爱的人儿在一座遥远的小山村希望自己能回心转意,武文渊肯定会无情地断绝与田芳的往来,然后义无反顾地跟随胡欣文到中江看望心爱的人儿。令人感到遗憾的是,这天晚上乃至第二天早上,胡欣文自始至终避谈其姐姐的近况,而处于跋前疐后动辄得咎的武文渊也没有勇气向胡欣文询问,结果,这段爱情就这般悄无声息地逝去,从此,再也没有起死回生的可能。故事讲述到这里,武文渊本该声情并茂、声泪俱下地写一段文字来纪念这段美丽的爱情,无奈才疏学浅,只能用“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来缅怀这段凄美的爱情,如果上天能给武文渊重新选择人生,武文渊绝不会放开紧紧握着胡欣茹小手的那只手。每次在扣扣号里看见胡欣茹的头像,武文渊总是在想,是否把自己的博客空间的地址告诉给她,2012年5月20日在大学扣扣群里意外与胡欣茹相逢后,武文渊怀着激动的心情,把于2010年8月写的一共十八篇的《四年之恋》的日志复制给了胡欣茹,但是没有告诉其博客地址。当时之所以没有告诉曾经心爱的人儿的博客地址,主要原因在于当时武文渊与来自福建的樊晓霞有藕断丝连的联系,武文渊不想让曾经心爱的人儿知道自己那些见不得光的“丑事”,否则,她会认为自己果如网友“猫妹”说的是一个花心大萝卜。后来,武文渊没有主动联系胡欣茹,主要原因不是因为对她的爱消弭殆尽,而是害怕自己的“介入”影响她现在幸福的婚姻和美满的家庭。所以,即使武文渊很想把自己写的有关《漫漫人生路》的故事拿给胡欣茹阅读,但同样害怕影响其幸福的婚姻,毕竟老夫讲述的有关武文渊故事里有太多的“黑幕”,而且还凝聚着武文渊对曾经心爱人儿的拳拳之情。老夫没有猜错的话,胡欣茹要是看见老夫讲述的武文渊这段凄美的感情故事,汹涌澎湃的思潮肯定会回到当年峥嵘岁月,说不定还会流下伤感的泪水。谁叫武文渊不懂得珍惜爱情呢,也许正如人们常说的,有些美好的东西,拥有它时不知道其珍贵,到了失去它时,才知道这件东西的美好。彻底放弃了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那段美丽的感情故事后,接下来,武文渊就开始用心经营与田芳的那段感情。实事求是地讲,这段感情武文渊没有表现出应有的热情,完全是被田芳牵着武文渊的鼻子,跟在田芳圆润的屁股后面亦步亦趋地行走。但是有一点让人感到奇怪,在与田芳的交往过程中,武文渊的第六感觉明显能感受到,眼前这位冰肌玉骨举止娴雅的女孩,将会是自己的妻子,而这种感觉,说句心里话,在与胡欣茹相爱的四年的过程中不曾有过,在与其他女孩的相亲过程中也不曾有过,但偏偏在遇上田芳时心里会有这样的感觉。如果论身高,田芳与胡欣茹的身高差不多,大约在一米五七左右,但是论体重,胡欣茹没法与武文渊的妻子田芳比。1999年9月与田芳交往时,这时的田芳是其体重最轻的时候,大约为105斤,但是随着两人交往加深,尤其是办理结婚手续后,田芳的体重成几何增长,保守点估计,体重再也没低于130斤。所以,如果单论外貌与身材,武文渊肯定更加喜欢胡欣茹,只是如今的胡欣茹体重也不轻,从其扣扣空间里一张于2012年5月拍摄的相片来看,现在的胡欣茹,体重不会低于120斤,已经显示出臃肿的状态。

