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一)  

2017-01-07 22:34:33|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美女同事蒋宏宇几乎每天晚上都要邀约武文渊一道在璀璨的灯光下压马路,逐渐单位上诸多有着长舌的同事们,尤其是教务处一位姓袁的大妈理所当然地认为武文渊这堆干柴遇上蒋宏宇那团烈火,某天上午,姓田的大妈特地来到武文渊所在的办公室好奇地向武文渊打听其捕风捉影看到的事。没有多少城府的武文渊肯定断然拒绝承认这无中生有之事,他与蒋宏宇每天晚上一道压马路是事实,但是两人没有谈恋爱,只是因为彼此心里都一份寂寞,暂时凑在一块打发无聊的时光而已。大家都知道,此时武文渊居住的环境非常糟糕,晚上一回到寝室,就与寝室里那位愤世嫉俗的陈姓老头发生口角之争,尽管武文渊总是压抑其愤怒情绪,没有导致与这名陈姓老头的矛盾升级,但寝室是一处伤心之地已是不争的事实。故,每天晚上,有时还未吃完晚饭,蒋宏宇就迫不及待地来到武文渊居住的寝室外燕语莺声地呼唤武文渊的名字,邀约武文渊一道外出游玩。这时,武文渊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搁下手中的饭碗,慌不迭地跟在蒋宏宇肥硕的屁股后面,要么是一道压马路,要么是到某座歌城唱歌。当然,更多的时候是一块压马路,因为来到歌城嗨歌的时候,总不能让美女掏钱吧。当时南坪转盘花市附近有很多歌城,规模不大,收费也不算太贵,但是,一晚上与蒋宏宇一口气总计吼上二三十首歌曲,总得要花上三四十元人民币吧。如果只是偶尔来到此处的夜店唱几首歌曲,武文渊尚能承受,但是如果隔三差五地来到此处嗨歌,毋庸置疑,武文渊一个月的工资说不定会花个精光。曾经,武文渊还陪同蒋宏宇进过舞厅,但是作为舞盲的武文渊同学没有跳舞,而是躲在某个角落喝茶水。蒋宏宇如鱼得水在舞厅里与各种各样的舞伴跳舞,有天晚上,可能认为老是冷落我可爱的武文渊同学让其感到有点不好意思,于是主动邀请武文渊跳舞。这时,满脸通红的武文渊肯定说不会跳舞,不会跳,可以学嘛,蒋宏宇二话不说,直接上前,把武文渊拉入舞池。怎么办,坐怀不乱的武文渊心里挣扎一番后,只有拥抱着蒋宏宇柔软的身子在舞池里踩着音乐节拍胡乱地走着舞步。

说句心里话,这是武文渊第一次拥着异性温软的身子跳舞,只见左手握着蒋宏宇滑腻的右手,右手搂着蒋宏宇纤细的腰部。可是,武文渊不知道其右手究竟放在蒋宏宇腰部什么位置,如果位置偏下,就触及到其丰腴的臀部;如果位置靠上,则是触及到其背部,右手高高地抬着,一会儿就感到手臂累得散了架,最后,迫不得已,把手放在其文胸的纽扣处。不要指责武文渊的流氓行为,因为可怜的武文渊同学的确不知道其咸猪手该放在蒋宏宇腰部的何处部位。拥着蒋宏宇跳舞时,两人的距离,毫不客气地说,不到十厘米的距离,武文渊不仅能感受到蒋宏宇吹气如兰的呼吸,而且还能嗅到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蒋宏宇身上散发的体香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身上散发的体香不一样,虽然不一样,但是同样让人有心猿意马的感觉,一会儿,武文渊感到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处于亢奋状态。不宁唯是,蒋宏宇胸前那对高耸的小白兔也总是在有意无意地在武文渊胸前跳跃,这让武文渊原本羞得红润的脸更加通红,好在此时的舞厅,除了头顶上有几束灯光在跳跃外,偌大的舞厅,几乎都处于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之中。