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八)  

2017-01-04 21:05:00|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全校教职员工大会上,校长大人“汤司令”用他那公鸭般的嗓音刚刚宣布新一年的寒假正式到来,武文渊立即拔腿跑到寝室附近的一个汽车票代卖点购买了两张由重庆开往遂宁的长途客运车票。因为在重庆到处寻找工作的缘故,此时胡欣茹的弟弟胡欣文正待在武文渊身边,两人匆匆地拾掇一下行李,于第二天凌晨6点一道乘坐停泊在寝室附近的那辆中型客车赶往中江。这天的行程非常顺利,主要原因在于重庆到遂宁的319国道已经修建好,武文渊与胡欣文乘坐的这辆长途客车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到达遂宁汽车站。1999年,无论是国道还是省道,几乎没有监控摄像头,也没有测速的电子仪,城里许多红绿灯路口都没有安装监控器,所以,武文渊乘坐的这辆长途客车,一路上都是轰着油门勇往直前地向前冲。到了遂宁汽车站后,没有到车站附近找家餐馆吃午饭,立即转乘一辆开往蓬莱镇的客车继续前行。一路上,武文渊手里拎着一个大纸箱,纸箱里有心爱人儿胡欣茹的毕业留言册、大学时期使用的各种教材,不过,凡事涉及到胡欣茹的相片,武文渊都扣留下来,只是没想到会成为永远的纪念。武文渊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到中江看望心爱的人儿要带上胡欣茹的家当,兴许武文渊已经从潜意识里认识到这一次见面将会是绝唱。在遂宁城西有一个名叫桂花镇的地方,有好几个着装穿得非常时尚的小伙子挤上了车,这几个小伙子在车厢里吵吵嚷嚷地你推我攘一番后,在一个名叫隆盛镇的地方下了车。开始,武文渊对这几名有着怪异行为的社会青年没有在意,到了蓬莱镇汽车站,下了车,习惯性地把右手放入裤兜,才发现原本好好的裤兜不知何时已经被他人剪了好几个破洞。好在武文渊把孔方兄放入胸口处紧贴肌肤的荷包里,否则,身上携带的几百元孔方兄被盗后,武文渊只能拿着一个破碗,拄着一支拐杖,像叫花子似的,一路讨饭,一瘸一拐地赶到中江龙台。这天,武文渊和胡欣文遇上了狗屎运,到了仓山镇后顺利坐上当天开往中江县城的最后一班客车,在夜色刚刚拉上帷幕时,武文渊平安到达胡欣茹所在的学校。与心爱的人儿相处一块,武文渊感受到的是幸福和甜蜜,但是在幸福和甜蜜的背后,又感到一份忧伤,因为武文渊不知道,这次相见后,是否还会有下一次见面的机会。在中江县龙台镇快快乐乐地玩了几天,在春节即将到来的前夕,两人在龙台镇上的小超市购买了一口袋年货,年货其实很简单,无外乎购买一点糖果和水果。乘坐客车回到胡欣茹父母家后,看见几个孩子成双成对地回到家里,胡欣茹的父母感到非常高兴,俯仰之间,发现胡欣茹父亲耳鬓的白发少了许多。胡欣茹是家里三个子女中的老大,弟弟胡欣文是老二,这年即将大学毕业,不过在寒假到来之前,与重庆一家大型水泥厂初步达成就业协议。妹妹胡欣丽是家里的老三,初中毕业后,一方面是因为其成绩不怎么理想,另外一方面原因是因为家庭的经济有点糟糕,胡欣丽不幸早早地辍学,到了十七岁时就外出打工。1999年1月这个春节,胡欣茹的弟弟妹妹都回到家里陪同父母过春节,而且妹妹胡欣丽还带着一名高大帅气的男友,说句心里话,这让胡欣茹的父母高兴不已。春节到来之前,武文渊陪着胡欣茹,无外乎是打扫家里的清洁卫生和简单做点家务事,临近除夕之夜时再到附近一个名叫积金镇的集市上购买年货。每次从集市回家,胡欣茹带着武文渊总喜欢沿着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行走,虽然要翻山越岭,还要穿过一个古老的栈道,但是一路上很难遇上一个路人。

