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我与办公室黄大姐的故事(一)  

2017-04-23 20:34:55|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上午仍然是初二年级的半期测试,作为通监犯的我由于没有监考,整整一上午我可以心安理得地坐在办公室里噼里啪啦敲打键盘写日志,只是办公室里的沸反盈天,也就是几位群雌粥粥的美女同事坐在那里吵闹个不停,严重影响老夫的“写作”。结果,到了上午11点30分,老夫关掉电脑准备到食堂吃午饭时,日志的内容写了不到3500字。从理论上讲,早上8点30分就打开电脑写日志,到上午11点30分,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老夫可以轻轻松松码上4000字,可事实是,办公室里蜩螗沸羹,我坐在电脑前始终无法静下心来。不过,老夫有的是时间用于写日志,因为今天下午我只有一节课,其他的时间我都可以坐在电脑前静下心来讲述我的心情故事。中午1点至2点,是我坐在教室的讲台边守着学生午休的时候,吃罢午饭回到办公室趴在坚硬的办公桌上休息了一会儿,于中午1点我抱着笔记本电脑准时走进教室。在守着学生午休的过程中,我打开电脑写日志,到下午2点10分准备上课的时候,不知不觉我把日志的内容凑到6000字,换句话说,今天老夫早早地就把写日志的任务完成。当把日志的内容凑足到6000字时我有如释重负的感觉,接下来的时间,我除了要认认真真地上一节课外,剩余的空闲时间我可以拜读名家大作,也可以掏出教案补写几句“二次备课”。本周,所有年级的半期考试均已结束,如果不出现意外,下周星期一参加教研活动时,教务处的领导肯定要检查教案,教案我倒是把整本教材的内容全部写完,但是还有一部分内容没有标注二次备课。二次备课的内容主要是填写教案右侧的备注内容,以及每课教案后面的作业布置和课后反思,这些内容看似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但是学校领导在检查教案时,会把这些二次备课作为评价一个教案是否合格的重要标志。去年半期考试结束后,学校领导评选了好几名老师的教案为优秀教案,其中,就包括老夫的教案。老夫的教案被评为优秀的教案,不是因为我的教案写得有多好,说句心里话,如果你抡圆斗鸡眼认真阅读,发现老夫书写的教案不仅字迹难以辨认,即使你能辨认字迹,也会发现老夫张牙舞爪书写的教案时狗屁不通。但是老夫的教案书写得非常工整,文笔看上去非常流畅,尤其是,该填写的地方老夫绝不含糊全都一一的填上,这如同女人的身体,该凸出的地方一定要凸出,该丰满的地方一定要丰满。教务处的领导,有时是分管教学的副校长,在检查老师们的教案时,毫不客气地说是走马观花或者叫蜻蜓点水,通常,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能检查完毕一名老师龙飞凤舞书写的教案。

领导们检查教案,一是查看该填写的地方,如备注、作业布置和课后反思等内容是否按照要求填写,而是数数教案的个数是否有足够的课时,说句心里话,无论是二次备课还是课时数,老夫忙里偷闲赶写的教案是无懈可击,故,每次赶上评比优秀教案的时候,老夫春蚓秋蛇书写的教案一般都是蟾宫折桂,或者说不是优秀教案就是一等奖。我书写的教案没有任何污迹,晃眼看上去非常工整和整洁,再加上教案上的内容都被我胡乱填写完整,这样的教案不被评为优秀教案请问什么样的教案才是优秀教案?德育处有一位姓冉的主任,对老夫书写的蝌蚪文情有独钟,用他的话来说,老夫书写的蝌蚪文,无论是钢笔字还是粉笔字,看上去都遒劲有力,甚至有书法大家的风范。2010年至2015年,我担任年级组工会小家家长的时候,每一年的12月老夫都要填写一份厚达七八十页的工会小家台账,虽然这本分量十足的台账全是老夫瞎编乱造的,但是看上去工工整整,毫不客气地说,每一年各个年级工会小家的台账都是以我胡乱撰写的材料为蓝本向壁虚造的。德育处那位姓冉的主任,就是从我当年胡乱填写的工会小家台账上的资料里看见老夫书写的蝌蚪文飘若浮云惊若蛟龙。当然,同事们的夸奖是溢美之词,老夫不能当真,但是老夫赶写的教案看上去工工整整是不争的事实。我做任何事情都比较认真,看看老夫每天焚膏继晷坚持写的博客日志,如果我不是一个做事认真的人,尤其是,我不是一个意志力坚强的人,能把每天坚持写一篇心情故事坚持数载吗?明年,是我博客日志诞辰的第十周年,同时也是与简单那段凄美感情故事第十个周年纪念日,时间太瘦指缝太宽,弹指一挥间这十年美好光阴从我手指尖匆匆地流逝,不得不喟然感叹时光飞逝如电。