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四)  

2017-01-14 18:18:48|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人爱情皆在有条不紊同时又是在波澜不惊中行进,到了1999年12月的某天晚上,吃罢晚饭并洗涮完毕碗筷,武文渊坐在老丈人家客厅沙发上陪同老丈人一家人看电视,田芳的母亲,也就是即将成为武文渊丈母娘的赵氏,突然冷不丁提出一个非常尖锐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那就是质问武文渊,“你和田芳就这样毫无休止地谈下去,难道不给一个合理的说法?”这是什么意思,武文渊用尖尖的指甲在脑子上挠了大半天,终于搞明白这是丈母娘逼自己尽快与田芳结婚啊,故,第二天晚上,武文渊特地在超市买了一大包礼品,包括老丈人喜欢喝的酒和抽的烟,以及小舅子喜欢吃的零食,屁颠屁颠地来到田芳家,正式向丈母娘提出,第二年春节后,带着田芳到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其实,丈母娘的意思武文渊没有完全搞明白,这天晚上,冷不丁地质问武文渊两人的爱情该怎么办主要是想武文渊尽快把与田芳的恋爱告知其父亲,并且做好订婚的准备。订婚需要孔方兄开道啊,哪有一句话、一个点头就表示订婚的呢,可此时的武文渊,工作才一年多的时间,即使节衣缩食存了一年的人民币,裤兜里的孔方兄加起来也就不过一万元。也不要指望父亲慷慨援助武文渊与田芳的订婚仪式,此时的父亲为了供养弟弟武文杰读书,不知不觉又欠了一屁股的外债,所以,当丈母娘隐晦地向武文渊提出与田芳订婚之事,武文渊装作不懂。但是不能什么表示也没有啊,故,武文渊承诺在2000年春暖花开时与田芳结婚,同时购买一大包礼品,向丈母娘表达自己是真心想娶田芳为妻。丈母娘知道武文渊的家境,订婚之事只有暂时搁置一边,等第二年春节结束后再看武文渊有什么新的表示。由于双方的父母都认可了武文渊与田芳的婚事,这年的春节,也就是2000年2月的春节,武文渊带着田芳回到武陵城武文渊继母家陪同父亲以及继母一家人过一个团团圆圆和和睦睦的新年。每年春节,正月初一这天早上,即使天空下着刀子,地上燃烧着熊熊烈火,武文渊都会陪同父亲到孩提时代生活的小山村在母亲坟前烧香焚纸祭奠一番。第二天一早,也就是正月初二,挤上一辆比肩接踵的乡村客车,把脸紧紧地贴在车窗玻璃上,到乡下看望外婆。虽然外婆家附近就有一条乡村公路,可那时的乡村公路弯多路窄,而且路面坑坑洼洼,一下雨,道路非常泥泞,通往外婆所在地复兴场镇的乡村客车通常沿着另外一条乡村公路前往。故,每次乘坐客车到外婆家,只能在一个名叫“凉水铺”狗不拉屎的地方下车,然后沿着一条泥泞的羊肠小道步行近两个小时才能到达外婆家。说句心里话,2000年2月的正月初二,带着田芳,在父亲和继母的陪同下到乡下看望年迈的外婆,让田芳第一次感受到到乡下看望外婆的艰难。田芳老家在四川青川,因为母亲是村民,鸠车竹马时代的田芳不是城市人,但是其家位于青川县城的角落上,毫不客气地说,算是从小就生活在城市里。这点与武文渊成长环境迥然不同,武文渊不仅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而且考上大学之前,一直在农村摸爬滚打,对农村的生活坏境非常熟悉,一点也不惧怕每次赶往外婆家身体几乎被挤成一张肉饼紧紧地贴在车门上,也不畏惧需要步行近两个小时的泥泞山路才能来到外婆家。说句心里话,到外婆家能乘坐一段距离的乡村客车对武文渊来说已经算是一种奢侈,在武文渊没有考上大学之前,每次到外婆家,都得步行5个小时的山路。