趁此机会,武文渊争分夺秒地拥抱着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卿卿我我。当然,这年春节给武文渊留下深刻记忆的不是这些,而是春节期间,在胡欣茹父母一再要求下,武文渊陪着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到附近一个山村看望胡欣茹所在单位的那名姓赵的校长。胡欣茹的父母想法很简单,春节期间看望这位校长大人,然后请这名校长大人为武文渊工作调动之事出一份力。也就是说,胡欣茹的父亲希望武文渊能调离重庆,顺利调入中江胡欣茹所在的学校工作,即使无法调入到同一家单位,调到中江其他任何一所学校也行。只要两人在一个地方工作,通往婚姻殿堂的道路上遭遇的困难,哪怕是重重荆棘,都可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以,对胡欣茹父母这一前瞻性的决定,武文渊是打心眼地拥护。对武文渊来讲,到哪个地方工作和到什么样一所学校工作一点也不重要,只要能和心爱的人儿在一块,并喜结良缘并蒂芙蓉,哪怕是在天涯海角武文渊也会真心实意地跟随。只是不知道胡欣茹所在学校的校长,有无这个能力把武文渊调入中江,这不是简单的跨市调动,而是非常复杂的跨省合作,除非胡欣茹所在单位的这位校长有通天的本领,否则,武文渊调往中江的美好愿望只能赍志而殁。但是,不管结果如何,努力尝试一下是没有错的,说不定这位姓赵的校长真有通天的本领,把武文渊调入中江呢。但是不知道咋回事,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心里有抵触情绪,或者说,胡欣茹不大愿意带着武文渊到其校长大人家里拜访这位有着孙猴儿本领的老人家。武文渊不清楚胡欣茹心里的抵触情绪产生的原因是什么,有可能是因为暂时不大愿意在学校领导面前曝光两人的关系吧,毕竟带着武文渊看望校长大人,不到烧一炷香的功夫,胡欣茹有男朋友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似的传遍胡欣茹所在的整座校园。就因为胡欣茹心里有抵触情绪,武文渊手里提着胡欣茹父母购买的烟酒等礼品,在胡欣茹几间大瓦房后面的半山腰上,决定是否去看望胡欣茹的校长大人时两人再次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其实,这个争执在胡欣茹家里还未出发时就已产生,至少胡欣茹扭扭捏捏,不大愿意陪同武文渊前往校长大人的家。两人发生的龃龉,被胡欣茹父亲看在眼里,当两人磨磨蹭蹭赶往那位姓赵的校长大人的家的过程中,胡欣茹的父亲一直在背后暗中跟随。在半山腰处,由于脱离了父亲的视线,胡欣茹再一次反对前往校长大人的家。此时的武文渊只有耐着性子诲人不倦的苦劝,在两人争执的过程中,突然看见身后胡欣茹父亲佝偻的身影。可能是因为实在招架不住父亲的压力,胡欣茹最终只有硬着头皮陪同武文渊前往校长大人的家。到了校长大人的家后,这位姓赵的校长对武文渊和胡欣茹小两口非常热情,不仅邀请两人留下来吃晚饭,而且还郑重承诺将努力把武文渊调往中江。不管校长大人掷地有声的承诺是有感而发还是虚与委蛇地做的一个毫无意义的表态,但至少能说明,只要武文渊和胡欣茹携手共进,武文渊是很有可能调往中江的,两人的爱情极有可能开花结果。可事实却不是这样,因为此时,胡欣茹与武文渊的感情在1998年的10月就已产生裂痕,虽然在胡欣茹父亲出面干预下,这道裂痕暂时得以修复,但是并未彻底消除。这次看望胡欣茹所在学校校长大人之事,武文渊与胡欣茹,原本一对非常恩爱的小两口,居然再一次发生盎盂相击。不管校长大人的口头承诺是否具有虚伪性,但是,武文渊要调到中江工作,唯一可以依靠的力量,就是这位姓赵的校长。

