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2017-03-21 20:23:02|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月4日上午在茫茫网海里遇见简丹时虽然武文渊从简丹眼神里看见其几丝忧郁,但是这天上午武文渊却从简丹身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一种爱,因为得为回娘家做各种准备,当天上午简丹与武文渊匆匆交流几句后,只有依依不舍地下线陪同其丈夫到县城购买回娘家时需要携带的礼物。简丹下线后,武文渊肯定会感受到诸多孤独与失落,好在简丹下线时给武文渊发送一张视频图像作为扣扣聊天窗口的背景,武文渊就看着简简丹美丽的视频相片不厌其烦地听着那首由郑源演唱的《孤独的时候我还可以抱着你》的伤感歌曲。简丹的视频图像真的很美,短短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和胸前那道约隐约现的美丽事业线,看着心爱人儿的美丽视频图像,武文渊心里不由自主地产生心猿意马之感。还有那首由郑源演唱的伤感歌曲《当我孤独的时候还可以抱着你》,可以这样说,这天简丹下线后的整整一上午,武文渊坐在电脑前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简丹这张美丽的视频相片和听着那首伤感的歌曲。想到中午12点30分就得拔腿出门乘坐公交车赶往南坪交通枢纽中心,再乘坐一辆破破烂烂的公交车赶往好乡下几十公里之外的东岗镇,武文渊必须在上午11点30分开始做午饭。午饭很简单,通常是一碗西红柿鸡蛋面,或者是一大碗红薯稀饭,狼吞虎咽把西红柿鸡蛋面或者是一大碗红薯稀饭吞下肚后,12点30分,不管窗外的世界怎么样,哪怕是天空下着刀子或者是地面上燃烧着熊熊烈火,武文渊也得拔腿出门赶往东岗中学。先在小区附近一座公交车站乘坐962路公交车,历经20分钟的磨磨蹭蹭,12点50分来到南坪交通枢纽站,下车后,再来到附近的长途客运中心,这里有开往东岗镇的客运班车。说是客运班车,其实就是一辆破破烂烂的乡村客车,晴天倒无所谓,大不了全身一身灰尘,如果是下雨天乘车,武文渊得在车厢里打一把伞。还有,千万别坐在座椅上,因为座椅全是湿漉漉的,有一次武文渊冒着寒风顶着冷雨挤上车,刚在座椅上坐下,便感到屁股上有一股侵肌透骨的凉意,用手摸了摸屁股,感到湿漉漉的,站起来一看,发现座椅上也是湿漉漉的。

如果武文渊运气好一点,中午来到长途客运中心,能赶上午间1点开往东岗镇的客运班车,如果运气差了那么一点,刚刚来到长途客运中心,就看见开往东岗镇的客运班车呼啸着绝尘而去。此时,武文渊只有硬着头皮耐心地等待半个小时,乘坐午间1点30分开往东岗镇的下一趟客运班车。从南坪长途客运中心出发,赶往位于重庆东部新城的东岗镇,即使一路上没有遇上大规模的塞车,至少得颠簸2个小时20分钟的时间,换句话说,武文渊乘坐客运班车来到东岗中学,差不多到了午后的3点,刚刚赶上下午高三年级文科班的历史课。不过,每次来到东岗中学,武文渊先来到高三年级办公室与几位在文科班教学的老师简单交流一番,尤其是要与文科班一位名叫杨晓琴的美女班主任好好地交流一番。与美女交流必须得找一个站得住的话题,说句心里话,每次武文渊与杨晓琴交流都有一个站得直行得稳的话题,那就是了解班上学生的学习情况。有时,武文渊风尘仆仆地赶到高三年级办公室后却发现办公室里没有一位同事,这时,武文渊会从办公桌抽屉里掏出历史教材简简单单地备一下课,不过在备课之前武文渊得从学生作业本上撕下一张纸,用手撕成两页,分别写上简丹和妻子田芳的名字。写好简丹和妻子田芳的名字后,武文渊会把这两张纸揉搓成两个小纸团,对着窗外的巍峨群山,闭着眼睛往头顶上一抛,然后睁开眼寻找离自己身子最近的那个小纸团。找到离自己身子最近的小纸团后,武文渊就把纸团小心翼翼打开并查看,如果看见纸团上写着的是“简丹”,武文渊的心情立即亢奋起来,有信心手足胼胝地与简丹肩并肩地走下去,如果纸团上写的是妻子“田芳”的名字,武文渊轻轻地摇了一下头,把写有妻子名字的那张纸重新揉搓成团,和着写有简丹名字的那个纸团,继续闭着眼睛对着窗外巍峨群山往头顶上抛。