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九)  

2017-01-19 20:53:46|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能穿越时空回到2001年4月,抠脚大汉武文渊即使砸锅卖铁,也要打通总厂领导和所在学校校长大人的关系,尽一切努力调动人事档案到南京大学读研,但让人感到遗憾的是,生性懦弱的武文渊一遇上困难就放弃了。这一放弃,不仅使自己丧失了读研的机会,而且也丧失了命蹇时乖的一生中最好一次发展机会,每当不经意间回忆这段往事,武文渊总感到懊悔不已。老夫不知道当时的武文渊面对来自领导的恶意阻挠时其内心世界是一种怎样的心理,也许滥觞于其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或者是源于其自卑心理在作祟,当然也不排除其生性懦弱的性格,总之,面对领导的阻挠,武文渊轻易就屈服放弃了。但是,武文渊考研的梦想没有破灭,本次考研因为领导的恶意干涉导致而不得不赍志而殁,那就缓口气等到第二年再考吧,于是武文渊静下心来抽丝剥茧地分析本次读研失败来自自身因素的原因。失败原因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一是其自身读研的决心不强烈,同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报名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以及考上研究生后该用什么样的方式调动档案。二是武文渊对单位领导一直采取对抗方式和仇视心理,有还几名同事多次旁敲侧击地向武文渊提出用孔方兄为其读研鸣锣开道时,武文渊却不愿意低下其高昂的头在领导面前来一个妥协。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从校长大人那里得知总厂领导及其本人都不愿意开绿灯让武文渊顺利到南京大学读研时,这时的武文渊应该主动出击,如顺应国情请总厂领导和学校领导在某家餐馆吃饭,然后分别送上一个胀鼓鼓的红包。直言不讳地说,武文渊又不是才华横溢的青年俊才,总厂领导和学校领导哪有不放行之理,大不了到附近某所教育部直属师范大学重新招聘一位应届大学生就行啦。可生性懦弱的武文渊却不愿意走这条路,说到底,还不是其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心理在作祟。武文渊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心理老夫认为情有可原,因为这时辛辛苦苦工作近三年时间,其存折里好不容易有2万多元孔方兄,武文渊想把这笔存款用于读研,如果悉数封装成红包送给领导,请问,武文渊拿什么东西读研?故,前思后想一番后,武文渊放弃了到南京大学读研的梦想,只是没有想到这个梦想的放弃会对其以后的人生产生不赀之损的影响。暂时不能读研,那就认认真真地工作吧,争取多存一点孔方兄为下一年的读研打下坚实的物质基础。就在这时,在总厂团委任宣传干事的一位名叫马兴艳的美女同事主动找到武文渊,希望武文渊能够到总厂团委或者是厂办工作,目前,无论是总厂团委还是总厂办公室都缺像武文渊这类“才华横溢”的人。不知道大家对武文渊这位名叫马兴艳的美女同事是否有印象,当年武文渊来到这家军工企业的子弟校工作时,曾经对这位年轻貌美的美术老师有着浓厚的兴趣,甚至有天晚上利用月黑风高的掩护,大胆地拉着其肌肤如凝脂般的小手。