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看见来自福建的人我就有一种亲切感  

2017-03-14 20:35:39|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自从学校于2013年3月东施效颦地模仿北京十一学校搞了个分级分类的走班制教学模式后,全国各地很多中学的领导和老师如蚁附膻地来到我在的学校进行考察和访问,搞得很多同事身心疲惫,听说今天就有来自福建60多名老师深入我所在年级的课堂深层次地了解分级分类走班制教学模式。我所在年级只有数学、英语和体育艺术等学科实行的分级分类走班制教学模式,什么叫分类分级走班制教学?准确点说,数学和英语学科根据学生成绩的好坏分为三级,打破原来的行政班级,按照学生成绩好坏分班教学。体育与艺术,根据学生的兴趣爱好实行分类教学,如根据学生兴趣爱好开设足球、篮球、乒乓球、吉他、钢琴和啦啦操等课程。说句心里话,根据学生兴趣爱好开设分类课,老夫认为这一做法不错,至少满足了学生的兴趣爱好,但是按照考试成绩实行分级走班制教学,说句心里话,老夫实在不敢恭维。根据学生成绩好坏分层教学,看似不错,比如我管理的这个普通班级,有2名学生在数学三级班上学习,有6名学生在数学二级班上学习,剩下的39名学生,也就是考试成绩非常糟糕的学生在数学一级班上学习。每次上数学课,学生根据其分级的级别在相应的教室和老师那里上课,三级班的学生,因为成绩本身就比较好,故,无论是学生的学习还是老师的教学相对其他级别的学生来说都比较轻松。但是在二级班和一级班,尤其是一级班,由于所有学生的成绩都差得一塌糊涂,课堂上几乎没有学生学习,即使老师把教学难度降到最低值,也没有一名学生埋头学习,说句心里话,这就导致三级班的学生,其学习成绩越来越糟糕。

学校领导的想法很好,根据学生的成绩实行分级教学可以让教学更具有目的性和有效性,可是,成绩一塌糊涂的学生凑合在一块,完全是一群乌合之众,他们坐在教室里要么是嬉戏打闹,要么是趴在课桌上打瞌睡,说句心里话,真正认真学习的学生几乎没有。而今天下午,来自福建的60多名老师,我猜想,这里面绝大多数老师可能是校长,他们将走进我所在年级的教室参观数学学科的分级教学。每年来到我校参观分级分类走班制教学模式的同行很多,来自区内外和市内外的同行不用多说,单单来自全国各地其他省市的同行就不少,可以这样说,几乎是每个星期都会有其他省市的老师到我所在学校进行参观和考察。去年11月至12月,来自广西柳州的上百名校长和教务处主任到我所在的学校进行了为期两个月的参观和学习,临近期末时,来自山东大约有50多名老师到我所在的年级进行考察,当时,老夫正在教室给学生复习历史,突然从教室后门溜进来十多位陌生的人,从他们的衣着和面部表情来看,不像是普通中学的老师,而是形形色色的领导。初中部的历史学科没有实行分级教学,从理论上讲不应该有老师走进教室参观,但这天下午老夫站在讲台上准备上课时,就看见十多张陌生面孔走了进来,我不能把其赶出教室,只有硬着头皮用蹩脚的普通话给学生讲授历史知识。由于所处环境的缘故,我的普通话非常差,差到什么地步,毫不客气地说,你听着难受老夫讲着难受,故,一般情况下我都是用重庆话给学生上课。即使遇上研究课或者是公开课,只要听课的老师绝大多数是重庆人,我都是坚持不懈地用重庆话教学,说句心里话,叫我用蹩脚的普通话教学,真的是如同要了老夫的命。

