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七)  

2017-01-17 15:32:09|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住宿费为每晚5元人民币的寝室可以想象得到环境是多么地糟糕,无论是被褥还是床单,都散发着浓烈的汗臭味和脚臭味,而且每间寝室住了四、五人,好在大家都是前来考研的莘莘学子,除了认识初期会彼此简单地寒暄几句外,接下来大家都是认认真真地复习。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有当年念大学时寒窗苦读的感觉,唯一的不同,为了明天能考出好成绩,大家都是挑灯夜战地复习。武文渊本想好好地复习英语,至少把之前做的几套模拟题走马观花似的浏览一遍,同时背诵几篇作文,无奈,半躺在散发着汗臭味的铁床上,不到半个小时,武文渊就感到瞌睡虫悄然爬上额头,此时,除了合上书睡觉外,似乎找不到其他的办法驱赶瞌睡虫。可能有朋友会向武文渊建议喝一杯香浓可口的咖啡,这个主意倒不错,而且武文渊随身携带的背包里就有几盒雀巢咖啡,但是武文渊对咖啡“过敏”,也就是说,晚上如果喝了一杯热气腾腾香浓可口的咖啡,那一晚上武文渊都无睡意。还有,英语这玩意,靠的是平时的积累,如果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一下佛脚,说句心里话,这无多大的用处。故,当感到瞌睡虫悄然爬上额头时,武文渊没有丝毫犹豫,立即合上书、两腿一蹬、脑袋一歪,蜷缩进被窝里睡觉。由于对本次考研没有孤注一掷的心理,临文不讳地说,考试之前武文渊的心里一点也不紧张,第二天早上醒来后,到食堂喝了一碗稀饭、啃了两个馒头,再喝了一杯香浓可口的咖啡,就斗志昂扬、踌躇满志地步入考场应考。第三天上午11点考试完毕,武文渊的心情感到非常轻松,甚至有一种直觉,本次考试极有可能蟾宫折桂。到寝室拎上那包沉甸甸的姓李,来到学校校门口,手一扬,找了一辆出租车,武文渊就打道回府回到所在单位的寝室。接下来,武文渊是带着轻松的心情耐心等待考研成绩,等到复试的通知后就去复试,听说复试仅仅是一种形式而已,也就是说,只要等来复试的通知,考上研究生就是板上钉钉之事。不过在等待研究生入学考试成绩的疾病,正卧病在床。在给年迈的父亲告知一声这年的春节不回到武陵陪伴父母和到乡下看望八十多岁高龄的外婆后,春节前夕,武文渊与妻子田芳在丈母娘的陪同下,乘坐长途客车赶往素有“鸡鸣三省”之称的青川县城。重庆到青川,虽然有近500公里的距离,但是如果武文渊选择自驾前往的话,顶多5个小时就能到达青川县城,可那时没有高速公路,同时,武文渊也没有能力购买一辆爱车,故,前往青川只能乘坐长途客车前往。好在不需要劳师动众到菜园坝长途汽车站乘坐客车,因为武文渊工作的单位,家属区里,每年春节期间,每天都有一班开往青川县城的班车。这趟班车于下午四点出发,武文渊吸取了1996年暑假第一次乘坐长途客车的经验,出发前只是简单吃了一大碗丈母娘煮的抄手,没有喝一杯白开水,就拎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与妻子和丈母娘一道乘坐长途客车。重庆到成都是高速公路,成都到绵阳也是高速公路,但是武文渊陪同妻子和丈母娘乘坐的这辆长途客车为了节省过路费,是经遂宁、绵阳、江油和平武前往青川,毫不客气地说,全是选择不需要支付过路费的国道或者是省道。车主倒是把费用节省下来,但是浪费了武文渊不少的时间,直到第二天早上,武文渊乘坐的长途客车才抵达绵阳城区。在冰冷而又坚硬的座椅上整整坐了一宿,大约是十五个小时时间,说句心里话,不仅坐得腰酸腿疼,而且武文渊稚嫩的屁股也长了一层痤疮。

