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九)  

2017-01-05 21:25:00|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过完春节,不知不觉就结束与胡欣茹的浪漫之旅,乘坐一整天的长途客车回到学校,接下来的这一学期在武文渊身上发生了太多不为人知的故事,就是这些故事,让武文渊对那段美丽的初恋故事感到绝望,最终于1999年6月冲动地向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提出分手,至此,四年的初恋故事彻底落下了帷幕。这段爱情的死亡,责任肯定不在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身上,而在于武文渊想到两地分居造成的困难,以及彼此间鱼传尺素的次数越来越少,一时精虫上脑,残忍地提出分手。当然,如果此时胡欣茹不同意武文渊提出的分手,不断地写信要求分手的成命,或者是不顾舟车劳顿之苦赶到重庆来向武文渊苦苦哀求,或许这段感情就不会这么快陨落。其实,1999年2月,新的一学期正式开学后,在工作上,可以用顺风顺水这个平庸的词语来形容武文渊的工作,但是在个人恩怨上,尤其是在情感空间上,武文渊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和挑战。首先说说寝室里糟糕坏境吧,这学期,住在同一间寝室的那位姓陈的老头性格越来越古怪,不仅砸坏了寝室里所有电源开关、天然气灶阀门和水龙头,而且还时常含沙射影地大骂武文渊,看在这位头发、眉毛和胡须都已花白的家伙是一位即将退休的老头,武文渊一直强忍着心里的愤怒。不是有一句话叫“忍字头上一把刀”,或者叫“退一步海阔天空”的话么,但是长年累月的“忍”的滋味真他妈的难受,忍一天,武文渊可以忍,忍一时,武文渊也可以忍,可是要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忍,说句心里话,20岁出头,血气方刚的武文渊同学能够长年累月地忍吗?如果不是因为害怕违法犯罪,有时,武文渊真想抡圆拳头把这名老头痛打一顿。寝室里还有一位姓李的同事,这位同事与武文渊毕业于同一所大学,1998年6月30日同一天来到这家子弟学校。这位姓李的同事不愧于学的是政治专业,不仅能说会道,而且特别善于坑蒙拐骗,他于1999年1月放寒假前借遍全校所有老师的孔方兄,然后携款逃跑。说句心里话,武文渊真的很佩服这位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的同事,他与武文渊一道来到这家子弟校,校长“汤司令”对这名姓李的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青年才俊立即委以重任,让其担任两个高三年级文科班的政治教学。可是这名怀揣鸿鹄之志的同事没有把学校安排的工作放在眼里,而是千方百计向学校领导和同事们骗取钱财。这位同事有十足的理由骗取钱财,首先是这年的十月中旬,与其大学时期谈的一位女友结婚。2000年3月武文渊结婚时因为家里经济状况实在糟糕,就没有举办酒宴宴请亲朋好友,可这位初来乍到姓李的同事,结婚时,不管单位里的同事是否与他熟悉,其大发请柬邀请同事们参加其结婚典礼。老夫不知道武文渊这位姓李的同事通过大办婚宴究竟获得多大的油水,但是有一点武文渊心里很清楚,那就是同事们赠送的这点礼金无法满足其对孔方兄欲壑难填的欲望。很快,这名姓李的同事第二套把戏闪亮登场,这套把戏毫无技术含量,无非是到处宣传其母亲不幸身患重疾,需要大量的治疗费,怎么办,善良的同事们纷纷捐款呗。但是同事们的捐款对这位姓李的同事来说,是杯水车薪,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啊,单位上就七八十名同事,即使每人捐出50枚大洋,总的筹款费用不会超过4000元,顶多其四个月的收入。于是,这位姓李的同事开始玩起第三个花招,那就是哭哭啼啼地向每位同事借钱,想到人家母亲患了重疾,躺在手术台上需要大量的费用做手术,怎么办,借呗。于是,你一百我一百,不知不觉又凑了七八千元,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家伙把孔方兄凑了一万多枚大洋后,居然卷款潜逃了。