老夫的普通话非常差,主要由两个因素导致的,第一个因素是我呱呱坠地时医生没有用一把锈迹斑斑的剪刀在我舌根部位的肉筋上咔嚓一声剪一刀,结果导致我长时间说话模糊不清,不要说普通话说得怎么样,当年我说的重庆话给人的感觉都是口齿不清,每次我张嘴说话,总是给人以我嘴里叼着一块大舌头的感觉。其实我不是叼的一块大舌头,反而是一块小舌头,每次和小伙伴张开嘴比比谁的舌头更长,说句心里话,我的舌头只能在嘴里打转,根本无法伸出来。幸好此时我没有和女生谈情说爱,如果与其纠缠在一块来一个kiss,说句心里话,我无法把舌头伸出来钻入对方樱桃小嘴里与对方的香舌来一个舌吻。舌头之所以无法伸出嘴外,主要原因在于舌头根部有一绺肉筋。到了1992年9月,还有大半年时间我得报名参加高考,想到我极有可能报考师范院校,迫不得已,我只有央求父亲陪同我到当地的一家医院做了一个简单的手术。手术真的很简单,医生在我舌头根部打了一针麻药,接着用一把剪刀剪掉舌头根部上那绺肉筋,前前后后不到十分钟手术便宣告完成,所花掉的手术费也只有20元。不过,为了让舌头根部那道伤口早日愈合,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只能喝稀饭,这稀饭喝得老夫难受,毫不客气地说,天天晚上回到家里都得拉两趟肚子,看来,真的是吃什么拉什么。如今,舌头可以收缩自如,至少能把舌头伸出嘴外,可以与家里的黄脸婆来一个高难度的舌吻,只是老婆大人那一嘴金灿灿的黄板牙让我瞬间没有了舌吻的心情。舌头根部的肉筋剪掉后,说重庆话就不再有含糊不清的现象,但是要我咬文嚼字地说普通话仍然很困难,毕竟1992年,即将年满20岁的我,才开始牙牙学语,说句心里话,对语言的学习晚了那么一点。

进入大学后,我深知作为一名师范生,要想在大学毕业后找到一家好的单位,必须得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故,在我念大学四年级的那一年,我开始没日没夜地练习普通话,无奈此时语言能力早日定型,无论老夫怎么学习,说的普通话听上去都很别扭。导致老夫普通话说得比较差的第二个因素是,大学毕业踏上工作岗位后,在课堂上我没有坚持说普通话,这就导致大学时辛辛苦苦学习的普通话前功尽弃。踏上工作岗位最初那两年,无论是研究课还是平日的普通课,我都是坚持用普通话教学,尽管老夫说起普通话来心里感到非常别扭,甚至有一种要了他人命的感觉,但是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是一位老师应该有的基本功。不过,我很快就发现身边没有一名同事用普通话教学,即使有个别同事用普通话教学,那也是因为他来自北方不会说重庆话,就是因为大家都用重庆话教学,逐渐老夫在课堂上跟着用地道的重庆话教学。但是去年12月的某一天下午,我正站在讲台上上课,突然看见十多名山东大汉走进教室,不得已,我只能用蹩脚的普通话教学。清楚记得这节课我讲授的知识是复习课,引导学生一道复习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兴起、国民革命运动、人民军队的建立和红军长征等这些内容,由于是一节复习课,我没有引导学生自主学习、讨论和合作探究,换句话说,这节课如果从教学手段上看,是一节乏善可陈教学手段非常老套的课。当听见下课铃声响彻校园时,我如同丧家之犬立即从教室里逃之夭夭,回到办公室,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端着水杯正要喝一口水,突然,刚才听课的一名来自山东的老师走了进来,执意要与我探讨历史教学,同时借阅一本川教版的初中历史教材看一看。

这位老师其实是山东某所中学的校长大人,他虽然没有从事历史教学,但是对我在课堂上讲授的历史知识非常感兴趣,当老夫的历史课结束后,他意犹未尽,非要跟着我的屁股来到办公室与我探讨一些感兴趣的历史知识。不过,学校于2013年3月开展分层分类的走班制教学以来,真正倒霉的老师是那些从事数学、英语和体艺学科教学的老师,每次有外地的老师前来学习和参观,一般都是倾向于聆听分级教学的数学课和英语课,有时是参观体艺学科的课。可以这样说,几乎每个星期,都有市内外的老师来到我所在的学校考察和学习,而他们考察的重点是数学和英语学科。尽管每位老师都不惧怕在他人面前上一节课,但是隔三差五地有外地老师前来听课无论如何你得准备一下啊,难道你把平日上的随堂课让前来学习的老师参观?就是因为时常都需要精心准备一节耍点花样,同时也是作秀的课,从事数学和英语的老师直呼招架不住,可每次遇上有外地老师前来学习,还必须得硬着头皮准备和上好这节课。就拿今天来自福建的老师前来考察和学习的这件事来说,昨天下午,年级组的数学老师和英语老师,得知这一消息后纷纷怨声载道。他们抱怨的原因不是因为有老师来听课,而是因为学校领导对他们长年累月地表演数学和英语课没有任何经济上的补助,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办公室从事数学和英语教学的美女同事对学校这一无情做法的抱怨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换成是老夫,学校领导没有任何经济上的补助而隔三差五地要求我上一节表演课,说句心里话,我也不愿意上。真不知道学校领导是怎么想的,每次召开教职员工大会时校长大人正襟危坐地坐在主席台上总是愁眉苦脸,愁什么呢,经过打听,原来校长大人愁的是学校账户上那几千万元人民币不知道该怎么发放给老师。

