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八)  

2017-01-18 20:54:03|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月3日晚上8点,武文渊乘坐的开往上海的列车准时离开重庆菜园坝火车站,由于硬卧的上铺票比下铺票要便宜好几十元人民币,毋庸置疑,住在上铺肯定有诸多不便,武文渊不仅老是像孙猴子似的爬上爬下,而且上铺离车顶很近,有时睡得腰酸腿疼,想坐起来舒缓一下身子,但脑袋得重重地砸在车顶上。由于此时不是春运期间,武文渊第一次独自乘坐火车出远门并没有感受到摩肩继踵的拥挤,听说春节期间乘坐热门线路的列车,即使你怀揣着一张火车票也挤不上去,怎么办,只有从列车上的窗户上爬进去。尽管这次是独自一人乘坐列车到一座陌生的城市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复试,但是一路上还算平安无事,只是武文渊乘坐的这一趟火车一路上走走停停,要到第三天下午2点才能到达上海火车站。在这乘车的50多个小时里,武文渊哪里也不能去,除了吃饭时滚下床买一盒饭或者是泡一碗方便面外,大多数时间里都是僵硬着身子躺在床上。大白天里,武文渊感到躺得腰酸腿疼时,会起床坐在床铺一侧走道上的座椅上,透过玻璃窗欣赏窗外稍纵即逝的风景,而到了晚上,只能躺在散发着汗臭味和脚臭味的床上。到了第三天上午,也就是4月5日这天,武文渊乘坐的K73列车终于驶入富庶的江浙地区,为了深入了解江浙地区的富庶,这天上午武文渊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坐在过道边的椅子上,目不交睫地盯着窗外一晃而过的景致。武文渊依稀记得上午依次经过金华、诸暨、杭州和嘉兴等城市,下午2点,准时抵达上海火车站。拎着一个念大学时购买的人造皮革行李箱下车,走出火车站,可武文渊难以辨别东南西北的方向,之前一位姓陈的朋友说的到了上海火车站后乘坐几路车,到了某个站后再换乘几路车,说句心里话,分不清东南西北满头雾水的武文渊全记不得了。好在武文渊手里有这位朋友的传呼号码,走出火车站看见一个公用电话亭,武文渊拖着沉甸甸的皮箱大踏步地走上前去。得知武文渊在火车站广场上找不到北时,姓陈的朋友果断地命令武文渊待在广场上等他,他立即乘坐公交车赶到车站广场。这位名叫陈永嘉的朋友与武文渊同一年来到单位,只不过陈永嘉在厂医院上班,而武文渊则在子弟校工作,但是两人于1999年7月开始住在同一幢公寓楼同一单元同一楼层的单身寝室里,低头不见抬头见,逐渐熟悉起来。2000年6月荷兰与比利时联合举行的欧洲杯如火如荼地上演时,还未到上海某家医院进修的陈永嘉,每天晚上夤夜时分都来到武文渊寝室里,与武文渊一道为心仪的球队摇旗呐喊。别看陈永嘉只是一名二十多岁的普普通通的医生,但是他坐诊时,其所在的门诊是门庭若市、车马喧嚣,很多大妈不管其有病无病,都会不约而同来到门诊室让陈永嘉给其把把脉。顺便问寒问暖,打探陈永嘉的家庭情况,尤其是有无女朋友,当听说陈永嘉有女朋友时,大妈们纷纷长吁短叹,看来,不敢奢望眼前这名帅小伙成为其东床坦腹。从这点上看,不揣冒昧地认为武文渊的丈母娘眼光独到,或者说更加务实,因为她另辟蹊径为女儿挑选的乘龙快婿是武文渊,而不是跟随众人前来围观眼前这位名叫陈永嘉的帅小伙。武文渊与陈永嘉的关系可以算得上是刎颈之交,不仅因为两人年纪相仿和在同一家单位工作,而且,更为主要的两人都是从农村摸爬滚打出来有太多的人生经历。当然也有不同之处,如眼前这位帅得掉渣的陈永嘉,其女朋友一直没有换掉,来到单位上尽管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大妈带着其貌美如花的女儿来门诊室看望陈永嘉,但是陈永嘉不为所动,仍然坚持不懈和无怨无悔地爱着其在高中时期就相恋的女友。

