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2017年春节故事(十)  

2017-02-04 18:44:49|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了让今年春节故事丰富多彩,老夫是卯足劲讲述过去陈谷子烂芝麻的故事。其实,每年的春节故事无外乎是陪着父母到乡下走亲访友,晚上回到家里,与哥嫂弟妹等一群至亲推杯把盏,常常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然而,真正让老夫醉得完全找不到北却是2012年10月的江苏学习之旅。10月20日早上7点从学校校门口出发,在江北国际机场乘坐9点30分起飞的飞机,11点30分抵达无锡苏南硕放国际机场。吃罢午饭,顾不上休息,一部分老师参加江苏洋思中学教学模式的报告会,一部分老师,也就是被冠以“韦爵爷”的老夫带领七名“老婆”参观当地一所著名的中学。10月21日上午,所有老师,包括“韦爵爷”及其七名如花似玉貌若天仙的“老婆”,全部老老实实地在无锡城郊一个会议中心聆听某位专家所作的报告,中午在一家经营湘菜馆的餐馆吃罢午饭,大家打着哈欠揉着眼睛马不停蹄地赶到无锡城郊太湖湖畔的三国城和水浒城游玩。到了水浒城,老夫着重考察熙熙攘攘的紫石街,幻想当年的金莲小姐手里那根竹棍砸中的人不是西门大官人而是老夫。当然,老夫还走进阳谷县城的阳谷县衙,当年在景阳冈打死白额将军的武松就是在这里被阳谷县令拖下去打了八十大板,这八十大板打得武二哥屁股开花,从而才有了武松“血溅鸳鸯楼醉打蒋门神”的精彩故事。三国城里没有貂蝉引诱董卓和吕布的景点,老夫悻悻地在三国城里欣赏了一出由群众演员参演的“三英战吕布”的精彩场面后,便率领那七位莫名其妙钻出来的“老婆”乘坐旅游巴士离开三国城影视基地前往苏北地区的泰兴。晚上9点肚子饿得前胸贴在后背上时才到达泰兴城区,这天晚上留给老夫的深刻印象除了在泰兴城区吃一只大闸蟹时由于老夫不喜欢那浓浓的腥味只吃了几只蟹脚就草草了事外,就是与一位姓王的美女同事在夜色下发生的争执。那段时间,老夫与这位姓王的美女同事走得比较近,这个“近”不是指我俩有什么见不得阳光的故事,而是指我们在学校工作的时候,可能是因为同处一间办公室缘故,原本形同陌路的我俩转瞬之间成了无话不说的知己。那时,老夫没有学习驾驶,更没有拥有一辆爱车,傍晚放学后,常常乘坐这位美女同事的迈腾小轿车回家。但是,我与这位出生于1979年属羊的美女同事的交往只能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因为我们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有天悬地隔地差别,尤其是这位年轻貌美的美女同事浑身上下流淌着拜金主义,而老夫穷得屁股上只剩下那层干涸的屎迹。既没有共同的人生经历,也没有相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我俩在一块谈天说地,不可避免地常常发生争执,说句心里话,这天晚上吃罢晚饭,步行回到下榻的格林豪泰连锁酒店,我们之间的激烈争执差点演变为拳脚相加的争吵。由于这段故事已经过去四年多时间,具体争吵的内容我已忘记,但是有一点仿佛是上天注定的,10月22日上午我们游览扬州著名的廋西湖时,老夫为她拍摄的相片,包括瘦西湖的风景照,全部被我不小心删除了。10月21日,我们一行11人在洋思中学学习和考察,由于前来参观的人太多,老夫除了聆听两节研究课外,只是在校园胡乱转了几圈而已。下午,继续在洋思中学的校园里转了一圈,百无聊赖时与一名来自福建莆田的老师简单交流了几句,由于之前结束还不到两个月时间的那段感情故事的女人公就来自福建,我与这网名叫“清风慕竹”的女子的感情仅仅限于网恋,但是我对她的爱是真挚的,毫不客气地说,老夫对她的执着与疯狂,绝不亚于之前任何一段感情故事。

