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七)  

2017-01-03 21:33:33|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8年9月29日晚上,武文渊没有在胡欣茹所在学校附近找家宾馆入住,而是与心爱的人儿挤在寝室里那张用几块木板拼凑而成的木床上,一番卿卿我我和耳鬓厮磨后,得知胡欣茹在过去的这个暑假过得非常艰难。首先得无助地等待工作的分配,其次,8月份时那特殊的几天没有如约而至,这让胡欣茹再一次感受到世界末日的到来。工作肯定是有的,但是有好坏之分,如果人事局的领导发善心,胡欣茹有可能幸运地分配到县城里的一所中学,如果遇上人事局的领导心情不怎么好,极有可能被发配到中江境内最为偏远的某所乡村中学。不过,究竟被发配到什么样的地方和什么样一所什么样的学校,可怜的胡欣茹只能听天由命。但究竟被“充军”到什么地方,说句心里话,对胡欣茹来说不怎么重要,只要能拥有一份养活其工作就行,现在需要做的,是如何处理掉肚子又一个上天给予的礼物。1997年1月的寒假,两人不顾一切后果,天天晚上翻天覆地地滚床单,由于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一个寒假结束,非常不幸地遭遇上天的眷顾,偷偷地给两人一件暂时没有办法接收的礼物。回到学校,找了一家医院,悄悄地处理掉后,两人没有因此而吸取教训,滚床单时仍然是毫无顾忌,结果于1998年8月,胡欣茹再一次遭遇上天强行送给其一件礼物的尴尬窘境。为了把这件礼物强行给挡回去,胡欣茹故意卯足劲干农活,听说有很多妇女同志就是通过这一方式把上天呈送的礼物给挡了回去,遗憾的是,这一招对胡欣茹不管用。得知自己被发配到中江城郊某所中学后,在踏上工作岗位的前夕,胡欣茹从父母手里拿了几百元人民币一个人痛苦地到县城某家医院,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再一次医生做了一个看似简单,其实对身体有极大伤害的手术。这事,胡欣茹一直隐瞒在心里,没有在信中给武文渊讲述,这天晚上,看见心爱的人儿武文渊到来,胡欣茹噙着泪水,怀着满腹的委屈,给武文渊讲述了其发生在暑假里的悲戚故事。得知心爱的人儿受了这么多的痛苦和委屈,武文渊痛得心如刀割,但是除了紧紧地把心爱的人儿抱在怀里外,似乎找不到其他任何有效的安慰方式。9月30日,胡欣茹必须得到教室上课,武文渊则留在寝室里通过睡觉的方式打发无聊的时光。那时的武文渊没有丝毫的文学细胞,与胡欣茹相处的那几天每天都有大量的空闲时间用于学习,可武文渊不知道好好拜读名家大作,也不知道用稚嫩的语言把每天的心情故事记录下来,只知道随波逐流,看一步走一步。10月1日,天刚蒙蒙亮,两人立即起床,在小镇上找了一家餐馆随便吃了一点早饭,乘坐一辆破烂的客车赶往积金镇,到了积金镇,再步行一个多小时的山路回到了胡欣茹父母家。看见小两口回了家,胡欣茹的父母非常高兴,把家里所有珍贵的美食都煮进锅里,好好招待这名未来的东床坦腹,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非常感动,再一次痛下决心好好爱胡欣茹,并且把胡欣茹的父母当成自己的父母努力尽到孝道。关于胡欣茹在9月中旬提出分手的事,胡欣茹父母一点也不知道,看着回到家里的小两口亲密无间,两位老人家非常高兴,琢磨着在年底或者是明年的6月,让武文渊和胡欣茹办理结婚手续。不过,两人的亲密无间是表面上的,至少此时,胡欣茹没有答应武文渊收回分手的成命。国庆节小长假结束前夕,武文渊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到位于中江县龙台镇的某所中学,在寝室里做饭时,武文渊不小心把房间角落的水龙头弄坏,顿时水泄如注。

