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五)  

2017-01-15 20:08:57|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武文渊萌发考研的念头,绝不是头脑发热一时心血来潮,说句心里话,早在念大学时,武文渊就有这一想法,只因当年家境贫困没有能力读研,可怜的武文渊只有暂时放弃这一美好的想法。不揣冒昧地认为,武文渊在念大学时期放弃考研是错误的,这不仅让其丧失了读研的机会,同时也使那段美丽的初恋故事不幸成了回忆。说句心里话,1997年的暑假,武文渊就应该着手准备考研的事,准备考研其实很简单,一是到菜园坝书刊交易市场购买考研需要的英语和政治教材,二是与所考学校研究生招生办的负责人联系,早日邮购到考研需要的专业教材。有了教材和教辅资料,接下来的大半年时间里认认真真地学习,说不定1998年1月武文渊就能如愿以偿地考上研究生。但让人感到遗憾的是,鼠目寸光的武文渊却轻易放弃了这一千载难逢的机会,这一放弃,不仅失去那段美丽的初恋故事,而且也让其彻底丧失改变其时乖运蹇命运的机会,早知道轻易放弃一次考研的机会后果是如此之严重,当年念大学时,武文渊真应该砸锅卖铁地考一次研。如果能顺顺利利考上某所大学的研究生,1998年9月读研时,尽管自己的父亲无法提供孔方兄让武文渊读研,但是可以求助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啊,坚持三年的寒窗苦读,2001年研究生毕业后,找一所大学任教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当然,要想与心爱的胡欣茹在一个地方工作同样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除非武文渊学识非常渊博、学业成绩非常优秀,否则,与胡欣茹在同一地方工作只是一个美丽的梦想。可能是因为武文渊总是戴着一副眼镜的缘故,身边的每一位同事都说武文渊有着学者模样,这辈子没有读上研、没有在大学里工作真的是可惜了。但这是武文渊无力改变的事实,虽然不喜欢与少不更事的中学生打交道,但是每天早上拎着电脑包披星戴月地赶到学校,还必须与一群踢天弄井的家伙打交道。导致这一切碌碌无为的结果也许是命运注定的,至少在1996年12月14日母亲去世的第二天,武文渊从大舅口里就得知,因为母亲下葬的日子不是最佳的日期,武文渊这辈子的命运肯定会受到不赀之损的影响。既然是命运注定的,武文渊就不应该怨天咒地,但是有时武文渊却不愿意接受命运的安排,这不,2000年3月与妻子田芳结婚后,武文渊再一次萌发考研的念头。首先武文渊要确定报考什么样的大学和什么样的专业,当时,众多莘莘学子如蚁附膻地报考西南政法大学法律专业的研究生,毕竟那个年代律师的光环非常靓丽,一旦考上西政法律专业的研究生,将来极有可能成为一名律师。一旦成为一名律师,何愁别人的孔方兄不往自己裤兜里钻,听说,很多律师,吃了原告又吃被告,武文渊愁的是每天如何挣钱,而律师们愁的是每天如何花钱。但是隔行如隔山啊,再加上武文渊没有背碑覆局的记忆能力,在新华书店购买了好几册有关法律专业的考研教材,燃糠自照地自学一段时间后,武文渊只能选择放弃。看来,只有报考自己擅长的历史学专业,当然,这个擅长是相对的,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对历史知识的了解还不如单位上一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谭博士”的历史知识。这位从事化学教学的“谭博士”非常厉害,当年所有的电子产品他都能维修,尤其是某些专业维修店的工作人员都无法维修的电子产品他都能在眨眼的瞬间修好。这样说嘛,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大哥大手机、传呼机、对讲机和照相机等,不管是什么品牌和什么样的零部件坏掉,他都能修好。

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敬佩不已,毕竟“谭博士”在大学里学的是化学专业,而且从事的化学学科教学,居然对电子产品有如此的研究,这让人感到匪夷所思。不宁唯是,“谭博士”对生物、物理、医学、地理、天文、政治、历史和文学等,都有一定的了解,用他的话来说,除了对各个国家的语言不怎么懂外,其他的一切学科,一切领域,他都懂一些最基本的知识,于是同事们纷纷尊称他为“谭博士”。可怜的武文渊对各类各门的学科的知识懂得甚少,除了从外貌上看像是一名学者外,其实,老夫讲述的故事中的主人公武文渊,其学识真的叫才疏学浅。所以,在决定考什么样的专业时,武文渊只能选择自己相对来说比较熟悉的历史专业。