尽管老夫曾经有过三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故事,但是我并不是一个多情的人,而且也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2008年7月,遇上给我婚姻造成不赀之损影响的逍遥简单,如果不是她的真诚以及对我的真爱,老夫无论如何也不会做出抛妻弃子的疯狂行为。逍遥简单的生肖属猴,按照老夫从网络上查询的生肖婚配来看,我与逍遥简单的生肖属相属于天造地设的一对婚配。对于生肖婚配可能你不会相信,甚至你会认为这是封建迷信思想,应该给予剔除,但是老夫相信这玩意,一是因为生肖属相的婚配属于前辈们的总结,而不是凭空捏造。二是因为老夫从自身的人生经历来看,也相信生肖属相这一看似是伪科学的先辈们的科学总结,老夫的生肖属鼠,初恋女友生肖属牛,你们可以看看周围男属鼠女属鼠的人婚姻怎么样,老夫不敢说鼠牛的结合所有的婚姻都是幸福的,但是从我自身与身边的朋友还是同事的婚姻来看,男属鼠与女鼠牛的婚姻都是非常完美的婚姻,不要说没有出现离婚的现象,连拌嘴的现象也少有。我与初恋整整相爱四年,虽然两人的恋情一直在大学象牙塔里的保温箱里,没有经历残酷社会的摧残,但是我们之间无话不说和亲密无间是不争的事实,如果大学毕业后没有各奔东西,我俩极有可能走进婚姻殿堂,而且我也相信,如果我俩能并蒂芙蓉,肯定会是一段美丽的婚姻。2008年8月,在茫茫网海中与逍遥简单相识相知到相爱,我们同样是亲密无间,如果不是因为两人纯真无邪的爱情,我怎么可能做出抛妻弃子的疯狂行为,曾经心爱的人儿逍遥简单也不可能做到放弃她旧有的婚姻和家庭义无反顾地与我私奔。这段爱情,毫不客气地说,比老夫当年那段美丽的初恋故事还要荡气回肠,更让人感到刻肌刻骨,毕竟各自有了婚姻和家庭后再疯狂地爱一次那不只是需要勇气和胆量,更多的是考验你对爱情是否执着和忠贞,对心爱的人儿是否愿意放弃你拥有的一切。冲破了一切阻力我们生活在一块时,如果不是因为时时遭受其家人的干扰,尤其是,如果不是她前任丈夫对其父母和哥嫂的人身威胁,逍遥简单也不会轻易离开重庆。后来,我们不幸成了天上的参商二星,老夫不怨天不怨地,要怨就怨自己的命太苦,尽了一切努力,这段凄美的感情仍然以失败而告终。2011年9月,就在我彻底忘却这段感情故事从痛苦中站立起来时,在茫茫网海中老夫不幸遇上又一段感情。注意,老夫用了“不幸”两字,原因是因为这段感情不仅让我感受到擢发难数的痛楚,也给她,姑且称之为“竹竹”,也带去恒河沙数的伤痛,尤其让人感到唏嘘不已的是,我们两人经过这段伤痛后,不仅再也不相信世界上有纯真的爱情,而且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怨恨着对方,说句心里话,这是老夫在之前所有的感情故事中从未遭遇过的。滥觞于2011年11月的这段感情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五年多的时间,从理论上讲,所有的怨恨都应该烟消云散,但事实是,无论是老夫还是曾经心爱的人儿“竹竹”,都没能彻底从这段凄凄怨怨的感情故事中走出来。不过,从最近这几个月来自福建的博客访问量已是零的记录来看,曾经心爱的人儿“竹竹”似乎已经从那段悲戚的故事中走了出去,只留下老夫站在那里长吁短叹。2011年,尽管老夫的网易博客开通已有三年多时间,但是我并没有养成焚膏继晷地写日志习惯,换句话说,2009年3月18日,当一段荡气回肠的感情故事终于尘埃落定后,老夫抛弃了每天写一篇心情故事的习惯,晚上回到家,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毫无休止的玩游戏。