这名校长的老家也在农村,与胡欣茹父母的家只隔一个山头,步行只需一个小时,对这位校长有所求,这年的春节,武文渊和胡欣茹携手看望这位垂直领导,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这是天经地义之事,但是却没想到两人为此却发生盎盂相敲,不知道这是否能预示两人的爱情再度濒临死亡的危险。由于这事已经过去近20年,在看望这位校长大人之事上,两人为什么会发生争执,说句心里话,具体的原因武文渊已经忘记。只是清楚地记得,两人拎着两盒礼品,在离家时发生了争执,到了屋后半山腰处再度发生争执,如果不是随后而来的胡欣茹父亲的干涉,老夫猜想,这天下午,胡欣茹极有可能不会陪着武文渊去看望其校长大人。尽管最终武文渊和胡欣茹一道看望了这位校长,但是这事给武文渊心里留下很大一片阴影,至少让武文渊在琢磨这段感情是否该放弃时,找到了一个放弃的理由。不宁唯是,在校长大人家里做客时也发生了让胡欣茹生气的一段小插曲,这段小插曲的责任方在武文渊身上,但是不能全怪罪于武文渊,因为他不懂得人情世故,不懂得怎么与眼前这位和蔼可亲的校长大人怎么打交道。在等待吃晚饭的过程中,校长大人在客厅里摆放了一张麻将桌,并且极力让武文渊上战场,说句心里话,这可难住了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同学。你们在博客日志里,有没有看见过武文渊写下的有关打麻将的心得体会,直言不讳地说,老夫没有见过,而且从老夫对武文渊的行为习惯和兴趣爱好的了解来看,武文渊似乎对打麻将和斗地主之益脑游戏毫无兴趣,甚至不懂得打麻将和斗地主的规则。故,当眼前这位姓赵的校长执意要武文渊坐上麻将桌时,武文渊先以不会玩这玩意给予委婉拒绝。不会玩没有关系啊,可以学嘛,于是武文渊像被赶上架的鸭子,只有硬着头皮上,这一上,就惹出麻烦来了,至少胡欣茹看见武文渊在打麻将的过程中一不小心“赢”了校长大人一家人三十多元人民币。怎么能这样做呢,你到校长大人家里做客,就工作调动之事要求助于校长大人,怎么就不懂规矩地“赢”了校长大人的钱呢?注意,老夫在这里给“赢”字加了一个双引号,因为武文渊不懂得打麻将,说不定是稀里糊涂“赢”了校长大人的钱,而不是真正赢了这局麻将。之前,武文渊没有打过麻将,只是坐在朋友身边观看他人打麻将的过程中,大致了解麻将的规则,但是这个规则是随着地域发生变化的。这天晚上,武文渊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坐在麻将桌上与人酣战时,校长大人打的是成都麻将。成都麻将也被称为血战到底,是川渝地区主要的麻将规则,可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对此却是一窍不通。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这天晚上,大家围桌而坐打麻将时,武文渊不懂得成都麻将的游戏规则,而是根据自己已有的“打倒倒胡”的麻将经历玩成都麻将,结果稀里糊涂地来了一个“自摸”。其实,按照成都麻将的游戏规则,武文渊是没有权利自摸的,但是由于其不懂得游戏规则,误认为可以割牌,于是推倒麻将说自摸啦,校长大人看见武文渊说自摸了,总不能说没有自摸吧,于是只有装作糊涂掏钱,这个时候,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可以说不收取吗?如果不收取,这麻将怎么打啊,除非一直不割牌,来一个孔夫子搬家尽是输。可武文渊裤兜里只有两三百枚孔方兄,不要说玩上两三个小时,单单就玩半个小时,武文渊肯定会把其小裤衩也输掉。不要忘记成都麻将被称为“血战到底”,之所以叫“血战到底”,原因是因为几局玩下来,你就有可能输得倾家荡产。