其实,陈永嘉的女友也没有正式工作,当陈永嘉分配到武文渊所在单位一家厂医院做一名普普通通的医生时,其女友就跟随陈永嘉来到厂医院附近找了一家商店打零工,就只有可怜的武文渊,在与其心爱的人儿天各一方后想到了分手。分手能解决问题吗,反而使武文渊一生都陷于痛苦之中。2000年9月,厂医院把陈永嘉作为优秀人才派遣到上海某家著名的医院进行为期两年的进修,故,2001月4月5日武文渊来到上海后,在人生地不熟的城市里,武文渊想到唯一可以求助的朋友就是陈永嘉。陈永嘉得知武文渊平安抵达上海火车站后,立即向医院的领导请假,乘坐公交车快马加鞭地来到火车站。两人在车站广场相见后,首先就是一个夸张的熊式拥抱,接着搂着对方肩膀问寒问暖,寒暄一番后,乘坐公交车赶到陈永嘉在闵行区的暂住地,而陈永嘉进修的那家医院就在闵行区。武文渊的到来肯定彻底打乱这天下午陈永嘉的工作和学习,把武文渊随身携带的那个人造皮革皮箱放进寝室后,陈永嘉带着武文渊乘坐公交车来到火车站附近的人民广场,这里,武文渊看见恒河沙数的高楼大厦,上海作为一座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一览无遗地呈现在武文渊面前。接着,陈永嘉带着武文渊到了人民广场附近的著名商业街南京路,这里霓虹灯闪烁,到处都是琳琅满目的小商品,不过武文渊对此没有兴趣,只是跟随在陈永嘉屁股后面到处穿梭。此时已是是灯火璀璨华灯初放,陈永嘉带着武文渊来到黄浦江畔,这里是著名的上海外滩,站在黄浦江畔,可以看见平静的江面上百舸争流,再手搭凉棚往江对岸一望,可以看见高耸入云的东方明珠塔和同样是直插云霄的上海金茂大厦。当然,如此壮观的美景在重庆是无法欣赏的,此时的重庆,直辖不过4年的时间,一切都是百废待兴,而上海,作为长江流域的老头,正带着整个长江三角洲,甚至整个长江流域上下舞动。协商完毕外滩美丽的夜景,武文渊跟随陈永嘉回到其位于闵行区的寝室,不过在寝室附近先得找一家餐馆随意点几道菜填饱一下肚子。由于彼此都是重庆人,所以陈永嘉特意找了一家川菜馆,但是这家川菜馆提供的麻辣鱼和火烧肥肠总感觉缺少了重庆这边香辣的麻辣味道,可能这叫因地制宜吧,否则,一嘴流利吴侬软语的上海人有几个敢吃正宗的川菜?在陈永嘉寝室里住了一宿,第二天一早,武文渊拎上沉甸甸的大皮箱与陈永嘉道别,独自乘坐公交车来到上海火车站,再乘坐沪宁快运列车风尘仆仆地赶往南京,只是武文渊没有想到,这次与陈永嘉的离别竟然成了永别。原本厂医院领导安排陈永嘉在上海某家医院只进修两年,但是2002年9月两年的学习期结束后,陈永嘉不大愿意回到厂医院,而是留在上海另外一家医院工作,可是到了2003年5月全国上下大闹“非典”时,陈永嘉不幸患了肝癌,而且是晚期,在当年国庆节前夕不幸去世。这年的“非典”闹得异常迅猛,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只要一打开电视机,几乎全是有关抗击“非典”的新闻报道。就在这年的5月,陈永嘉感到其身子骨老是处于低烧状态,开始认为是感冒,于是胡乱吃了几盒感冒药,但是低烧的症状没有丝毫的缓解。接着陈永嘉认为有可能是不幸患上“非典”,但是其低烧的症状与“非典”的病症不怎么吻合,最后,只有在工作的医院验血查找病情,没想到却是晚期肝癌。说句心里话,当千里之外的武文渊得知曾经的好友陈永嘉不幸患了晚期肝癌这一不治之症时,甭说心里有多难受,每天除了双手合十祈祷上天保佑这位好友外,似乎无能为力。