2009年4月至2011年7月,这两年多时间是我玩扣扣四国军棋游戏最为疯狂的时候,疯狂到什么地步,每天晚上拖着沉甸甸的屁股回到家,我就迫不及待打开电脑登陆游戏账号,到夤夜时分才极不情愿地关掉电脑刷牙洗脸躺在冰冷的老古董木床上睡觉。到了星期五晚上,由于这天妻子通常带着小孩看望其娘家,老夫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看见家里清锅冷灶,没有心情做晚饭,于是打开电脑,饿着肚子开始疯狂地玩扣扣四国军棋游戏。真的可以用“疯狂”这个词语来形容,原因是因为我通常从星期五晚上一直屁股不离椅子地玩到星期一早上7点,总计两个白天和三个晚上,时间超过60个小时,在这60个小时时间里,老夫几乎没有吃一粒饭、没有喝一口水,顶多遇上憋不住一泡尿时像一阵风似的冲进厕所。清楚记得某个星期一早上7点我从扣扣四国军棋游戏撤退下来时的情景:两眼充血,脸色憔悴,看楼下飞驰的汽车感觉是火箭升空一样,尤其是两眼充血,原本目如点漆的眼球像血球似的。尤为让人感到惊悚的是,每次从虚拟的网络世界退下来面对现实生活的时候,我心里都有一种失落,甚至感到人活着生不如死,很想翻越阳台上的栏杆纵身跳下去,对自己命蹇时乖的人生做一个痛快的了断。但想到嗷嗷待脯和可怜的妻子,我只有委曲求全地苟活,到了学校后,办公室里的美女同事看见我一双血红的眼球,像是看见瘟神似的一个个躲得远远的,如果老夫没猜错的话,那时满脸憔悴和一双血红眼球的我,看上去就来自地狱里的一名小鬼。通常,玩了一段时间的四国军棋游戏后,我就感到疲惫不堪,于是指天发誓不再染指游戏。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没有沉溺于游戏,而是每天坚持不懈地讲述一篇心情故事,可是一到周末,当我一个人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待在家里与电脑为伍时,我无法排解内心世界里的空虚与寂寥,于是情不自禁地登陆游戏账号又开始焚膏继晷地玩扣扣四国军棋游戏。时光飞逝如电,俯仰之间来到2011年8月,在对扣扣四国军棋彻底伤透心后,我在茫茫网海里找到另外一款游戏。这款名叫“仙域”的游戏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网页游戏,当时,我是无意之间进入这款游戏的页面,注册一个账号后发现玩这款游戏不需要动脑,每天只需完成打打杀杀的任务就行,唯一的缺点,每天需要大量的时间用于完成各种各样的游戏任务。大家知道老夫是一个喜欢鼓捣的人,周末一个人待在家里时如果不玩游戏,就无法打发心里的寂寥,只能在新浪UC各大房间里扛着“携爱寻美”的马甲到处招摇撞骗,在与各种各样的网友忽悠过程中会发现成天在新浪UC房间里招摇撞骗毫无意义,于是我把视线重新转移到焚膏继晷地玩游戏上。这时的我,虽然隔三差五地写一篇博客日志,但是没有养成每天写一篇日志的习惯,也不想通过学习成语典故和拜读名家大作来提高自己的写作能力,故,一到周末我一个人闲置在家时,除了在新浪UC房间里忽悠就是俾昼作夜地玩游戏。2011年8月,当对四国军棋游戏感到像吃了一只苍蝇般腻味时,我就辗转来到一款名叫仙域游戏的战场上。玩游戏时,我没有忘记在电脑屏幕右下方隐身挂着三个扣扣号,没有别的原因,仅仅是给扣扣号升级而已。这年的8月15日,就在我手忙脚乱地玩仙域游戏过程中,突然隐身挂着的扣扣号传来一阵“咳咳”的咳嗽声,点开一看,是一位不知名的网友,本着来之不拒的心理我立即点击鼠标接受其主动加我为扣扣好友的邀请。

我对扣扣聊天毫无兴趣,当初点击鼠标确定这名不知名的网友为扣扣好友纯属是一种无心的行为,以我多年网络生活的经验,把这类不知名的网友确定为扣扣好友后,顶多大半个月时间,我在整理扣扣好友时会将其拉黑删除。没有别的原因,谁都不愿意看见自己扣扣号里有一大堆僵尸,可事实是老夫扣扣号里的好友全是僵尸,从某种角度说,扣扣聊天工具已经赶不上社会发展的需要。如今,人们之间最为简单和最为直接的交流工具是微信,老夫微信里的好友多如牛毛,不过绝大多数微信好友是同事和学生家长,真正是网络朋友的微信好友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可是当年,也就是2011年8月,老夫无意间点击鼠标确认的这位扣扣好友却让我陷入又一段虚拟的感情中不能自拔。