有时,行走在鸟不拉屎阒无一人的荒郊野外,要是不幸遇上电闪雷鸣的狂风暴雨,你才会感受到什么叫艰辛什么叫绝望。好在武文渊不愧屋漏地认为从小就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原则做人,故,每次遭遇飞沙走石、狂风暴雨和电闪雷鸣时,从来不畏惧。但是,田芳却没有遭遇这样的窘境,所以,第一次带着即将成为妻子的田芳到外婆家,田芳不仅被近两个小时的山路折腾得脚痛,而且从外婆家返回武陵城时,还不幸遇上鞋跟被折断的现象,这让田芳充满怨气,发誓再也不到武文渊的外婆家。当然,这只是田芳嘴里说说而已,第二年的春节,不照样是跟着武文渊屁股来到外婆家。由于外婆家距离武陵城比较远,通常,正月初二和初三的晚上,都要在外婆家里住一宿,正月初四早上,不管天气如何,都得折身返回武陵城继母的家中。外婆的家由各自不同的三幢房屋组成,其中,外婆和大舅居住的房屋是典型的瓦房,瓦房虽然多暖夏凉,但是房间里到处都是灰尘和蜘蛛网,而且墙角几乎都是老鼠洞,躺在瓦房里老古董的木床上睡觉,时时能听见老鼠在房梁上穿梭。尽管武文渊与老鼠非常有缘分,如本身的生肖属相属鼠,而且孩提时代曾经被一只老鼠亲吻过其手指头,但是鼠目寸光的武文渊一看见贼眉鼠眼的老鼠,仍然恶心得浑身打颤,恨不得走向前去,一脚把其踹翻在地,然后一脚踩在其胸口上,让其立即到阎王爷那里报到。还有,外婆家几间大瓦房里的那几张木床都是商彝周鼎似的老古董木床,虽然春节以前床上的被褥都是干干净净的,但是床单下方铺的是谷草,谷草里有很多灰尘,还有跳蚤。床上的被褥倒是棉被,可是棉被已经使用多年,柔软早已没有,盖在身上如同是压了一块沉甸甸的石板。故,每次正月初二在外婆家留宿时,武文渊一般都是选择在四舅家或者是幺舅家住一晚。四舅和幺舅的房屋与外婆家的几间大瓦房只是一墙之隔,但都是用青砖修建的平房,而且地面是水泥地,虽然某个角落仍然有灰尘,还能看见老鼠屎或者是老鼠留下的脚印,但是没有蜘蛛网,也没有老鼠洞。尤其是,四舅和幺舅家里的木床都是现代化的木床,床单下不再铺的是稻草,而是现代化的床垫,床上的被褥也不是死气沉沉的“石头”,而是从商场购买的非常柔软的绒被。当年,武文渊在没有拥有一辆爱车之前,正月初二来到外婆家的这天晚上,都是下榻在四舅或者是幺舅家的房间里。正月初四这天早上,即使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不顾外婆、舅舅和舅娘们怎么挽留,武文渊都得坚持要求返回武陵城的父母家。当然,回家之路非常艰辛,如果运气比较好,在山顶上一个名叫“凉水铺”狗不拉屎的地方,可以顺利搭乘一辆由焦石镇或者是罗云乡开往武陵城的客运班车,但是这样的好运几乎没有。即使这天早上武文渊一路上不经意间踩了好几坨狗屎,能挤上一辆开往武陵城顺风车的狗屎运也没有。原因其实很简单,春节期间走亲访友的老百姓实在太多,在私人轿车没有普及的那个年代,人们的出行要么是选择自己双腿步行要么是选择乘坐客运班车。在泥泞的羊肠小道上步行非常艰辛,尤其是还得考虑在城市里长大的田芳,但是这天早上,在外婆家吃了几大碗汤圆,只有选择步行回到武陵城。外婆家到武陵城,大约有22公里的路程,这对有着“神行太保”之称的武文渊来说不是难事,如果经一个名叫桃子园溪沟的小道回武陵城,武文渊顶多三个半小时就能回到父母家里。