这年的国庆节,陈永嘉原本是定下婚期与其拍拖了好几年时间的女友结婚,可没想到在国庆节前夕,陈永嘉永远闭上双眼离开了尘世,把伤痛留给他未过门的女友和亲人。武文渊一直在思考,刚刚三十岁的好友陈永嘉怎么会突然患上让人谈虎色变的肝癌呢,经过抽丝剥茧地分析,武文渊认为,这与他在上海某家医院艰辛的进修有关。在上海某家医院进修期间,每天不仅是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而且一日三餐都没有按时吃,尤其是早餐,武文渊只需抬下屁股就能知道,陈永嘉在上海进修的那两年时间,毫不客气地说早餐几乎没吃,而不辞辛苦的劳累和没有遵守一日三餐的生活规律,是惹上肝癌的最大诱因。故,武文渊从好友陈永嘉身上吸取了深刻教训,那就是每天的一日三餐,质量可以差一点,但是必须得按时吃,否则,无孔不入的癌症会趁虚而入。2001年4月6日上午11点半,武文渊顺利抵达南京城区玄武湖北侧的南京火车站,顾不上找家餐馆吃午饭,武文渊枵肠辘辘地饿着肚子拎着沉甸甸的大皮箱乘坐公交车到达位于南京鼓楼区的南京大学。当然,先得找一家宾馆入住,但是打听了好几家宾馆,总感到价格咬人,于是看中了南京大学校门正对面的一家私人小旅馆。每晚90元的房价武文渊能接受,只是房间里没有窗户,但是有卫生间,这笔当年在遂宁城区一家名叫交通宾馆下榻的房间强多了。管他的,没有窗户就没有窗户,只要安全和卫生就行,于是武文渊决定在这里住上一宿。安排好住宿,武文渊就来到大街上寻找餐馆,可这一带餐馆很少,走了大半天,看见一家经营兰州炒面的餐馆。武文渊活了一大把年纪还未吃过兰州炒面呢,于是进店花了10元人民币来了一份炒面,不过这份炒面让武文渊吃得够呛,因为武文渊习惯面里要添加面汤,可这炒面是干的,吃进嘴里偏偏就不往喉咙里吞。后来,武文渊胡乱地吃了两口就匆匆了事。晚上,武文渊拿出随身携带的饭盒,从大皮箱里掏出一袋康师傅火烧牛肉方便面,用开水泡在饭盒里,算是凑合着吃了晚饭。那时,武文渊对方便面情有独钟,之所以要拎着那个倒霉的人造皮革的行李箱到南京,目的就是多存放几袋方便面,同时带上好几册历史专业的教材。如果不是因为携带方便面和那几册教材,武文渊才不愿意兴师动众地带上这个从来没有给其带来好运的大皮箱呢。在小旅馆里美美地睡了一宿,第二天早上在街头上胡乱吃了一碗难以下咽的小面就来到南京大学研究生院参加复试,原本认为复试很简单,无非是接受以著名历史学家钱乘旦为首的导师团队一番询问就马虎了事,没想到要做两套试题,更为致命的是,第二天上午还要来到研究生院接受面试,也就是说,可怜的武文渊必须得在这家小旅馆住两晚上。上午考试结束后,回到小旅馆,向浓妆艳抹的老板娘续交第二天晚上的住宿费后,打算找家餐馆吃午饭。这时,遇上住在同一家小旅馆但是不同房间的几位从安徽合肥前来南京大学面试的考生,大家都是前来应考的考生,管他来自五湖四海,一下彼此之间就有了说不完的话题,而且也没有提防和戒备心理。简单几句寒暄,大家一合计,决定找一家大型的餐馆以AA制的方式好好吃一顿,至少品尝一只南京著名的盐水鸭,故,这天中午武文渊与来自安徽的几名考生在学校附近一家餐馆狠狠地吃了一顿,而且还留下了联系方式。武文渊除了留下单位名称外,其实没有什么联系方式可留,而那几位来自安徽的考生都给武文渊留下传呼机号码,并且相约当年9月份,到南京大学就读研究生后,大家一块再聚首。