历史专业分为好几个方向,如中国史和世界史,中国史又分为古代史和近现代史,而世界史专业里还有国际关系史,在众多国际关系史专业中又以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史专业专为吃香。当年,无论是海湾战争、还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轰炸科索沃的战争,以及后来美国入侵阿富汗的战争,毫不客气地说,每次遇上国际风云突变时,央视国际频道每天晚上9点30分播出的《今日关注》,都会请上好几位研究国际关系史的嘉宾前来探讨某场战争爆发的原因和预测战争走向。而2000年4月的武文渊,在决定考研时,把其人生的舞台想象为在央视《今日关注》演播室里某位正襟危坐的嘉宾。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史专业研究生,临文不讳地说,是最好的历史专业,这里说的最好的历史专业指的是最有前途的历史专业,如果能在北大国际关系史专业渡一下金,这辈子,武文渊是吃喝拉撒住不愁。但是众多莘莘学子蜂攒蚁聚地报考,具有自知之明的武文渊知道其肯定考不上,于是退而求其次,决定报考南京大学世界史专业的研究生。为了一鼓作气考上研究生,武文渊对报考做了充分的准备,至少购买了三个版本的大学历史教材,分别是: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由吴于廑和齐世荣主编的世界史教材、同样是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由朱寰与王斯德主编的世界史教材和山东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由齐涛主编的《世界通史教程》。说句心里话,只要烂熟于心地掌握这三套教材里的每个知识点,兴许北京大学的国际关系史专业的研究生武文渊也能考上,不过这三套教材里,武文渊最喜欢的教材是由齐涛编著的那套《世界通史教程》。为了把考研准备得充分一点,武文渊还购买了马世力主编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世界通史》,临文不讳地说,当年的武文渊把这几部教材的每个知识点都研究得非常透彻,所以,2001年4月顺利通过考试参加南京大学研究生入学考试面试,对武文渊来说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不过,当年自学的许多历史知识武文渊如今早已忘记,17年后的今天武文渊翻阅齐涛主编的《世界通史教程》看见一个《洛美协定》的知识点时,说句心里话,武文渊早已忘记“洛美协定”是个什么鬼。到网上一查,才知道洛美协定是指非洲、加勒比海和太平洋地区46个发展中国家与欧洲经济共同体9国在多哥首都洛美签订的贸易和经济协定,全称为《欧洲经济共同体-非洲、加勒比和太平洋地区(国家)洛美协定》,简称为“洛美协定”或者叫“洛美公约”。不过考研需要一定的技巧,武文渊于2016年11月曾经在手机里看见一段由某所考研培训机构的一名老师讲述如何考研的视频,这位老师指出:平时学习的过程中重点学习英语,在学习好英语的同时,注重对专业知识的学习。

专业学习必须有的放矢,这个有的放矢是指考什么内容就学习什么东西,最好把你要报考学校最近三年的研究生试题仔细研究一遍。对于政治,最好是在考试之前临时抱佛脚,为什么要这样做,原因是因为许多知识点你好不容易记住后转瞬便忘记。可武文渊当年报考研究生时没人给武文渊讲述这些学习和应试技巧,连怎么去报名,怎样才能摆脱单位领导的恶意束缚顺利读研,都没有人告诉给武文渊,毫不夸张地说,2001年1月的考研,武文渊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不过,在考研的过程中,武文渊没有忘记用心经营与妻子的感情,至少每天晚上吃罢晚饭,得拉着妻子肌肤如凝脂般的小手到大街上溜达一圈。尽管此时的武文渊与妻子田芳已经迈入婚姻的围城,无奈单位分配的住房离两人工作的地方有点远,于是武文渊只有暂时寄居在单身寝室里,而妻子田芳则寄居在其娘家,换句话说,此时的武文渊夫妻俩,只有夫妻之名并没有夫妻之实。说句心里话,如此纯洁的夫妻关系在如今这个物欲横流人情冷暖的世道很难得,此时,两人手里都捏着一份合法的营业执照,但是每天晚上,却各自抱着枕头忍受孤独与寂寞。到了热情似火的6月,因为岳父岳母大人要回到青川照顾田芳生病的爷爷,就留下武文渊、田芳以及田芳的弟弟在重庆,这为武文渊与田芳享受快乐无边的二人世界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武文渊从来不知道从自己“子孙”的生命力如此之强大,田芳刚刚走了其“亲戚”,武文渊误认为是安全期,大姑娘坐轿头一回真枪实干地与田芳大战一场,没想到弹无虚发,一炮就中彩。