不过,试着交往几天后,武文渊放弃了这段缘分,不是因为武文渊心里没有想吃嫩草的心理,而是因为此时武文渊还未与曾经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彻底分手,同时认为与马兴艳年龄相差太大,认为在对许多问题的认识上有代沟。由于马兴艳多次邀请武文渊到总厂工作,这年的7月6日,即将放暑假时,武文渊接到厂办一位姓胡的主任电话于早上8点来到总厂办公室从事文秘工作。总厂办公室位于厂长办公室一侧,武文渊离开学校刚刚来到总长办公室,屁股还未坐暖和,先后被厂长和总经理叫了过去与之做了一个简单的交流。

得知武文渊于几个月前考上南京大学的研究生,无论是一位姓刘的厂长还是一名姓王的总经理,对武文渊刮目相看,两人之所以同意调动武文渊到厂办从事文秘工作,主要原因是看中武文渊考上南京大学研究生那份“才华”,至少他们认为武文渊是一名有较强写作能力的青年俊才。之前,总厂有一名曾经在子弟校从事语文教学的姓钟的秘书,这位秘书因为在总厂工作表现出色被上级单位,即电子工业局挖走,这就导致厂办缺少了一名得力干将。可能是领导们对来自子弟校的那名姓钟的秘书的能力十分认可的缘故,这次为厂办挑选秘书时优先考虑来自子弟校的老师,恰恰这时的武文渊愿意到总厂尝试新的工作,领导们没有丝毫犹豫,决定把武文渊调到总厂办公室负责公文的撰写。到总厂办公室开始第一天文秘工作,两位位高权重的领导挤出时间先后分别找武文渊谈话,内容无外乎是要求武文渊好好地工作,顶多三年五载,把武文渊提拔为厂里的中层干部。尽管两位重量级的领导许下的承诺有画饼充饥或者是望梅止渴之嫌,但是让武文渊一颗冰冷的心感受到一丝温暖,按照前几任秘书的晋升规律,武文渊在总厂办公室只要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工作,同时学会曲意逢迎和见风使舵,应该说,在厂办认认真真地工作三年五载后,混个宣传部的部长或者是退休办的主任不是完全没有可能。说句心里话,武文渊来到总厂办公室上班的第一天,两位日理万机的厂级领导百忙之中分别挤出时间会见武文渊,不仅是考察武文渊的工作能力,更为主要的是鼓励武文渊好好地工作,在总厂办公室,只要急领导之所急,想领导之所想,时时为领导服好务,应该说,在秘书位置上混个三年五载,将来被提拔为中层干部的可能性极大。别把中层干部不当成干部,在这家大型军工企业,只要被提拔为中层干部,2005年年薪可达10万元,到了2010年时年薪会突破15万元,2015年一名中层干部的年薪已是25万元。不宁唯是,如果武文渊在厂办秘书的座位上兢兢业业地工作,2012年还能参加厂里的集资建房,一套套内面积为100个平方米的住房,只需支付16万元人民币,可武文渊在厂办秘书的座位上只坐了一个星期,因为丈母娘的强烈反对,武文渊不得不丢掉这个宝座。直言不讳地说,2001年7月6日,刚好所教的学生立即参加高考,应总厂领导的安排,这天上午武文渊离开子弟校来到总厂办公室从事文秘工作,但是并没有做好相应的心理准备。伊始,武文渊天真地认为文秘工作仅仅是撰写厂办的各种公文而已,其实不然,不仅要撰写公文,而且还得顶着烈日冒着高温到处跑。这天早上7点钟来到总厂办公室,办公室主任胡炜首先给武文渊一个简单的工作安排,这个安排看似简单,其实一点也不简单,因为偌大的一个总厂办公室里,除了胡炜这个主任外,没有任何工作人员,换句话说,武文渊每天早上来到办公室,先得做好扫地和抹桌椅,接着给办公室主任胡炜泡上一杯香飘四溢的西湖龙井。总厂办公室其实有两间,但是另外一间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主要从事简单的文字打字工作,而武文渊所在办公室除了办公室主任胡炜外,还有三张办公桌,听说都是为秘书准备的。只是这时办公室的秘书只有武文渊一人,也就是说,武文渊来到总厂办公室后,至少在其工作的一个星期时间里,武文渊一人承担了三名秘书的工作。不得不承认这个工作量有点大,刚刚雷厉风行地做好清洁卫生和给办公室主任泡好茶,胡炜主任立即让武文渊站到其办公桌面前,给其布置当天上午的任务。