这套把戏虽然极其卑鄙,但武文渊非常敬佩这位与之同时踏入社会这口大染缸的同事,一是因为他对爱情比较专一,而且敢作敢当,不像武文渊,明知与胡欣茹的那段爱情是真爱,可最终一想到各种各样的困难就放弃了。可这家伙,根本不管明天的事,他的女友读了两年国家不负责工作分配的大学后,两人不管社会的残酷和生活的艰辛,毅然决定结婚。可能就是因为一个人的工资养不活两个人的缘故,这位姓李的同事迫不得已才编造各种谎言骗取同事们的钱财,春节一结束,回到单位上没有能力偿还同事们的借款,这名同事只有偕同其新婚妻子到沿海地区闯荡。由于其一直没有回到重庆,即使回到重庆也没有来到单位看望武文渊以及其他同事们,所以,武文渊不知道这位同事在外面的世界闯荡得怎么样。但是有一点武文渊不得不佩服,这位同事敢于抛弃十多年寒窗苦读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一份教书育人的工作,义无反顾地带着其新婚妻子到外面的世界打拼,这份坑蒙拐骗的拼搏精神让人叹为观止。敬佩这位同事的第二个原因是,虽然姓李的同事也曾借了武文渊200枚大洋,但是在他打定主意离开学校到外面的世界闯荡之前,把欠给武文渊的孔方兄及时还到武文渊手里。不宁唯是,他放在寝室里那袋大米、十多斤著名的渠县黄花,都慷慨地送给武文渊,只是这位同事口风很紧,自始至终,武文渊不知道他会突然离开学校。姓李的这位同事离开寝室后,武文渊与寝室里那位姓陈的老头矛盾日益升级,后来,毫不客气地说,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大白天里在教室上课或者是在办公室工作的时候,武文渊心情还算不错,至少每天席不暇暖的工作,让武文渊暂时没有时间思念远方心爱的人儿,也没有机会品尝与寝室里那位糟老头鸡争鹅斗时的痛苦。但是这样的生活方式很艰辛,每天中午,同事们都各自回到其温馨的家里抱着其黄脸婆睡大觉时,武文渊在单位食堂花上几元人民币吃了午饭后,只能留在办公室趴在办公桌上午休,很想回到寝室美美地睡一个午觉,但是寝室却是一处伤心之地。临文不讳地说,糟糕的寝室坏境,是武文渊放弃与胡欣茹这段凄美爱情的主要原因之一。工作上的艰辛可以承受、思念远方心爱人儿的相思之苦,武文渊也可以忍受,但是在寝室里时常与这名姓陈的老头发生争吵,却没法忍受,每次剑拔弩张时,武文渊是一忍再忍,有时紧紧地握住拳头,双眼圆瞪,怒发冲冠,很想走上前去,把这名老头打翻在地,然后一脚狠狠地踩在其胸口上,让其永无翻身之日。直言不讳地说,每天晚上,武文渊都要与这名老头发生争吵,原本好好的心情,一回到寝室立即跌入冰窖,这让武文渊的心情时时陷入痛苦之中,有一种被逼疯的感觉。曾给单位领导提出调换寝室的要求,但是,每次武文渊向领导提出这样的要求,其结果都是石沉大海,无奈,只有放弃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在单位上找一位女孩子,一旦结婚,就不用为与那名姓陈的老头鸡争鹅斗的事犯愁。如故武文渊居住的寝室里没有这名糟老头,或许就不会与同住一间寝室的人发生争斗,那武文渊也不会急着改变寝室的环境,说不定就不会想到通过向胡欣茹提出分手来解决人生路上遭遇的困难。说罢当年武文渊在寝室里的烦心事,接着说说这一学期武文渊稀里糊涂参与好几次相亲的逸闻趣事,尽管每次相亲武文渊都不怎么在意,但是相亲次数多了,一个原本就是花心大萝卜的武文渊,情不自禁地出现心猿意马的现象。1998年的下半年,曾经有同事主动提出给武文渊介绍一位温文淑雅、心地纯良和柔媚姣俏的女朋友,甚至有同事带着其朋友的女儿来到办公室看望武文渊,但是都被武文渊非常果断地拒绝。