到了绵阳城区后,还得硬着头皮坐车,即将进入青川境内时,公路两侧的大山直插云霄,道路越来越窄,不宁唯是,泥结石的路面全是坑坑洼洼的“弹坑”,与电视机里播放的伊拉克被导弹炸毁的道路没有多少区别。路面崎岖不平,武文渊乘坐的客车就格外的颠簸,又加上接连坐了十多个小时,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两瓣稚嫩的屁股痛得要命,有时,不得不从座位上站起来,缓解一下屁股上的疼痛。就是这番一路颠簸着向前行进,到了第二天中午1点时武文渊陪着妻子和丈母娘才平安到达青川县城。这是武文渊第一次来到具有“鸡鸣三省”之称的青川县城,映入眼帘一切事物和行人都是新鲜的。那时的青川县城真的可以用弹丸之地来形容,无论是从城北走到城南,还是从城东走到城西,毫不夸张地说,顶多七八分钟的时间就能穿城而过,属于名副其实的“七十一条街”,也就是其实只有一条街。这么说吧,当时的青川县城,只有一家中国农业银行的营业厅,其他的几家大型银行,如建设银行、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找不到其踪影,你们可以想象一下,一座县城,居然连银行都无法维持生存,其经济状况是多么地糟糕。但不能怪罪于当地政府,也不能怪罪于当地老百姓,毕竟这个地方处于老少边穷的鸡鸣三省地带,无论是地理环境还是对外交通,都处于封闭和待开发状态。当然,尚待开发的地方也有很多好处,比如群山环抱的青川县城鸟语花香、空气清新、山清水秀,来到此处,仿佛置身于一个世外桃源,对武文渊来说,至少暂时远离城市的喧嚣。但是待久了,也会感受到一份孤独,怎么办,武文渊在新婚妻子的陪同下,来到当地的新华书店,花了40元买了一部《东周列国志》。不好意思,这时的武文渊还未养成拜读名家大作的习惯,其肮脏而又慵懒的身子骨上还未产生文学细胞,只是晚上临睡前为了催眠的需要常常翻阅罗贯中先生编著的《三国演义》,但老是阅读《三国演义》掉眼泪替古人担忧总感到伤情,有时就需要换一下口味,这不,武文渊来到青川后为了临睡前催眠的需要毫不犹豫地买下一部分为上下两册内容的《东周列国志》。不揣冒昧地认为,如果只从欣赏的角度去品读一部历史巨著,老夫建议大家不妨买一部《东周列国志》用心拜读一下,当年武文渊从事高三教学,每次给学生讲解春秋战国这段纷繁复杂的历史时,总会情不自禁地向学生推荐阅读冯梦龙先生编著的这部《东周列国志》,毫不客气地说,只要你把这部著作走马观花地阅读一遍,春秋战国这段风云变幻的历史你会有一个初步的了解。前段时间,武文渊拜读了由“昊天牧云”先生编著的《秦朝那些事儿》,发现其有一半的内容是抄袭《东周列国志》一书里的的故事情节。如今武文渊正在燃糠自照地拜读“飘雪楼主”先生编著的《汉朝那些事儿》,可能是因为对汉朝的历史不怎么了解的缘故,感觉这部作品写得很有意思,阅读时居然有手不释卷的感觉。其中,阅读了汉景帝的皇后王娡的故事后,对我国古代史上第一个一女嫁二夫的皇后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让武文渊萌发了以王皇后的故事为蓝本创作一部文学作品的想法。截止到今天,无论是文学作品还是影视剧,专门以汉景帝皇后王娡作为题材创作的作品尚处于空白,虽然有很多电视剧,如《汉武大帝》都曾提及过王皇后,但是没有一部作品全面反映汉武帝母亲王娡的先进事迹。说句心里话,如果以王娡的故事创作一部反映宫廷斗争的作品或者是影视剧,肯定会像《宫心计》、《芈月传》和《锦绣未央》等红极一时的影视剧来个大卖。

