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出席继母七十岁生日寿宴  

2017-04-15 20:40:06|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因为昨天的博客日志出现了重大的缺失,今天,当我把昨天欠下的博客日志补充完整后,立即手忙脚乱地敲打键盘讲述新的一篇心情故事。按照计划,昨天早上我们是于8点准时出发,争取在9点40分之前回到涪陵城父母居住的地方,为什么要定在8点准时出发,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晚一点到达涪陵城后,在父母所在小区附近的停车场上无法找到车位泊车。不过,每次与妻儿和丈母娘一道回涪陵,都是推迟十多分钟,有时甚至是推迟一个小时才能出发,昨天早上,在我一再催促下,终于在8点20分出发。想早点回到涪陵城陪伴年迈的父母,我只有选择经沪渝高速南线,也就是老夫平常说的沿江高速回涪陵城,一路上还算顺利,没有遇上大规模的塞车。到了涪陵城父母居住的小区楼房前的停车场,我同样非常顺利地找到一个停车位,然后陪同父母唠了一会儿嗑。昨天父母可忙了,毫不客气地说是从早忙到晚,而且脚后跟也忙得翻到脚背上。在与父母聊天的过程中,继母要求我在午饭正式开宴之前做一个简单的讲话,我很想拒绝,究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我患了严重的感冒,嗓子像着了火似的,叫我站在主xi台上为继母七十岁的生日寿宴做一个简单的讲话,我这破桑子很难做一个铿锵有力激情四溢的讲话。不愿意走上主xi台上讲话的另一方面原因是因为我的狗胆不够强大,毫不客气地说,我从小就被各种各样的场合吓破了胆。昨天中午前来出席继母生日宴会的宾客有好几百人,站在主xi台上,望着下边黑压压的人群,我肯定会吓得屁滚尿流和双腿打颤,可继母早已安排好了我代表家人面对六七百位来宾做一个简单的讲话。其实,最具有资格站在主xi台上讲话的是庆林哥,庆林哥是继母的长子,作为老大,同时又是一位腰缠万贯的建筑老板,走到主xi台上,不需要讲话,单单双手叉在肥硕的铁塔腰上,说不定宾客朋友们立即拍起雷鸣般的巴巴掌。老夫人微言轻,位低权无,走上主xi台,肯定不会得到雷鸣般的掌声,也就是说,老夫走上主xi台讲话只不过是一枚跳梁小丑跑到舞台上拿腔作势地表演一番。老夫昨天上午嗓子眼疼痛得要命,感到有一团火在喉咙部位熊熊燃烧,说句心里话,嗓子眼痛得老夫说一句话都很困难,但却偏偏被继母安排到主xi台上讲话。

我心里有十二万个不愿意,但是面对继母的安排和庆林哥不愿意上台讲话,我只有把脑袋别在裤腰上,冒着被亲朋好友嘲笑的风险,走上主xi台,在正式开饭之前,面对六七百位来宾,做一个简单的讲话。在开车回涪陵之前,我对讲话稿做了精心的准备,因为在上周星期六中午,哥嫂就打来电话让我精心准备一份讲演稿。怎么准备啊,老夫从来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过讲话,即使有,也只是在教室里面对几十名学生口若悬河地讲课。其实,要精心准备一份讲话稿非常简单,老夫只需美美地睡了一个午觉后打开电脑在百度搜索引擎输入“七十岁母亲寿宴讲话稿”的字样就行,当然,老夫得简要地修改一下,至少让这篇讲话稿更加符合母亲的实际情况。