胡欣茹立即寻找学校的水电工,武文渊则来到校园外侧靠近一条小河的公共厕所里躲着,等水电工修好水龙头后再回到寝室,不过房间里到处都是积水,这天下午,武文渊和胡欣茹的主要工作就是清扫房间里积水。晚上,吃罢晚饭,武文渊再一次央求心爱的人儿胡不要坚持分手,虽然分手后很多困难会迎刃而解,但是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任何事情的解决必须得坚守爱情为前提啊。可这时,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对两人能否在一块没有信心,不管武文渊怎么央求,始终不给武文渊一个明确的答复。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的内心世界非常痛苦,躺在床上抱着胡欣茹柔软的身躯痛苦地思考一晚上,第二天早上最后一次央求胡欣茹收回分手的成命无果后,武文渊只有拎着那只装有衣服的塑料口袋,于早上8点,带着痛苦的心情,离开了胡欣茹。离开胡欣茹的这天早上,武文渊第一次违背心爱的人儿的意愿强行在其身体上发泄了近乎于奔溃的欲望,不知道此时胡欣茹心里的感受是什么。武文渊利令智昏,不顾胡欣茹的感受,在其身体上发泄自己的兽yu时,看见心爱的人儿一直默默地淌着眼泪。后来,武文渊每次想到这一幕,总感到自责和愧疚,因为这天早上武文渊所作的一切皆是禽兽不如的暴行,既没有尊重胡欣茹的意愿,也没有考虑胡欣茹的感受,趴在胡欣茹身子上,愤怒的武文渊除了以这种残暴的方式发泄自己的怨恨外,实在是找不到别的方式宣泄心中的苦闷。发泄完自己痛苦的欲望,用自来水冲洗了一下脸,拎上那只塑料口袋,武文渊头也不回地离开心爱的人儿。不过,在离开胡欣茹所在学校的一刹那,武文渊强忍住泪水,回头看了一眼学校的大门和蓊蓊郁郁的校园里被树枝遮掩的胡欣茹居住的那幢墙面斑驳陆离的砖瓦房,把心一横,决定结束这段爱情,回到属于自己的残酷现实中去。当然,要忘记这段爱情,对武文渊来说非常艰辛,至少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心里会充满着擢发难数的痛苦,但是,时间是医治创伤的良药,相信总有一天,武文渊会彻底从这段凄美的感情中走出来。在龙台镇南侧的德阳罗江到遂宁桂花的罗桂公路边,武文渊等来一辆开往仓山镇的中型客车,由于这天乘车的旅客不是很多,武文渊顺利在驾驶室右侧找到那个视野非常开阔的“黄金座位”。这天上午的乘车经历,与1996年12月13日晚上的乘船经历,一道成为武文渊这辈子难以忘怀的回家之旅。1996年12月13日的晚上,武文渊心里一直想着“母亲病危,请速回”这个字,痛苦地流着泪,在与凛冽的寒风做艰苦卓绝的斗阵的过程中,从朝天门码头乘坐客船回到了武陵,那种凄楚和悲伤的心情,之前,武文渊从未有此遭遇。任何人看见“母亲病危,请速回”这几个字,心里都不可有好心情,无需多说,大家都能知道,此时,武文渊的母亲要么是处于重病的折磨,要么是处于弥留之际,甚至有可能悄然离世,但是不管是哪种情况,对武文渊来说都是上天已经坍塌下来。没有了母亲,武文渊只能把对异性的爱,毫无保留地给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可是,在母亲去世后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自己辛辛苦苦爱的人儿,却坚决地提出分手。现实真的非常残酷,之前,三年多时间的恋爱,武文渊和胡欣茹两人没有红过一次脸,也没有拌过一次嘴,两人的感情虽然平平淡淡,但是非常真挚与真实,在很多事情的处理上,两人心里的想法常常高度一致,真的叫心有灵犀一点通。

