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美丽邂逅(五)  

2017-03-12 19:42:21|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简丹点击“暴眼大哥”的头像想查看这位不是忽悠“老鼠”就是忽悠“萤火虫”的网友的资料时,发现眼前这位能说会道满嘴跑火车的家伙资料非常简单,性别显示为男、年龄为86岁、所在地为湖北恩施。“这是谁呢,房间里几乎没有一位网友我不认识的,怎么今天就突然砖缝里蹦出一位‘暴眼大哥’呢?如果他老老实实地待在那里我倒认为是一位满房间乱转的普通网友,可他一进入房间就与‘老鼠’和‘萤火虫’忽悠个不停,可见,他是房间里的常客,但究竟是谁呢?极有可能是‘电’,这家伙虽然自称是老师,但是能说会道,一张伶俐的乌鸦嘴赛过三千把毛瑟枪,满嘴滚珠,全然不像一位老师应有的模样。昨天晚上把‘电’拉黑删除后,我心里也难受,今天从早到晚都往‘加勒比海风情’房间跑,除了那头名叫‘感悟’的看家狗一直老老实实地待在房间里看家外,其他的看家狗难觅踪影,尤其是始终看不见‘电’这头恶狗的身影,难道这位满嘴跑火车的家伙真的生气要远离我?不知道咋回事,与‘电’相识的一个星期里,每天我们都忽悠来忽悠去,不知不觉竟然产生依依不舍之情,昨天晚上我带着一副好心肠到‘加勒比海风情’房间去看望他,没想到狼心狗肺的‘电’不领情,劈头盖脸把我臭骂一通,一气之下,我只有把其拉黑删除。哎,没有‘电’的陪伴,今天感到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孤寂和失落,除了时常到‘加勒比海风情’房间打听‘电’外,我只能待在这里傻乎乎地等待‘电’前来找我,可是企足矫首地等了一整天,居然没见其扛着那臭名昭著的马甲到房间来看望我”,想到这里,简丹不禁不由地感到一阵伤感。

说句心里话,当武文渊扛着“暴眼大哥”的马甲赶到“只种草不摘花”房间看见“逍遥简单”静静地待在房间某个角落里同样心情难受,原本逍遥简单是一名快乐的女孩,每次来到房间就像一名快乐的天使,总是在房间里飞来飞去,可今天却如此老实,一直鸦默雀静地待在那里。很想给网名叫“逍遥简单”真名叫简丹的她认错,可是爱在心里口难开,身在天涯心在咫尺,情在墨里爱在心里,难道对简丹的这份情愫只能永远珍藏在心里?为了能够引起简丹的注意,武文渊故意与房间里总是喜欢与网友们斗嘴的“老鼠”和“萤火虫”忽悠,希冀通过忽悠,让简丹发现自己。简丹有一双能透过薄雾看清花颜的慧眼,当武文渊故意与“老鼠”和“萤火虫”进行忽悠的时候,应该能想到眼前这位能说会道满嘴跑幺蛾子的“暴眼大哥”就是一个星期来时时陪伴自己的“点我名字我电你”。武文渊可以把UC账号的资料胡乱填写一番,但是其忽悠的技能和语言特点是没有办法隐藏的,可以这样说,武文渊扛着“暴眼大哥”的马甲在房间里故意有一搭没一搭地与“老鼠”和“萤火虫”忽悠时,简丹就想到了眼前这位非同凡响的独眼龙,也就是“暴眼大哥”是自己三天来苦苦寻找的“电”。于是简丹主动与“暴眼大哥”打招呼套近乎,主动询问“暴眼大哥”是哪里人,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有什么样的兴趣爱好,为什么一到房间就与“老鼠”和“萤火虫”过不去。