可现在身边有个心爱的女友田芳,武文渊一家人只能选择一条经“之字拐”、“两头望”、“倒流水”和“油草桃”等这一线路行走,看看这一线路经过的地名,大家就能知道这一线路是“刚翻过了几座山, 又越过了几条河”,咦,怎么感觉是电视剧《西游记》的主题歌《通天大道宽又阔》。你还别说,当年,武文渊一家人,也就是父亲、继母、弟弟、武文渊和田芳一行5人,在翻越著名的“之字拐”险路过程中,真有点当年唐僧率领孙猴子、猪八戒和沙僧道西天取经的味道。从“之字拐”这一名字可以看出这条道路非常艰险,虽然来来回回不知拐了多少道拐,但是几乎是沿着一座笔直的大山艰难地往上爬。在武文渊的孩子三岁那一年,武文渊背着小孩艰难地爬山,由于山路湿滑,一个趔趄,背着小孩的武文渊不幸摔倒在地上。如果仅仅是摔在地上倒还无所谓,可怕的是,武文渊背着小孩向山脚下的溪沟滚了下去,大约滚了七八米的距离,被几株碗口粗的松树拦住。当然,武文渊与孩子也没出现严重的受伤,只是手上和脸上擦破一点皮,如果此事的后果很严重的话,武文渊当年那些陈谷子烂芝麻的故事就没有必要在这里讲述。之所以没有出现重大损伤的后果,这不仅要感谢那几株碗口粗的松树,还得感谢地面上如毛毯似的蕨类植物,正是这几株松树和蕨类植物,让武文渊及其儿子没有受到伤害。眼前这条几乎是齐天高的“之字拐”也是田芳的伤心地,当年跟随武文渊攀爬这条羊肠小道时,不小心崴了脚,看似伤得不重,但是一双皮靴的脚后跟崴断了。开始,武文渊发扬肩挑背扛的革命精神,但是110斤的田芳压在武文渊瘦削的双肩上,一会儿就让武文渊气喘吁吁和汗如雨下,不得已,田芳只有穿着那只没有鞋跟的皮靴深一脚、浅一脚,在湿滑的羊肠小道上艰难行走。这时的田芳那个伤心啊,发誓再也不来到外婆家这个鸟不拉屎鬼不生蛋的地方。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每次春节跟随武文渊回到武陵城父母身边,每年的正月初二这天,都得陪着武文渊到乡下看望年迈的外婆,而今年这个即将到来的春节也不例外。回到武陵城父母家休息一天,正月初六早上,在重庆到武陵城的高速公路尚未通车时,得到长江边的码头乘坐轮船回到重庆。这年正月初四晚上,武文渊悄悄地潜入田芳睡的房间与其挤在一张床上,夤夜时分被一泡尿憋醒后,蹑手蹑脚地上了一趟厕所,重新躺回到身边时,看见田芳熟睡的模样,心猿意马的武文渊一双咸猪手开始在田芳丰满的身上游走。这是两人相识以来武文渊第一次大胆地深入田芳的领地试图探个究竟,当然,当咸猪手触及到那片关键的领地时,田芳一下就从梦境中“醒”了过来,由于遭到坚强的抵制,武文渊这个入侵者只有乖乖地放下武器停止进攻。据田芳后来讲述,当武文渊裤裆处搭起一顶帐篷蹑手蹑脚地上厕所时,田芳就醒了,但是故意装睡。等武文渊回到其身边一双咸猪手在其身上游走时,田芳继续装睡,想看看身边这家伙究竟想干啥,但是侵入那片最为关键的领地时,田芳不得不伸手阻止了武文渊的入侵。别看武文渊此时因为荷尔蒙的亢奋而脸红脖子粗,但是非常尊重女友的意愿,不像某些家伙总是霸王硬上弓,看来,武文渊素有怜香惜玉的美名绝不是浪得虚名。正月初六中午回到重庆,没过几天新的一学期正式拉开帷幕,武文渊努力经营与田芳这段感情的同时,也在兢兢业业地工作,希冀其率领的那批高三学子在当年的高考中能蟾宫折桂。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不知不觉来到2000年八九雁来春暖花开的三月,按照武文渊给田芳的母亲许下的诺言,这年的阳春三月必须得与田芳到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说句心里话,此时的武文渊对婚姻没有什么感念,也没有读过钱钟书先生的名著《围城》,在丈母娘一再催促下,这年的3月29日,眼看即将进入桃李艳艳的四月天,武文渊硬着头皮,带着田芳到民政局,办理了结婚手续。