办公室里的黄大姐总是长吁短叹每天活得太累太苦,有时趴在办公桌上哭天抹泪地痛哭,不过以我夏虫不可语冰的拘墟之见来看,年过五十岁的黄大姐每天过得太苦太累,主要原因在于其没有找到属于她自身的生活方式。黄大姐与其丈夫老蒋都在我所在学校工作,两人早在十多年前就已被评为高级中学教师,如果单从经济角度上讲,夫妻两人的日子过得舒舒服服甜甜蜜蜜。而且,黄大姐还有两位家财万贯的妹妹,一位妹妹在重庆主城某家大型国有医院工作,另外一位妹妹在深圳开有公司,所以,老夫从未听说过黄大姐在经济上有什么困难。与家境优渥的黄大姐相比,老夫可是一名名副其实的穷鬼,如今年纪一大把,也就是四十又五的年龄,每个月的收入仅仅只有四五千元,而妻子每月的收入顶破天只有2000元,一家三口每个月就靠着这六七千元的收入维系生活,说句心里话,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黄大姐衣食无忧并不能就此说明她每天的日子过得幸福,从黄大姐只言片语的抱怨中,老夫搞明白了她的日子过得痛苦的原因。首先是其婚姻不幸福,黄大姐的丈夫老蒋是一名充满社会正能量的工作狂,对老蒋来说,每天早上一觉醒来,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到学校工作。由于老蒋在教务处分管教学,学校里各种乱七八糟的事都需要老蒋操心,所以,看见五十出头、身子骨瘦弱,鼻梁上架着一副压塌鼻梁的黑色边框的老蒋,不要为其早早的脑袋谢顶感到大惊小怪。老蒋属于典型的以校为家的工作狂,每天几乎是从早到晚待在学校忙于工作,老夫虽然也是以校为家,同样是从早到晚待在学校,但是我是吃着公家的饭拉着自家的屎,也就是利用工作之余手忙脚乱地干着私活。只是老夫的私活非常特殊,坐在办公室里,不是埋头苦读名家大作,就是噼里啪啦敲打键盘任由思维自由飞扬地写日志,毫不客气地说,很少把工作时间用于工作上。当然,也有把工作时间用于工作上的时候,比如今天,在写好当天的博客日志后,临近傍晚放学时,我特地花上了半个小时的时间用于补写教案中的“二次备课”。老蒋除了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工作狂外,还是一名真正意义上的高阳酒徒,周末闲暇时间不说,平时上班期间,只要有狐朋狗友呼朋引类地邀约老蒋晚上到某家餐馆喝花酒,我可以负责任地说,不管其妻子黄大姐是否同意,老蒋准会“抛妻弃子”按时赴约。在酒桌上,老蒋绝不拉稀摆带,毫不客气地说,端着酒杯非常主动地与其狐朋狗友推杯把盏,到了深夜12点时才依依不舍地离开酒桌扶着墙回家。此时,黄大姐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早已进入梦乡,只留下一台大屏幕的电视机还在那里傻乎乎地播放着当前热门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老蒋回到家后,不管黄大姐是否已经进入梦乡,一把把黄大姐从沙发上拉了起来,非要黄大姐倾听他的心情故事。看见丈夫又是喝得二麻二麻地于夤夜时分醉醺醺地回家,黄大姐勃然大怒,但是除了狠狠地把老蒋狗血喷头地骂几句外,也只有回到卧室的床上继续呼呼大睡。老蒋自讨没趣,只有从沙发上艰难地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走进卧室,脱掉衣裤和鞋袜倒在黄大姐身边睡觉,不过,在睡觉之前得给裤裆里的水龙头放放水。于是,老蒋来到衣橱边,掏出绵软同时又是黑乎乎的水龙头,冲着衣橱的一个角落哗哗作响地撒了一泡尿,黄大姐听见耳畔传来哗啦啦直响的“流水声”立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一个鹞子翻身地坐了起来,再次怒不可遏地冲着老蒋一顿臭骂。但是臭骂一顿又如何,痛痛快快在衣橱边放了水的老蒋已经仰天八叉地躺在床上打着呼噜进入梦乡,此时的黄大姐,除了起床用抹布擦拭干净衣橱边上的尿液外,只有肚子流着泪默默地痛哭。

