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六)  

2017-01-02 20:52:45|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收到胡欣茹提出的分手信之前,武文渊从身边同事那里得知历史上凡是两地分居的夫妻都面临擢发难数的困难,而且深深地知道再美的爱情也会被时空的距离击得支离破碎。说句心里话,两人天各一方,孤寂感是次要的,主要的问题在于如果胡欣茹生了小孩后,小孩的抚养和教育由谁来负责?如果在凌晨两点小孩不幸患上重大疾病,请问这时,你让手无缚鸡之力腰无尺寸之刃的胡欣茹怎么去面对?说句心里话,要是不幸遇上这事,武文渊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故,武文渊来到单位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上至校长,下到普通的老百姓,都是轮番上阵,劝说武文渊丢掉大学时期谈的那位女朋友,转而在单位上找一名家里有房屋的女子结婚。不仅可以解决住房,而且将来小孩的上学,一家人的就医以及吃住拉撒,都可以圆满的解决。但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不为之所动,仍然执着地爱着心爱的女友,并幻想早日与其种玉蓝田喜结良缘。尽管在爱上胡欣茹之前,武文渊曾经暗恋过高中时班上一位名叫汪一菲的同桌,但是这种爱是朦胧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武文渊很快把其淡忘,可是对胡欣茹的爱则不同。临文不讳地说,胡欣茹是武文渊这辈子真正用心爱过的一名女子,也是其这辈子唯一主动追求过的女子,对胡欣茹的爱,不是一个简单的刻骨铭心的词语就能形容的,毫不客气地说是滔滔江水连绵不绝。从与胡欣茹正式确立恋爱到1998年9月,武文渊心里从未想过分手,并且做好即使遇上重重荆棘也要与胡欣茹并肩走下去的心理准备。就如同胡欣茹曾经在信里说,武文渊已经在胡欣茹柔软的身子打上不可磨灭的烙印,胡欣茹这辈子生来就是武文渊的女人,所以,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武文渊都会坚强而又勇敢地去面对,而且会不惜一切代价与胡欣茹白头偕老。毕业前夕,一位来自云南丽江、姓杜的同学毫不客气地向武文渊指出,两人大学毕业后由于没有在一块工作,武文渊这段爱情注定不会天长地久,一听见这话,武文渊是嗤之以鼻,并且发誓,一定要与胡欣茹厮守一生,让同学们看看,什么叫天长地久、万古长青和彪炳日月的爱情。武文渊就读的班级,一共有三对恋人,但是最被看好的一对恋人就是武文渊和胡欣茹,如果两人在大学毕业后在一个地方工作,两人的爱情肯定会有一个完美的结果。但现实是残酷的,也是无奈的,1998年7月,两人离开美丽的大学校园后,却不幸各奔东西,这注定两人的感情只能以死亡的方式结束。真的不能把社会想得太完美,也不要相信什么公平、公正和合理,一切皆由某些把持权利的家伙操纵了无数莘莘学子的人生。武文渊工作的学校附近还有一家子弟校,这家子弟校管理非常混乱,连校长大人都偷偷摸摸地离开学校跑到外面的花花世界讨饭去了,留下的几十名老师和几百名学生该怎么办呢,当地政府只有收编为正规部队。