如果非要询问此时的武文渊对携着田芳的小手迈入婚姻的围城有什么感想,不好意思,武文渊除了用“稀里糊涂”一词来形容外,仿佛找不到其他的词语。说句心里话,牵着田芳的小手步入婚姻殿堂,此时的武文渊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甚至可以这样说,这时的武文渊,还未将曾经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彻底放下,在没有完全放下胡欣茹时,你们可以想象武文渊此时的心情。与胡欣茹分手后,在随后好几年时间里,武文渊曾经多次做梦遇见胡欣茹,其中有一个梦武文渊至今回想起来仍是记忆犹新。梦境中的胡欣茹非常凄苦,这让醒来后的武文渊心里非常难受,可是除了接受美丽的初恋故事已经死亡外还能做什么,难道一辈子让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跟随自己处于痛苦之中?一段美丽的感情因为残酷现实的阻碍而不得不分手,对双方来说,的确需要花上一生的痛楚去忘记,但是通过分手,可以让心爱的人儿有机会重新选择其人生,故,这样分手必须得勇敢去面对。有些爱和有些痛,兴许一辈子也忘不了,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的爱,武文渊到了钟鸣漏尽时肯定无法忘怀,所以希望将来的某一天在行将就木时能与曾经的心爱的人儿见上一面。对于其他两名武文渊曾经用心爱过的女子,如来自黑龙江的简丹和来自福建的樊晓霞,武文渊会选择永远忘记,也许同样是一辈子无法忘却,但是武文渊绝不会在有生之年去看望她们,至少现在没有看望她们的念头。这不是因为由于爱得太真导致恨得太深,而是因为,无论是简丹还是樊晓霞,当初是她们主动抛弃武文渊,尽管抛弃武文渊时都有充足的理由,但是有一点不能忽视,那就是武文渊在她们心里仅仅是一粒孤雏腐鼠的尘埃。但是,武文渊会祝福曾经心爱的人儿,无论是胡欣茹,还是简丹,抑或是樊晓霞,这辈子都快乐和幸福。“如果你幸福快乐,分手也算是值得,任你怎么伤害我,心里还是爱你的。如果你幸福快乐,今生我不后悔了,流下最后一滴泪,换一辈子心好过”,武文渊借用郑源在《如果你幸福》这首歌曲的歌词来表达其一生经历的三段凄美感情故事的主人公。其实,每一段感情的陨落武文渊心里都非常难受,如果能重新选择人生,武文渊要么是不再选择那几段凄美的爱情故事,要么是尽最大努力与故事中某位主人公并蒂芙蓉,遗憾的是,这几段刻肌刻骨的感情故事,其结果都是无疾而终。相爱的时候,亲密无间、无话不说,可是到了分手后,却成为天上的参商二星,武文渊不得不感叹爱情这玩意除了是昙花外,只有希望天下的所有有情人能终成眷属,不要像武文渊一辈子总是在感情漩涡中苦苦挣扎。其实,在武文渊结婚的那个年代,结婚不只是武文渊与田芳两人的事,还关系到丈母娘,尤其是,还关系到丰取刻与的校长大人。知道当时的婚姻政策是怎么制定的吗,无论结婚还是离婚,都得向领导写一份申请书,领导同意后,才能拿着这份申请书到民政局办理结婚或者是离婚手续。换句话说,如果校长大人故意刁难,不在你写下的申请书上签字画押,这辈子,你就甭想结婚。当然,校长大人本着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婚的原则,并没有为难武文渊。