虽然这抓阄的方式是自欺欺人的把戏,但是每次乘坐客运班车来到东岗中学高三年级办公室,只要办公室里没人,武文渊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玩弄这抓阄的游戏。抓阄的游戏肯定缺乏可信度,但是在2009年3月16日之前,也就是简丹离开武文渊回黑龙江之前,每次举行抓阄仪式,通常抓的阄其纸团上显示的名字为简丹,但是2009年3月16日以后,每次举行浓重的抓阄仪式,所抓纸团上的名字不再是“简丹”,而是妻子田芳的名字。

看来,当简丹离开重庆乘坐飞机赶回黑龙江的时候,武文渊与简丹这段爱情的陨落似乎是上天注定的,这不得不让武文渊感叹一饮一啄莫非前定。两节历史课结束后,差不多到了傍晚5点,把教材往办公桌上一放,武文渊立即屁颠屁颠地赶往东岗镇汽车站,挤上一辆回城的乡村客车。这时,武文渊手里拿着一部山寨手机,这部山寨手机不仅块头大,而且手机铃声也是响彻云霄,每次乘坐乡村客车返回城区时,武文渊都会戴上耳塞,靠在座椅上,一边看着窗外飞逝的景致,一边心情慵懒地聆听手机里播放的音乐。有时,还会情不自禁地思考与简丹的那段感情该何去何从,同时憧憬与简丹住在一块后生活将会是怎么样一番景象。每次乘坐乡村客车,武文渊喜欢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这里视线好,窗外任何风景都是一览无遗地出现在武文渊面前,只是这个位置很难抢到,除非每次乘车时都遇上好运气,也就是车厢里不怎么拥挤,否则,武文渊很难在有机会坐在副驾驶座椅上。通常,历经两个多小时的颠簸,于傍晚7点40分才能回到家里,这时,因为与妻子田芳的感情出现裂痕,武文渊回到家里常常发现厨房里是冷锅冷灶。顾不上做晚饭,武文渊立即打开电脑登陆UC账号扛着“点我名字我电你”的马甲或者是“携爱寻美”的马甲进入“只种草不摘花”房间或者是“加勒比海风情”房间查看心爱的人儿简丹是否在房间里。其实,武文渊没有必要忙不迭地来到新浪UC房间,原因是因为简丹除了在傍晚6点有时会来到房间里外,一般情况下,晚上简丹不上网。开始武文渊不怎么理解,总是认为这是简丹在故意躲避自己,后来与简丹一番交流外,终于搞明白简丹在晚上上网不方便,毕竟网恋这玩意是不怎么道德的,如果被其丈夫发现,后果将难以想象。相对于简丹在上网的过程中有许多顾虑来说,武文渊上网挺方便的,即使妻子待在家里,武文渊也可以自由自在坐在电脑前与各种各样的网友打情骂俏。因为孩子上幼儿园的缘故,每天傍晚下班后,妻子田芳都是来到其娘家,在娘家吃罢晚饭再陪着父母唠一会儿嗑,到了9点半时才带着5岁的儿子回家。

开始,武文渊不大习惯家里清锅冷灶的现象,但是久了后,尤其是每天晚上都渴望与简丹厮守,逐渐武文渊习惯于一个人待在家里。感情这玩意真奇怪,在东岗中学上了两节课晚上7点40分回到家里,枵肠辘辘的肚子饿得咕咕叫,但是只要有心爱的简丹相陪武文渊就感受不到饥饿,当简丹没法在网络上陪伴武文渊时才感到饥饿如同魑魅魍魉之鬼正在肆无忌惮地撕碎武文渊的肚子。可是,爱情的道路上总是充满各种各样的荆棘,2008年8月底,因为简丹发现其已经深深爱上武文渊,在面对家庭、婚姻和爱情的两难抉择时,简丹对与武文渊的这段爱情产生了迷离和彷徨,甚至想放弃与武文渊这段爱情而好好维护其已有的婚姻和家庭。故,在2008年8月底新的一学期即将开学的那段时间,简丹故意躲避武文渊,可事实是,躲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当武文渊没有出现在网络上的时候,简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相思之苦,于是,在武文渊上班的过程中,简丹来到新浪UC“加勒比海风情”四处寻找武文渊留下的足迹,感受武文渊在房间里留下的气息。在“加勒比海风情”房间里,简丹遇上了美女管理“感悟”,从“感悟”那里得知武文渊像发疯似的爱着自己,并听从“感悟”的建议,试着放下一切包袱大胆地与武文渊交往。