收编后,这名姓谭的校长立即屁颠屁颠地回到学校,为了学校能开展正常的教学工作,这名姓谭的校长狗颠尾巴似的赶到附近一所普通的本科院校招聘一名体育老师。通常,大家都喜欢招聘男生,没有别的原因,男生至少每个月没有特殊的那几天,也没有产期,就像一台机器可以随时保证学校各项工作的正常运转。但是这位姓谭的家伙,即如今武文渊所在单位即将退休的一名糟老头,突发奇想,到了这所师范学院明确要求只招聘女生。为什么只招聘女生,因为其所在的单位,几名体育老师全是裤裆里天生就带有三八大盖步枪的男性,由于没有异性的瞎掺和,这几名男性体育老师工作总是不怎么积极,为了激发他们懒惰的细胞亢奋起来,很有必要找一位女老师给他们提提神。不揣冒昧地认为,这番想法很有道理,否则怎么会有那句“男女搭配,工作不累”的古训呢?据这位有着“马后炮”同时又被称为“谭博士”的校长大人讲述,当时,某所师范学院的辅导员带着一男一女两名学生来到其面前,凭第六感觉,他就发现那名姓朱的女生与其辅导员有着说不清道不白的关系,但是,为了能及时把体育组的男性老师们懒惰的细胞调动起来,“谭博士”只有硬着头皮签下这名女生。这名姓朱的女生果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来到“谭博士”所在的学校后,不仅让体育组的男老师们每天都像是打鸡血似的,一个个围着这名女生的屁股转,更让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随后从某所学校调来的校长、附近一所大学的一名教授,以及某家pai出所的所长,都时常围绕着这名女生屁股转。用自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谭博士”的话来说,这名女生长得非常漂亮,身材也好,看上去既性感又风sao,于是体育组的同事们纷纷为此争风吃醋。吵吵嘴、打打架,毫不夸张地说是家常便饭,但是随着后面三位强势人物的介入,也就是一名校长、一名大学教授和某某pai出所的所长强行进入,体育组那几位小白脸只能靠边站。不过,与这名女生相关的争风吃醋斗争没有停止,最后,越演越烈,这三名为这一女生大打出手的大人物不仅互相被打得头破血流,而且被开除了公职。看来,红颜祸水这句话一点不假,不过,武文渊讲述的这则真实故事,不是想告诉大家由红颜而引发的祸水有多厉害,而是想告诉大家,一个人的命运,有时仅仅是由某位看似是个大人物,其实只是一头争风吃醋的家伙决定的。武文渊同学即将大学毕业在四处寻找工作的过程中,如果自身有点社会关系,或者是家境优渥,用有钱能使鬼推磨的办法,让某些人为自己推磨,老夫坚信,武文渊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就不可能天各一方,两人只要分配在一个地方工作,爱情就不会最终走向死亡。遗憾的是,残酷而又无情的社会一次又一次摧毁武文渊心里的梦想,尤其是让武文渊与心爱的人儿天各一方,否则,武文渊这辈子的人生故事就不会与命蹇时乖一词有任何关系。

临文不讳地说,胡欣茹这次出人意料其实又是合情合理地提出的分手让武文渊对爱情有了全新的认识,至少爱情这玩意不是永恒的,有时,因为残酷的现实所迫,会发生变质,即使没有发生变质,也会变了味。但此时,武文渊没有做好接受这段爱情死亡的心理准备,至少他需要倒廪倾囷地尽一切努力挽救这段爱情,直到看见这段爱情真的无法挽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段爱情走向死亡时才会放弃。哎,此时武文渊只能无助地哀叹中江离重庆太远,要是中江离重庆的距离比较近的话,在收到胡欣茹提出分手的信时,当天下午武文渊就会连夜地赶到中江,力劝心爱的人儿收回分手的成命。重庆到中江,原本不到300公里的路程,只因当时没有高速公路,也没有直通长途客车,才导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即使早上6点就赶到菜园坝长途汽车站乘坐开往遂宁的大巴车,到了遂宁后再不停地转车,也无法于当天晚上赶到中江,故,可怜的武文渊在给初恋女友回信中哀求其不要分手外,只能痛苦地等待当年的国庆节小长假早点到来。