可是,大学毕业天各一方,也就不过三个月的时间,胡欣茹却执意提出了分手,分手的原因不是因为两人感情不和,而是因为两人的空间距离太远,胡欣茹需要武文渊照顾和关爱的时候,可留在重庆工作的武文渊只能爱莫能助。这样的日子怎么过啊,除了分手,似乎没有别的方式可以选择,没有别的道路可以走。优柔寡断的武文渊,对感情之事,从来是拿不起放不下,尤其是没有想过与胡欣茹这段美丽的爱情会有分手的那一天,故,当胡欣茹深思熟虑一番后提出分手时,可怜的武文渊感到犹如平地一声惊雷,始终无法接受。10月7日早上,国庆节小长假最后一天假日,武文渊再次向心爱的人儿提出不要分手遭到胡欣茹残忍地拒绝后,其心里的难受和痛楚真的可以用肝肠寸断、撕心裂肺或者是椎心泣血等词语来形容,想到心爱的人儿从此不再属于自己,一段美丽的感情就此变成回忆,心有不甘的武文渊,怀着愤怒的心情,在胡欣茹身子强行发泄了自己的不满。这是武文渊对心爱的人儿唯一一次发泄其心中的愤怒与不满,当把兽yu发泄完毕,武文渊拎上裤子和那只塑料口袋,开始了人生中又一次悲戚的回家之旅。这天上午,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默默流着眼泪的武文渊,心情格外难受。这天上午,驾驶员好像知道武文渊心情难受似的,一直播放童安格演唱的歌曲,这使得武文渊的心情随着童安格演唱歌曲在车厢里一直来回不停地摇荡。之前,武文渊对童安格的歌曲不感兴趣,总感觉其演唱的歌曲软绵绵的,而且是无病呻吟,但是,当你突然陷入失恋状态时,再来聆听童安格演唱的歌曲,你会发现每首歌曲都在冲击你的内心世界,于是,脸上的泪水哗哗地淌个不停。不过,再美丽的音乐和再伤感的情歌,都无法让武文渊糟糕的心情从冰窖里走出来,反而,听着童安格演唱的歌曲,武文渊的心情越来越糟糕,这让武文渊感受到童安格演唱的每一首歌曲仿佛都是为自己唱的。由此武文渊还联想到欢子演唱的《伤心的时候可以听情歌》,“伤心的时候可以听情歌,忧伤的旋律可以赶走失落,寂寞的时候可以听情歌,忧郁的歌声可以带来快乐,伤心的时候可以听情歌,唯美的节奏可以赶走难过”,可事实是,武文渊听着童安格演唱的《其实你不懂我的心》、《明天你是否爱我》、《爱与哀愁》、《花瓣雨》、《梦开始的地方》和《现在以后》等歌曲,并没有让武文渊悲戚的心情从伤感的歌曲中走出来。毫不客气地说,10月7日,武文渊是淌着满脸的泪水从中江回到重庆,回到重庆时已是晚上12点,此时,武文渊的心情如同眼前茫茫的夜色,处于生不如死的痛楚之中。但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必须从痛苦中走出来,因为家里还有年迈的父亲,还有正在念书的弟弟,不管未来道路时多么的艰辛,必须得勇敢地站立起来。随后的一段时间,武文渊强忍心里的悲痛,把悲痛转化为力量,一心一意地工作,逐渐,心里的悲痛有所减轻。当然,要彻底消失,需要漫长的时间,短则两三年,长则五六年。随着时光的流逝,武文渊心里所有的伤痛都会淡淡逝去,最后,只在脑海里留下模糊的记忆。不过,任何事物的死亡都要经历一个垂死挣扎的过程,或者说是回光返照的过程,在心里逐渐接受美丽的初恋故事结束的二十多天后,武文渊突然接到胡欣茹父亲打来的电话,他已经说服胡欣茹收回分手的成命,并打算在寒假时让两人结婚。这时,武文渊寝室里没有安装电话,那武文渊是怎么接到胡欣茹父亲打来的电话的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武文渊曾经用寝室附近一家小卖部的公用电话多次给胡欣茹打电话,胡欣茹的父亲得知武文渊与胡欣茹小两口的感情已经分崩离析后,非常震惊,立即赶到胡欣茹所在的学校,苦口婆心地规劝胡欣茹不要放弃这段爱情。