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星期六老夫在某所中学忍着肚子的疼痛评阅了一整天的试卷  

2017-04-20 20:38:0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下午写好的那篇日志,本来是想讲述昨天上午到南山景区某所中学阅读之事,但东一榔头西一棒槌,把日志的内容凑足到5500字后,居然对阅卷之事只字未提,由此可知老夫在写日志过程中的随意性,毫不夸张地说,是名副其实地让思维自由飞扬。昨天早上,在拔腿出门开车前往某某中学阅卷之前,本想做一晚汤圆吞下肚后再去,否则,前天晚上吃的那一大锅火锅如果没有早饭的稀释,肚子极有可能痛上一整天。不知道是因为火锅的锅底是老油的缘故,还是因为老夫吃的美食太过麻辣,通常头天晚上吃了火锅后,第二天老夫的肚子有隐隐作痛之感。第二天肚子不怎么舒服算是好的,有时,当天晚上肚子就痛得让人汗如雨下,为了消除肠胃的疼痛感,老夫只有拎着裤管来到卫生间褪下裤子来一个酣畅淋漓的大蹲。说是酣畅淋漓地大蹲,其实拉了半天顶多是蹦出来几个臭屁,好不容易拉出一粒臭气熏天的屎燥,火辣辣的屁眼被辣得像着了火似的。换句话说,到卫生间酣畅淋漓地拉一泡屎其实是一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可是,火锅这玩意,一个星期不吃感到浑身上下都不怎么舒坦,故,每到星期五晚上,明知吃了火锅后肚子被折磨得受不了,但是老夫仍然乐此不疲地邀约妻儿一道到附近的火锅店大快朵颐一番。为了提味,火锅店的锅底一般使用老油,什么是老油,就是锅底的油料不断地反复使用,也就是一锅底料要使用无数十次。从卫生角度上讲,用老油制作的火锅锅底一点也不卫生,不要说里面有其他客人淌下的哈喇子,某天晚上,你从锅里捞出一只血肉模糊的蟑螂或者是一只老鼠的大腿你一定不要大惊小怪。尽管用老油做的火锅底料不怎么卫生,但是味道纯正,来到重庆要想吃正宗的火锅,说句心里话,只能吃老板娘用老油制作的老火锅。当然,你也可以吃一次性锅底熬制的火锅,一次性锅底的火锅看上去视觉感不错,也比较卫生,至少不用担心从滚滚的油锅里捞出一只血肉模糊的蟑螂的尸体,也不用担心从沸腾的油锅里打捞出一只老鼠的大腿,但是味道不怎么正宗啊,尤其是价格不怎么便宜啊。当然,吃了一次性锅底的火锅,也不用担心大快朵颐饱餐一顿后肚子出现疼痛的现象。每次吃火锅,我都要点上一份鸭血和一份黄瓜条,不要小看这两样菜非常普通,但是放进滚烫的油锅里煮了一会儿味道非常鲜美,可能就是因为这两样美味非常入味的缘故,每次吃了香辣的鸭血和黄瓜条后,回到家里,不到烧一炷香的功夫,老夫就感到肚子疼痛难忍。不得已,只要到厕所里大蹲,可卯足劲下了一番苦功夫后,常常是挑雪填井白费功夫。