左等右等,终于等来国庆节小长假,不过放假之前的两天,武文渊通过调课的方式,于9月29日一大早出发,乘坐长途客车赶往中江。其实,武文渊乘坐到遂宁的客车非常方便,因为武文渊寝室附近,每天晚上都停着一辆由重庆开往遂宁的客车,这班客车每天早上之所以选择在这里出发,原因是因为武文渊所在的单位有很多家属来自遂宁。9月29日早上鸡叫头遍时就起床,匆匆地刷牙洗脸,立即忙不迭地出门,准时来到寝室附近停泊的那辆中型客车身侧。那时的客车,大多数车门在车身的中部,通常,驾驶室右侧这个位置是乘车时的黄金座位,既不会出现晕车的现象,又可以一路上欣赏沿途的风景,故,武文渊每次乘坐客车,上了车后一般都是查看这一宝座是否空着,一旦空着,一个箭步冲上去,把其占为己有。这天早上武文渊乘坐的这班客车,从家属区出发后,先是到菜园坝长途汽车站把乘客载满,再沿着石桥铺、歌乐山、青木关、璧山、铜梁、潼南和遂宁这一路线行驶。武文渊乘坐客车时不喜欢打瞌睡,一直老老实实地坐在座位上抡圆斗鸡眼欣赏沿途的景致,毫不客气地说,几趟车坐下来,武文渊对这一路线非常熟悉,甚至能闭着眼睛如数家珍地说出这一线路要经过的城市和乡镇。不过,对这一线路非常熟悉并不能让客车长上翅膀尽快赶到遂宁,同时,一路上武文渊心里感到踧踖不安,不知道赶到中江后,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能否说服心爱的人儿回心转意。为了尽快赶到中江,这天武文渊从早到晚没有吃一粒饭,没有喝一口水,一直规规矩矩地坐在座椅上。到了遂宁汽车站下了车,也没有到车站附近找个地方吃饭,而是迅速挤上一辆开往蓬莱镇的客车,不顾饿得前胸贴到后背上的肚子,试图在金乌西坠倦鸟归林之前赶到中江城区附近的某所乡镇中学。

遂宁汽车站,对武文渊同学来说一点也不陌生,尤其是那家交通宾馆,其三楼上转角处一间没有卫生间和没有窗户、只有一张用木板拼凑的木床和头顶上吊着的一把一转动总是嘎吱嘎吱作响的破风扇的房间,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一辈子都难以忘怀。在这间非常简陋的房间里,武文渊与胡欣茹有了人生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结合,在这张简易的木床上,有过幸福、有过甜蜜,但是也有过悲伤。比如半年前的一天晚上,也就是当年2月初的某天晚上,两人躺在这张床上融合为一体后,很快从短暂的幸福中醒了过来,谁也不知道,这次短暂的水乳交融后,是不是意味着两人的爱情即将走到生命的尽头?这天晚上,两人来到车站附近的餐馆吃晚饭,路过一家音像店,武文渊特地购买了一盒音乐卡带。突然掏钱购买这盒音乐卡带,没有别的原因,只因这盒卡带里有一首武文渊和胡欣茹都喜欢聆听的一首歌曲,这首歌曲是由林子祥与叶倩文共同深情演唱的《选择》。“希望你能爱我到地老到天荒,希望你能陪我到海角到天涯,就算一切从来我也不会改变决定,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我一定会爱你到地老到天长,我一定会陪你到海枯到石烂,就算回到从前这仍是我唯一决定,我选择了你,你选择了我,这就是我们的选择”。遗憾的是,武文渊与胡欣茹这段美丽的爱情没能爱到地老天荒,也没能爱到海枯石烂,两人于1998年7月踏上各自的人生,也就不过两个多月的时间,就面临爱情的死亡。