这些话算是问到点子上去了,因为武文渊的兴趣爱好很多,如喜欢倾听各种各样优美的歌曲,喜欢美术和摄影、尤其是喜欢在虚无缥缈的网络世界里与各种各样的异性网友谈天说地。当简丹询问武文渊最大的兴趣爱好是什么时,武文渊忘记了此时的身份是“暴眼大哥”,而是按照平日“点我名字我电你”这一马甲的说话口吻告诉简丹“自己最大的兴趣爱好是端一盆洗脚水狠狠地泡一个妹妹”。不要忘记这话是武文渊时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当武文渊向简丹发送这几个字时,简丹不需要有任何怀疑,立即能猜想出眼前的这位与众不同的“暴眼大哥”就是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电”。“电”的马甲真的不能随便点,一点他名字他就会用几千伏高压电狠狠地电你,这不,老夫讲述的这段故事中那位可怜的女主人公的简丹这次不幸中招。爱,其实不需要什么语言,有时,只需一种心灵感应就能冰释前嫌和和好如初,武文渊与简丹,因为一件极其微小的事发生龃龉,原本认为两人的人生从此不会再有任何交集,但是没有想到7月31日晚上把对方拉黑删除后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无论是武文渊还是简丹,都扛着最新申请的马甲到对方所待的房间去查看和打听。当简丹得知眼前这位“暴眼大哥”就是朝思暮想的“电”时,凫趋雀跃的喜悦心情从内心世界情不自禁地冉冉升起,俯仰之间,两人再度成了亲密无间的好友。没有简丹的陪伴,每天的日子总是度日如年,尽管说好了不去打听有关简丹的信息,但是一旦打开电脑登陆新浪UC账号,武文渊总是扛着“暴眼大哥”的马甲在第一时间里来到“只种草不摘花”房间。

两人再度相逢后,立即互相加为好友,从此,只有打开电脑,两人就迫不及待地在“只种草不摘花”房间里相遇,天天都形影不离地待在一块,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直至最后彼此都发现离不开对方。再度相逢后,第一时间里,武文渊把7月31日写的那篇名叫《永别了简单》的日志拿给心爱的人儿简丹看,没想到简丹在阅读的时候居然感动得抽抽噎噎地哭泣起来,至此,每天早上简丹一起床打开电脑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扛着“逍遥简单”或者是“小妞贼狠”的马甲到新浪UC“加勒比海风情”房间,而是叩开武文渊的网易博客阅读其最新出笼的日志。原本武文渊每天的博客访问量只有区区的三四十次,可是从8月3日,也就是再次与简丹相逢开始,每天的博客浏览量急速攀升到200次,毋庸置疑,绝大多数浏览量都是简丹留下的。但是,两人没有确立恋爱关系,或者说,双方都把那份朦朦胧胧的爱隐藏在心里,不敢把这份迟来的爱情挑明。此时,无论是武文渊还是简丹,都有各自的家庭,也许不怎么幸福,但是两人没有想过摆脱旧有的婚姻的束缚而并蒂连枝。应该说,8月3日,两人冰释前嫌后感情的温度是与日俱增,以前简丹上网的时候,通常会根据武文渊“点我名字我电你”头像显示的房间地址找到武文渊,找到武文渊后,简丹反客为主非常自觉地爬到公麦上播放歌曲,武文渊则老老实实地待在下面认认真真地听歌。在播放歌曲和聆听歌曲的过程中,两人都有简简单单的交流,但一般都是忽悠,给人以不冷不热的感觉。

一般情况下简丹只播放三首歌曲,与后来武文渊认识的猫妹“音魂不散”的播放歌曲的风格差不多,都给人以脚上安装有风火轮的感觉,有时,第三首歌曲还未播放完,简丹向武文渊发送了“拜拜”两字就闪人。尽管武文渊对简丹有一种莫可名状的特殊感情,但是很少主动到“只种草不摘花”房间寻找简丹,换句话说,武文渊已经习惯每天简丹不厌其烦地来到房间里骚扰自己。可能是因为东北地区特殊的天气缘故,给武文渊的感觉,一年四季不分春夏秋冬,简丹都是于早上四五点钟起床,起床后做的第一件事是打开电脑要么是扛着“小妞贼狠”的旗帜要么是扛着“逍遥简单”的马甲到“加勒比海风情”房间寻找武文渊。通常情况下,只要简丹打开电脑登陆UC账号都会在第一时间里寻找武文渊,找到武文渊后一边放歌一边交流,然后猛地一下突然蹿出房间,留下傻乎乎的武文渊独自在那里惆怅。但是,简丹晚上很少有时间待在网上,可以这样说,傍晚6点来到武文渊所待的房间并与之交流几句后,简丹便像一阵风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过,武文渊习惯于简丹的来去如一阵风,甚至能知道何时简丹会上网能找到自己,知道简丹何时会离开,至少有一点武文渊非常清楚,当简丹开始播放第三首歌曲的时候,武文渊时时做好与简丹道一声“拜拜”的准备。尽管简丹每次来去都是一阵风,但是忽悠的成分减少,毫不客气地说,每次见面两人都是披肝沥胆推心置腹地交流。

