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十一)  

2017-01-21 17:11:36|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天早上6点,在朦胧的晨曦中,由重庆开往贵阳的K4311次列车终于缓缓驶入贵阳站,武文渊恋恋不舍地从蒋宏宇身侧站了起来,双手做了几下扩胸运动,接着伸了伸懒腰,抹去嘴边残留的黄褐色哈喇子,几个健步跑到卫生间撒尿、刷牙和洗脸。洗漱完毕回到蒋宏宇身边,这位美女仍在那里歪着脑袋酣睡,晶莹剔透的哈喇子从其嘴角流淌下来在其傲人的shuang峰前留下一片污渍,武文渊扯着大嗓门嚷了几声“到站了,快起床撒尿尿”,包括蒋宏宇在内的同事们才极不情愿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接下来大家做的事和刚才武文渊做的事一模一样,站起来了伸了伸懒腰,抹去嘴边残留的涎水,纷纷到走道尽头的卫生间不是撒尿就是刷牙洗脸。当然也有例外的,比如站在身侧的美女同事蒋宏宇洗漱完毕立即掏出随身携带的化妆品,对着一面小镜子又在那里给其坑坑洼洼的脸上铺设一层厚厚的脂粉,毫不夸张地说,她摇着屁股款款走路,其脸上敷的脂粉便扑簌扑簌地飘零一地。在贵阳火车站外一家小餐馆各自吃了具有当地特色的鹅肉米粉后,大家挤上一辆模仿丰田考斯特车型的金龙中巴车前往贵阳附近清镇市红枫湖景区游玩。这里武文渊遇上几名模样乖巧的苗家小妹,看着大家竞相与苗家小妹合影留念,武文渊毫不客气地伸出手,左拥右抱,搂着两名苗家小妹来了一个非常亲密的合影。清镇市红枫湖其实是一座大型水库,湖边有座红枫岭,岭山全是枫香树,深秋时节红叶碧波,故名“红枫湖”。这里融湖光山色、岩溶地貌和少数民族风情为一体,逐渐成为贵阳周边一热门景点,很多来贵州游玩的朋友,来到贵阳后的第一站便游玩著名的红枫湖。重庆周边也有一个号称是西南地区最大的人工湖泊长寿湖,但是长寿湖的风光没有红枫湖的景致那般优美。红枫湖景区除了那座著名的风雨桥外,就是大家非常感兴趣的一座苗寨,大家来到这里先是在风雨桥上溜达一圈,接着荡舟湖上,欣赏完毕湖光山色的美景,拖着沉甸甸的屁股来到这座苗寨体验当地的苗家风情。红枫湖的苗寨集中体现了黔东南苗族的特色,苗寨建筑依山,就势布局,采用干栏式,利用地形建成全楼居和半楼居的半边楼形式,以寨内的小坪场为中心,形成气势恢宏的苗寨。到苗寨做客,肯定充满了情趣,苗族人民非常好客,只要获悉贵客临门,就要等候在寨中的路上,姑娘们穿着最好的衣服,头上和胸前缀满银饰,个个楚楚动人。苗族青年手持长短不一的芦至,还有伴奏乐器芒筒,客人一出现,芒筒向天吹响,芦笙曲随之奏起,姑娘们捧起香甜的米酒,唱着祝酒歌,向客人敬酒。说句心里话,武文渊迈着罗圈腿,跨入苗寨的大门,看着笑容可掬的苗族姑娘们捧起的米酒,一下就迷失了自我。苗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各式各样的歌舞令人眼花缭乱,难怪会使我们可爱的主人公武文渊一进入苗寨就毫不客气地来了一个意乱情迷。苗族的歌主要有“飞歌”、“酒歌”、“游方歌”和“鼓脏歌”,歌声高亢嘹亮、热情奔放。苗族的舞主要有“芦笙舞”、“木鼓舞”和“板凳舞”,舞姿自然洒脱、欢乐粗犷。苗族的芦笙技巧舞“滚山珠”,集中了舞蹈中的腾、跳、闪、转、翻、滚各种动作,更精彩的是头肩着地,双脚朝天,且吹笙不断,普在全国民族运动会上荣获金奖。苗族的“木鼓舞”节奏非常强烈,粗犷而又奔放,在国外演出时,兽产生强烈的效果,被誉为“东方迪斯科”。