其实,胡欣茹在信里已经简要解释了其提出分手的原因,不是因为不爱武文渊,而是两人空间距离太远,两人如果不能生活在一块,即使结了婚,也会因为长期分居最终而不得不选择离婚。既然两人不能走到一块,那就分手吧,相信时间是医治感情创伤的最好良药,只要分了手,两人在人生路上面临的各种困难都能克服,面临的各种问题都能解决。还有一个原因不容忽视,那就是胡欣茹被当地人事局发配到中江城郊某所中学后,时时面临这所中学的同事们的倾轧,这让可怜的胡欣茹感到在这所学校难有立锥之地,于是想过分手来解决她踏上工作岗位后面临的困境。说句心里话,武文渊能理解胡欣茹面临的困境,但是不愿意就这样放手,除非是到了山穷水尽,实在找不到前进的方向时才迫不得已选择放手,但是不管做出怎样的选择,在答应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分手之前,必须得赶到中江,就爱情该何去何从,与之做一个披肝沥胆地交流,并努力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严格意义上说,武文渊比胡欣茹要幸运得多,至少来到自己稀里糊涂签约的单位,没有遇上领导恶意给其穿小鞋和同事们的落井下石,说句心里话,大家对武文渊同学非常关心,有一位姓赖的老师曾试图把武文渊招到其麾下变成其上门女婿。当然,人生总有诸多不如意的地方,比如武文渊居住的寝室,那位姓陈的老头就非常可恶,这让可怜的武文渊时时没有好心情。

好在远方还有心爱的人儿,人们常说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只要有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相伴,武文渊坚信,其面临的任何困难都能克服。可是,当武文渊每天晚上躺在冰冷的床上,痛苦地思念远方心爱的人儿的时候,却等来分手的消息,这让武文渊心里怎么不痛楚?9月29日这天,武文渊不顾舟车劳顿之苦,与时间赛跑,终于在傍晚7点赶到中江县南部的仓山镇,到了这个地方,离胡欣茹的家和离胡欣茹工作的单位就不远了,但这看似只有一箭之遥的距离,却成了当天晚上无法翻越的一座大山。傍晚7点,夜色逐渐拉上帷幕,武文渊拖着沉甸甸的屁股从一辆破破烂烂的客车走下来,立即寻找开往中江县城的客车,遗憾的是,早在半小时之前,当天最后一班开往中江的客车已经出发。怎么办,难道只能在仓山镇找家小旅馆住一晚上?仓山镇到胡欣茹的家,如果步行,至少需要行走四个小时,如果到中江城郊胡欣茹工作的学校,保守点估计,至少需要行走一晚上,看来,只有在仓山镇找一家宾馆入住了。突然,武文渊看见前方有一辆摩托车驶来,这如同溺水者看见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毫不犹豫地招手拦车,经过一番讨价还价,最终以50元的价格成交,让摩托车的驾驶员护送武文渊前往中江城郊的龙台镇。不要认为武文渊砍价的功夫很厉害,其实这50元的价格是摩托车驾驶员提出来的,他一听见武文渊说的鸟语就知是其外地人,既然是外地人,不狠狠地宰你,那宰谁?只是让人感到可笑的是,武文渊不惧怕这位驾驶员,倒是这名驾驶员惧怕武文渊,他在出发之前,特地在一台公用电话上给其家人打了一个电话简要说了其这笔业务。仓山到龙台,不知道有多少公里的路程,只记得这天晚上,武文渊乘坐在摩托车上,花了近两个小时才赶到龙台镇,看来,这50元的车费花得一点不冤。到了龙台镇胡欣茹工作的学校已是晚上9点,下了车付了车费后,武文渊就来到这所学校的门卫室。守门的大妈非常热情,不需要武文渊出示身份证,也不需要登记,听说是找某某老师,就带着武文渊进入校园,向远方一座砖瓦房一指,说胡欣茹老师就居住在前面那幢砖瓦房里。向这位大妈道了千万个谢谢后,武文渊就来到这幢砖瓦房前。