遗憾的是,武文渊与这几名萍水相逢的朋友只能一面之缘,因为谁都知道当年9月武文渊并没有如约来到南京大学读研。4月8日上午,武文渊来到南京大学研究生院再一次参加面试,这次有幸遇上如雷贯耳的当代著名历史学家钱乘旦教授,钱教授看了一下武文渊的考研成绩后,只是委婉地指出武文渊的英语还要努力,接着说了几句“好好学习,将来必有远大前途”的鼓励之语。武文渊看见和蔼可亲的钱教授对自己如此关心,心里充满感动,立即语无伦次地表示,如果能到南京大学读研,一定会好好学习,学业有成后将来好好报效祖国。这绝不是武文渊说的言不由衷的溜须拍马之语,而是发自肺腑之言,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有能力考上南京大学的研究生,却没有能力摆脱单位领导对自己恶意的束缚。面试结束后,武文渊顾不上吃午饭。立即忙不迭地回到入住的那家小旅馆,结了账退了房,拎着那个硕大的人造皮革纸箱打了一辆出租车赶往火车站。武文渊的想法是,根据来的路线原路返回,也就是先坐火车到上海,再在上海火车站乘坐K72列车经沪杭线、浙赣线、湘赣线、湘黔线和渝黔线回到重庆,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在当天晚上能顺利乘坐返回重庆的火车,否则又要打扰那位姓陈的朋友。武文渊拎着行李箱来到南京火车站,没有丝毫犹豫,立即购买了一张开往上海的火车票。这是一列车身是绿色的普通列车,不宁唯是,车厢里鸡鸣狗盗之徒的偷偷摸摸行为非常猖獗,这一趟列车武文渊亲眼看见好几起小偷偷摸乘客钱包的偷盗行为。由于身在异乡,武文渊只能装聋作哑,眼睁睁看见一名小偷其偷盗行为得逞,只是没想到自己回到重庆时也被小偷狠狠地摸了一回钱包。到了上海已是晚上6点,错过当天下午5点出发的驶往重庆的K72列车,怎么办,武文渊在售票大厅转来一圈后,决定购买当天晚上11点开往成都的一列火车。在南京火车站时原本就想购买由上海开往成都的列车,只是车站的工作人员告知武文渊没有票了,迫于无奈武文渊只得乘坐火车来到上海,就在感到绝望的时候,居然还有当天晚上开往成都的硬卧火车票。之所以会有火车票,原因是这趟列车加了两节硬卧车厢,否则,这天晚上武文渊要么是赶到那位姓陈的朋友的寝室里借宿一晚,要么是在上海找一家小旅馆入住。购买好车票,武文渊在候车室里再次泡了一盒康师傅火烧牛肉方便面。不要老是好奇地询问武文渊为什么随时都有方便面,其实这很简单,4月7日晚上,武文渊在南京一家苏果超市购买了好几代康师傅火烧牛肉方便面。方便面吃起来倒是方便,把方便面放进随身携带的饭盒里添加一大盒热气腾腾的开水浸泡几分钟后就可以吃,但是看不见红烧牛肉,即使你拿着放大镜仔细查看,也无法看见一粒红烧牛肉。武文渊喜欢吃的不是那面,还是喜欢喝那汤,在等候列车或者是乘坐列车时,能喝上一大碗香气袭人,同时又是热气腾腾的面汤,甭说心里有多舒坦。只是吃了一盒方便面后,武文渊得耐心在候车室里慢慢等待,到了晚上10点半时,才能通过安检登上列车。到了所在的车厢和找到相应的床位后,武文渊顾不上刷牙,把皮箱搁到走廊上方的行李架后,就爬到上铺倒头睡觉。尽管晚上武文渊无法看见车窗外的世界,但是听着火车行驶时哐当哐当的声音以及房间里广播,武文渊能知道自己乘坐的这列火车从上海出发,依次经过苏州、无锡、常州、镇江、南京、蚌埠和徐州。到了苏北地区的徐州时天色大亮,在晨光中经过商丘和开封,中午时抵达郑州。