当然这是武文渊头脑发热一时冲动萌发的想法而已,等武文渊把其《漫漫人生路》故事讲述完毕,在焚膏继晷坚持写博客日志感到无题材时,说不定会去研究汉武帝的母亲王太后的故事,然后以她的故事胡乱“创作”一部无厘头的“作品”。言归正传闲话少谈,我们还是来讲述2001年2月武文渊陪同心爱的妻子在青川县城度过一个难忘春节的故事。其实,这段故事乏善可陈,因为每天早晚武文渊除了紧紧跟着妻子田芳的屁股四处乱转外,好像并没有做一件有意义的事。不过,人活着就是这么一回事,不能说拉屎撒尿没有意义,每天早上一个骨碌从床上滚下来就不做这件事吧,所以,老夫必须要简单地讲讲当年武文渊在青川县城度过一个难忘春节的故事。在来到青川县城度过一个难忘春节之前,武文渊迷恋上骑自行车,而且迷恋的程度可以用疯狂一词来形容,如果不是想到购买一辆自行车要花上五六百元大洋,当时的武文渊极有可能砸锅卖铁购买了一辆自行车。由于武文渊的家乡武陵是一座典型的小山城,到处都是坡坡坎坎,当地的老百姓没有人会骑自行车,故,武文渊直到考上大学时都不会骑自行车。迈着罗圈腿进入大学校园后,武文渊仍然不会骑自行车,没有别的原因,一辆五六百元的自行车对武文渊来说是一个奢侈品,所以,到了踏上工作岗位后,武文渊仍然不会骑自行车。可是到了1999年9月,武文渊告别一位姓陈的中江老头来到另外一间寝室居住时,新来的一位姓孟的室友恰恰有一辆山地自行车,这下,一有空闲时间武文渊就推着自行车来到家属区的操场上,在新结识的女友,也就是田芳手把手地传授下,武文渊竟然很快就学会了骑车。大家都知道,刚刚学会骑单车的人,从早到晚,满脑子想的是骑车,那时,武文渊居住的五小区一代,主干道上车流量很少,只要下班一回到寝室,武文渊做的第一件事是骑着自行车到周边的公路上溜达一圈。从其快速地学会骑自行车的经历来看,可以得知武文渊对驾驶有着天生的技能,同时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管自己的骑车技术怎么样,每天傍晚骑着自行车在周边各条主干道到处飙车,有天傍晚由于近视得非常严重的斗鸡眼没有看清公路边有一块石头,结果猛地一头撞了上去。好在武文渊及时双脚落地,把车龙头快速丢掉,虽然摔了一个狗啃泥,但是除了手臂上有几处擦伤外,全身无大碍,而那可怜的自行车,几乎被摔得支离破碎。寝室里那位姓孟的室友非常大度,看着武文渊推着那辆支离破碎的自行车回到寝室后,不仅没有要求赔偿,反而关心地询问几句伤口有无大碍。不过,此次“交通事故”并没有浇灭武文渊对骑单车的热情,由于这辆支离破碎的自行车已经无法使用,武文渊无数次来到沃尔玛商场,看中了一块标价是660元的山地自行车。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已经把这辆自行车推到收银台,只是想到当务之急是该怎么存钱购买房屋,武文渊不得已把这辆自行车又给推了回去。2000年2月,来到青川县城,看见妻子田芳的小姨家里有两辆自行车,甭说武文渊心里有多开心,早上起床吃罢早饭,一看见羞涩的太阳公公从云端鬼头鬼脑地探出那张笑容可爱的脸,武文渊毫不犹豫地邀约妻子一道骑车到青川县城附近周边的乡镇游玩,其中有天上午,武文渊带着心爱的妻子骑车来到距离青川县城至少有20公里路程的黄坪乡。妻子小姨年仅9岁的女儿也没有闲着,每次武文渊夫妻俩骑车外出游玩,她总是坐在武文渊屁股后面,这不,有点武文渊使出吃奶的劲在一段崎岖的山路骑行时,可能是因为坑坑洼洼的路面有点颠簸的缘故,竟然把9岁的表妹抖落在地,把其痛得哇哇大哭。