拒绝的原因很简单,不仅是因为武文渊有女朋友,更为主要的是,此时,武文渊从未想过其苦苦经营的爱情会出现伯劳飞燕的现象。但是到了1999年上半年,当有同事再一次给武文渊提出介绍女朋友时,武文渊明显感到其内心世界潜移默化地发生了变化,即使有过拒绝,但是拒绝的态度不怎么坚决,更多的时候,是稀里糊涂答应同事们关于相亲的要求。之所以内心世界会发生变化,一是因为此时寝室的环境太糟糕,为了每天晚上经过一天的忙碌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寝室有一个温馨而又舒适的生活环境,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饥不择食寒不择衣,急于寻找各种方式摆脱寝室糟糕的现状。如果此时能在单位里找一名女孩并与之结婚,无疑是摆脱此时糟糕寝室环境最有效的方式。不排斥参加相亲活动的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此时武文渊与胡欣茹的感情开始出现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现象,之前,武文渊把这段爱情想得非常完美,一度认为自己找到了感情的归宿,与心爱的胡欣茹结婚,是水到渠成之事。但是没有想到,各自踏上工作岗位没多久,也就是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两人的爱情就莫名其妙地遭遇死亡的危机,尽管胡欣茹的父亲及时出面进行干预,但是这段爱情步入死亡的趋势已经无法扭转。或者说,美丽的初恋故事和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在武文渊心里已经不再是完美和唯一的代名词。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一个由产生、发展、到灭亡的过程,武文渊与胡欣茹的爱情故事发轫于1995年5月,1996年6月至1998年6月是两人爱情步入鼎峰阶段时期,但是物极必反月满则亏,到了1998年7月,两人大学毕业天各一方后,这段爱情不知不觉进入衰落阶段。当年的9月,胡欣茹痛定思痛,果断地做出分手后,这段爱情应该走向死亡,但是任何事物在步入死亡阶段时会有一个垂死挣扎或者叫回光返照的过程,故,武文渊与胡欣茹的这段凄美感情苟延残喘到1999年6月。寒假结束,武文渊回到单位上,在身不由地忙于工作的过程中,开始对那段维持三年多时间的爱情产生了几丝疲惫,疲惫的产生不是因为武文渊对这段爱情产生了审美疲劳,而是因为两地分居,缺乏情感交流,让武文渊感受不到胡欣茹的体温和爱情的美好。尤其是糟糕的寝室环境,更让武文渊对这段爱情感到万念俱灰,如今就缺少一个提出分手的勇气。不过,1999年4月之前,武文渊并没有参加一次相亲活动,这虽然不能说明武文渊的内心世界没有发生变化,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此时的武文渊还没有想过放弃与胡欣茹这段凄美的爱情。不过,没有参加同事们组织的“相亲活动”只是暂时的,因为这年4月发生的一件事,让武文渊的心情像乘坐过山车似的来了一个心脏无法承受的大起大落。其实,这年春节结束回到重庆后,武文渊除了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地工作外,没有想过要结束这段爱情,可是,发黄的历书刚刚翻到四月这一页,武文渊却突兀地遭遇什么叫冰火两重天的痛苦滋味。伊始,武文渊收到胡欣茹寄来的信,这封信让武文渊欣喜不已,因为胡欣茹所在学校的校长大人同意把武文渊调入胡欣茹工作的学校,并且要求武文渊做好调动的准备。接到这则消息,武文渊高兴得凫趋雀跃,没过几天,向自己单位的那位自称“汤司令”的校长大人递交调动工作的申请书。为了爱情,为了心爱的女友,武文渊调往中江这事可以说校长大人没法拒绝,简单说了几句挽留的话后,同意武文渊调离子弟校的要求,并着手到主城某所大学招聘一名应届大学毕业生取代武文渊。