接着经过洛阳和三门峡,当车窗外的景致逐渐由一望无际的平原变为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时,无需多说,大家已经知道武文渊乘坐的列车进入陕西境内啦,不过到了西北名城西安时夜色再次拉上帷幕。不可能一直坐在过道处欣赏窗外朦胧的夜色吧,武文渊泡了一盒方便面狼吞虎咽地吞下肚后,回到上铺又是一晚的酣睡。第二天早上醒来,也就是4月10日,车窗外已经出现灿烂的晨光。此时毫无睡意,武文渊起床,屁股不离椅子地坐在走道外侧椅子上,目不交睫地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景致。突然看见广元昭化站,这个地方武文渊不熟悉,但是多次听妻子说过当年从青川到重庆,如果乘坐火车的话,都是在昭化站乘坐火车,看来,眼前这个小站曾经留下妻子的足迹。驶离昭化站,接下来依次经过江油、绵阳、德阳,最后到达成都北站。到了成都北站后,武文渊没有选择乘坐火车回重庆,而是在车站附近搭乘一辆大巴车经成渝高速公路回家,只不过傍晚到了菜园坝长途汽车站,下了车后,武文渊看见一大群人一窝蜂地涌向客车左侧的行李舱时,害怕自己的那个大皮箱被人浑水摸鱼拎走,武文渊也跟着挤了上去。就在这时,一位贼眉鼠眼的摸包贼趁武文渊急于拿行李箱,偷偷用镊子夹走其钱包。这个钱包是正宗的牛皮钱包,是弟弟武文杰踏上工作岗位给自己赠送的礼物,没想到使用不到半年,这个牛皮钱包连同包里一百多枚大洋和身份证不幸沦为他人的囊中之物。临文不讳地说,在家门口出现这样的事,真是大意失荆州啊。回到重庆的第二天,武文渊在妻子的陪同下忙不迭地地乘坐公交车赶到大坪歇台子《重庆商报》营业厅,花了50元人民币刊登了一份身份证遗失启事。武文渊不知道是否需要花钱在报纸上刊登身份证遗失启事,之所以要这样做,是害怕有人拾到自己的身份证后犯下作奸犯科之事,自己花钱登报,从法律上讲,如果遇上有奸同鬼蜮之徒以自己身份证犯下违法的勾当,武文渊不用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返回到家里,武文渊一直在分析为什么会在家门口遭遇钱包被摸包贼盗走的原因,不揣冒昧地认为主要原因在于武文渊自己麻痹大意导致的。即将到菜园坝长途汽车站时,武文渊就应该把钱包放进随身拎着的一个塑料口袋里,即使下车后大家一窝蜂地挤到行李舱拿行李,摸包贼无论怎么实施其偷盗的行为也无法盗取武文渊的钱包。还有,此时武文渊之所以在乎行李箱,主要原因是因为行李箱里有毕业证和大学英语六级证书,武文渊害怕行李箱被人拿走导致毕业证和大学英语六级证书遗失。有一句话叫好事多磨,也许这是武文渊命中注定该遭遇的一劫吧,管他的,只要武文渊能平平安安地回到重庆,丢失的那点身外之物又算得上什么,如今,武文渊耐心等待南京大学寄来录取通知书,然后9月份赶到南京读研吧。可武文渊却没有料到事情的发展极为不顺利,4月底,校长大人“汤司令”找到武文渊,明确告知武文渊南京大学已经发函要求调档,但是厂领导和他本人均不同意放人,换句话说,单位领导拒绝把武文渊的档案邮寄到南京大学,这就意味着武文渊辛辛苦苦的努力即将化为乌有或者是沦为肥皂泡。当然,此时的武文渊面对校长大人的拒绝放人没有表现出沉着冷静地应对,这时的武文渊,如果把其辛辛苦苦攒下的近三万元人民币分别送给厂领导和汤校长,看在孔方兄的份上,说不定武文渊本次读研的梦想就不会破灭。导致最终努力的结果是邯郸一梦,责任方是谁,老夫认为应该怪罪于武文渊本人,谁叫他不懂得人情世故呢?如果知道阿堵物这玩意能使鬼推磨,老夫坚信,无论是厂领导还是学校的汤校长,肯定会大手一挥放人。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