这篇讲话稿我一直认为由庆林哥来讲,没想到回到涪陵,刚刚下车,庆林哥和母亲,都要求由我代表家人对各位来宾做一个简单的讲话。父母和哥嫂安排我来讲话,或许是因为他们看中了我的身份是老师,而老师常常给人以能说会道的感觉,可老夫恰恰没有能说会道满嘴滚珠的演讲口才。可能是因为我闭关却扫的性格在作祟,从小到大,应该说是从小到老,我都缺乏经验丰富的处事能力和身经百战的社交能力,站在大庭广众下讲话,说句心里话,这简直是要老夫的命。但父母和哥嫂的命令我不能违抗,婉拒一番后,只有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接受了父母和哥嫂的命令后,接下来我得精心准备讲话,讲话稿倒不容易准备,也不需要烂熟于心地记住,到时,龙骧虎步地走上舞台,只需摊开稿子念一遍就行,现在唯一让我感到难受的是,嗓子眼疼痛得非常厉害,我得在讲话之前到附近某家药房购买一盒医治感冒的药。一般情况下不是迫不得已我是不会轻易到药房购买感冒药的,昨天上午,在妻子的陪同下,到附近药房购买感冒药,主要原因在于老夫感冒症状非常严重,如果再不买药医治,有可能会病入膏肓。到药房买药其实非常简单,通常,我只需用医保卡购买一盒阿莫西林胶囊和一盒类似于“快克”的感冒药就行,而一盒阿莫西林和一盒快克,总计价格大约为五六十元。可是,昨天老夫没有随身携带医保卡,来到一家名叫“巨其”的药房后,只有自己掏钱购买。巨其药房的工作人员比较认真负责,当我走进药店,立即询问我要购买什么样的药,当我说不幸患了感冒需要购买一盒感冒药时,这位工作人员立即让我描述感冒症状。

我的感冒症状比较简单,主要表现为咽喉疼痛、轻微发烧、头昏脑涨、胸闷气短和四肢百骸软弱无力,这名工作人员听说我有低烧,立即给了一支温度计测量我的体温。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用温度计测量体温了,当这名工作人员给我测量体温时,我仿佛回到了纯真的童年时代,因为孩提时代每次不小心患了严重的感冒,一位穿着油腻腻白大褂的医生都会用一只同样是油腻腻的温度计给我测量体温。虽然我总是感到面颊发烫,隐隐约约有一种低烧的感觉,但是温度计却显示我的体温还不到37度,也就是说,老夫昨天的体温非常正常,身体没有出现发烧的症状。测出体温正常后,这位女性工作人员要求我睁开嘴,用手电筒查看我的咽喉和舌苔,咽喉有红肿和充血现象,扁桃体偏大,暂时没有发炎,舌苔为墨绿色,由此看来老夫患了严重的伤风感冒是不争的事实。当这名工作人员要求我张开嘴时,说句心里话,我表现出非常不情愿的态度,原因是因为我的牙齿是名副其实的黄板牙,活了四十又五的年纪,从未到医院做过洗牙这道工序。其实,我的牙齿长得非常工整,至少不是龅牙,但下颌门牙右侧有一颗牙齿可能是因为牙齿有点拥挤的缘故,这颗个头严重偏小的牙齿东倒西歪,看上去有点发育不良。其他的牙齿,说句心里话,每颗牙齿看上去都雄赳赳气昂昂,个个孔武有力,看上去像是吃了“wei哥”似的。老夫满嘴的黄板牙由于从未到医院清洗过牙床的缘故,几十枚牙齿看上去有点偏黄,但是没有蛀牙。有一嘴孔武有力的黄板牙,从理论上讲,我应该张开嘴让这位毛遂自荐充当医生的工作人员看个究竟,但是黄板牙上有太多的牙垢,你们可以想象得到老夫怎么好意思让一位美女工作人员看我污迹斑斑的牙齿呢?在美女工作人员一再要求下,我只有怯生生地张开嘴,把一嘴的黄板牙露了出来。按照我从“今日头条”阅读的百科知识来看,老夫弱不胜衣的身子骨里含有非常严重的湿气,湿气的表现为嘴里常常有苦涩的味道,甚至还有严重的口臭,同时腰酸腿疼,给人的感觉是肾脏出现问题。读罢这则百科知识,我情不自禁地对号入座,换句话说,老夫有口臭,嘴里时常有苦涩的味道,以及时常莫名的腰酸背痛,原来是湿气病毒在作祟啊。