开始,我并没有与这位名叫“清风慕竹”的异性网友聊天,在新的一学期开学前夕那几天,我是争分夺秒地玩仙域游戏,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我登陆新浪UC账号,在一个“情迷伊甸园”的房间里履行一只忠实看家狗的责任。那时的新浪UC几乎无人问津,老夫从早到晚待在“情迷伊甸园”房间几乎看不见一名客人的到来,不过这对老夫来说没有任何关系,因为此时的我心里只有那款名叫“仙域”的游戏。在玩游戏的过程中,得知有客人进入房间时,管他是男是女,老夫都会伸出手臂轻轻把其抱上临时管理的座位上,某天,一位名叫“清风慕竹”的客人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我照例是伸出自己的手臂把其拦腰抱上临时管理的座位上。说句心里话,老夫没有注意到经常光临新浪“情迷伊甸园”房间的这位名叫“清风慕竹”的网友居然与老夫扣扣好友里无意间点击鼠标确认的网友是同一人,此时的我,眼里只有游戏。如果老夫没有记错的话,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我会在新浪UC房间里心不在焉地与清风慕竹海阔天空地聊几句,可能是因为这位网友看我聊天的兴致不高涨,态度也不怎么热情,简单与我聊了几句后,就拍着屁股悻悻地离去。时间太瘦指缝太宽,很快新的一学期在40度连晴高温天气拉开帷幕,新的一学期开学后,我每天早晚仍然沉溺于虚无缥缈的仙域游戏之中。尽管这是一款不需要动脑的游戏,但是玩得非常辛苦,晚上回到家里,顾不上吃晚饭,一屁股坐在电脑前迫不及待打开电脑登陆游戏账号,到了子夜时分,有时甚至是到了凌晨两点才依依不舍地从游戏里退出来。为了给游戏中的角色升级,每天晚上我都是挂机打怪兽,到了凌晨5点30分,从睡梦中醒来,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迫不及待地坐在电脑前继续焚膏继晷地玩游戏。从表面上看,老夫是一个没有人生发展方向的人,对游戏如此之执着,如果从深层次分析,是源于我对做任何事情都有一股认真劲和执着劲,就如同老夫晨兴夜寐坚持写的博客日志,一旦我决定把自己的余生用于“写作”上,不管遇上多大的困难,都会无怨无悔坚持不懈地写下去。不过,老夫还是为当年焚膏继晷地沉溺于游戏感到后悔,2003年给家里电脑安装宽带网络后,我就应该给自己确立“写作”这条道路,如果在接触网络的瞬间我就确立自己“写作之路”,说不定能避免2008年和2011年那两段悲戚的情感故事,更为主要的是,如果早早地确定自己“写作之路”,老夫这辈子极有可能会成为真正的作家。但命运之神注定让我的人生故事非常坎坷,甚至一度让我迷失了人生的方向,2008年5月在网易博客安营扎寨后,如果从安营扎寨那一天开始就心无旁骛地坚持“写作”,随后的两段情感故事也不会发生,老夫更不会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一直失足于网络游戏中不能自拔。

2017年春节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7年春节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7年春节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7年春节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7年春节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7年春节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7年春节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2017年春节故事(十)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