有了这个决定,2008年9月,新的一学期开学后,武文渊每天早上都能在“只种草不摘花”遇上心爱的人儿简丹,只是简丹不能长时间待在网上,与武文渊简单交流几句后就得依依惜别。9月6日,一早简丹就得跟随丈夫和孩子乘坐客车到一个名叫“街津口”的地方看望母亲,这天早上简丹不到4点起床,偷偷潜入武文渊的博客,在武文渊一篇名叫《爱的漩涡》的日志里留下了“谢谢、拜拜”字样。“谢谢”是谢什么呢,毋庸置疑是感谢武文渊对简丹的爱,拜拜是指什么呢,肯定是指这天早上简丹要一早要回到娘家。当天早上6点20分武文渊登录博客看见简丹于凌晨4点55分的留言,感动得是泪眼婆娑,简丹一副短短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圆圆的脸蛋和杏眼桃腮的模样立即闪现在眼前。不过,接下来简丹回娘家的这几天,因为没有简丹的相陪,武文渊一个人坐在电脑前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度日如年的痛苦滋味。“今天是你回老家的第一天,在没有你陪伴的日子里,我虽然过得很孤独,但我很幸福,因为我能感受到此时的你也在想我。有了你,我的世界不那么灰暗,有了你,我的天空多了一道美丽的彩虹,有了你,我感到我的生命才有价值和意义

在写这篇日志时,不知你是否已回到娘家,让我默默地祝福你早日平安抵达。我本打算晚上写这篇日志,但今天我实在控制不住对你的那份思念,于是我把对你的思念转化成字符早日写在日志里。日志的时候,我特地打开你的QQ窗口,因为我可以看见你那张伤感的视频相片和听见那首我们特喜欢的歌曲《当我孤独的时候还可以抱着你》,听着这首歌和看着你的视频相片我的视线模糊了,我想哭。我爱你,亲爱的简丹。今早上我知道你在回娘家之前会来光临我博客阅读我的心情故事,但我没想到你来那么早,4点多就给我留言,谢谢你,亲爱的宝贝。昨天晚上我很想多写几句心情故事给你看,但因为你要回到娘家我们不得不暂时离别让我上的心情非常伤感,敲打键盘试图多写几句日志可我写不下去。今上午我在新浪UC房间里挂了两个UC号,一个是你的管理号逍遥简单一个是我的管理号携爱寻美。进入你管理的“只种草不摘花”房间后,我遇到了房间管理忽悠晕你,他好象对你不怎么熟悉,我们只是简单交流了几句。不大一会儿,一个女孩走进房间,她自称忽悠晕你友,听那女孩说她与“忽悠晕你”是第三次见面这次她是用“忽悠晕你”不知道的新马甲进入房间,开玩笑说要拐走忽悠晕你,我就笑她不能再拐了,你拐走‘忽悠晕你’,我拐走‘逍遥简单’,再拐的话只种草不摘花房间就不能正常运转了。不知什么原因,他们小两口在房间里大吵起来了,大吵的原因好象是因为忽悠晕你在公麦上说了句那女孩与很多男人有染受到委屈的这名女孩趴在公麦上哭,然后悻悻地离开房间。接下来我就劝忽悠晕你不要惹那名女孩生气东忽悠西忽悠,没见他把谁忽悠晕了,怎么把爱他的女孩给忽悠跑了这位名叫‘忽悠晕你’的网友他非常喜欢那位女孩,我一看见这话就建议他去道歉,可这名欺名盗世之徒却说怕找不到她。这句‘找不到她’的话明显是在忽悠人,我立即给他说那位女孩肯定用间谍号再来房间果不其然,我在众多纹丝不动的‘僵尸号’中辨认出女孩的号,我给忽悠晕你建议,应该像我这般每天焚膏继晷地几句日志,把对她的大胆地写出来,不写出来对方怎么明白你的爱呢?”。

他说他脑子一片空白没有能力写日志,不过以我拘墟之见,这位名叫‘忽悠晕你’的网友对那名女孩仅仅是随意忽悠而已,并不是真的爱她。当时我一直在1麦上放歌,忽悠晕你2麦主动1麦递给那女孩,那女孩上麦后又是一番大哭可能是因为我是扛着“逍遥简单”马甲的缘故,那位女孩认为我是美女见我热情大方和善解人意,就点了视频和我黑麦黑麦时我就随意说了几句安慰她的话,可全是苍白无力之语到最后,那两人的关系仍然没有理清,女孩不得哭天抹泪地离开忽悠晕你对那女孩只会说几句苍白无力的对不起的话,毫不客气地说没有丝毫深度和诚意,难怪,这名女孩最终会伤心地离开看见他们的发生的摩擦,我好害怕我们的爱情也会出现这样的龃龉,害怕你为我无助地哭。