这时的武文渊学着从电视剧里看到的文秘做事的场景,从办公桌里找出一个记录本,战战兢兢来到胡主任面前,把胡主任安排的每件工作记录下来。胡主任四十多岁,听说其老家是山东,所以个头是人高马大,即使深陷在柔软的椅子里,也像一座铁塔。但是你不要小看这位头顶已经出现严重谢顶的抠脚大汉,他的儿子在两年前考上了北京大学,只是让人欷歔的是,儿子考上著名的高等学府后,胡主任却与其妻子离了婚,听说原因是因为胡主任喜欢上了一名更加年轻漂亮的女子。不得不说,武文渊第一天来到总厂办公室从事文秘工作,眼前这位名叫胡炜的主任就成为武文渊学习的榜样,那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像他一样不仅能晋升为办公室主任和儿子能考上北京大学,而且在自己逐渐掌握一定权势时,也去找一名更加年轻貌美的女子作为自己的第二任妻子。男人到了不惑之年后,不仅脑袋谢顶和两鬓斑白,而且牙齿也松动了,这个时候继续吃味同嚼蜡的老草要么是牙齿咬不动要么是卡牙齿,所以,到了不惑之年,身体开始呈现出衰老症状时,只有吃几口嫩草慰藉一颗拔凉拔凉的心。武文渊来到总厂办公室的第一天,说句心里话,一直忙里忙外,一会儿就忙得晕头晕脑,而且在各个楼层穿梭,全身汗如雨下,这让武文渊心里开始打起了退堂鼓。在厂办上班的第一天,武文渊不仅为领导写了好几篇讲话稿以及撰写了好几篇办公室需要印发的文件,而且还跟在办公室主任胡炜屁股后面跑来跑去。毫不客气地说,从早上8点来到总厂办公室到晚上11点拖着四肢百骸散了架的身子回到家,十五个小时的时间里,武文渊像一台上了发条的机器一直身不由己地忙碌着。以往在学校工作时,每天中午武文渊都是来到丈母娘家里吃午饭,然后回到寝室美美地睡一觉,下午2点20分,即将上课时,才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用自来水冲洗一下脸,忙不迭地往学校跑。拿着书本走进教室,刚好正式上课铃声响彻校园,可现在却不一样,每天从早到晚都是忙碌,即使偶尔某天晚上下班早一点,也是于晚上9点回到寝室里。别看武文渊只在总厂办公室工作了一个星期,但是跟随办公室主任胡炜做了不少的事,其中有一件重要的事是负责接待前来总厂洽谈业务来自全国各地的商家代表。这样说吧,武文渊刚刚给领导写好一篇讲话稿或者是给办公室撰写好一篇公文,还未来得及喝口水,立即接受胡主任的工作安排,跟随一名驾驶员到江北国际机场接客户。有时,武文渊要跟随一名姓唐的驾驶员往江北机场跑好几趟,而且每次到江北机场时,都得在航站楼大厅里双手高高举着一张写有“某某地方某某同志”的纸牌。街上贵宾后,武文渊得主动为其打开车门,等贵宾上车后自己大汗淋漓地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当时总厂接待嘉宾的招待所安排在四小区一家名叫“华竹”的三星级宾馆,武文渊来到此处,必须为每一位宾客开好房间,然后忙不迭地乘坐公交车回到单位。总厂的那几名驾驶员全部长着一双狗眼看人低的势利眼,通常把客人接到宾馆后,他们不管武文渊是否需要回到厂里,在武文渊跑上跑下办理房间时,不管是姓唐的驾驶员还是姓冯的驾驶员,不打一声招呼,脚下抹油立即逃之夭夭,武文渊要想回到总厂办公室,只能掏钱乘坐公交车。晚上,胡炜主任通常会带上武文渊到某家酒楼陪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客人,说是陪伴客人,其实是从事各种各样的服务工作,轮到武文渊有机会坐在餐桌旁吃晚饭时,围桌而坐的客人早已退到一边用牙签正在疯狂地鼓捣其牙缝。

