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五)  

2017-01-01 21:23:50|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工作初期,武文渊除了时常思恋远方心爱的人儿外,满脑子想的是如何提高教学成绩,争取在单位里早日立足,早日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所以,除了在上班期间认认真真教学外,晚上回到寝室吃罢晚饭,就利用昏暗的电视机屏幕发出的亮光精心备课和书写教案,逐渐武文渊鼻梁上那副眼镜的度数越来越大,原本偶尔戴上眼镜看一下黑板成了时时都得戴上眼镜。如果武文渊在念高二的那一年坚持不佩戴眼镜,说不定其一双死鱼眼睛就不会近视得如此严重。你们知道武文渊现在眼睛近视得有多严重吗,到眼镜店或者是医院检查,工作人员来回鼓捣大半天,无法给武文渊一双近视得非常严重的斗鸡眼配上一副合理度数的眼镜,最后以武文渊的眼睛已经处于严重的弱视凑合着给一个度数。戴上这副镜片是700度的眼镜,武文渊的纠正视力远远达不到4.9,而4.9是驾驶汽车必须具备的视力标准,但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一握着爱车的方向盘,在漆黑的夜里,哪怕看不清前方的道路,仍然轰着油门风驰电掣地行驶。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无论是早上开车赶往学校还是傍晚开车回家,武文渊手握爱车的方向盘与往日的驾驶相比要小心得多了,这不是因为武文渊逐渐是一名老司机懂得开车还是慢慢行驶为好的道理,而是前段时间,在南坪二小区青青家园附近一个红绿灯路口与一辆三轮摩托车发生了剐蹭事故导致的心理阴影。说句心里话,这次剐蹭事故虽然很小,爱车仅仅是剐掉一点漆,但是每当回忆这事,武文渊就感到心有余悸。其实,每天早上,武文渊开车赶往学校上班不用那般风风火火,即使晚到学校两三分钟,但对武文渊来说不会造成不赀之损的影响,可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只要一双瘦骨嶙嶙的爪爪握着方向盘,就习惯地卯足劲加塞、变道或者是超车,到了红绿灯路口处,哪怕绿灯已经变成了黄灯,武文渊也会猛踩一脚油门冲过去。当然,这样的驾驶习惯肯定不怎么好,甚至还会引发交通事故,但是在没有遇上血淋淋的事故之前,武文渊还是习惯于加足油门勇往直前。南坪五小区明佳路与桃源路交汇处的丁字路口,左侧车道是左转弯,右侧车道是右转弯,由于这个路口只有红绿灯信号灯而没有监控摄像头,武文渊每天早上开车来到此处一旦看见前方左转弯车道塞了一长串的车,通常会选择右转弯的车道左转。毋庸置疑,占据右转弯车道左转非常危险,稍不注意,容易与直行车道正常行驶的车辆发生剐蹭。有时,看见左右转向的车道都塞满了车,但是左转弯的车道还是绿灯时,武文渊就占据对向车道,按着喇叭逆向行驶,再来一个漂亮的左转弯,经常气得对向车道车辆的驾驶员三尸暴跳七窍生烟。到了市第六人民医院由五小区通往四小区的立交桥,为了赶时间,武文渊常常在双向两车道的立型车辆,武文渊常常驾驶着爱车骑在道路中间的双黄线上违章超车。肯定有朋友谴责武文渊这一流氓式的驾驶行为,但是武文渊一看见前方的车辆慢慢悠悠地行驶时,总是情不自禁地加足油门,越过道路中间的双黄线超车。当然,武文渊超车时非常小心,一旦看见对向车道有大客车驶来,武文渊就会乖乖地回到自己的车道。四小区车站附近,也有一个红绿灯十字路口,这里同样没有监控摄像头,每天武文渊开车经过这里虽然不会闯红灯,但是常常占据右转弯或者是左转弯车道违章直行。

很快就来到二小区丁字路口,向左拐入南湖路,与一辆三轮摩托车发生剐蹭的那天早上,武文渊同学刚刚左拐驶入南湖路,在昏暗的夜色中看见前方200米处的红绿灯路口,也就是青青家园小区大门处的路口,左转弯车道的箭头是绿色,于是武文渊加足油门向前冲了过去,想在绿色箭头变成红色箭头之前,迅速完成左转弯的任务。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在轰着油门试图抢在红灯之前完成左转弯任务的过程中,一直打着左转向灯,唯一的不足是速度有点快,时速达到了六七十公里。还有二十米的距离即将左转弯时,一辆三轮摩托车突然从右侧一条支路飞速地跑了出来,横穿公路,抢在武文渊之前进入十字路口。武文渊虽然轻轻地点了一下刹车,但是没有想到这辆三轮摩托车挡在武文渊面前后不是驶入左侧的支路,而是强行向武文渊冲了过来,拐入左侧方向的对象车道。