为了防止这样的悲剧上演,通常,在淌着哈喇子大快朵颐地吃火锅时,我一般会毫不客气地喝上好几瓶啤酒,幻想通过接连喝的几大瓶猫尿来稀释肠胃里的麻辣美食,所以,上周星期五晚上,喝了三瓶啤酒后我的肚子没有出现隐隐作痛的现象。但是,前天晚上没有出现肚子疼痛的现象不能说明昨天也不会出现这一现象,昨天早上,打开电脑准备修改日志之前,我特地蹑手蹑脚走进卫生间“手拿文章脚踏两方”地蹲了一会儿厕所。这一蹲我就感到有点不妙,因为好不容易拉出的那点陈年旧屎让我感到谷道辣得像放了一块火炭,“不好,今天到某所中学参加初三年级的第一次诊断考试的阅卷工作时肚子极有可能出现疼痛的现象,一旦出现疼痛,最有效的办法是跑进卫生间来一个痛快淋漓的大蹲”,故,昨天早上迈开罗圈腿出门开车赶到这所中学之前,我特地在裤兜里塞了几张卫生纸。当蹲在便池上方卯足劲干大事感到菊花有点火烧火燎的感觉时,最佳的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喝上一大碗稀饭或者是吃一点清淡的早餐稀释一下火辣辣的肠胃,可昨天早上我没有功夫做这事,无论如何,得把前天傍晚之前写好的日志简简单单地修改一番后发表在博客里。昨天早上老夫刚把日志修改好发表在博客里已是早上6点32分,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热水澡,于清晨7点10分拿着钥匙出门开车赶往南山景区。当然,老夫先得开车来到我所在的学校,在校门处接上两位美女同事后再开车往南山景区赶。由于是周末,海峡路与江南大道交汇处的四公里立交桥不怎么塞车,毫不客气地说,我是非常顺利地开车来到位于南山景区的某某中学。如果这所中学的保安不许我在这所学校的校园里停车或者是允许停车但要收取停车费,我肯定会立即掉转身子打道回府,可昨天早上,这所中学的保安没有给我这样的机会,也就是说,老夫是非常顺利在这所中学停好车。来到位于实验楼的阅卷场,发现比规定的时间提前了十多分钟,不过,区内前来阅卷的老师差不多都已到场。听说这所中学的食堂给阅卷的老师免费提供早餐,我在签到单上龙飞凤舞地写上俺的大名后,邀约一位姓蒙的同仁屁颠屁颠地赶到食堂喝了一大碗稀饭。当然,仅仅是喝一大碗稀饭是不能解决肚子的饥饿问题的,老夫在大快朵颐喝稀饭的时候,还不时在嘴里里塞了两个馒头和一个鸡蛋,可能是因为早餐吃得太多,昨天上午待在微机室里阅卷老夫始终感到胀鼓鼓的肚子憋得难受。很想到卫生间拔丁抽楔地解决这一问题,可还未走进卫生间,一股让人感到窒息的屎臭味迎面扑来,而且几只绿头苍蝇跟着浓烈的屎臭味呼啸着向我铺天盖地地袭来,老夫立即捂着鼻子转身仓皇而逃。

虽然教研员要求每名阅卷的老师于上午8点10分赶到阅卷场,但是,到了8点30分时,我抱着圆鼓鼓的肚子回到阅卷场时,一位姓胡的教研员清了清嗓子才开始讨论参考答案。参考答案只有那稀稀拉拉的一小半页,老夫把近视得非常严重的斗鸡眼眯成一条缝数了数,发现答案字数顶多只有三四百字,但是大家讨论起来非常激烈,这三四百字的参考答案毫不夸张地说足足讨论了一个半小时,也就是说到了10点时我们才开始正式阅卷。每次讨论答案,不是老夫在这里夸张,毫不客气地说,可以用唇枪舌剑一词来形容,不过在看似激烈探讨的背后,其实是众多老师争夺利益的表现。大家为什么要热情洋溢地跟随教研员讨论答案,无非是把评分标准按照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如回答为什么把鸦片战争称为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个界碑,说句心里话,每位老师心里的答案是不一样的,大家唇枪舌剑地探讨答案,无非是让评分的答案深深地打上自己的烙印。如果能打上自己的烙印,那自己所教的学生在本次考试中能考出较好的成绩,而学生成绩的好坏不仅影响老师的脸面,更为主要的是,它关系到每学期为数不多的教学质量考核。孔方兄这玩意,没有人会嫌少,在关系到经济利益的时候,毫不夸张地说,大家争吵起来不只是学术上的探讨,而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当然,昨天上午在探讨答案的时候,有一名参与阅卷的老师坐在阅卷场某个角落里表现得非常平静,好像本次学生考试成绩的好坏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毫不客气地说,在一个半小时激烈的讨论中,这名戴着一副黑色边框眼镜的家伙自始至终没有说一句话,而是埋着头一直在浏览显示器屏幕上的网易新闻。如果你要询问这位处事不惊,也就是稳坐钓鱼台的家伙是谁,不好意思,这位呆头呆脑的家伙就是老夫,别看我傻乎乎地坐在那里,说句心里话,昨天上午鹤发童颜的我表现得格外平静,有一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仙风道骨的味道。老夫表现得如此心如止水,不是因为老夫的思想境界达到了两耳不闻天下事的忘我境界,而是因为初三年级的第一次诊断性考试与我无关。本学年度,我在初二年级从事八个班级的历史教学并兼任一个班级的班主任,从理论上讲我每天的工作任务非常繁重,可以这样说,不是批评教育学生就是站在三尺讲台上给学生上课,但时间就像女人那道美丽的事业线,只要你愿意去挤,每天我都有不少的时间用于讲述老夫的心情故事。反倒是逍遥自在的周末,由于紧绷的神经松懈,我的心情突然变得懒惰起来,故,周末时遇见老夫的心情故事出现缺失,说句心里话,这是近段时间司空见惯的事。