跳完了一曲,蒋宏宇似乎还没有过足瘾,左手攀着武文渊肩膀,随着又一首欢快的音乐节拍,带着武文渊身躯,在舞厅地四处游走。这可苦了武文渊,此时,不只是手心手背紧张得全是汗水,而且脚上的舞步也跟着紧张起来,不经意间,就踩了好几下蒋宏宇三寸金莲。你们可以想象一下,这段时间,每天晚上,蒋宏宇吃罢晚饭,忙不迭地邀约武文渊一道压马路、唱歌,或者是跳舞,将会给武文渊的心理带去怎样的影响。至少有一点大家清楚,所谓的日久生情,绝不仅仅是一个简简单单的词语。毋庸置疑,每天晚上,武文渊都与蒋宏宇处在一块打发无聊的时光,内心世界肯定会掀起层层涟漪,至少要去掂斤播两地思考蒋宏宇是否适合做自己的女友,将来是否可以作为自己的妻子。由于武文渊自始至终不知道这位美女同事的出生年月,所以,也不知道两人的生肖属相是否属于最佳的婚配,但是从武文渊四处听来的消息和自身对蒋宏宇个性的了解来看,蒋宏宇不适合做武文渊的女朋友,尤其是不适合做其妻子。

穷得屁股上只剩下一层干涸屎迹的武文渊对其人生伴侣看似没有要求,其实,武文渊是有要求的,而且这个要求还非常明确。自己的女友可以不怎么漂亮,其家境也不需要优渥,但是必须得心地纯良、温文淑雅、善解人意和柔媚姣俏,可蒋宏宇这位美女同事不是这样的女生。据某些长舌妇的同事反应,蒋宏宇曾经出没于舞厅、歌城或者是会所等这些夜店场所,而且进入夜店时打扮得非常妖艳,穿着也非常暴露,请问,武文渊能找这样的女生做自己的女友并与之步入婚姻的殿堂吗?还有,从与蒋宏宇一个月的交往中,武文渊看出蒋宏宇的拜金主义味道非常浓烈,而且性格怪异,高兴时如一只温柔的喵星人,狂怒时就成了一张嘴叫咬人的汪星人,对于这样的女生,即使武文渊饥不择食寒不择衣,也坚决不会与这样的女生谈恋爱。试着交往一个月后,两人的关系还是停留在普通的朋友上,于是这年的5月,每天晚上吃罢晚饭,蒋宏宇就抛下武文渊,独自到夜店游玩。没过多久,就认识一位高大威猛的帅哥,并很快与之结婚。但是没过多久,小孩生下来甚至还不到半年的时间,这位曾经与武文渊如影随形的美女同事,突然就遭遇离婚,离婚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找到合适的男友再婚。从蒋宏宇这段曲折的人生路经历来看,当年武文渊非常明智地与之保持火炉与冰块的安全距离无疑是正确的,但是在正确的背后,却给武文渊的内心世界带来潜移默化的变化。至少有一点非常清楚,每天晚上与蒋宏宇压马路,原来占据全部思念的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在武文渊心里的位置逐渐变得无足轻重,直至最后竟然成了一粒孤雏腐鼠的尘埃。当然,不能责怪胡欣茹,因为此时,两人彼此都很少写信,原本亲密无间的感情逐渐淡去,分手,不幸成了迟早之事。1998年7月大学毕业两人各奔东西后,当年的整个下半年,武文渊从未想过这段爱情会有死亡之日,也未想过在重庆这边找一位女孩而与之结婚,当有同事提出充当蜂媒蝶使给其找一名女友时,都被武文渊委婉地拒绝,而且拒绝的决心非常强烈。但是,1999年2月,寒假结束后回到学校开始新的一学期工作,原本对这段爱情非常执着而又坚定的武文渊,其内心世界,开始潜移默化地发生变化。