一个月后,妻子田芳发现原本准时来准时去的“亲戚”没有如约而来,从药房买了一张试纸一测试,倒,果真中彩了。此时,两人都有合法的营业执照,而且生小孩也不需要向单位领导提出书面的申请,不管从何种角度上讲,武文渊夫妻俩应该把这件上天赠送的礼物收下,无奈此时的田芳因为脸上长了癣斑,正在口服各种各样的药物进行治疗,换句话说,这件上天赠送的礼物必须得给其退回去。岳父岳母从青川返回重庆后,武文渊夫妻俩做的第一件事是,在附近找一家医院,把这件可怜的礼物处理掉,那一刻,武文渊感到心里在流血。默默地感受着爱人躺在医院里的病床上,任由冰冷的器具进入爱人的身体,这一幕对武文渊来说一点也不陌生。1997年4月,在北碚城区某家医院,武文渊痛苦地在医院走廊上来回走动,就已感受到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躺在病床上任由冰冷的器具在其身体里来回搅动。没想到三年后,这一幕再次发生,只是心爱的人儿由当初的初恋女友变成了自己的妻子。当然,让武文渊更感愧疚的是曾经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每个人都知道,女人经历这道手术后,需要喝几碗鸡汤补补身子,可那时武文渊和胡欣茹都还在学校里读书,哪有能力和条件让心爱的人儿喝几碗鸡汤啊。故,每次想到这事,武文渊心里对胡欣茹就充满自责,当然,对自己的妻子突然遭遇的这道手术,武文渊也充满了愧疚。这件上天突然赠送的礼物,让田芳的母亲认识到,必须得让武文渊小两口住在一块,至少让世人知道,其女儿已经与武文渊已办理结婚手续。于是,丈母娘在不停地催促武文渊尽快找家酒店办理婚姻的同时,求助于其某位闺蜜,也就是武文渊所在子弟校财务室一位姓杜的同事,在总厂房管科找关系,尽快给武文渊与田芳小两口分配一间住房。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努力,这年的9月,总厂的房管科给武文渊夫妻俩在子弟校附近一幢家属楼分配了一套住房。

当然,仍然属于两家人居住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屋,虽然共用客厅、厨房和卫生间,但是有自己独立的卧室,而这间卧室成了武文渊夫妻俩的世外桃源,想要耳鬓厮磨地卿卿我我一番时,至少不用在小区花园里找一个偏僻的地方进行。只是,武文渊夫妻俩居住的这套住房位于顶楼,每天来来回回地爬楼不仅感到四肢百骸散了架,而且处于顶楼的八楼,每年还未进入夏天,房间里从早到晚就充满热气,还未进入冬天,房间里就充满寒气,说句心里话,住在顶楼,给人以活受罪的感觉。但是总比住在单身职工宿舍强,毕竟有自己一间卧室,每天晚上有私密空间,更为主要的是,从此不再孤枕难眠,而是抱着柔弱无骨的妻子的身躯一道进入梦乡。不过,两人光明正大地住在一块时,必须得搞一个简单的仪式,至少让单位上的同事和身边邻居知道两人已经结婚,否则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长舌妇会说三道四。2000年9月,新的一学期正式开学,武文渊除了忙里偷闲挤出时间精心准备于第二年1月中旬举行的研究生入学考试外,就是与田芳商量,如何风风光光办一个简简单单的婚礼。风风光光与简简单单是一对矛盾的复合体,武文渊残忍地把丈母娘抛弃在一边,与田芳商量一番决定简单地办理一个婚礼就行。首先,到当时非常著名的“山城超市”购买糖果,武文渊没有记错的话,当时挑选的糖果都是“金帝”喜糖,价格有点偏高,但是人活一辈子结婚就一次,虽然没有大规模地办婚礼,但是给亲朋好友和单位同事们的喜糖,决不能随便买点喜糖像南郭先生滥竽充数。其次,得购买几条重庆本地生产的喜烟“龙凤呈祥”,武文渊与田芳的想法是,给每间办公室发一大包喜糖和两盒喜烟。购买喜烟和喜糖其实也没有花多少孔方兄,保守点估计,顶多了八九百元人民币,相当于武文渊一个月的收入,但是得到同事们真心的祝福和由衷的慰问,至少武文渊单位上七八十名同事东拼西凑给武文渊凑足了一千元的慰问费。仅仅是发点喜糖和甩两包烟还不能婚礼就结束,武文渊与田芳先后办了两次规模不大的婚宴,第一次婚宴只有三桌酒席,主要是宴请自己单位和妻子单位的领导以及几名有着铁杆关系的同事。由于涉及单位领导,这几桌婚宴,武文渊特地在闹市中心的步行街找了一家看上去有点档次的酒楼举行,当然最终的结果是觥筹交错间一会儿武文渊就感到找不着北。这样说吧,这天晚上,婚宴一开始,领导和同事们轮番上阵一个个举着酒杯向武文渊表示新婚的祝福,可怜的武文渊不知道省着点享受琼浆玉液的美味,毫不客气地说,每次碰杯都是仰头一饮而尽,结果不胜杯杓的武文渊,嘴里还未吃一口菜就醉得玉山倾倒。