即使武文渊有机会陪着客人吃饭,因为是秘书身份的缘故,也只能与几名驾驶员坐在一块。可以这样说,武文渊从事文秘工作的这几天,晚上都没有好好吃一顿饭,有时,往往是端着饭碗就不得不举着酒杯来到嘉宾和领导面前敬酒。这时武文渊的酒量很浅,不说喝白酒,单单就啤酒来说,通常是几杯啤酒下肚就找不到北,所以,每次陪同嘉宾和领导们喝酒,武文渊几乎喝得是酩酊大醉。酒足饭饱后,其实是酒喝饱后,武文渊还不能闲着,必须得护送前来厂里考察的嘉宾到“南山一棵树观景台”欣赏著名的重庆夜景。重庆夜景与重庆火锅和重庆美女共同组成了重庆的名片,每一名外地人来到重庆后,除了找一家火锅馆呼哧呼哧地吃一餐正宗的重庆火锅外,就是来到南山“一棵树观景台”或者是“大金鹰观景台”欣赏著名的重庆夜景。也许你们对老夫这一说法持怀疑态度,总是认为老夫是在用夸张的修饰手法讲述武文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故事,其实你们用不着持怀疑态度,每年的国庆节小长假,每到傍晚6点,你可以打开手机里的高德地图或者是百度地图,查看重庆南山附近交通情况,你会发现每天晚上,甚至到了晚上12点,通往南山景区的道路全是深红色,换句话说,前往南山欣赏重庆夜景的道路堵得死死的。平日的晚上,前往南山景区的道路不怎么拥堵,但是到了周末,尤其是金秋十月时的周末,上南山景区的道路会出现堵得水泄不通的现象。毋庸置疑,这些前往南山景区的游客绝大多数是外地人,都是冲着著名的重庆夜景去的。当年,武文渊从事一个星期的文秘工作时,每天晚上,都是陪同客人到南山“一棵树观景台”欣赏著名的重庆夜景,毫不客气地说,每天晚上12点时才能回到家里。简简单单地洗了一个澡,就忙不迭地地上床睡觉,一觉醒来便是第二天早上6点半,这个时候顾不上吃早饭,只简简单单地刷牙洗脸,就急急忙忙地往总厂办公室跑,在疲惫的身躯仍然感受到一丝疲惫的时候,开始了又一天忙碌的工作。当然,如果仅仅是忙碌,或者说写点公文、喝点酒抑或是陪陪客人看重庆夜景,不揣冒昧地认为武文渊倒能吃得消,但是武文渊的身子骨却出现了严重的问题,可以这样说,在厂办从事文秘工作的一个星期里,至少有5个晚上武文渊出现羞于启齿的梦遗现象。这个时候武文渊有妻子,虽然不能说每天晚上都要与妻子酣畅淋漓地大战一番,但是不应该接连几天晚上出现梦遗的现象啊。可能是因为身体实在是太疲惫的缘故,每天晚上出现梦遗时武文渊都不知道,只是第二天早上起床时感到下身有点不对,用手一摸,湿漉漉的一片。遇到这样的情况,武文渊肯定会在第一时间里向妻子反映情况,至少告知妻子,接连几晚上都出现了梦遗现象无法完成当天晚上的“家庭作业”。但是没有想到妻子却把这事汇报给其母亲,这下,丈母娘毫不客气地站了出来坚决反对武文渊在总厂办公室从事文秘工作,并且不与武文渊商量,私自向其闺蜜,也就是子弟校财务室一位姓杜的老师反映这事,而杜老师的丈夫是总厂一名厂级领导。就因为丈母娘横加阻挠,新的一周到来时,武文渊没有到总厂办公室继续从事文秘工作,而是回到学校误人子弟,当然这时已经放了暑假,武文渊回到子弟校,其实是开始了新一年快乐无边的暑假。不得不承认,这次短暂的秘书经历,是改变武文渊时乖运蹇命运的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遇,如果武文渊抓住了这个机会,在总厂办公室混个三五年,只要不得罪领导,每天早晚拿着公文包紧紧跟着领导的屁股后面走,应该说混个中层干部不是不可能。