说句心里话,真正给结婚过程制造障碍的却是田芳的母亲,也就是武文渊的丈母娘。不过,丈母娘制造一点障碍可以理解,毕竟其辛辛苦苦养了20多年的女儿就要出嫁了,无论如何,武文渊及其父亲总得有所表示。这个表示合情合理,没有要求你购买一套房屋,只是找一家酒店轰轰烈烈地办一场婚礼而已,但是没想到一提出来,就遭到武文渊强烈反对。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在与田芳的结婚过程中,一开始就与丈母娘发生不可调和的矛盾,后来由于武文渊一直坚持低调结婚,这事才算不了了之,但是让武文渊与丈母娘产生了裂痕。老丈人当年是通过招工的方式进入工厂,兢兢业业工作了几十年,任劳任怨,没有改变当初其农民伯伯特有的淳朴,换句话说,无论武文渊结婚还是买房,憨厚老实的老丈人都给以坚定不移的口头支持,但是丈母娘却不乐意了,任何事情,都想插一手,结果导致丈母娘与武文渊之间,老是发生龃龉。武文渊结婚时坚决反对大办酒宴,主要有三个原因。首先因为武文渊做任何事情总喜欢低调,与田芳结婚是自己的私事,不想大张旗鼓搞得天下的人都知道,尤其是不能让那一群长舌妇的大学同学知道,如果他们知道武文渊结婚的事,直言不讳地说,不到燃一炷香的功夫,曾经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就能知道武文渊已经与他人迈入婚姻的殿堂,无疑,这会让胡欣茹感受到椎心泣血肝肠寸断的痛楚。其次,武文渊不大喜欢结婚仪式上那些毫无意义的繁文缛节,而且,在结婚过程中,一大帮乡下的亲朋好友来到武文渊居住的地方,吃喝拉撒睡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时候,武文渊没有房屋,连自己都只能与他人寄居在单身宿舍里。第三个原因是因为无论是武文渊还是田芳的父母,在重庆没有多少亲戚,甚至是没有一名亲戚,大家都是寄居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武文渊执拗地认为,没有必要兴师动众地举办婚宴。不揣冒昧地认为,武文渊这番想法是正确的,但是丈母娘接受不了,辛辛苦苦地养了20多年的女儿就这般悄无声息地嫁出去,无疑,肯定没有脸面。但是丈母娘这一想法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需要大量的孔方兄鸣锣开道啊。此时,武文渊的银行账户里的存款也就不过1.5万元,而父亲仍在四处筹钱供养武文渊的弟弟念大学。丈母娘没有工作,仅靠老丈人每个月为数不多的那点微薄工资勉强维持家庭的正常运转,也没有能力拿出一笔钱给武文渊和田芳办理结婚仪式,所以,丈母娘与武文渊激烈争吵好几次后,只有放弃找一家酒店办几桌酒宴的想法。到民政局办理好结婚手续后,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至少是半年时间里,武文渊与田芳并没有住在一块。虽然单位及时给武文渊安排了两家人居住一套两室一厅的住房,但是分配的住房离武文渊工作的学校有几公里的距离,前思后想一番,只有继续寄居在单身宿舍里。不过这事给武文渊造成一定的心理阴影,那就是与同一家单位工作的女子结婚后,有关住房的分配不是之前校长大人所说的分配一套单间,而是与他人合住一套两室一厅的小居室,虽然有了自己单独的卧室,但是客厅、卫生间和厨房必须得共用。尤其是武文渊此时知道了一个更为让人接受不了的消息,那就是单位不再修福利房,要想在单位里廉价地得到一套房屋无疑是痴人说梦,而市场上在售的商品房,其价格高高在上。武文渊与田芳每个月的工资,除去最基本的吃喝拉撒后,毫不客气地说,余下的孔方兄连半个平方米的房屋也买不到。怎么办,这时的武文渊在脑海里开始萌发考研究生的念头,幻想通过读研和到大学里工作来改变其时乖运拙的命运。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