就因为湿气病毒导致的口臭,以及满嘴的黄板牙,当巨其药房的美女工作人员让我张开嘴巴时,我就不禁不由地表现出扭扭捏捏一面。检查清楚病情后,这位我不知道姓甚名谁的工作人员立即给我开了一个药方,在这位美女工作人员开药单的时候,老夫心里一直惴惴不安,担心这位美女工作人员落井下石,让我掏上两三百元人民币购药。如果是用医保卡刷卡支付我倒不用担心,反正医保卡里有一万多元的余额,可昨天早上在这家名叫巨其的药房购药时,我没有随身携带医保卡,只能支付现金。好在我这番担心是瞎操心,这位美女工作人员开出药单一算账,老夫只需支付33.5元的现金,说句心里话,总计开了三盒药只收取33.5元,我第一次感受到什么东西叫物美价廉。这三盒药分别是青峰牌“一清颗粒”、澳美制药生产的复方氨酚溴敏胶囊和四川大冢制药公司生产的盐酸左氟沙星胶囊,这三样药各取一份用温开水吞下肚后,原本着火似的喉咙一下就感到神清气爽。吃了这三样药,昨天还感受不到这三样廉价的药给老夫身体带来的疗效,但是今天早上一觉从睡梦中醒来后,突然感受到原本肿痛的喉咙不像那般着火似的,尤其是到了今天晚上,各种各样的感冒症状逐渐消失。咦,难道是这三样药吞服进肚里后发生了立竿见影的作用,今天晚上老夫吞服这三样药后,但愿明天所有的感冒症状统统地消除。在巨其大药方购买了感冒药,回到酒楼,我向服务员讨了一杯开水,按照药房工作人员的嘱咐,吞服了几粒感冒药。在开药的时候,巨其药房的工作人员就说“一清颗粒”味道特苦,为了能在第一时间里杀死身体里的感冒病毒,我按照这名工作人员的要求,一口气喝了两小包一清颗粒,虽然味道很苦,但是良药苦口利于病,尤其是把这两小包一清颗粒吞下肚后,肚里明显感到有一团火在燃烧,全身的热血跟着沸腾起来,这种感觉可以用沁人心脾来形容。吞服了感冒药,我就坐在酒楼里与久未见面的各位亲朋好友谈天说地,到了11点40分寿宴即将开始时,我按照主持人的安排,一个箭步走上舞台,代表家人做了一番热情洋溢的“讲话”。说句心里话,我这番讲话完全是按照我从网络抄袭的一篇祝寿词原封不动照本宣科地念了一遍,可能是因为心里紧张的缘故,一口气念完这篇讲话稿回到座位上老夫感到全身汗如雨下。

之前,我从未走上舞台代表家人就某个寿宴做一番激情四溢的讲话,这次讲话毫不客气地说是继母和哥嫂拿着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放在我的脖颈上把鸭子赶上架。尽管我这结结巴巴的讲话毫无抑扬顿挫,同时也没有多少感情,但是,一口气讲完后,我仍然有如释重负的感觉,至少,昨天这件压在我心底的大事终于完成。随后的吃饭就比较轻松,只是我对一大桌美食不怎么感兴趣,老夫抡着竹筷,象征性地夹了几串菜放在嘴里咀嚼。熟知老夫生活习性的人都知道,我对中餐之类的美食不怎么感兴趣,到外面的餐馆吃饭,我感兴趣的食物无外乎是火锅、水煮鱼和美蛙等麻辣鲜香的食物,像中餐之类的养生美食我只是象征性地动动筷子。由于是晚上开车返回重庆,午饭期间与一桌的亲朋好友传杯弄盏时,我饶有兴致地喝了两瓶啤酒,只是没有想到午饭还未结束,大舅拄着拐杖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要求我开车护送他回家。