得知自己即将调往胡欣茹工作的学校,以及自己所在学校的领导同意高抬贵手,武文渊心情非常兴奋,此时,寝室里那为位姓陈的老头无论怎么在寝室里大吵大闹,对武文渊来说不再重要。俗话说,多年媳妇熬成婆,踏上工作岗位后,历经大半年的艰苦奋斗,终于迎来胜利的曙光和美好的幸福生活,怎能不会让武文渊欣喜若狂。无奈好事多磨,武文渊狂喜的心情还未沉静下来,或者说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武文渊再次接到胡欣茹寄来的一封信,用非常沮丧的心情告诉武文渊,关于工作调动的事因为中江人事局不同意不得不暂时中止。说句心里话,工作调动出现戏剧性的波折,其实非常正常,尤其是这时,武文渊与胡欣茹没有到民政局办理结婚手续,胡欣茹所在学校的校长大人向上级单位申请调入武文渊时,总得找个合情合理的理由吧,所以,这一次调动工作失败,不揣冒昧地认为非常正常。可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同学却因为此事感到上天坍塌下来,原本高高兴兴的心情瞬间跌入地窖。这个时候,武文渊需要有人给其出谋划策,或者是给予一番心理安慰,可是,武文渊心里的苦闷与彷徨,找不到诉说的对象,只能憋在心里,结果心情越来越糟糕,越来越坏,最后,只有痛下决心,放弃余胡欣茹的这段美丽的爱情。得知武文渊无法调入中江后,汤校长非常高兴,一方面安排武文渊任学校团委书记负责学校团委工作,另外一方面给武文渊洗脑,其中一个重要的洗脑内容是,尽快与其初恋女友分手,在单位里找一名知书达理的女孩结婚。如果没有经历这次毫无意义的工作调动之事,说不定武文渊不会去相亲,不会放弃这段维持了近四年的爱情,可事实是,上天非要捉弄武文渊,让他在人生之路步入窘境的时候,突然给以新的希望,正当对美好生活有了新的希望时,或者说突然可以触摸即将到来的幸福时,却没想到还未触摸到幸福,不幸跌入万丈深渊,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很难在短时间内把心情调整好。就在武文渊对未来的人生,尤其是不知道该怎么取舍与胡欣茹这段美丽的感情时,身边的同事,像无孔不入的苍蝇,天天给武文渊介绍女朋友,毫不客气地,这段时间,给武文渊介绍女朋友的蜂媒蝶使是应接不暇。相亲的第一位女孩姓唐,其母亲是武文渊所在学校的一名小学语文老师,某天傍晚,武文渊上完课,搓着双手正要赶往单位食堂吃晚饭,自称是“汤司令”的校长大人派一名老师叫住武文渊,让其立即到办公室简单地汇报一下工作。办公室里太师椅上正襟危坐着这位姓汤的校长,另外一侧坐着分管学校党务工作的程书记,同时,靠近窗户这侧还坐着两位女老师,其中年纪大一点的女老师武文渊有点模糊的印象,虽然叫不出姓甚名谁,但是至少知道这是同一家单位的同事。另外那位年轻貌美的女老师武文渊不认识,但是看见其一言不发地在办公室里,武文渊天真地认为,这肯定是单位里一名工作没几年的美女同事。首先,汤校长让武文渊汇报本学期开学以来的工作情况,同时询问在生活上是否有困难,需不需要领导出手相助。对于工作上的事,毫不夸张地说武文渊是得心应手,无论是历史还是地理,武文渊暂时未发现教材里有知识是自己搞不明白的。同时,学生从总体上看比较乖巧,至少在课堂上能做到认真听讲,暂时还未发现有学生故意在课堂上捣乱。当然,也不能就此说明在工作上就没有烦心事,比如有好几名女生地理知识太糟糕,连教材里的中国地图分不清楚哪里是陆地哪里是海洋,这让武文渊为即将到来的地理结业水平考试感到忧心忡忡。