苗族还有“上刀山”和“下火海”的神功和特技,上刀山就是上刀梯,只见表演者光脚光身,手攀脚踩在刀刃上不断做出各种姿势,甚至全身顶在刀尖上旋转360度,观赏者手心捏汗,表演者却神色自若。而下火海就是踩铁板,只见苗王赤脚从烧红达800度左右的铁板上走过,然后在铁板上放慢动作,在近处就能清楚的听到肉脚踩在铁板上“吱吱”的声音,并有阵阵热气袭来,而苗王竟等闲视之。表演结束后,苗王将铁板放入一缸冷水中,那冷水立刻就沸腾起来了,青烟直冒,真是神奇!最后是篝火晚会了,数百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手拉手围成一圈,绕着中间的柴堆跳跃、狂叫、跑动,心中那份彻底的放松和原始的野性充分暴露了出来。临文不讳地说,这是武文渊第一次身临其境欣赏苗家动听的歌声和精美的舞蹈,到了大家手牵手围着篝火跳舞的时候,武文渊没有任何羞涩,直接拉着两名苗族女孩走进舞场中央扭着屁股挑起了苗家舞蹈。当然作为舞盲的武文渊根本不知道什么叫苗家舞蹈,只是踩着音乐节拍,跟随大家舞动的步伐,拉着打扮得花枝招展的苗家少女,围着熊熊燃烧的篝火胡乱扭动屁股而已。几曲敲金戛玉的天籁之音结束,武文渊淌了一身的臭汗,在同事们起哄下,搂着刚才与之跳舞的两名苗家少女来了一个亲密的合影。苗家女孩非常大方,武文渊左拥右抱时,她们只是羞涩地红了一下脸,时隔多年,与这两名苗家少女的合影照片,至今仍然放在武文渊床头柜上。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北京外国语大学有一位名叫乔木的教授,前些日子撰写了一篇题目为《男教授面试女生那些事》的文章 ,这篇文章里乔教授直言不讳地写道:“看女性,男女有不同的标准,就是男性的喜好侧重点也不怎么相同,我的审美是一看胸、二看脸、三看屁股、四看腿。有次一名女生穿了件深V装,不知是天热还是紧张,娇嗔带喘,波涛胸涌,考官也是人啊,我都不知道自己问了什么她回答了什么”。不过这番表白一时语惊四座,激起网友愤怒和谴责,但是以老夫拘墟之见,乔教授这番直白的表白其实表露了一个正常男人的心理,如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先生,在红枫湖苗寨游玩时,总不可能搂着两个大老爷们合影吧。来到贵州游玩的第一天就是畅游红枫湖,到了金乌西坠倦鸟归林时,武文渊与左拥右抱的两名苗家少女依依道别,乘坐那辆伪装成考斯特车型的中巴车赶往安顺市。安顺城区离红枫湖景区距离不怎么远,沿着贵黄高等级公路行驶,也就不过一个小时的时间就来到安顺城区,只不过武文渊与姓蒋的美女同事坐在中巴车的最后一排,随着客车的颠簸,武文渊的脑袋时常砸在车顶上。武文渊一直自诩是重量级的人物,坐在最后一排座位上的唯一任务把如同脱缰野马的客车压制住,没想到份量太轻,反而把武文渊折腾得够受,这让坐在身侧的蒋宏宇笑得是前俯后仰。尽管大家在红枫湖游玩了一整天个个都是累得身子骨散了架,但是只要有姓杨的老农民在,大家丝毫感受不到疲惫,一路上谈天说地地嬉笑着,在欢声笑语中来到安顺城区。在一家宾馆办理好入住登记手续后,就在宾馆附件找了一家经营乌江鱼和花江狗肉的餐馆胡吃海喝,由于有姓杨的老农民的把酒助兴,这天晚上大家都喝得晕乎乎的,尤其是那几位美女同事,个个喝得脸上红霞在飞。“乌江”两字武文渊从来不陌生,因为武文渊打小就在乌江边长大,故,在安顺城区某家餐馆吃所谓的正宗贵州乌江鱼,武文渊有一种亲切感,只是不知道贵州的乌江鱼究竟属于什么样的鱼。