这真的是愁啊,在每次召开的教职员工大会上,校长大人唾沫四溅地作报告时,说的最多一句话是“学校每一分钱都得找一个项目来发,如今不是学校没钱,而是找不到项目发放啊”。你们信吗,老夫可不信校长大人这番连篇的鬼话,区内很多学校,给老师们发放津贴时照例是哗啦啦的,就我所在的学校,领导们绞尽脑汁都找不出发放津贴的名目。以老夫斗鸡眼眼神来看,发放津贴的名目可多了,如爬爬南山就可以发放一笔登山费,到操场跑跑步可以发放一笔跑步费,即使不爬山不跑步,可以提高课时津贴啊,可学校领导的脑袋晚上睡觉时不幸睡扁了,搜索枯肠、绞尽脑汁,总是想不出发放津贴的理由,说句心里话,我真为学校领导们的智商感到着急,总是认为他们的脑袋不够用。不过,我非常敬佩这些领导虚伪的一面,你不发放津贴就不发吧,干嘛老是在全校教职员工大会上眉头紧锁长吁短叹说什么找不到发放津贴的理由。从2015年开始,学校隔三差五地总是有外省市的老师前来考察和学习,本校老师胸怀宽广地献上一节精彩的表演课,你可以以此为名目进行津贴发放啊,可这时的学校领导装聋作哑,总是闭口不谈。哎,不要奢望学校领导能给我们提高收入,说句心里话,学校领导能把国家给我们的工资按时足额地打在工资卡上我们就已感到知足。但事实上我们并没有得足应得的那部分工资,每次遇上涨工资,如每两年要上调一个档,可是这么多年来每个月打在银行卡上的那点工资总是裹足不前,甚至有一种越来越少的感觉。故,每当校长大人正襟危坐在主席台上为找不理由或者是项目给老师们发放福利时,我总是感到每次校长大人的作秀水平老是在原地踏步,可以这样说,全校200多名教职员工,没有一名老师会相信校长大人说的这番鬼话。

可是校长大人不知趣,每次召开教职员工大会时,仍然是不厌其烦地作秀,这让我们感到非常恶心。不过,今天老夫讲述的这篇心情故事的重点不是对校长大人丑陋的一面大张鞑伐,也不是向朋友们宣传我所在学校开展的分级分类走班制教学是如何如何地好,老夫今天的心情故事重点讲述下午来自福建的一群听课的同行们。这群来自山遥水远之外的福建的听课老师,从他们的面部表情和衣着来看,绝对不是普普通通的老师,而是当地中学林林总总的校长,但是,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老夫看上去都有几分亲切感。可能你会询问老夫我是你看见来自福建的朋友会有亲切感,原因其实很简单,2011年9月我在茫茫网海里遇见的“笨笨”,曾经我的心肝宝贝,就来自福建,每次不经意间遇上来自福建的朋友,哪怕是从未谋面,因为爱屋及乌的缘故,我都感到一种亲切感。我与笨笨的相识实属是上天安排的,只是这段感情有缘无分,历经大半年的分分合合后,最终彻底走上死亡。笨笨通过我的博客空间讲述的哀感顽艳的心情故事从而对我充满了好奇,这个好奇也许是源于对我2008年那段凄美的网恋故事的同情,或许是因为当年我记录那段凄美的爱情故事看上去非常伤感,总之,笨笨不经意间闯入我的博客空间后再也无法走出去。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那时的我虽然常年待在网络上,如一有空闲时间就登陆UC账号,一边待在某间房间里当一只忠实的看家狗,一边敲打键盘噼里啪啦地写几句心情故事,有时遇上心情慵懒不愿意讲述心情故事时我就疯狂地玩一会儿网络游戏,毫不客气地说,鲜有与异性网友聊天的现象。