变化的原因无外乎只有一点,那就是对其苦心孤诣经营近四年的爱情产生了怀疑和动摇,一旦产生了怀疑和动摇,武文渊的内心世界,无疑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正是有了这个变化,当身边有女生符合自己的口味和审美观点时,武文渊就会情不自禁地思考,是该放弃过去那段感情在重庆这边找一位女生做其恋人还是该抱残守缺地坚守着大学时期苦苦谈的那段爱情。大学毕业后,如果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在一个地方工作,兴许武文渊的内心世界不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即使两人没有在一个地方工作,如果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没有在1998年的9月底提出分手,以及1999年2月的春节,就是否拜访其校长大人,没有发生盎盂相击,说不定武文渊也不会轻易想到通过分手来解决人生道路上遭遇的困难。当然,1999年4月,调往中江工作的梦想不幸被残酷的现实击得粉碎,也给武文渊的心理带来消极影响,甚至让武文渊感到在其单位无法立足,最后,迫于无情的现实和无形的压力,只有向命运屈服,开始答应身边的蜂媒蝶使,与同一家单位各种各样的女孩相亲。不过在相亲之前,武文渊必须得残忍地向心爱的胡欣茹提出分手,你总不能让可怜的武文渊同学同时脚踏两只船吧。其实,在调动工作的梦想被无情的现实击碎后,武文渊曾想一不做二不休,就此离开自己工作的那所子弟校,奔赴德阳中江,不顾一切代价地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在一块。这个念头也许非常冲动,但是在调动工作的梦想失败后,至少在大半个月时间里武文渊的这个辞去工作奔赴到胡欣茹身边的念头非常强烈,如果不是年迈的父亲坚决反对,说不定,武文渊就不顾一切代价来到胡欣茹身边,与其永远在一块不再分离。当时的武文渊想法很简单,同时也很天真,认为,只要不顾一切代价地与胡欣茹在一块,人生道路上所有的困难都可以战胜,所有问题的都可以迎刃而解,只是没想到被年迈的父亲知道后遭到父亲强烈拒绝。这时的胡欣茹每个月有七百多元的收入,而胡欣茹的父母,有四、五亩地,每年仅仅是种一季棉花,一年也会有近一万元的收入,不揣冒昧地认为,此时的武文渊,来到德阳中江,从理论上讲,吃饭是不用发愁的。

武文渊辞去工作来到中江,可以在学校所在的龙台镇摆一个地摊,或者是在其学校谋一份门卫的工作,在自谋职业的工作中,耐心地等待工作调动之事。武文渊坚信,只要其有不畏艰辛的吃苦精神,靠其健全的双手双足和手足胼胝的努力,一定能在中江打拼出自己的世界。但让人感到遗憾的是,父亲知道武文渊这一念头后,大半个月时间里茶饭不思,精神和身体每况越下,这个时候,武文渊除了向命运屈服之外,还能做什么?母亲不幸于1996年12月去世,如今只留下孤独的父亲,无论自己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决不能让年迈的父亲,因为自己辞去工作而受伤,最终,只有大哭一场后,决定放弃与胡欣茹的这段辛辛苦苦谈了四年的恋爱。武文渊寒窗苦读终于考上大学,其实最苦的人不是武文渊,而是武文渊的双亲,尤其是母亲,因为要供养两个孩子读大学,每天没日没夜的劳作不幸积劳成疾而去世,如果武文渊执意辞去工作,请问,这让年迈的父亲怎能接受?当从哥嫂那里打听到父亲得知自己有想辞去工作的念头,在大半个月时间里茶饭不思,身体很快就瘦了一大圈时,武文渊瞬间感到六神无主,除了放弃那段美丽的初恋外,仿佛是无路可走。不过事实证明武文渊这一做法是错误的,因为武文渊在做出这一决定时,没有回到家里劝说父亲,也没有赶赴中江,与胡欣茹以及其父母,一道商量解决问题的办法,而是独自一人残忍地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尽管跨省调动工作很难,甚至难于上青天,但是与胡欣茹结婚后,只要舍得花点孔方兄努力打点胡欣茹的校长大人,武文渊调动工作的事不是完全没有希望。可此时的武文渊心里全是想的不能伤害父亲,不能让年迈的父亲老是为自己的事操心,尤其是,此时的武文渊,在爱情遭遇挫折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两人在当年春节期间发生的龃龉,于是把心一横,牙一咬,就贸然地决定分手。当然,武文渊提出分手的愿望不怎么强烈,临文不讳地说,只是一个投石问路的尝试,如果,心爱的心儿胡欣茹接受不了分手,写信要求挽留,武文渊肯定会收回分手的成命,义无反顾地回到胡欣茹身边。