生活上武文渊有一件烦心事需要校长大人慷慨援助,这件事不用多说大家已知道,那就是寝室里一位姓陈的老头实在是让人抓狂,每天晚上回到寝室,都要和这名即将退休同时又是愤世嫉俗的老头大吵一架。天天晚上都要与这名老头大吵大闹,逐渐武文渊感到心烦意乱,于是嗫嚅着小嘴,结结巴巴地询问校长大人能否为其解决这件烦心事。校长大人其实早已知道武文渊这一烦心事,也曾向总厂的房管处反应过这事,这事对武文渊来说虽然是一件火烧眉毛之事,但是房管处的领导却不以为然,每次校长大人出面敬请房管处的主任帮忙解决这一问题时,得到的答复是厂里住房紧张,等有人腾出空置的房间后再解决武文渊面临的问题。其实,校长大人“汤司令”对武文渊住房不怎么关心,即使关心,也是力图给武文渊介绍一位是家里独女同时其家中又有住房的女孩,你还别说,千挑万选,终于发现单位里一位姓朱的同事,其女儿就符合这样的标准。这不,与这位姓朱的同事一番商量后,决定让武文渊与姓朱的同事的女儿见一面。见一面本来没有什么关系,有谁第一次参加相亲就看中对方或者是被对方看中,什么两情相悦,什么一见钟情,其实只存在文学作品里。但是出人意料的相亲,对武文渊来说却产生了不大不小的影响,至少认为相亲的过程非常有趣,而且非常刺激。逐渐,当有同事愿意做蜂媒蝶使主动提出给武文渊介绍一名女孩时,武文渊由过去果断地拒绝逐渐变成扭扭捏捏的答应,这一答应,就让胡欣茹在武文渊心里的地位逐渐成为一粒附赘悬疣的尘埃。说句心里话,轻易就与同事们牵线搭桥介绍的女孩见面,让武文渊这段美丽的初恋故事变得异常危险起来,毫不客气地说,1999年4月,武文渊与胡欣茹这段美丽的爱情已经处于幕燕鼎鱼的危险之中。这段如同苦涩咖啡的初恋故事,逐渐变成一道凄美的回忆,已经成为定局,无论胡欣茹怎么深情地呼唤,武文渊的心逐渐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身上转移。这天晚上,在校长大人办公室里,汤司令询问武文渊工作近况后,就好奇的询问其家庭情况。武文渊的家庭情况没有什么好说的:母亲已于两年前不幸去世,原本就不怎么值钱的五间大瓦房也已卖掉;父亲是一名小学老师,几个月前再婚,在武陵城区与继母生活在一块;弟弟武文杰在重庆大学念书,即将毕业,但是将来究竟在何地工作,暂时不知道。汤司令听完武文渊简单对其家庭做了一番介绍后,立即好奇询问武文渊的兴趣爱好和饭量如何。这个问题算是问到点子上了,武文渊没有值得炫耀或者是显摆的兴趣爱好,至少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如果要说有什么兴趣爱好,仅仅是喜欢聆听音乐。念大学时,尽管家里经济状况非常糟糕,但是武文渊荷包里只要有几枚孔方兄在跳跃,毫不客气地说,哪怕未来很长一段时间是勒紧裤腰带过日子,也会疯狂地购买几盒音乐卡带。武文渊曾经购买过张学友、刘德华、黎明、伊能静、林忆莲、李宗盛、童安格、张雨生、迈克尔杰克逊、迈克尔波顿和惠特妮休斯顿等著名歌星演唱的专辑,临文不讳地说,大学毕业后,唯一值得拥有的家当就是几十盒音乐卡带。当年,为了满足自己耳朵的欲望,历史教材都不愿意花钱购买,每个月的生活费,几乎都用于购买音乐卡带上。除此之外,武文渊好像就没有什么兴趣爱好,如果非要再找一个兴趣爱好,好像武文渊的乒乓球技术不错,曾经把寝室里那几名同学打得满地找牙。饭量,武文渊虽然不能说一顿饭能吃上好几斗米,但是吃上两大碗米饭没有问题,如果吃面条,可以吃两大盆。当武文渊说完自己的饭量后,眼角的余光里,突然发现,坐在窗户一侧那两位一老一少的女老师,其脸上流露出吃惊的表情。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