此时,武文渊头顶上方的左转弯箭头仍是绿色,这辆三轮摩托车从右侧支路冲了出来,不是右转弯,也不是直行,而是强行左转弯,在青青家园这个十字路口,其左侧后车门与武文渊爱车左侧前车轮处发生了轻微的剐蹭。这辆三轮摩托车看见与武文渊驾驶的小车发生剐蹭,没有停下来商量赔偿事宜,而是加足油门逃窜。武文渊感受到了爱车左侧车头被剐蹭,立即停车并开启双闪灯,就在打开车门准备下车责问这位三轮摩托车的驾驶员是怎么开车,没想到这家伙一脚油门驾驶着他那辆破旧的三轮车逃跑。怎么办,难道调转车头去追?武文渊看了爱车受伤部分,感到不怎么严重,即左侧车头无非是擦破了一点漆面,如果掉头去追,追上又如何,兴许人家双肩一耸,表示没钱赔偿,难道武文渊就可以把其痛打一顿?思索片刻后,武文渊只有发动爱车带着沮丧的心情离开这个鬼地方。尽管武文渊的车速有点快,但是没有违章,而对方那辆三轮摩托车是恶意违章左转弯,而且左转弯时没有打转向灯,让武文渊误认为它会直行进入青青家园大门处的那条支路。就是因为三轮摩托车的驾驶员要肩负全责,看见与武文渊的爱车发生剐蹭后,害怕赔偿,才故意加足油门作鸟兽散地逃窜。这起交通事故看似对武文渊的爱车没有造成多大的损伤,即使到维修点去补漆,无非就两三百元的维修费用,但是给武文渊内心世界造成巨大的阴影,从此以后,每天早上开车来到这里,武文渊都有一种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的感觉。不管你们怎么认为,我们可爱的主人公武文渊同学始终相信其驾驶技能非常精湛,将来如果换一辆座驾,无论是购买一辆大众途安还是购买广汽菲克的指南者,都会优先选择手动挡车型,但是在驾驶技术娴熟的背后,武文渊糟糕的弱视视力对其驾驶能力造成了不赀之损的影响。武文渊的近视之所以处于严重的弱视病症,主要原因在于其眼睛有散光,再加上踏上工作岗位后,每天晚上用寝室里的电视机屏幕的光线备课,以及后来没日没夜地玩电脑游戏,造成武文渊的视力急剧下降。如今要是取下眼镜,武文渊的视力跟盲人的视力没有任何差别,即使你站在武文渊面前一米的地方,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也无法看清你。其实,武文渊念高中时可以不佩戴眼镜的,虽然当天色暗了下来教室里的光线不强时有点看不清楚黑板,但是坐在教室里的第一排,抡圆斗鸡眼,勉强能看清楚黑板上老师们龙飞凤舞书写的粉笔字。在老师们飞鸟惊蛇书写的粉笔字中,武文渊同学最喜欢数学老师书写的字。这位老师姓谭,不仅粉笔字写得好,而且数学课也上得好,否则,武文渊当年的数学就不会成为其优势学科。

但是这位姓谭的数学老师是杆老烟枪,上课的过程中常常出现烟瘾发作的现象,于是偷偷地溜出教室,在走廊上抽烟。如此这般疯狂地抽烟,对身体来说,肯定会有严重的伤害,后来,在武文渊大学还未毕业时,听说这位姓谭的数学老师不幸患肺癌去世,去世时还不到40岁。武文渊考上大学后,为了让自己变得帅气起来,特地配了一副当时非常流行的大镜框眼镜,这幅眼镜的镜框有多大,可以这样说,不仅把武文渊的鼻梁压塌,而且遮挡住大半张脸。这本来是一副跳梁小丑的模样,可那时的武文渊偏偏认为很帅气,如今其相册里收藏多张当年戴着这幅大眼镜框时拍摄的照片。如今的镜架和镜片都非常轻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时时戴眼镜,都不会感到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有一种沉重的感觉,可武文渊念大学的那个年代,镜片是玻璃材质的,戴着一副玻璃镜片的眼镜,毫不客气地说,一天戴下来,鼻梁被压得红肿。尽管当时武文渊镜片的度数只有三百度,但是由于镜框太大,即使配上钛金材质的镜架,这幅眼镜仍然重得武文渊的鼻梁难以承受。故,回到寝室,一有机会武文渊就会把眼镜取下来放在床上。如果放在床上枕头的里侧也倒没什么,可武文渊同学常常是随手就扔到床上,这个动作看似潇洒,但是一会儿武文渊同学一屁股坐在床上,就感到屁股下有一个硬硬的东西,尤其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会听见“嚓”的一声。这一声“嚓”,让武文渊同学肝肠寸断,不需多想,武文渊就知道镜框被自己的粗心而折断。说句心里话,眼睛一旦近视,不得已佩戴一副眼镜后,生活就出现了诸多不便,如吃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如果不取下眼镜,镜片上就有一层白茫茫的水蒸气。