可能是因为这位姓赵的校长大人看见武文渊果然不会打麻将,武文渊糊里糊涂来一把自摸后,校长大人满面笑容的宣布,今天晚上的牌局到此结束,接下来,大家围桌而坐吃晚饭。说句心里话,当校长大人宣布牌局结束的时候,武文渊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至少,不用担心稀里糊涂地割牌,也不用担心把小裤衩输掉或者是赢了人家的孔方兄。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对本次打麻将自摸的事也感到愧疚,不仅乱打牌,而且迷迷糊糊地赢了他人的钱,但这事已经发生,武文渊只有拿腔作势地装糊涂。之前,胡欣茹对是否该陪同武文渊看望校长大人原本就持反对态度,现在又加上这事,不用多说,胡欣茹对武文渊胡乱割牌和胡乱赢钱肯定感到不满,吃罢晚饭,两人打着手电筒回家时,难免不会再次出现龃龉的事。其实,感情非常脆弱,即使这段爱情非常美丽,甚至美得不可方物,但是一旦遭受到伤害,两个人原本亲密无间的感情就会出现裂痕。这道裂痕不是随着两人的交往而逐渐消弭,毫不客气地说,是反而越来越深,到最后,原本的美丽全部成为争吵,到了感情只能成为争吵的时候,两个人的感情就该寿终正寝。在武文渊离开胡欣茹返回重庆之前,胡欣茹的父母带着自家三个孩子和两个还未办理结婚手续的东床坦腹,来到附近一个名叫积金镇的地方,找了一家照相馆,拍摄了一张全家福,同时,让这五名孩子拍摄了一张合影。这张合影,胡欣茹站在相片的中央,面向这张相片,胡欣茹左侧站立的是武文渊,武文渊左侧则是弟弟胡欣文。胡欣茹的右侧,站立的是妹妹胡欣丽,胡欣丽右侧,则站着其男友,一名来自河北的高大帅气的小伙子。这张相片,毫不客气地说成了千古绝唱,因为武文渊回到重庆后,再也没有与胡欣茹见面,这张相片就成为两人最后的纪念。武文渊与胡欣茹,辛辛苦苦爱了四年,可让人感到遗憾的是,两人从未拍摄过一次合影,这次虽然是合影,但是身边站着胡欣茹的弟弟、妹妹和妹妹的男朋友。当然,有弟弟、妹妹和妹夫相伴,这张相片看上去其乐融融,可是你抡圆斗鸡眼仔细查看,会发现胡欣茹的神情好像有点不大对劲。之所以说不大对劲,是因为胡欣茹侧身站着,眼睛朝另外一个方向看,总之一句话,武文渊与胡欣茹两人配合得一点不默契,如果不加介绍,很难看出这两人的关系是一对恋人。拍摄了这张合影后,武文渊就护送心爱的人儿回到其所在的学校,两人饱含着深情相拥而眠一宿后,第二天早上,天刚刚蒙蒙亮,在晨星的辉映下,武文渊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依依不舍地道别,不过,两人都未想到,这一次看似普普通通的道别竟然成为永别。回到学校,武文渊开始新的一学期的忙碌,新的一学期开学后最初两个月时间里,直言不讳地说,武文渊没有想过要结束与胡欣茹这段美丽的爱情。但是有一点不容忽视,回到各自学校身不由己地陷入席不暇暖的工作后,两人写信的频率越来越低,经常十天半月彼此没有写一封信,无疑,这对两人的感情产生不赀之损的影响。在一个陌生的环境里,无论是武文渊还是胡欣茹,都把满腔热情用于教育事业,对自己的儿女私情反而开始出现冷落,逐渐,武文渊发现,胡欣茹在心里不再重要,有时,居然成了一粒孤雏腐鼠的尘埃。这种心理不能用变心来形容,但是,武文渊对胡欣茹的依赖和思念正在急剧降低,以至于到后来冲动地提出分手时,武文渊心里其实没有太多痛苦,反而错误地认为,分手对两人来说,是一种解脱。