幸好这天晚上没有胡乱呕吐,只是趴在餐桌上呼呼大睡,否则这天晚上武文渊一张幼稚的脸可丢大了。这天晚上武文渊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寝室的,听说是妻子好几位同事轮流扶着武文渊回到寝室,尤其是攀爬8楼时,妻子一名姓邓的同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武文渊扛着回到寝室。武文渊直到夤夜时分被一泡尿憋醒后才知道已经回到寝室,随手往妻子躺的地方一摸,立即触及到妻子柔软的身躯,这个时候顾不上自己头昏脑涨,也顾不上满嘴的酒气,立即把妻子揽入怀里想好好地温存一番。当然结果是妻子嫌自己满身的酒气,一把推开武文渊,可怜的武文渊只有侧过身,满脸沮丧地继续睡觉。第一次婚宴就这样结束,接下来得举办第二次婚宴,宴请的宾客主要是双方各自的父母和亲人,当然还得请上那位姓杜的蜂媒蝶使,如果没有这位姓杜的同事的牵线搭桥,武文渊与田芳无论如何也走不到一块。

由于没有了领导和同事们的瞎起哄,这晚在学校附近某家火锅馆举行的婚宴,武文渊就没有喝得酩酊大醉,但是回到寝室后,妻子那几名同事非要来到武文渊居住的寝室闹洞房。之前,武文渊曾经看见过他人闹得洞房,而且还隐隐约约地听说过在闹洞房时有些纠缠不清的好事者讲述的带有颜色的笑话,这次,轮到同事们闹自己的洞房时,他们的方式要文明得多。这天晚上,妻子一位姓邓的同事,同时也兼初中同学,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块五彩斑斓的花布,裹在武文渊头上非要武文渊装扮成东洋鬼子,然后操着一杆用竹竿做成的三八大盖步枪冲入房间,大声嚷着“花姑娘的,哪里有”,抓住自己的新婚妻子狠狠地“蹂躏”一番,直到把同事们逗得捧腹大笑,武文渊演绎的这出鬼子进村的戏才告一段落。简单地几桌婚宴和一出场鬼子进村的表演,就意味着武文渊与田芳正式结为夫妻,接下来新婚燕尔的夫妻生活不用多说,反正是白天各自上班,晚上在丈母娘吃罢晚饭,武文渊就牵着新婚妻子软弱无骨的小手回到家里,接着颠鸾倒凤的折腾一番,抱着妻子丰腴的身躯睡觉。这个时候可以考虑生小孩的事了,但是因为武文渊要考研的缘故,生小孩的事得往后面拖一拖,毕竟武文渊的事业比生小孩更重要。不得不承认,武文渊新婚这一年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都很辛苦,由于2000年7月高考中,武文渊任教的历史学科,在学校,甚至在武文渊所在的区县七所有高中的中学中是一鸣惊人,2000年9月,新的一学期开学后,武文渊继续从事高三历史教学。当然有了之前高三历史教学的经历后,这一年的高三历史教学对武文渊来说是轻车熟路,但不管怎么轻车熟路,武文渊每天还得把大量的时间用于研究考纲和历史教学上。备好当天的课,研究完毕某个知识点的考纲要求,武文渊才会静下心来忙其自己的事,也就是学习考研的科目。为了避免同事们的说三道四,也就是不让同事们知道自己即将考研,武文渊在工作期间只学习不同版本的大学历史教材,即使有同学发现武文渊每天都把大量的闲暇时间用于囊萤映雪地学习历史,也不会想到武文渊这是考研的需要。当然,有一位从事政治教学的苏老师就发现武文渊的异常行为,因为武文渊每天早到晚坐在办公室里只知道学习,而且专门研究大学教材。当苏老师好奇地提出疑问时,原本笨嘴拙舌的武文渊非常沉着冷静,充分发挥其临危不乱的处事能力,耐心地告诉苏老师,其在教学过程中总感到专业知识不够用,迫不得已,只有苦苦钻研大学历史教材。你还别说,有着一大把年纪的苏老师居然相信了。晚上在丈母娘吃完饭,武文渊匆匆地回到寝室里学习,学什么呢,这一点你倒不用为武文渊担心,每天晚上回到家,学习的东西可多了,当然,主要是学习英语和政治。英语原本是武文渊的强势学科,但是这个强势仅仅是只单项选择题和阅读理解上,对于20分的听力和15分的作文,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只能连猜带蒙。当年,也就是大学二年级的那一年,武文渊靠着连猜带蒙的能力,一口气顺利通过大学英语四级和六级考试,不过分数都不高,每次考试都是60多分,但是能通过考试获得大学英语四六级证书就好。到2000年9月,武文渊重新拾掇英语开始学习,离1996年4月通过大学英语六级考试不知不觉已过四年,如今重新学习如同蝌蚪形状的英语对武文渊来说不得不承认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挑战。但为了顺利考上研究生,武文渊除了没日没夜地学习,仿佛找不到别的有效的办法。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