大舅住在涪陵城东20多公里之外的乡下,路程倒不是很远,但是山区道路非常狭窄,而且路面也是坑坑洼洼,是出了名的“弹坑路”。我肯定没有办法趁着酒劲开车,但是又不能拒绝大舅提出的护送其回家的要求,老夫只有安抚大舅等一番,等我嘴里没有酒气后再开车护送他回家。今年的3月中旬,某个星期日上午,我带着妻儿和丈母娘开车到江津支坪欣赏漫山遍野的油菜花,当天中午,在某位八竿子都打不到边的亲戚家吃豆花饭。这天中午本不想喝酒,但是几位素未谋面的“亲戚”执意叫我喝两口,结果老夫贪杯,不知不觉,近半斤用枸杞和蜂蜜浸泡的高粱酒下了肚。用枸杞和蜂蜜浸泡的高粱酒很好喝,毫不客气地说,喝起来有朗朗爽口沁人心脾的感觉,但是这酒后劲很足,半斤高粱酒下肚,一会儿我就晕得找不着北。不过,醉得不怎么厉害,至少没有醉得玉山倾倒,说话时也没有出现嘴里叼着一块大舌头的结结巴巴现象,可以这样说,这时我的头脑非常庆幸,唯一的不足是反应有点慢,走路时无法保持身体的平衡,有点踉踉跄跄的感觉。为了能在傍晚时分彻底消除嘴里的酒味,这天下午我是不停地喝白开水,因为此农村里又脏又臭的茅坑我不知跑了多少趟,但是吃罢晚饭,打算开车返回家时,老夫一张嘴还是满嘴的酒气,不得已,只有托付一位美女亲戚帮我把车开回家。

但昨天老夫喝的是啤酒,啤酒这玩意,在众多酒友眼里只是一瓶普普通通的白开水,故,酒足饭饱休息一会儿后嘴里的酒味会逐渐消失。到了下午2点,感到嘴里的酒气消失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就发动爱车护送大舅和其他几位亲戚回家。护送舅舅回家原本是一件以汤沃雪之事,但是昨天开车护送舅舅回家途中,一是遇上天空不作美,突然下起了狂风暴雨,二是山区道路云山雾罩,对向车道的车辆很难看清。不过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路面坑坑洼洼,甚至有的坑比较有二三十厘米深,如果没有看清路面,一不小心把爱车开到坑里,先不要说给爱车底盘造成多大的伤害,单单就爱车能否驶离这道巨坑就很难说。到外婆家的公路原本比较好,虽然弯多路窄坡陡,但是水泥路面比较好,只要控制好车速,能做到平安地行驶。最近这几年,因为钻探页岩气各种各样的大货车往来频繁的缘故,这条原本的乡村公路开始呈现出疲惫不堪的现象,很多路面,毫不夸张地说,全是大大小小的“弹坑”。从凉水铺开往外婆家的途中,老夫还遇上还几辆湖北籍的大货车,这些大货车全是江汉石油的工程车,与这些工程车擦肩而过时,为了防止剐蹭,有时我不得不小心翼翼地倒车,来到一个相对宽阔的地方,让大货车通过。这个时候,其实是考验你驾驶技术的时候,如果倒车技术过硬,同时能做到左右观察,从理论上讲,你可以做到与大货车美丽的擦肩而过。护送舅舅回到外婆家后我没有立即折身返回涪陵,而是陪伴一会儿外婆。外婆是名副其实的百岁老人,今年8月即将迎来其103岁的生日,由于岁数太大,器官早已开始出现老化,肌肤也相应萎缩,不经意间看了一眼外婆那双手,真的感到如同枯槁。每次看见外婆衰老的模样,老夫心里的滋味不好受,说不定将来的某一天,我像年迈的外婆每天早晚只能傻傻地坐在椅子上,身边能陪伴的生灵除了那几件斑驳陆离的家具,就是一只猫和一只狗。还有,因为年岁已高,全身骨骼和肌肉,时时酸麻和疼痛,让你每天苦不堪言。用外婆的话来说,每天晚上全身肌肉和骨骼痛得夜不能寐,几乎是睁着眼睛等到第二天阳光从窗户上射进来,费了很大劲起床,感到头重脚轻,双脚踩在地上如同是踩在一团棉花上,每天从早到晚只能瘫坐在椅子上打着瞌睡。四舅和幺舅,只有春节期间回到家里看望年迈的外婆,春节还未结束,通常在正月初七,就拖着儿女外出打工,留下同样是孤寡老人的大舅陪伴外婆。