说句心里话,害怕你为我伤心,怕你为我而哭泣,怕你为我而心痛当然,我自己也害怕因为这段感情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而伤心难过”。这天上午,武文渊在“只种草不摘花”房间遇见了两位与简丹关系比较好的网友“赤那”和“萤火虫”,“关系比较好”的意思是这两位网友都是暗自爱着简丹,其实,在茫茫网海中深深爱着简丹的网友很多,有可能组成一个加强连。用当年简丹的话来说,玩新浪UC的人,几乎没有网友不网恋的,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毫不客气地说,凡是上网的人,都曾有过各种各样的网恋,甚至有的网友,比如咱们可爱的武文渊,在短短的三四年时间先后有过两场荡气回肠的网恋。而有的网友,几乎一直是在与不同的网友谈恋爱,所以,面对众多的追求者,简丹最后选择武文渊,这让一贫如洗的武文渊怎么不会感动。老夫不知道简丹为什么会在众多的追求者中答应武文渊的追求,武文渊海拔高度只有可怜巴巴的一米六五,量身高时即使垫上脚后跟,也才勉强达到一米六八的高度。而简丹,不需要穿着高跟鞋,打着光脚丫量身高,其海拔高度也达到一米六八,换句话说,简丹与武文渊比肩而立,至少要比武文渊高上四五厘米。武文渊不仅海拔高度太低,而且穷得只剩下尻子上一层干涸的屎迹,毫不客气地说,家贫如洗,只剩下一张老古董木床,但是简丹没有因此而嫌弃武文渊,经过一番思考后,大胆地接受了武文渊的爱。

之所以会大胆地接受武文渊的爱,老夫猜想,简丹主要看中武文渊的真诚。网友“赤那”来自内蒙古,赤那在蒙古语中的意思是狼,换句话说,赤那就是一匹来自内蒙古的狼,虽然这匹狼不善言语,但是家财万贯,在鄂乐多斯拥有一家露天煤矿,是名副其实的富翁,可是简丹没有被其万贯家财所迷惑。“萤火虫”来自山东潍坊,听说从事大棚蔬菜种植,一年没有100万也有8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可我们可爱的简丹仍然没有被金钱击倒,而是选择了身无分文穷困潦倒的武文渊。在遇上武文渊之前,简丹曾经有过一段短暂的网恋,那位与简丹网恋的小伙来自佳木斯,听说在铁路局工作,但是不愿意为简丹抛妻弃子,两人痛苦地相爱大半年后不得不选择分手。分手不到一个星期,在茫茫的网海里,扛着“小妞贼狠”马甲的简丹在2008年7月23日早上在新浪UC某间房间里遇上扛着“点我名字我电你”大旗的武文渊,两人处于好奇,互相点击对方头像确定为好友,但是两人万万没有想到这一不经意间点击对方为好友竟然引发一段凄美的网恋故事。那时,网络刚刚走进千家万户,无论男女,在接触网络的初期,都会对网恋充满了兴趣和向往,毫不夸张地说,无论是玩新浪UC,还是玩腾讯扣扣,大量的网友对网恋是前仆后继。不管是网上认识的网友,还是在现实世界中认识的朋友,没有不网恋的,只是绝大多数网恋无疾而终,对各自的家庭没有造成不赀之损的影响。简丹大约是在2007年9月接触虚无缥缈的网络世界,由于简丹不用工作,也不用到地里种庄稼,每天在家除了带孩子就是做点家务事,换句话说,简丹每天有大把大把的时间用于上网。简丹与其丈夫刘伟的感情一般,两人是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步入婚姻的殿堂,而在认识丈夫刘伟之前,简丹不知道什么叫爱情,可能就是因为不知道什么叫爱情,2007年9月接触虚无缥缈的网络世界没多久,就身不由己地陷入一段虚拟的网恋之中。网恋尽管看不见摸不着,但是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不管是与简丹的网恋,还是后来与来自福建的“竹竹”的网恋,武文渊都感受到一种肝肠寸断椎心泣血的痛,所以,从某种角度上讲,网恋也是一种真挚的爱情。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美丽的邂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9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