1998年9月,武文渊突然接到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提出的分手信之前,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从未想过分手之事,尽管两人身处异地,但是武文渊一直天真地认为,这段爱情会有一个完美的结果。也就是说,与胡欣茹步入婚姻的殿堂是理所当然或者是水到渠成之事,从未想过,这段美丽的爱情竟然会无果而终。但是,胡欣茹在两人踏上工作岗位不久,就出人意料的提出分手,这让武文渊对爱情开始产生质疑,甚至产生动摇。:见信好!此刻你一定很忙吧在忙的时候也需要多注意一下身体。前段时间我比较忙,但是把班上各种琐事理顺后这段时间空闲的机会相对多了一些。可闲下来,我的心里却感到相当的难受我感到真的是很无聊、很孤寂,都快要把我逼出病来了。每天大多数时间我就独坐在教室里面陪学生学习,学生上课时我就在校园走走。空闲时间我很想和人聊聊天,可找不到人。平时那些老师都是成双成对地出去散步,我不好意思从中去插一杠子。何况不是很熟,话不投机,憋得真难受。 我在前一封信说了这个学校的关系相当的复杂,能力再强、文凭再高,可别人不承认,你也没办法。上周星期天晚上开教职工大会,一位校长曾经这样说:‘新老师不要以为你学历高,有些东西你见得多、懂得多,可老教师是学校一笔宝贵的财富’。他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地说,但谁都知道针对的是我我这人本来就一点内向,没有瞧不起谁。这学期,我是学校里唯一新分配来的老师,学校领导强行给我安排了一名指导老师,还让我在指导老师与被指导间签个合同,签这个合同烦死我了。星期天那晚上,我心里一点都不高兴。真是看人说话,要是学校的‘红人’,校长会这么说吗?就是看我在学校是孤家寡人一个。班上很多问题我处理起来比较吃力,有些学生在学校里犯了错,学校找班主任,班主任处理时学生家长还要庇护。我处理问题缺乏艺术性,常弄得自己心里非常难受。听指导老师说,遇到家长不讲理的情况是家常便饭,她就是常由她的丈夫出面来处理,男同志在处理事情方面都比较行在种种残酷的现实面前我不知所措,为此苦恼不已。我考虑再三,决定在这边找个人作男朋友算了。阿,我们还是分手吧,的确对不起你,我这么做,说心里话也对不住我们相恋三年多的感情。我会把我们曾有的美好一切永藏心间,在无情的现实面前我别无选择。我不会应付各种关系,加上自己身体虚弱、性格内向、时常需要人帮助。何况你一个人也寂寞,需要有人时常和你分忧、享受喜悦、问寒问暖、体贴关怀。我们两地分居,只能靠回忆过日子,可人生的路很长,过多的回忆没有意义。放弃工作,是我宁死不愿的,让你放弃工作,我也不希望如此。如果这样,我的父母肯定不会答应,他们是传统型的人,你的父亲也接受不了,我需要的是稳定平和的日子。与其让大家都受苦难过,不如我们就分手,各自组建家庭,过稳定日子。你在那边找一个女友,有利于你的生活和发展。阿,请原谅我,你自己重新找一个漂亮的女孩作伴侣,彻彻底底把我忘了吧!我们曾经拥有、曾经浪漫过,请把这一切都忘了吧,重新开始新的感情生活!阿,不要记恨我,给我一个宁静的日子。祝:幸福快乐!1998年921”。以上这段话是胡欣茹在分手信里简单解释其迫不得已分手的原因,说句心里话,当年武文渊打开这封信看见分手两字时,整封信的内容并没有认真阅读,如静下心来再次阅读这封信,可以感受到,在昏暗的灯光下,胡欣茹是泪流满面,以无与伦比的悲痛之情写下这封信,毫不客气地说是字字看来皆是血。即使武文渊能穿越时空,回到1998年9月,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许分手是最佳的选择吧。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