花江狗肉也是家喻户晓,至少在重庆主城,一到天凝地闭的隆冬时节,有好多家餐馆其玻璃橱窗写着经营“花江狗肉”的字样。听说花江狗肉源产于贵州省关岭县花江镇,是来往花江的客人的特佳食品,其制作烹饪技术要求高,食用风味佳,可降热、强身、补气,男女老幼皆宜,不过武文渊在安顺城区某家餐馆吃了几口所谓的“花江狗肉”,执拗地认为与一般的红烧狗肉没有多少区别。酒足饭饱后无事可干,总不能你让武文渊抱着美女同事蒋宏宇啃上几口吧,于是回到宾馆房间睡觉,可是运气不怎么好,单位负责人安排一名姓王的老头与武文渊同住一间寝室。这老头身材魁梧,躺在床上像一尊弥勒佛,尤其让人感到可怕的是,眼前这位抠脚大汉睡觉时喜欢打呼噜,那呼哧呼哧的呼噜声可以用惊天动地来形容。武文渊是一个有着优良睡品的人,所谓的优良睡品,是指睡觉时不随意翻身、不打呼噜、不说梦话、不磨牙齿、也不淌哈喇子,那副所谓的武文渊乘坐火车时脑袋靠在蒋宏宇瘦削的左肩上淌着哈喇子睡觉的模样,其实是同事们杜撰的。直言不讳地说,武文渊睡觉时非常安静:身体呈一个“太”字型,呼吸均匀地沉睡,如果不去看那“太”字上那一点总是怒发冲冠和仔细观察鼻翼在一张一弛地抖动,你真的会怀疑眼前的武文渊躺在床上已经到了鬼门关向青面獠牙的阎王爷报到去了。可有的朋友睡品极差,就拿眼前这位姓王的在高三年级从事化学教学的老头子来说,他进入宾馆房间,一个箭步蹿进卫生间,掏出黑乎乎的家伙,叮叮咚咚地撒了一大泡尿后,不刷牙、不洗脸,来到床上掀开白色的被套,脱下衣服、裤子和鞋袜,倒在床上蒙头就睡。武文渊看着眼前这位风流倜傥蕴藉有度的老家伙,还未明白这位抠脚大汉怎么不刷牙啊,便听见呼噜呼噜的声音响彻云霄。武文渊不揣冒昧地认为自己的睡眠质量比较好,晚上靠在床背上品读一会儿名家大作感到瞌睡虫悄然爬上额头后,合上书、关上灯、两腿一蹬,不到5分钟便进入梦乡,但是没有想到,眼前这位有着虎背熊腰的抠脚大汉,倒在床上还未摆出一个“太”字的形状就鼾声连连,入睡的过程如此之快,可以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形容。初三年级还有一位姓陈从事化学教学的家伙,人们称之为“曦哥”,这家伙入睡的速度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别看这家伙头顶上的头发早已掉光,其实是一名心宽体胖的家伙,每天中午吃罢午饭回到办公室用椅子拼凑成床躺在“床”上睡午觉,同样是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便听见这家伙的喉咙扯起了风箱。那个呼噜声的阵仗有多大?毫不客气地说,整栋教学楼跟随其呼噜声身不由己地跳动起来。武文渊的睡眠质量其实不怎么好,老夫刚才信口雌黄地说其睡眠质量比较好,主要原因在于其晚上入睡的过程中比较快,妻子田芳常常说互相搂抱着入眠,但是当妻子洗完澡来到武文渊身边,武文渊已经像一头死猪似的进入梦乡。不过,入睡过程快并不能说明武文渊的睡眠质量就好,夤夜时分,如果被一泡尿或者是被一个噩梦惊醒,武文渊就感到毫无睡意。如果是在凌晨4点醒来,想到一会儿后就得起床拜读名家大作,此时的武文渊躺在冰冷的床上辗转反侧便难以再次入梦,从某种角度说最近几年武文渊两鬓白发越来越多,可能与其糟糕的睡眠质量有关。但是一到放寒假,由于每天早上不用一大早起床拎着沉甸甸的电脑屁颠屁颠地赶到学校上班,寒假开始的这一个星期,武文渊的睡眠质量就比较好,通常要睡到凌晨6点才会从梦中醒来。