在两人感情不断发展的过程中武文渊与简丹都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对武文渊来说,首先必须得狠狠伤害之前认识的那位在广东工作的网友“美子”。武文渊是美子的第一位网友,对美子来说武文渊代表着某种特殊的感情,这种感情也许是不咸不淡,但是美子心里隐隐约约爱着武文渊是不争的事实。两人曾经有过形影不离的网络生活,毫不客气地说,2004年11月至12月,几乎每天晚上,两人都是在虚无缥缈的网络世界里厮守,只是此时的武文渊不懂得网恋,两人的感情故事才没有升级。2007年11月,两人阔别三年后,武文渊突然得知有一款名叫彩虹版的扣扣能查看扣扣好友里所有隐身的好友,处于一种好奇,武文渊下载这款流氓软件并安装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好奇害死猫的缘故,把彩虹版扣扣安装好后,立即发现“美子”正在潜水。忘了告诉大家,武文渊是一名不喜欢潜水的网虫,当年,无论是登陆扣扣账号还是新浪UC账号,都喜欢以在线的状态出现在网络世界里,如果武文渊喜欢隐身的话,我猜想,2008年武文渊与简丹也不会有那段荡气回肠的网恋故事。武文渊与美子虽然从2004年12月开始就形同陌路,但是两人并没有把对方拉黑并删除,美子倒是把武文渊删除,只是因为不知道先拉黑后删除,结果美子的扣扣号一直出现武文渊的好友群里。2008年8月,武文渊在与简丹的交往中,首先要做的事是挥刀斩情丝与美子来一个彻底的一刀两断,故,这年的8月9日武文渊就写了一篇《不敢承诺的爱》的日志,向美子委婉地表达分手的决定。

遗憾的是美子没有看懂这篇日志武文渊想表达的真实意思,反而在这篇日志留言“这种爱是不需要任何承诺的,虽然很伤感,但是也很幸福。”从理论上讲武文渊看见美子的这句留言应该感动得热泪盈眶,可此时,武文渊是深深爱着简丹,对于美子这份留言,心里早已没有了那份感动。老夫也不知道武文渊当时为什么会深深爱着简丹,无论是看家庭背景还是看文化差异,毫不客气地说两人有着天悬地隔的距离,但就是这虚无缥缈的网络,让两个人的心灵的距离越来越近。这时的武文渊,因为被校长大人突然安排支教,心里肯定有擢发难数的怨恨和痛楚,就在武文渊感到迷离和彷徨的时候,简丹悄悄地走进武文渊的内心世界。武文渊的妻子田芳这时是全身心地抚养孩子,因为孩子平时是有父母代养的缘故,每个周末,严格意义上说,从星期五开始,田芳都是抛下武文渊前往娘家,这就导致武文渊在最需要妻子关心的时候却出现了感情真空,而恰恰在这时,心地纯良娴熟端庄的简丹走进了武文渊的心里。简丹的父亲是山东人,当年山东人闯关东的时候,也就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简丹的父亲来到东北,并与一名东北女子结婚生子。简丹有一位哥哥,在佳木斯同江一个名叫街津口的地方工作,而简丹因为文化水平太低,仅仅是初中文化,不得不跟随丈夫在一个名叫富裕村的地方寒耕热耘地以务农为生。

不要认为东北农民很穷,看看简丹所在的村庄名字“富裕村”就可以知道这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平不错,否则,这座村庄怎么会叫富裕村呢,当年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山东人闯关东来到黑龙江呢?简丹原本的姓氏听说是姓朱,与陈佩斯演小品的那位搭档,也就是朱时茂同志,听说就是简丹的一位远方亲戚。因为地广人稀的缘故,简丹一家三口有一百亩地,通常是种玉米或者是水稻,一年的收入可以轻轻松松赚上十多万元人民币,而此时的武文渊,每月的工资顶破天也只有两千枚大洋,所以,简丹一家人每年的收入对武文渊来说都是一个令人艳羡的天文数字。不要认为东北人种地很辛苦,用简丹的话来说不怎么辛苦,因为土地平坦而且都是上百亩的土地,东北地区农业机械化水平比较高,毫不夸张地说,无论是翻地还是播种,抑或是收割,全是机械化,所以,简丹一家人每年种庄稼只需租几台机械就能轻松搞定。按照简丹的说法,他们每年只耕种半年庄稼,也就是从每年4月份冰雪融化后开始耕地播种到10月时收获,其余的半年时间全是四处游玩。难怪武文渊在玩新浪UC的时候,发现来自东北地区的网友特别多,兴许没有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东北人有半年的时间可以待在家里上网聊天,如果没有呆在家里上网就是跑到海南岛潇洒地度假去了。可以这样说,简丹因为家里有一百亩地,每年的收入都比较高,这就导致简丹从小到大没有吃什么苦,即使结婚了也仅仅是待在家里带孩子。