如果老夫的记忆力没有出错的话,2011年9月,笨笨叩开我心灵世界的心扉时,我正痴迷地沉溺于一款名叫仙域的游戏之中。之前,我主要是玩扣扣四国军棋游戏,但是这游戏伤身伤脑,长期焚膏继晷地玩这游戏,感到身体承受不了,于是从2011年7月底开始,老夫疯狂地迷恋上一款不怎么伤身的一款名叫仙域的游戏。这款游戏虽然不伤身,但是需要大量的时间玩,故,在笨笨叩开我心灵空间的时候,我正昏天黑地玩着游戏。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每天晚上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吃罢晚饭,一屁股坐在电脑前,手忙脚乱地玩游戏,无暇去搭理每天晚上都在期盼我出现在网络里的笨笨,但是天天晚上笨笨都要举起右手叩开我的心扉,最终一颗铁石心肠的我感动得如骨鲠在喉。每次遇上有人主动加我为好友,尤其是遇上有美女主动要求加我为好友时,我是来者不拒,通常点击鼠标加以确认,但是确认为好友后,老夫绝不主动与之聊天,先让她静静地待在我扣扣号里的好友中,某一天我整理扣扣好友时,会将这些“僵尸”通通地拉黑删除。故,点击确认为笨笨为我的扣扣好友时,我只是把她当成我下一个将要删除的“僵尸”,绝没有想到会与之有一段荡气回肠的网恋故事。也许笨笨美丽的容易我会忘记,我们曾有的点点滴滴的故事我也会淡忘,但是当初认识时那一幕幕美丽的场景这辈子我永远忘记不了,它将随着我的心情故事永远珍藏在我的内心深处。2011年9月,当我从学校回来迫不及待地坐在电脑前玩仙域游戏时,笨笨总是非常不知趣的出现在我面前。其实,这时的我为了防止再次踏入同一条网恋之河,每次登陆扣扣号我总是隐身,可能是因为笨笨知道老夫每天晚上的生活规律,每次我手忙脚乱地玩网络游戏时,笨笨总是伸出芊芊玉手把我打捞出水面。

开始那段时间我可以不搭理,但是每天晚上笨笨都在扣扣号里深情地呼唤老夫“虫虫”的马甲时,请问,我还能做到淡定如一心如止水吗?毋庸置疑,我肯定会挥舞着双臂扑通扑通地浮出水面。由于每天晚上都要与笨笨推心置腹地交流一番,逐渐我们的距离越来越近,终有一天,老夫这块冷若冰霜的冰块在笨笨这座火炉的炙烤下彻底融化。爱情,给人的感觉总是美丽和幸福的,尽管我与笨笨这段网恋字持续了大半年的时间,但是留给我的最后记忆仍然是那份被人爱的一种幸福的感觉。曾经我心里对笨笨有擢发难数的怨尤,但是随着时光的流逝,所有的怨尤随着时光的流淌而烟消云散,如今,只剩下淡淡的美好回忆。2012年10月,老夫到江苏洋思中学学习,偶遇一位来自福建莆田的老师,尽管这位尖嘴猴腮的老师与笨笨不是一个地方,但就冲着其来自福建,我心里就有一丝莫可名状的亲切感,这天上午在洋思中学学习的时候,我并没有认真学习,而是不停与这名来自福建的老师就福建的风土人情交流个不停。曾经,我认为对笨笨充满擢发难数的怨言发誓今生今世不会踏入福建半步,但是随着对其所有的怨言化为灰烬,有时很想开车到福建游玩,尤其是到福建南平寻找笨笨生活的气息,寻找笨笨在南平城区留下的足迹。说不定某一天我真的会独自开车到福建南平,到了南平后,肯定会到一条名叫胜利街的大街留下老夫的足迹,然后攀爬城南的九峰山,因为这里也曾留下笨笨一串一串的足印。只是不知道何时能实现这个愿望,但是有一点老夫相信,这辈子,我肯定会开车到福建南平走一趟,寻找当年心爱的人儿的生活气息,同时也是为发轫于2011年10月那段凄美的感情故事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2017-03-23) 

看见来自福建的人我就有一种亲切感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见来自福建的人我就有一种亲切感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见来自福建的人我就有一种亲切感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见来自福建的人我就有一种亲切感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见来自福建的人我就有一种亲切感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见来自福建的人我就有一种亲切感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见来自福建的人我就有一种亲切感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见来自福建的人我就有一种亲切感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看见来自福建的人我就有一种亲切感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