不得已,只有把眼镜取下,可是等吃了这碗面,在床上胡乱寻找自己的眼镜时,倒,原本花钱重新配置的眼镜架又被自己的屁股不小心坐断。这个时候,武文渊心里那个悔恨啊,很想把念高中时那位力劝自己佩戴一副眼镜的姓徐的同学暴打一顿。如果武文渊从早到晚都把眼镜戴着倒没什么,但事实是,鼻梁上那副眼镜太沉。尤其是,某天下午放学后,跟随班上那位“蒲志高”同志,也就是一位名叫黎明珠的同学回寝室时,突然听见从自己身边擦肩而过的几名陌生女生说,凡是戴着眼镜的男人都是色狼协会的,为了证明自己不是色狼社会的,武文渊总是摘下了那副镜框大得出奇的眼镜。不过这下可好了,由于时常把眼镜乱扔乱放,屁股一坐下去,或者是身体一倒下去,压坏眼镜的事是经常发生。故,当年,要是你看见武文渊同学老是戴着一副用不干胶粘住镜腿的眼镜,你一定不要大惊小怪。1998年7月,武文渊同学踏上工作岗位,成了一名名副其实的老师后,武文渊左右两眼近视程度都只有300度,而且眼球没有变形。体检时,取下眼镜,不说其他字母“E”的开口能否看清楚,至少最大的那个字母“E”,其开口朝向武文渊是看得一清二楚的。可如今,取下眼镜,再次进行体检,说句心里话,最大的那个字母“E”在什么地方武文渊都无法看见,当然,眼球也早已严重变形。1998年9月,在时常思念远方心爱的人儿的过程中,武文渊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忙忙碌碌的工作,由于同时从事历史和地理两门学科教学,每天晚上,坐在电视机前,武文渊都是一边看电视节目一边利用电视机发出的微弱亮光备课。肯定有朋友会询问,武文渊同学咋不开灯呢,不是武文渊同学不想开灯,而是住在同一间寝室的一位来自中江的老头性格怪异,他反对武文渊开着日光灯看电视,如果武文渊不听从其指令,他会在武文渊不在寝室的时候狠狠地一拳把墙上的电源开关砸碎。

由此可见,武文渊当年生活的环境是多么的糟糕,如果不是如此之糟糕,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怎么可能向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提出分手呢?武文渊工作的这家单位是一所规模不大的子弟校,子弟校的拥有者是一家从深山里搬迁而来的军工企业,这家军工企业占据了南坪五小区大片地区,有几十幢家属楼,家属区里有食堂、医院、电影院、幼儿园、学校、职工活动中心和广场等。按照校长“汤司令”的说法,在子弟校工作,如果找一位厂里的女孩结婚,一辈子吃喝拉撒不用愁:生病了有厂医院负责治疗,孩子入托时厂里有幼儿园可以上学,到了孩子正儿八经念书时厂里有学校,可以不花多少钱读到高中毕业。那个时候,武文渊所在的子弟校虽然规模不大,但是教学质量还算过得硬,在区内几十所中学里的教学质量可以排列前几名,甚至有的学生考上重庆一中、三中或者是八中这些名校后,都是留在子弟校读高中。不过,看似一切都很美好,可是1998年7月,武文渊从大学毕业来到这家单位,在安排寝室的时候,不幸与厂里一位50多岁的糟老头居住在同一间公寓里。单位有两幢公寓楼,200多套住房,其中每套住房的面积大约有40个平方米,由一间卧室、一间厨房和一间卫生间组成。武文渊与同时从同一所学校政治系毕业的一名姓李的同事住在同一套公寓里,如果是两人住一套公寓武文渊倒不会感到有什么,可寝室里偏偏还有一名老头。这名50多岁的老头姓陈,来自中江,如果从武文渊的女友胡欣茹是中江人来看,武文渊与这名老头住在一块算是一种缘分,至少,可以就中江在武文渊脑海里的印象胡乱聊一会儿。可是聊完这一话题后,武文渊与这名老头就无话可说,于是就出现沉默的现象。这名老头是一名园艺工人,主要负责栽种和剪修厂区和家属区里的花草,由于其没有多少文化,每个月的工资只有可怜的四五百元。可这时的武文渊,每个月厂里发放的工资是800元,加上学校发放的三四百元课时费和补课费,一个月下来能有一千多元的收入,这让寝室里这位姓陈的老头愤愤不平。武文渊在寝室里看电视时,经常听见这位老头怨天咒地,也就是说,不是骂社会,就是骂单位,接着就骂单位里新分来的大学生,仿佛是这些大学生抢走了其工资。与这样一名愤世嫉俗的老头住在一间寝室,可以想象得到武文渊居住的环境是多么糟糕,学校领导特意给武文渊送到寝室来的电视机这位老头不敢砸,但是拿墙上的开关和插座出出气没什么吧,还有就是上了厕所后故意不冲洗厕所,让整个房间都充满屎臭味。这样的环境,如果是生活一天,或者是一个星期,抑或是一个月,武文渊都能承受,但是如果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你能承受吗?兴许你能承受,但是武文渊逐渐有憋疯了的感觉,可是每天傍晚下班后,不回到寝室,又到哪里去呢?