不可能每天都只带孩子啊,忙完家务事,简丹就打开电脑登陆UC账号到各大房间游荡,与网友们胡乱聊几句后,立即下线带孩子,或者是洗衣做饭,故,无论是简丹还是猫妹,都给武文渊以双脚上安了一对风火轮的感觉。武文渊则不然,星期五晚上回到家里,可以一直屁股不离椅子坐在电脑前玩到凌晨两三点钟,早上七点起床后,可以继续屁股不离椅子地坐在电脑前,一直到当天晚上子夜时分才结束。即使偶尔需要上厕所,或者是喝一口水,也是来去一阵风,故,当年武文渊玩UC的时候,都是从早玩到晚,不像简丹或者是猫妹,上了一会儿网后立即逃之夭夭。其实,这时的武文渊也不是从早到晚待在网上,原因不是因为武文渊能自觉克制网瘾,而是因为每天晚上一到8点小区物管中心就拉闸限电,故,每天晚上吃罢晚饭,武文渊就关掉电脑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觉。准确点说,2008年的暑假,武文渊之所以能时时与简丹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往来,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小区每天晚上都拉闸限电,有着肥硕身躯的妻子田芳,到了炎炎夏季如果晚上不开空调就承受不了,故,这年暑假,武文渊都是一个人待在家里。我想,正是因为没有妻子的陪伴和安慰,让我们可怜的武文渊出现了感情的真空,于是简丹“趁虚而入”,占据了武文渊整个内心世界。小区每天晚上之所以出现拉闸限电的现象,主要原因在于小区没有独立的电力系统,换句话说,是于附近的小区共同拥有一个电力系统,结果导致每年盛夏时节小区电力不够用,于是出现拉闸限电的现象。

通常,武文渊于晚上8点非常自觉地断网和关掉电脑,然后躺在客厅沙发上全身汗如雨下的睡觉,到了8月初遇上40多度的连晴高温天气时,武文渊每天晚上都会清洗阳台,然后在阳台上铺一张凉席,躺在凉席上睡觉。不要担心有蚊虫会骚扰武文渊,请大家不要忘记武文渊那双恶臭难闻的香港脚就是一副杀虫效果非常好的杀虫剂,真正让武文渊难受的是40多度的高温天气。重庆是一座名副其实的火炉,每年夏季的七月中旬,气温就会毫不客气地攀升到三十八九度,如果接连四五天没有出现雷阵雨,气温瞬间突破四十度,有时会高达四十二度。如果用自己的肢体去判断某天的温度,方法其实很简单,用手往凉席或者是沙发上一摸,如果明显感到凉席的温度有发烫的感觉,那气温肯定已攀升到三十八度。如果凉席或者是沙发没有发烫的感觉,晚上睡觉就可以不需要打开空调冷气,兴许开启一台破旧不堪的电风扇就行啦,但是,如果凉席给自己的皮肤带来明显的发烫感觉,那只能开着空调冷气睡觉。可2007年至2011年,小区一直没有独立的电力系统,毫不客气地说,一到炎炎夏季,妻子田芳立即带着孩子夹着尾巴溜回到老丈人家,只留下武文渊一人独自待在家里与40多度的高温天气作斗争。由于武文渊在中学时代就养成了早睡早起的良好习惯,每天晚上还不到8点武文渊就躺在阳台上的地板上睡觉,但是一觉睡醒后全身汗涔涔的,浑身上下每个细胞都处于痛苦的煎熬之中,于是武文渊跑进卫生间匆匆地洗了一个冷水澡后回到阳台上继续酣睡。到了早上6点,天际边开始出现鱼肚白,武文渊便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打开电脑,登陆新浪UC账号,开始在各大房间里招摇撞pian。

漫漫人生路--美丽邂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邂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邂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邂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邂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邂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邂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邂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邂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邂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