尽管此时早已被漆黑的夜色笼罩,但是凭借校园里微弱的灯光,武文渊还是看清了这幢砖瓦房。这是一幢普普通通的砖瓦房,中间是走廊,两侧是房间,只是非常破旧,给人以断垣残壁的凄凉景象。走廊里几乎没有什么灯光,武文渊按照大妈的指示,数到右侧第三间房,由于房门是用几块破木板拼凑而成的,房间里微弱的灯光通过这扇破烂木门的门缝洒在过道上。毫不客气地说,眼前这幢断壁颓垣的砖瓦房,就只有胡欣茹居住的房间从房门上透出一丝微弱的亮光。有亮光,说明房间里有人,这让武文渊一颗急切的心不由得紧张起来。举起右手,武文渊轻轻地在房门上敲了几下,随即,就听见房间里传来非常熟悉的询问声。

当武文渊急切地说了一句“是我,亲爱的请开门”时,武文渊立即听见熟悉的脚步声,接着房门被推开,差不多有三个月未见面的心爱的人一下就出现在武文渊面前。武文渊丢下手里随身携带的装有换洗衣服的塑料包,用脚后跟把房门掩上,一把把朝思暮想的心爱的人儿拥入怀里,在其额头上、脸颊上、鼻梁上、嘴唇上亲吻起来。不过胡欣茹很快就推开了武文渊,因为窗户上的窗帘没有拉上,害怕被同事们或者是学生看见两人的亲密行为。拉上窗帘后,武文渊顾不上憋着的那泡有点难受的尿,也顾不上饥肠辘辘的肚子在那里叫个不停,再次把胡欣茹卷入怀里狠狠地亲吻一番,然后向心爱的人儿央求不要分手,两人不离不弃相濡以沫地好好爱一辈子。老夫猜想,此时的胡欣茹心里也不置可否,面对武文渊的哀求,既没有说分手也没有说不分手,只能任由武文渊抱在怀里亲吻一番。当然,两人滚床单的事得暂时搁置一边,此时的武文渊首先是找个地方痛快淋漓地撒一泡尿,接着让胡欣茹煮一碗面条填填肚子,这两个问题没有解决,武文渊是没有心情,同时也没有力量滚床单的。可是到哪里撒尿呢,房间里只有一间卧室,而且面积不大,掐指估算,顶多十个平方。房间里设施非常简陋,左侧安放了一张木床,给人的感觉是用几块木板拼凑而成的。右侧一张破烂的课桌上摆放着一个电炒锅和电饭煲,电饭煲一侧,有几个破碗和几双竹筷,加上床下的一个人造皮革箱子,这算是胡欣茹所有的家当。由于房间没有卫生间,武文渊得到校园外侧,靠近河边的一座公厕里撒尿,不过公厕又脏又臭,一进入公厕,一群蚊蝇伴随着一团臭味,排山倒海般袭来。武文渊打了好几个寒噤,才定住神,屏住呼吸,一手握着裤裆里的水龙头,一手挥舞着追打蚊蝇,总算从公厕里安全撤了出来。但是第二天早上,来到这里大墩的时候,那滋味,毫不夸张地说,真他妈的难受,武文渊憋着气卯足劲把大墩的任务完成,白花花的屁股被肆虐横行的蚊蝇叮咬了好几个肿块。胡欣茹工作的学校,是一所普普通通的镇中学,校园面积比较大,正在修建两幢现代化的教学楼,从外表上看,应该算是一所发展不错的学校。尤其是,位于城郊,离中江县城顶多十多公里距离,无论是交通还是生活都很方便,如果武文渊大胆地丢掉工作到这里谋生,哪怕是在街道上摆个地摊,应该能生存下来。故,在胡欣茹陪同下,查看龙台镇的时候,武文渊心里的想的就是某一天辞去工作,到这里来安营扎寨。当然,这只是一个瞬间出现的想法而已,要真正迈出这一步,其实非常艰难。辛辛苦苦读了十多年的书,并且母亲因此而不幸去世,总不能把工作说丢掉就丢掉吧,即使武文渊有这个胆量,但年迈的父亲能接受吗?所以,武文渊这一想法只是一个来去匆匆的念头,现在需要做的事是说服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收回分手的成命,至于两人怎样才能走一起的事只有等到美美地睡一觉后于第二天早上再商量。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六)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