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此时的武文渊心里最爱的人儿仍然是与之相恋四年时光的胡欣茹。其实,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在收到武文渊分手的心后,随即写了一封信进行挽留,可这时迷离而又彷徨的武文渊对胡欣茹的挽留好像热情不怎么高涨,让这段美丽的爱情不得不最终走向死亡。“亲爱的渊:我要你要你要你。你怎么忍心把我推开呢?你在我的身体每一部分‘烙上’痕迹,难道你能容忍另一个男人进入我的生活吗?,我离不开你,我只要你。是你让我成为女人,我的身体、我的心都让你占据,我的心再也装不下别人,我的身体只要你进入。,四年来,我任性,你宠我、体贴我、时刻温柔待我,你早已赢得我的心。在以前,我常闹着分手,可我并没有想过分手后我该怎么办?这几天,我也冷静想了想,我确实心里完完全全装的是你,已接纳不下其他人。只要你能吃苦,我怎么不能忍受寂寞呢?我想两地分居的人不只是我们两个,我的一个学生父母也是两地分居父亲在阿坝工作,母亲就在龙台街上没工作照顾孩子。在假期期间,我们可以厮守在一起、亲热、恩爱,我尽量改掉坏毛病,做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结婚后,我工作几年就打算停薪留职到你那儿来尽尽做妻子的义务我尽力节约,争取一年存6000元钱,早一点买套自己的房子,让我俩的孩子幸福,以上只是我一厢情愿,我和你认识的那一位,你更爱哪一位?如果你和她已超出朋友关系,我可以退出。毕竟她离你近,我远一些,让你舍她取我,你也为难,我理解。这个假期,你过不过来?这边7月5日放假,接着我要到县教育局参加转正考试,可能要拖到10号左右。若你过来,写信把时间告诉我,如果早的话,我在窗台上给你留把钥匙,具体情况我到时给你留一张便条在书桌上。你来时如遇下雨,坐车累就先回家,因为龙台到广福这段路在修,烂得很,容易堵车。如果你先到我学校,我们在学校玩几天,轻轻松松的,然后再回家过几天,就一起回涪陵看父亲。过来时可不带牙刷、牙膏、内裤袜子等东西,我在这边给你买。,我尊重你的选择,我等着你的来信!爱你的茹于19996月3日执笔”。

当今天再次阅读当年心爱的人儿胡欣茹默默流着痛苦的眼泪写下的这封信时,武文渊鼻子一酸,眼泪情不自禁地流淌下来。对不起,亲爱的人儿胡欣茹,原谅当年幼稚的武文渊犯下的不可饶恕的错误,在收到胡欣茹挽救这段爱情的这封信时,武文渊不应该考虑自己父亲的感受,而是应该义无反顾来到中江好好安慰受伤的人儿,但令人感到遗憾的是,此时的武文渊在面对这段感情该何去何从是仍处在踌躇不决中。但是有一点亲爱的人儿胡欣茹必须得相信,这时的武文渊没有女友,更没有在身体上背叛自己的女友,只是心里对这段美丽的感情有点犹豫,一边是生自己养自己的父亲,一边是自己苦苦爱的心爱的人儿,武文渊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左右为难。但是,有一点武文渊非常清楚,到了放暑假后,无论如何,武文渊得到中江看望心爱的人儿,不管这段美丽的爱情最终结局如何,必须得征求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包括其父母的意见。