2006年9月,武文渊辗转来到如今这家单位,曾经多次想过买一辆自行车作为代步工具每天骑车上下班,无奈此时的公路不再是门前冷落鞍马稀,而是车来车往,每天骑着单车上下班肯定不再有安全感。在青川度过一个快乐春节,每天除了与妻子骑着单车到处游玩外,偶尔还要陪着妻子的爷爷打打麻将。妻子的爷爷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通过养兔养鸡养鸭成了当地家喻户晓的“万元户”,可2000年时不幸患上食道癌,而且处于晚期,这年的春节,只要遇上阳光灿烂的好日子,武文渊除了陪同新婚妻儿田芳骑车外出游玩外,就是在院子里葡萄架下陪同妻子的爷爷斗斗地主或者是打打麻将。患了食道癌的病人很可怜,当年妻子的爷爷,患了严重的食道癌后,哪怕是滚烫的口水吞进嘴里和喉咙里,都感受到开水的烧灼感,直言不讳地说,此时爷爷的喉咙几乎没有任何知觉。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心里有一种诚惶诚恐的感觉,原因是因为武文渊害怕有一天,其也有可能患上这一不治之症。武文渊历来不惧怕死亡,因为任何人,哪怕是秦皇汉武,或者是唐宗宋祖,抑或是mao老爷子,到最后都得到阴曹地府向青面獠牙的阎王爷那里去谋一份差使,从某种角度上讲,上天是公平的,不管你是多么地伟大,到最后大家都是赤luo裸地来赤luo裸地去。但是武文渊害怕死亡的过程,看看那些被病魔折腾的病人,有哪位病人不是被病魔折腾的生不如死,为了早日摆脱病魔的折磨,很多病人趁家人没有注意时翻越窗台纵身跳下。如今,无论是食品还是环境,都处于非常糟糕的状态,临文不讳地说,绝大多数老百姓到了桑榆暮景钟鸣漏尽时,都是染上某种可怕的癌症而结束其一生。面对形形色色和林林总总的癌症,那可怜的武文渊同学为什么老是害怕食道癌这一病魔呢,其实没有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武文渊患有严重的咽喉炎,每次喝茶水时,特别喜欢喝滚烫的茶水。每次喝滚烫的茶水时,喉咙那才叫舒坦,及时嘴皮烫成血泡武文渊也没不在乎,由此可见,武文渊的喉咙肯定存在某种病理,否则怎么老是对滚烫的开水情有独钟呢?不过有一种直觉,不抽烟、只少量喝酒、不熬更守夜,生活习惯非常良好作息习惯非常有规律的武文渊,极有可能是一名鹤年龟寿之人,不说能与千年王八万年乌龟比长寿,但是活上七八十岁是没有问题的。只是生命的长度对武文渊来说不怎么重要,如今的武文渊只关注生命的宽度,而每天焚膏继晷坚持写一篇博客日志是拓展其生命宽度最为主要的方式。长期绞尽脑汁寻找题材写日志,肯定会加速头发的掉落、斑白和脑细胞的死亡,但是武文渊没有把此事当成一回事,大不了头发掉光或者是全部斑白时,就在光秃秃的脑袋上戴一顶鸭舌帽,即使像路遥因为创作一部《平凡的世界》而不幸英年早逝,说句心里话,只要自己的“作品”能得到世人认可,让武文渊折点阳寿其也乐意。这年的春节结束后,武文渊带着心爱的妻子与其爷爷道别,乘坐近二十个小时的大巴车返回到重庆,没过几天新的一学期在噼里啪啦庆祝元宵节的鞭炮声中拉开帷幕,武文渊又开始身不由己陷入席不暇暖的忙碌之中。当然,开学后的最重要工作不是认真上好每一节课,而是利用忙里偷闲的机会把前段时间自学的历史专业教材再次学习一遍,其中一科最重要的课程是历史专业英语。说句心里话,武文渊手里这本历史专业英语是念大学时学校发放的一本自制教材,教材质量很差,一是印刷的效果不怎么好,经常有大段大段的内容模糊不清。

二是400多页厚的教材没有中文注释,全是引用国外历史教材的原始资料,好在武文渊的英语水平早已达到国家六级英语水平,只要身边随身携带一部《牛津英语双解词典》,这册有着400多页厚的历史专业英语对武文渊来说构不成任何挑战,只是每天需要大量的时间学习而已。其实,武文渊执拗地认为历史专业英语一点也不难,因为每节知识点的内容都是常用英语单词,即使有个别英语单词是专有名词,但是只要你联系相关的历史知识,就能轻轻松松猜出其含义,当然,如果你让武文渊用英语写一篇历史论文,毋庸置疑,武文渊肯定不会,但是如果让武文渊把一篇有关历史的英语文章翻译成中文,这可是武文渊的强项。