不可否认,武文渊是一个不怎么优秀的男人,论海拔高度,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的海拔高度不会超过一米六六;论学识和地位,武文渊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老师,在一所屁股般大小的子弟校工作;论经济条件,武文渊的家庭非常贫困,不仅母亲不幸已去世,而且目前还是借债过日子,即使武文渊踏上了工作岗位,每个月的收入顶破天只有一千元。还有,武文渊胸无大志,待人接物的能力比较差,不懂得人情世故,像武文渊这样的男人,这辈子,即使手足胼胝地努力,结果也不过是一个穷困潦倒的家伙。但是,胡欣茹的父亲在武文渊身上找到了他人不具备的亮点,如,武文渊为人真诚,不懂得虚伪,吃苦耐劳,对工作也是兢兢业业,把女儿嫁给这样的男人,虽然不会有大富大贵的生活,但是能平平安安地过一生。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为了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吗?最近这段时间,武文渊一直在拜读昊天牧云先生撰写的《秦朝那些事儿》,再一次发现,那些胸怀大志的爷们,其实心胸非常狭窄,他们的胸怀大志,只是针对权利的追逐,追求个人的荣辱,对朋友、对亲人、对家庭,毫不客气地说毫无责任可言。如那揭竿而起的陈胜和吴广,不是说过“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和“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吗,其实他们在起义的过程中,不照样是只追求一己之私利而已,尤其那陈胜,刚刚攻占一座名叫“陈”的城市,不顾众人反对,迫不及待地称王,过着皇帝的腐败生活,结果被人一刀砍为两段,死无全尸。其实,像陈胜这类具有悲剧色彩的伟大历史人物多如牛毛,而真正得以善始善终的伟大人物只是凤毛麟角,甚至是没有。所以,武文渊执拗地认为,人活一辈子还是平平安安地好,什么大富大贵,其实都是过眼云烟。蜂鼻蝎目的秦始皇嬴政很伟大,统一六国,建立我国历史第一个统一的封建王朝,可结果呢,在沙丘病死后,不仅其尸体腐烂后成了一堆白骨,而且其子女,被赵高肆意残杀,只统治十多年,大秦帝国在声势浩大的农民起义中轰然倒下,整个家族被杀得片甲不留。在秦始皇眼里,权利是他唯一追求的目标,为了权利,可以不择生冷,也可以任意剥夺他人的性命,可结果,在得到短暂的虚荣后,最后还不是落得家破人亡的悲戚结局。以武文渊夏虫不可语冰的角度看问题,历史上从来没有人是赢者,朱元璋建立大明帝国不是很厉害吗,可是到了明朝灭亡的时候,其上百万的朱姓子孙不照例是被屠杀,所以,武文渊追求的人生是平平淡淡和健健康康的。胡欣茹的父亲没有多少文化,但是对人生看得非常透彻,当武文渊羞羞答答地出现在其面前时,胡欣茹的父亲已知道,面前这名小男生是值得其女儿托付终身的男孩。故,得知胡欣茹不顾武文渊的哀求,执意坚持分手后,胡欣茹的父亲立即赶往胡欣茹工作的学校,极力反对两人的分手。武文渊接到胡欣茹父亲的电话,得知胡欣茹迫于其父亲压力不得不收回分手的成命后,无需多说,其心里肯定感到非常高兴。但是这种高兴注定是昙花一现,因为此时两人的感情已经产生裂痕,虽然在胡欣茹父亲强烈干预下,这道裂痕暂时愈合,可是这个痕迹仍然存在啊,稍不留神,这道裂痕会再一次裂开,甚至彻底裂开再也无法修补。