姓刘的厂长在给武文渊提工作要求时就曾给武文渊许下一个也许是画饼充饥的承诺,只要武文渊认认真真地工作,三年后,到宣传部任部长或者是到工会任主席是极有可能的。不宁唯是,如果秘书工作十分出色,还有可能被调往上级机构电子工业局工作,如果能到电子工业局工作,那就是从糠箩筐跳进了米箩筐,毕竟电子工业局属于政府部门。也就是说,武文渊在总厂里只要没有得罪领导,不要揭露领导们之间那些见不得阳光的黑幕,再不济,混个中层干部当当是极有可能的,不仅每年能得到十多万元的年薪,而且还能享受集资建房,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为之怦然心动。但武文渊生性懦弱的性格,注定武文渊只能错失漫漫人生路上又一次咸鱼翻身的机会。老夫也不知道当年的武文渊在从事文秘工作的那几天,怎么每天晚上老是出现莫名其妙的梦遗现象,也许真的是因为弱不胜衣的身子骨严重透支导致的。丈母娘得知武文渊身体吃不消后,立即进行劝阻,让武文渊回到了子弟校,而这时的子弟校即将划拨给地方教委,换句话说,武文渊的身份即将有子弟校的老师变为地方公办学校的老师。看似都是老师,其实两者是有差别的,至少武文渊属于吃财政饭的人,只是涨工资的速度如同蜗牛散步,即使涨了一点,但总赶不上物价上涨的步伐。其实,这年4月,当读研的梦想折戟沉沙后,武文渊就开始想尽办法拼命地捞钱,如晚上来到附近某家电视广播大学给即将参加成人高考的学生上历史课。这时的考学生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因为大家都抱着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的心理来到这所广播电视大学学习,武文渊每上一节历史课,偌大一间教室里座无虚席,而且每次课间休息时,很多女生会如蚁附膻地围在武文渊身侧,询问成人高考历史试题情况,希望武文渊能猜中几道试题。你们认为武文渊是神啊,说句心里话,此时的武文渊是第一次接触成人高考,对成人高考历史试题了解程度远不如学生,只是从教材结尾处附着的前一年历史试题来看,当年的成人高考历史试题不会很难,给武文渊的感觉是远远达不到普通高中结业会考试题的难度。之前的一位来自某所著名重点中学的姓杨的历史老师长期霸占这所广播电视大学历史教师的座位,这一年4月因为其生病,这所电视大学的负责人病急乱投医,找到了武文渊,没想到武文渊非同凡响,一来到学校任教就得到学生、尤其是女生们的认可。当年的成人高考,学生们的历史成绩让校方非常满意,于是第二年成人高考在即时武文渊又来到这所学校上课,只是每节课的课时费只有20元,一晚上两节课,只能挣得40元课时费。与这所电大低廉的课时费比较起来,交通大学给予的课时费要高一些,附近的交通大学是按每节课25元计费,而每个星期六下午安排了四节课,武文渊来到交通大学给参加成人高考的学生上课,每次能挣得100元的课时费。当然,到交通大学上课必须得花上不少的时间乘坐公交车,如果是下午2点上课,中午吃罢午饭,12点30分时武文渊就得急匆匆地乘坐公交车赶往交通大学。交通大学参加成人自考的学生不是很多,有时教室里只有可怜巴巴的几名学生,其中有一名来自河北的女生给武文渊留下深刻的印象,因为她从来不逃课,而且学得非常认真,经常闪烁着一双大眼睛用非常流利的普通话向武文渊询问各种各样的历史问题。当上完最后一节课不得不与学会们道别时,这名女生还掏出一个精致的笔记本让武文渊写几句留言,而且这名女生也给武文渊留下了其河北老家的地址,但是这些留言或者是通讯地址没有阻止两人成为天上的参商二星。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