也就是说,在等待自己考研成绩以及能否参加复试的过程中,武文渊心情非常轻松,不仅早已复习好历史专业知识,而且心里有一种预感,即相信自己能顺利到南京大学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复试。果不其然,刚刚进入春暖花开的三月,武文渊就得到南京大学研究生院邮寄来的考研成绩和复试通知单,考研成绩为380分,远远超出武文渊的估算,尤其是没有想到的是,英语和政治,双双考上60分。大家都知道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复试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形式而已,只要在复试的过程中不要老是出现结结巴巴说话的现象,也就是与以著名的历史学家钱乘旦老先生为首的导师团队见面时,武文渊做到思维清晰、语言清楚和逻辑严谨的表达,考上南京大学研究生就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所工作单位的领导不乐意了,残忍地把武文渊拒之千里之外,让千载难逢的读研机会成为肥皂泡。得知4月初就要到南京大学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的面试,武文渊非常高兴,找到单位上几位同事背着校长大人早早地把其历史课做了调换,按照武文渊的想法,这次到南京大学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复试,至少得花上一个星期的时间,为了不影响自己所教学生的当年高考,武文渊除了调课是别无办法。不过事后被校长大人知道后,武文渊被自称是“汤司令”的校长大人从头到脚狠狠地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通。无疑,武文渊这一私自调课的做法冒犯了校长大人,故,当南京大学的研究生院发函向武文渊所在单位要求调动档案时,无论是厂领导还是学校领导,除了拒绝放人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态度。不过,对即将乘坐火车赶往南京的武文渊来说,此时正沉浸在即将考上研究生的幸福之中,对考上研究生后能否顺利读研,鼠目寸光的武文渊还没有去思考。为了节约一路吃喝拉撒住的费用,出发赶往南京之前,武文渊对行程做了一遍又一遍的规划,最后是踩着时间点赶到南京大学,再踩着时间点回到重庆,只是没有想到一路上都是顺风顺水,结果返回到重庆在菜园坝长途汽车站下车拿行李箱时,裤兜里100多枚大洋连同身份证不幸被小偷盗走,看来,还是家乡的鸡鸣狗盗之徒技高一筹。其实出发之前武文渊对本次行程即将遭遇的困难做了充分的准备,如让妻子田芳在自己贴身的秋衣里缝制了一个小口袋,除了在裤兜里揣上100多枚零散的人民币外,其他的人民币,大约有2500元,全部塞进胸口部位的小口袋里。准备好这一切,武文渊先到菜园坝重庆火车站售票大厅购买一张由重庆出发驶往上海的K73卧铺车票,400多元一张卧铺车票,说句心里话,让武文渊心痛不已,由于要乘坐50多个小时,你总不能让武文渊购买一张硬座车票吧。由于重庆到南京没有直达列车,武文渊只得先到上海,到了上海,武文渊打算找那位正在上海某家医院进修的姓陈的朋友的寝室里住一晚,第二天再乘坐火车到南京,在南京大学附近找家宾馆入住,然后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复试。不过这一计划看似完美,其实充满了无数的艰辛,回到重庆后,有一种大难不死的感觉。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