曾经武文渊认为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在踏上工作岗位所居住的寝室很糟糕,没有卫生间,也没有厨房,连房门都是用几块木板拼凑而成的,但是胡欣茹是一个人住一间寝室,不仅有其私密空间,而且也不易与他人发生矛盾。住在有老头恶意干扰的环境里,武文渊心情非常糟糕,尤其是,每天晚上,不得不在电视机前用电视的亮光备课,不知不觉,武文渊同学的眼睛,近视得越来越严重。在武文渊踏上工作的初期,其工作态度非常认真,每天晚上都是认认真真地备课,到了学校,每节课都是认认真真地上,即使遇上空闲时间,也是查阅各种资料,在教材上批注各种各样的知识点。

历史学科是武文渊大学时所学的专业,给学生上好每节历史课对武文渊来说非常轻轻松松,但是地理这门学科,武文渊必须得下苦功夫,没有别的原因,隔行如隔山,如果不去专研教材,不到图书室查阅《中学地理教学》资料,你还别说,你很难把高中地理知识给学生讲清楚。地理教材里有很多知识学生是难以学懂的,比如地转偏向力导致北半球运行的物体向右偏,南半球运行的物体向左偏。就是因为有这地转偏向力,才导致大气气团有气旋与反气旋之分,不过,很多学生搞不懂什么叫气旋和反气旋。搞不懂气旋与反气旋,就搞不明白大气环流、洋流和植被自然带的分布规律。这些知识其实很简单,至少武文渊教了一年的地理,对地理明明白白,常常让学生称赞武文渊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旷世之才。知道重庆每年的夏天为什么老是出现四十多度的连晴高温天气吗,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每年夏季,副热带高气压带就在长江流域徘徊,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重庆、武汉和南京是全国知名的三大火炉城市。南京和武汉虽然处于副热带高气压带,但是每年从海洋上光顾,故,每年重庆的夏季是格外地热。这是没有办法解决的,除非欧亚板块断裂,让重庆漂移到沿海地区附近,或者是脱离北纬30度这一副热带高气压控制的范围。某天上午,在武文渊讲授的地理课上,校长大人带着几位领导聆听了武文渊讲述的气旋与反气旋这部分知识,雅号叫“汤司令”的校长对武文渊这一节课是一个劲的猛夸。猛夸的原因很简单,对地理知识毫无所知的汤校长,聆听了武文渊讲授的这一节课后,搞懂了什么叫气旋,什么叫反气旋,尤其是知道了南北半球气旋与反气旋的气流会随着地转偏向力发生向左或者是向右的偏转。就因为武文渊在教学上狠抓功夫,这一届学生到了高一下期参加地理结业会考时,一百多名学生,居然全部一次性考合格,没有一人出现补考。说句心里话,这比之前那位已经退休、专业从事地理教学的老太婆强多了,如果不是因为武文渊接下来要从事高三历史教学,汤校长很想让武文渊继续从事高中地理教学。武文渊也没想到自己能取得这样的成绩,但细细回忆起来,取得优异成绩的这一过程其实非常艰辛,有一名女生,在观察教材里我国季风区与非季风区这幅地图时,分不清海洋和陆地,毫不客气地说,对地图是一片空白。但就是靠着武文渊手把手地传授,这名地理成绩非常糟糕的女生,在会考中,非常幸运地通过了考试。然而,就在武文渊兢兢业业、认认真真的教学过程中,这年的九月中旬,武文渊突然收到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寄来的一封信。信里回忆了两人相爱的点点滴滴,也表达了天各一方后的相思之苦,接着话题一转,胡欣茹想以通过分手的方式来解决无数个夜晚孤寂面对的相思之苦。无疑,收到心爱的人儿提出的分手的信,无异于晴天一声霹雳,毫不夸张地说,胡欣茹这一棒把武文渊彻底击晕了。之前,武文渊从未想过分手之事,而且胡欣茹的父亲,在1998年7月,武文渊护送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回家,其父亲曾提出就在这年的年底让两人结婚,怎么仅仅过了两个月的时间,胡欣茹就想到分手了呢?说句心里话,这让我们可怜的武文渊百思不得其解,同时心里充满了擢发难数的痛苦,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从来没有想过这段苦心孤诣经营三年多时间的爱情竟然会死亡。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1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