不分天晴下雨,七十多岁的大舅得下地种点蔬菜,每天陪伴外婆的只有那只可爱的大花猫和小灰狗。所以,外婆每天需要忍受的不只是身体的病痛,更为主要的是忍受各种各样的孤独,将来老夫退休后,尤其是到了七十多岁腿脚都无法走动的时候,或许我就像外婆这般每天只能待在家里与一只猫和一只狗为伴。外婆虽然已是百岁高龄,但是眼睛视力不错,每次到外婆家,外婆准能准确无误叫出我的名字,而且还能准确叫出妻子和孩子的名字。稍感遗憾的是外婆的听力不怎么好,每次与外婆唠嗑,我都得扯开嗓门大声说话,有时,即使扯破喉咙说话,外婆未必能听得清,故,每次和外婆简单地聊几句,我都感到费劲。可能是因为我患有严重的咽喉炎的缘故,每次扯破喉咙说话,说不了几句我嗓子就像着了火,所以,每次来到外婆家,与外婆唠嗑我只能简单地说几句问候之语就草草了事。昨天下午陪伴一会儿外婆后我就开车返回涪陵,临行前,大舅给了几十个土鸡蛋和一大包黄豆,这让我感到有点难为情,唯一能报答大舅和外婆的方式是多抽时间带着妻儿到乡下多看望外婆和大舅。回到涪陵城休息一会儿,傍晚5点又来到一家名叫“和熙饭店”的酒楼吃晚饭,吃罢晚饭,与父母简单聊了几句,于晚上7点开车返回重庆。在茶涪路龙头港港口附近看见一起辆车相撞的交通事故,其中有一辆小轿车几乎被撞得解体,从有救护车前来抢救看,这起交通事故肯定有人员受伤。茶涪路是省级干道,三辆小车并排开是没有任何问题的,真不知道这两辆相向而驶的小轿车怎么会在开阔的路段发生撞击,而且还撞击得非常严重。不过,昨天晚上让我生了一肚子怨气的是从沿江高速公路返回重庆在收费站下道时,收费员强行收取了老夫25元的路桥费。老夫每年缴纳了2300元的路桥年费是不应该缴纳25元的路桥费的,可是收费员指责老夫在沿江高速龙头港互通上道时没有刷路桥卡而是从上道口处的一台机器上按了一张卡出来,而这张卡是不能证明我缴了路桥费。你们不知道当时我心里有多大的怨气,很想强行冲卡,或者掏出爱车后备箱里的千斤顶向这名收费人员的脑袋上砸去。老夫在龙头港上道时用路桥卡在刷卡的部位刷了一下,但是栏杆没有抬起来啊,我只有摁了一下按钮取了一张卡。当收费人员执意要收取25元的路桥费时,我气得三尸暴跳七窍生烟,立即熄火把爱车停泊在收费通道上,依我的个性,就一直占据收费通道不走,可是车上的两位女人,也就是妻子和丈母娘,在那里唧唧歪歪,让我掏钱买个教训,说句心里话,这更让我感到心里如同猫爪似的。

出席继母七十岁生日寿宴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出席继母七十岁生日寿宴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出席继母七十岁生日寿宴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出席继母七十岁生日寿宴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出席继母七十岁生日寿宴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出席继母七十岁生日寿宴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