每次参加初三年级的试卷批阅,只要有教研员在场,说句心里话,仅仅是探讨参考答案都要花上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最终,在各方势力的斗争和妥协下,终于达成一个折中的参考答案,而老夫做的事是按照答案评阅学生作答的试卷。由于第一次诊断性考试的成绩决定每名学生是否如愿考上理想的高中,故,昨天的试卷批阅就非常严谨,至少每份试卷由不同的老师先后批阅两次,无疑这会加重每位老师的工作量,就因为此,没在初三年级教学的我也被学校的领导强行安排到隐藏在南山景区的这所中学参加试卷评阅。每次参加初三年级的第一次诊断性考试的试卷评阅,不到傍晚5点半时你甭想回家,故,昨天早上我就做好一整天的评阅试卷的心理准备。这个心理准备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慢慢地评阅,评阅快了,一是你不能早走,二是还容易犯下错误,故,昨天上午我以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精神慢慢地评阅试卷。由于是网上评阅,抡圆斗鸡眼看了一会儿电脑屏幕后,老夫就感到眼睛受不了,于是每评阅100道试题,也就是一个小计7分的材料题,我就起身,借着到卫生间用自来水冲洗一下脸为由,到校园里走一走。老夫评阅的这道试题一共有16名老师,摊在每名老师身上,人均要评阅800多份,按照老夫一个小时要评阅200道试题的速度计算,我的那800多份任务顶多4个多小时就能完成,但事实上,我常常以上厕所为名到树影婆娑的校园里放放风,到了下午5点时才把属于自己的那800多份试卷评阅完。以前,老夫阅卷时是傻乎乎的,坐在电脑前一直屁股不离椅子地评阅试卷,不知不觉,把人家的份数都评阅了,可是到了最后,还得硬着头皮留下来继续帮其他老师评阅,逐渐,我开始养成偷懒的良好习惯。也就是说,每次参加区内学校统一组织的阅卷,我都是磨磨蹭蹭地评阅,而且每隔一个小时要么是到卫生间撒一泡尿,要么是到校园里透透气,总之,不会再傻乎乎地像一台上足发条的机器坐在那里不知疲倦地评阅试卷。昨天下午到了5点,双评总计1.4万份的试卷终于评阅完,迈着灌铅似的罗圈腿来到停车的地方开车回家,一道参加初三年级第一次诊断性考试试卷批阅的同仁们看见老夫手里这辆白色的大众2016年途安L面包车都说这车的模样非常大气,当他们看见老夫爱车宽敞的空间时,无不艳羡地说老夫爱车的空间真大,甚至可以找一位美女在后排座椅上翻云覆雨。这话倒是没错,只是老夫暂时还没有找到与我在车上共赴巫山云雨情的另外一半,总不能老夫独自一人双手趴在后排座椅上做俯卧撑吧。

昨天中午吃罢午饭,我和一位姓蒙的其他学校的老师在茂林修竹的校园里溜达了好几圈,其中,我们讨论的话题是,岁月不饶人,我们都是即将步入艾服之年的老头了。是啊,弹指一挥间,老夫由当年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青年变成如今两鬓斑白头童齿豁的老年人,回想这踏上工作岗位后二十年的人生历程,感觉是枉自到世上走了一遭,即人到四十又五时仍然是穷困潦倒,曾经所有的理想,随着额头上的五线谱越来多都变成了一个个消失的印记。“岁月是把杀猪刀,紫了葡萄,黑了木耳,软了香蕉。时间是块磨刀石,平了山峰,蔫了黄瓜,残了菊花。经历是个开矿厂,挖了山丘,损了钻头,黑了河沟”,不知道是哪位网友说的这番话,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很有道理。说句心里话,四十又五的我,心里再也没有当年的雄心壮志,此时,阳台上的某株三角梅化身为绛珠仙子悄然来到我身边要回报我的滴水之恩,老夫再也不会像当年疯狂爱着简单或者竹竹似的不顾一切代价去爱,而是永远尘封的自己内心世界。不是因为我不相信爱情,而是因为自己真的老了,毫不客气地说,老得迎风撒尿也要尿湿鞋了,曾经贴在我身上“一夜七次郎”的标签早已作古。如今,我心里的愿望主要有三个,一是希望自己即将年满14周岁的小孩能够好好学习,在明年的中招考试中能考上一所社会口碑好一点的高中,三年后,也就是2021年能考上一所心仪的重点大学。当然,老夫希望孩子大学毕业后能找到一个好工作,到时,我就可以大胆地向班上一名姓甘的女生的父母提亲,让这名乖巧的女孩成为老夫的儿媳妇。第二个心愿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能看见自己居住的这套房屋能顺顺利利办理好房屋产权证,不过,要想实现这个十多年都没有实现的夙愿很难,因为开发商的老板早已不知死哪去了,除非房屋产权证抵押给某家银行的工作人员上门前来主动与我协商解决办理房屋产权证之事。在我们这个人人都无作为的国度,做任何事情都得靠运气,可是,每次遇上房屋之事老夫就感到自己是霉运透顶,不仅是我居住的这套房屋产权证一直无法办理,在学校购买的那套四五十平方米的定向商品房的产权证同样是时隔十年后仍然无法办理。这事不知道该怪谁,难道果真是时乖运蹇的我霉运透顶?但老夫更多的认为这是某些公zhi人员的不作为导致的,作为小老百姓的我,除了任人宰割之外好像只能望房兴叹。第三个隐藏在心里的愿望是幻想在“写作”的这条道路上能取得“名垂青史”或者是“流芳百世”的成绩,什么叫“名垂青史”或者叫“流芳百世”,就是幻想像网络作家“小桥老树”先生或者是谢荣鹏先生能创作一部《侯卫东官场笔记》或者是《首席医官》。