人们常说聪明的人喜欢做梦,老夫认为这种说法很有道理,因为“聪明绝顶”的武文渊就是一个喜欢做梦的人,不仅晚上睡觉要做梦,而且白天睡觉也要做梦,只是这些梦都是荒诞不经,与人们常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严重悖逆。今天凌晨6点从睡梦中醒来后武文渊立即没有睡意,因为睡梦的那个故事吓坏了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梦境中的武文渊傍晚下班后拎着沉甸甸的电脑包急急忙忙地回家,但是来到学校停车场却找不到自己的爱车,武文渊依稀记得早上是开着自己那辆廉价的桑塔纳小轿车来到学校的,但是在学校停车场,即使掘地三尺地寻找,仍然没有找到爱车的踪影,这可急坏了武文渊,难道早上是乘坐公交车来到学校的?但是不对啊,每天早上时钟的指针刚好一指向7点,武文渊就忙不迭地拎着电脑包出门,三步并作两步快速来到小区大门外的支路上,找到自己违章停泊的车辆,非常潇洒地把钥匙插入门把上的锁孔,向左转动一圈打开车门,弯腰钻进去车厢,屁股还未坐稳立即发动爱车。都说了大冬天里点燃发动机后要怠速热车,不说热上两三分钟,热上半分钟是很有必须要的,可是每天早上武文渊都在与时间赛跑,通常是一点燃发动机,就一边系着安全带一边抬起离合器加油起步。由于每天早上都想在第一时间里赶到学校吃早饭接着慌不迭地走进教室清点学生到校人数,故,每天早上手握方向盘往学校赶时都是一路疯狂地变道加塞超车。某天早上在漆黑的夜色中,刚刚驶入青青家园附近的红绿灯路口处,与一辆闯红灯左转弯的三轮摩托车发生轻微剐蹭,这事在武文渊心里留下面积不大不小的心理影响,以后早上开车来到此处时总是害怕有三轮摩托车出其不意地从某个小巷里飞驰出来。既然每天早上都是开车来到学校,怎么傍晚就偏偏找不着爱车呢,今天早上梦境中的武文渊发现爱车没有了踪影后情不自禁地心急如焚,就在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闪了一下尿筋,武文渊立即从噩梦中醒来,条件反射地用手摸了摸裤裆的小家伙,才认识到这是一个噩梦。上周星期五忙碌一整天后,就宣布新一年的寒假正式到来,这天傍晚回到家,武文渊遇上了狗屎运,在小区大门外的支路上找到一个空着的画有停车线的车位。不知不觉,爱车就在那里停泊了一个星期,不仅车身上沾满了厚厚的一层灰尘,而且整辆车几乎被淹没在树叶堆里,可能就是因为爱车停泊在那里无人看管,今天早上才让武文渊做了这么一个噩梦。人到不惑之年的武文渊早已心如枯槁和万念俱灰,说句心里话,每天只想拜读几页名家大作的内容和洋洋洒洒地写几句博客日志,同时希望一家人平平安安和健健康康,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奢望求,可就是这样简单的人生目标,每天晚上却噩梦连连,这让武文渊的睡眠质量总是差强人意。2002年4月16日晚上,因为同一房间里那位姓王的同事一倒在床上便发出地动山摇的呼噜声,这让武文渊整整一晚上没有休息好,甚至没有办法进入梦乡,第二天早上起床后,不仅全身软弱无力,而且一双原本清澈见底的斗鸡眼也成了熊猫眼。有了这次不痛快的经历后,第二天晚上在黄果树瀑布附近的一家宾馆入住时,打死武文渊他也不愿意与这名姓王的糟老头住在一块。学校领导在安排住宿时没有刁难武文渊,因为一位名叫木子李的同事也反映前一天晚上与一名姓郭的老头住在一间房间时也是遭遇一晚上无法入睡的现象,既然这名姓王的老头与那名姓郭的老头睡觉时都喜欢打呼噜,干脆让这两名老头住在一块一起打呼噜得了。