从武文渊在单位里初来乍到的经历来看,心爱的人儿分配到其所在单位后,肯定会有七大姑八大姨的家伙劝说其放弃与武文渊的爱情,甚至还有尚未成家的爷们挥舞着锄头,疯狂挖武文渊的墙角。在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同事游说下,胡欣茹对这段感情肯定会发生动摇,至少,武文渊在胡欣茹写的信件中已经感受到胡欣茹身边有同事对这段感情有着极大的威胁。国庆节小长假结束后到放寒假之前的这段日子,武文渊没有办法挤出时间乘坐长途大巴车赶往中江,两人的感情只能仰仗彼此写的信。踏上工作岗位后,凡是胡欣茹写的信,毫不客气地说,直到现在,每一封信武文渊都是小心翼翼的保存,但是,只要你数一数胡欣茹写给武文渊的信,从1998年9月到1999年6月,其实只有寥寥的几封。当然,这一年,武文渊写给心爱人儿的信不会更多,顶破天,也不过七八封信而已,请问,近一年的感情,仅靠这几封信,怎么去维系?不过最为致命的是,胡欣茹遇上两人身处异地的困难时,没有深思熟虑便匆匆地提出分手,这让武文渊在感到椎心泣血的痛苦时,心里逐渐对这段感情感到绝望。虽然胡欣茹的父亲出面对两人这段感情进行干预,但是这道裂痕已经没有办法抹修补,当再一次遇上困难时,无论是胡欣茹还是武文渊,在第一时间里可能会优先选择放手,只有放手,才能解决两人在感情之路上遇到困难。所以,在武文渊的脑海里,对爱情逐渐形成一种观念:在世道衰微物欲横流的世界里,纯真的爱情是短暂的,毫不客气地说,再美的爱情,经历时间的摧残后,都会慢慢失去其美丽的色彩,到最后,牵着爱人的小手,就如同自己的左手牵着自己的右手。当然,世界上也有伟大的爱情,如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牛郎与织女之间的爱情,可这些伟大的爱情最终的结局是悲剧。换句话说,伟大的爱情只能存在文学作品或者是神话故事里,而且都是以悲剧结束。不过,在胡欣茹父亲的干预下,武文渊与胡欣茹的爱情暂时得以符合,可是原本如胶似漆的亲密无间开始有点生疏,原本只需一个眼神,一个微笑,就能明白对方心里,逐渐变得陌生。这年的12月,胡欣茹的弟弟胡欣文从南京某所大学来到重庆,几乎每个周末,武文渊陪着心爱人儿的弟弟在重庆周边各大与水泥、建筑陶瓷有关的公司为胡欣文寻找工作。武文渊陪同胡欣文到过江津地维水泥厂、四维洁具公司、兆峰陶瓷和武陵建筑陶瓷厂等,但是都没有成功。四维洁具公司对前来寻找工作的大学生非常热情,武文渊陪着胡欣文来到这家单位,其负责人不仅带着武文渊和胡欣文到厂区参观,而且还免费提供晚餐和住宿,只因这家公司提供的工资待遇比较低,作为一所著名学府的学生,胡欣文不愿意委曲求全来到这家单位工作。不过,经过一番努力,胡欣文最终与重庆境内一家大型的水泥厂签订就业协议书,只是后来武文渊与胡欣茹彻底分手,武文渊不知道胡欣文后来咋样,但愿一切都安好。时光飞逝,转眼就来到1999年1月新一年的寒假,放假的第一天,早上6点,武文渊与胡欣茹弟弟胡欣文,乘坐从寝室附近的那辆开往遂宁的中型客车赶往中江。这是武文渊人生中最后一次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见面,寒假即将结束,武文渊乘坐长途客车从中江回到重庆,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曾经亲密无间的恋人最终成为天上的参商二星,一段美丽的爱情故事,最终化为凄美的回忆。由此,武文渊不禁不由地想到2000多年前庄子说的“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句让人唏嘘不已的话。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七)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