当然,武文渊的面容也不会好到哪去,鹤发童颜、鸠形鹄面、头童齿豁,好像是仓颉特意为武文渊创造的词语。如今的武文渊,原本弱不胜衣的身子骨,体重倒上去了,到药房的台秤上一站,至少显示为60公斤,但是武文渊头顶上没有几根头发,两鬓几乎斑白,已经呈现出衰老的模样。武文渊是于2006年7月开始出现掉发,但是规模不是特别大,更为主要的是,两鬓没有出现斑白头发。可是到了2011年年底,武文渊两鬓开始大规模出现白发,一方面是因为再次遭遇感情的挫折导致身心疲惫,另外一方面是2011年10月,武文渊开始养成真正意义上焚膏继晷地写博客日志的习惯,这样,每天都有大量的脑细胞死亡。办公室的“万万”、“吴二妹”和“黄大姐”等美女同事都争先恐后的讥诮武文渊,要是当年的初恋女友看见武文渊如今鸠形鹄面的模样,肯定会感叹岁月是一把杀猪刀。这话虽然有讥诮的成分,但是武文渊日渐衰老是不争的事实,和很多人一样,武文渊也不希望自己出现未老先衰的现象,但是两鬓斑白和严重的掉发现象,武文渊没有办法去改变。除非放下每天焚膏继晷写日志的良好习惯,也不拜读名家的大作,每天晚上回到家里,吃罢晚饭,就到小区花园里散散步,接着就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曾经武文渊喜欢看晚上8点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播出的《东方时空》、9点30分国际频道播出的《今日关注》、每周星期六晚上10点半新闻频道播出的《中国周刊》和星期天晚上播出的《世界周刊》,偶尔还要观看一场精彩的欧洲五大足球联赛,或者是F1方程式比赛,抑或是达喀尔汽车拉力赛。可是,武文渊不愿意放弃如今每天晨兴夜寐坚持写一篇6000多字博客日志的习惯,不愿意放弃每天早上凌晨5点起床品读名家大作的优良传统,在选择年轻还是该选择梦想时,武文渊还是毫不犹豫地选择梦想,不为别的,一个人只要有了梦想,才会感受到人活着的价值与意义。武文渊如今出现未老先衰的模样,可能还与武文渊心如枯槁有关,毕竟连续避坑落井地经历两段感情的挫折给武文渊的身心伤害非常大,即使时隔多年后再回忆两段悲悲戚戚的感情故事,武文渊仍然感到内心世界有一种肝肠寸断、撕心裂肺的痛楚。虽然时光是医治创伤的金匮要略,但是要想把那些悲戚的往事永远忘记,说句心里话,这是痴人说梦。2011年11月那段凄凄怨怨的故事尽管已经过去6年多的时间,可武文渊不经意间翻阅到那段时间写的日志,心里仍然有一丝伤痛。所以,武文渊出现大面积掉发和两鬓斑白,从某种角度说,是有武文渊多愁善感的性格决定。说句心里话,这段时间武文渊心里没有什么烦心事,可是每天晚上躺在冰冷的老古董木床上睡觉时,感到思维时时都在梦境中挣扎。尽管有人说爱做梦的男人往往是聪明的男人,可是武文渊不需要这样的聪明,因为每天晚上老是浑浑噩噩地做梦,大脑得不到休息。兴许还未等到艾服之年,武文渊不仅头顶上的头发掉光,而且还是一头的白发。想到在未来的几年时间之内自己有可能是这幅模样,武文渊突然感到胆战心惊、骨寒毛立,难道自己真的苍老了?昨天晚上,武文渊在梦境中遭遇的故事其实很简单,无非是自己随意在小区大门外那条支路上违章停车被贴了一张罚款200元的罚款通知单,同时,给爱车挪位置时始终找不到一个空着的画有停车方框线的车位。这本是一件稀松平常之事,可梦境中的武文渊却急得五内俱焚,如同是真实的。梦醒后虽然认识到这只是一个噩梦而已,但是武文渊的心情却因为这个噩梦而郁郁寡欢,第二天早上起床后心情仍然停留在冰窖里。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