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一年的暑假,武文渊却被校长大人突兀地安排到即将进入高三年级的文科班从事历史教学。通常,每年准高三的学生进入暑假后,都得花上一个月的时间补课,这就意味着在当年8月份之前,武文渊是没有办法赶赴中江陪伴心爱的人儿的。到了这年的7月20日,武文渊正企足矫首地等待着放了暑假到中江看望心爱的人儿时,却出人意料地收到心爱的人儿的父亲写的一封大骂胡欣茹的信。说句心里话,这封信让武文渊羞愧难当,同时对胡欣茹慈祥的父亲有敬畏和害怕心理,到了8月1日放暑假时,武文渊踌躇一番就放弃了到中江看望心爱人儿的念头,无疑,这加速两人美丽爱情的死亡过程。不知道,武文渊冲动而又残忍地提出分手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每天是怎么度过的,无需多想,胡欣茹每天都是在痛苦中以泪洗面,这让武文渊一辈子为此感到内疚和惶恐不安。如果有来生,武文渊曾经想娶来自黑龙江的简丹为妻,毕竟2008年那段差点就梦想成真的爱情,简丹付出了其婚姻彻底破裂的代价,但是想到1999年给心爱的人儿胡欣茹的伤害,武文渊郑重决定,如果有来生,一定娶心爱的人儿胡欣茹为妻,报答这辈子武文渊欠下胡欣茹的情债。

其实,武文渊精虫上脑冲动地提出分手后,其心里也非常难受,甚至能感受到这辈子的人生,因为没有胡欣茹相伴,注定是孤寂与痛苦的一生。但是,此时的武文渊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却感到无路可走,尤其是来自父亲无形的压力,武文渊除了放弃这段感情之外,似乎已经别的道路可以选择。这个时候,武文渊要是遇上如今办公室里的几位,诸如“万万”、“翠翠”抑或是“黄大姐”这些同事,说不定,当年的武文渊就不会对未来的人生,尤其是对那段美丽的感情感到迷惘。可偏偏那时的办公室里的同事,都是力劝武文渊与心爱的人儿胡欣茹分手。人们常说宁拆十座庙也不拆一段婚姻,可那时,武文渊与胡欣茹天各一方,遥远的空间距离,注定武文渊与胡欣茹没有办法在一起。胡欣茹是武文渊真正爱过的一名女孩,那种爱,真的是刻肌刻骨,毫不客气地说深入骨髓,尤其是,貌若天仙的胡欣茹,是武文渊这辈子唯一主动追求的女生,那种爱,可以用疯狂和永世不忘一词来形容。可结果却是以两人伯劳飞燕而结束,这不仅让武文渊时常长吁短叹,而且心里一直愧疚不安,到了钟鸣漏尽行将就木之时,不管遇上多大的障碍,武文渊肯定会向曾经心爱的人儿胡欣茹提出见上最后一面的要求。见面时,不需要拥抱,也不需要亲吻,只是静静地看一会儿对方的脸颊,让武文渊永远记住心爱的人儿面容,到了鬼门关从孟婆手里端起那碗忘魂汤时,不要忘记亲爱人儿的容貌,这样,来生的时候,就能顺利娶到曾经心爱的人儿为妻。如今,每次登陆扣扣号,总是查看在“我的好友”里的心爱人儿的头像。2012年5月,与心爱的人儿在大学扣扣群里意外相逢时,胡欣茹在扣扣群里非常活跃,而且其头像时常以鲜艳的高调姿态出现在武文渊面前,可是两人简短聊了几句后,胡欣茹的头像总是处于灰色的状态之中。当年胡欣茹生日到来之际,武文渊在扣扣空间里赠送的“生日礼物”,心爱的人儿也没有答谢,至此,两人意外的相逢只简单聊了几句,瞬间,两人再一次形同陌路。最近这段时间,胡欣茹的扣扣号头像总是以鲜艳的状态呈现在武文渊面前,尽管,两人从未说过一句话,但是,坐在电脑前,看着心爱的人儿鲜红的头像,武文渊已经感到知足。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劳燕分飞(十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