虽然武文渊没有机会身临其境体验这两名喜欢打呼噜的老头住在一块究竟是个什么景象,但是能大致猜出,两人一回到房间后,到卫生间只痛痛快快地撒一泡尿,立即各自掀开被子躺在床上睡觉。可能就两分钟的时间,房间里便响起此起彼伏的鼾声,由于是两个人的鼾声凑在一块,那阵仗肯定是地动山摇,好在武文渊和那位名叫木子李的同时躲在走廊尽头另外一间房间里睡觉,否则4月17日的晚上也无法睡一个好觉。4月17日这天,吃了早饭,大家便乘坐那辆中型客车赶往安顺附近著名的龙宫景区,别小看龙宫景区,它可是国家级5A级风景名胜区。龙宫景区距安顺城区不远,当年武文渊乘坐一辆中型客车顶多花了四五十分钟就顺利到达。从搜狗百科查询的资料得知:龙宫风景区以水溶洞群为主体,集旱溶洞、瀑布、峡谷、峰丛、绝壁、湖泊、溪河、民族风情、宗教文化于一身,构成一幅怡然自得的人间仙境画图。不过,当年的武文渊游玩龙宫景区时,可没有感受到“一幅怡然自得的人间仙境画图”,没有这样的感受,可能与当年龙宫景区仍处在开发阶段有关。武文渊依稀记得龙宫景区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暗河溶洞,到了一条小溪旁,乘坐游船进入一条深不见底的溶洞,开始那段溶洞空间很大,迎着溶洞里璀璨的灯光看过去,可以看见很多石笋、石钟乳,还有就是溶洞的水蒸气充足,一会儿武文渊佩戴的眼镜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水蒸气。说句心里话,虽然生肖属于老鼠的武文渊擅长打洞,但是其不大喜欢游玩溶洞,尤其是到了美丽的川西地区领略了蓝天白云的壮景后,贵州境内的景区,无论是赤水大瀑布,还是荔波大小七孔桥景区,抑或是红枫湖或者是龙宫,这些景区由于缺少蓝天白云的辉映,总感觉少了灵气,倒是号称亚洲最大的瀑布黄果树瀑布给武文渊留下深刻的印象。这天上午一直在龙宫景区游玩,临近中午12点时大家根据导游的安排乘坐客车赶往黄果树瀑布天星桥景区。首先在黄果树镇上找一家饭馆简单地吃几口饭菜填下肚子,然后跟随同事的脚后跟来到天星桥景区,不揣冒昧地认为黄果树景区除了那个号称是亚洲最大的瀑布值得观看外,其他的景区,如天星桥景区,武文渊执拗地认为非常普通,不值得花钱游玩,至少你花了大半天的时间在天星桥景区走了一遭后感到是一个让人后悔的地方。当然,要是单位出钱免费游玩,比如这次武文渊没有花上一文钱的多姿多彩的贵州之旅,你会感到任何地方都值得一去。武文渊在天星桥景区游玩时,被几位有着伶牙俐齿的苗家女孩给忽悠了,因为进入景区时武文渊是双手空空如也,可是迈着罗圈腿离开景区时,武文渊手里拎了一个塑料口袋,口袋里有武文渊购买的好几件具有苗家风情的衣服。给妻子购买的那两件衣服还算不错,一件是红色的长裙,另外一件是浅蓝色的短袖,除了清洗时有点掉色外,用妻子的话来说,穿在身上还挺舒服的。这两件衣服,直到2008年8月武文渊突然遇上从上天掉下来一段感情时,心爱的妻子一到炎炎夏季仍然迫不及待穿上,尤其是那件红色绣着花鸟的长裙,妻子是格外地喜欢。不能只给妻子买啊,否则,对不住自己辛辛苦苦挣的孔方兄,于是武文渊给其也购买了两件不同颜色由麻布面料手工制成的衬衣。回到重庆,迫不及待地穿在身上,首先的感觉是这麻布倒是麻布,但是穿在身上不怎么柔和,而且粗糙的麻布还刺激皮肤,结果这两件麻布面料的衬衣买回家后就成为和尚的梳子只是一个摆设,存放十多后,整理衣柜时,感到这玩意实在是毫无用处,才狠心丢掉。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步入围城(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