当然,在“名垂青史”或者是“流芳百世”的背后,我更看重的是把自己废言赘语写的上千万字的文字尸体能变成人见人爱的孔方兄,不过,这个愿望是否实现我认为比攀爬到半空中摘一颗星星还难。我仔细对比了自己的“作品”与“小桥老树”、何马、谢荣鹏和孙皓辉等名家作品的差距,发现这差距不是用一个“十万八千里”可以形容,如果只相差“十万八千里”,而我恰恰是那只可爱的孙猴子,说不定翻一个筋斗就能赶上,可事实是,我的写作能力太差,到现在仍然处于牙牙学语蹒跚学步的阶段。原本我计划的是三条腿走路,即焚膏继晷地学习成语典故、坚持不懈地写心情故事和囊萤映雪地拜读名家大作,可是最近这几年我没有燃糠自照地学习成语典故,毫不客气地说,我几乎把三年前辛辛苦苦学习的成语典故全部忘到爪哇国去了。这不是因为我没有时间,时间对我来说就像女人xiong前那道美丽的事业线挤挤总会是有的,最近这三年我没有晨兴夜寐地坚持学习成语典故,主要原因在于四十又五的我变得越来越懒惰。当然,我也找到一个不用花大量时间学习成语典故的理由,看看何马的名作《藏地密码》、熊召政的名著《张居正》、陈忠实的代表作《白鹿原》、孙皓辉的扛鼎之作《大秦帝国》,抑或是当年明月的作品《明朝那些事儿》,你抡圆斗鸡眼仔细品读一番后,请问从这几部名家的鸿篇巨制里能找到几个诘屈聱牙的成语典故?换句话说,老夫的“作品”只是面对普普通通的“读者”,当然每天不辞辛苦光临我搜hu博客空间的香港作家“砖娃”得除外,既然老夫的“作品”是面对普通的“读者”,我干嘛撑得慌非要用叠床架屋堆砌的成语典故来形容的老夫的“作品”极具有文采啊,总不能让好友“月光”或者是“阿芳”翻阅我的心情故事时手里得准备一册《现代汉语成语大全》吧。不揣冒昧地认为,虽然我的文笔很差,甚至毫无文采可言,但是我枝枝蔓蔓讲述故事能力还是有的,如果遇上心情平静如止水,我可以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洋洋洒洒地写上1200字的内容,四五个小时下来,一篇五六千字的日志便大功告成,但是这样的日志离真正意义上的作品还有天悬地隔的差距。如今,我需要的不再是每天能否焚膏继晷地坚持写一篇日志,而是能否提高日志的文采,争取早日实现自己的创作梦。老夫心里还有其他亟待实现的心愿,如在退休之前能否如愿地被评定为中学高级教师,相应的zhi能部门能否给我增加一点工资让我在即将到来的五一节小长假带着妻儿开车到某个景区游玩。遗憾的是,评定为中学高级教师和增加工资的事,无异于是与虎谋皮,故,老夫心里很多美好的愿望其实与我的写做梦一样,都是无法实现的肥皂泡,这个肥皂泡看似五彩斑斓,其实一阵风吹来就会破裂。

星期六老夫在某所中学忍着肚子的疼痛评阅了一整天的试卷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星期六老夫在某所中学忍着肚子的疼痛评阅了一整天的试卷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星期六老夫在某所中学忍着肚子的疼痛评阅了一整天的试卷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星期六老夫在某所中学忍着肚子的疼痛评阅了一整天的试卷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星期六老夫在某所中学忍着肚子的疼痛评阅了一整天的试卷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星期六老夫在某所中学忍着肚子的疼痛评阅了一整天的试卷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星期六老夫在某所中学忍着肚子的疼痛评阅了一整天的试卷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星期六老夫在某所中学忍着肚子的疼痛评阅了一整天的试卷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