黄大姐的父母原本在綦江某个矿区工作,大学毕业后的黄大姐就分到这个矿区的子弟校初中部从事语文教学,也就是这一年,老蒋从大学校园走出来后也到了这所矿区子弟校工作,唯一不同的是,老蒋在子弟校高中部从事化学教学。那时的老蒋,虽然仍是一副干豇豆身材,但是头顶上的头发非常茂密,也就是一头黑色而又坚硬的头发,可谁都想不到,时隔二十年后会突然成了“地中海”。对于这一点,老夫其实深有体会,二十年前,要是你遇见老夫,除了感叹鼻梁上架着的那副眼镜边框太大外,你也不会想到二十年后我一头葱葱郁郁的头发会出现大面积下岗和两鬓早生华发的现象。人们都说岁月是一把杀猪刀,不仅紫了葡萄,软了香蕉,老夫认为还掉了满头的头发。黄大姐踏上工作岗位后,爱上当地职工医院的一名医生,可是其父母认为这名医生的家庭太穷,拿起大棒来了一个无情的棒打鸳鸯。尽管此事已经过去近三十年时光,但是黄大姐每次想到这事总感到久久无法释怀,人活一辈子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与一名彼此相爱的人儿幸福地过一辈子吗,可是,父母无情的棒打鸳鸯,让黄大姐一辈子感受不到婚姻的幸福和家庭的甜蜜。后来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黄大姐与老蒋相识,谈了不到一年的恋爱,在父母的安排下稀里糊涂地与老蒋结婚,从而开始一段稀里糊涂的婚姻。后来经过各种关系,2005年黄大姐与老蒋同时调到我所在的学校的工作,虽然2006年7月我也调到这家单位工作,但是被派遣高中部从事历史教学,与在初中部从事语文教学的黄大姐没有任何瓜葛。2008年3月,新的一学期开学没过几天,因为一名姓赵的历史老师生病请假,我临时来到初二年级给其中的三个班级上了一个星期的历史课,说是一个星期的历史课,每个班其实就是两节历史课。老夫清楚记得来到初二年级给其中的三个班级的学生上的历史课讲授的内容是第二次鸦片战争和左宗棠收复新疆,可能是因为我在讲授历史课的过程中,不仅知识点讲得非常清楚,而且还讲了许多学生不知晓的历史故事,三个班级的学生在课堂上,几乎都是竖着耳朵认认真真听讲。不过我没有把这事当成一回事,因为这只是临时代课,老夫给每个班上了两节历史课后,这几个班级的学生将与老夫没有任何关联,但是让老夫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年的6月,全校教职员工大会结束后,我跟随几位同事离开会议室准备回家时,一位近四十岁的美女老师走了过来,夸我历史课讲得非常好,让她的女儿听后久久不能忘怀。这是咋回事,老夫不认识眼前这位美女老师啊,更没有给其女儿上历史课,怎么我的历史课就莫名其妙成了讲得很好呢,说句心里话,这让老夫百思不得其解。

这位有着陌生面孔的美女老师见我傻乎乎地愣在那里,就询问老夫是不是姓吴,老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的确姓吴啊,姓吴的怎么啦,除了那个吴三桂的名声有点臭外,凡是姓吴的人都是好人哟,至少老夫就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好人啦。这名美女老师见我还是傻乎乎地愣在那里,就进一步询问当年的3月份,新的一学期开学后是不是到初二年级其中的几个班级上了几节历史课,是啊,当初接到教务处领导的命令后,我是极不情愿地走进初二年级教室给三个班级的学生上了两节历史课,但是我只是敷衍塞责地上了几节历史课,临时顶课结束后我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见我还是傻不拉几地愣在那里,这位美女老师只有坦诚相告,她的女儿就在初二年级某个班级念书,我临时顶课的那两节历史课,虽然我是用地道的重庆话给学生讲课,但是讲的内容非常精彩,让其女儿开始对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但是与这位美女老师匆匆交流几句后,我很快就消失在人群中,这个时候,我忙着回家玩一款名叫扣扣四国军棋的游戏呢。说句心里话,我与这位美女老师一问一答地交流后,并不知道其姓甚名谁,也没记住其音容笑貌,即使在参加全校教职员工大会上遇上这位美女老师,恕我直言,老夫不会在人群中认出她。可上天非要给我们开一个大大的国际玩笑,2009年8月22日,新的一学期即将开学,突然,一位分管学校德育工作的姓张的校长打来电话,通知我于第二天早上8点务必准时赶到学校大校门处,乘坐大巴车到綦江横山风景区参加为期三天的班主任培训。之前,我对班主任工作没有任何兴趣,虽然从事班主任工作每个月会有三四百元的班主任津贴,但是班主任以校为家,也就是从早到晚地待在学校,请问,自由散漫的老夫怎么承受得了,姑且不说班主任瘦削的双肩上还承受常人无法承受的压力。不过,到了2009年我对班主任工作产生额浓厚的兴趣,产生浓厚兴趣的原因肯定不是因为我迷恋上了班主任工作,而是因为这时老夫感到瘦削的双肩上承受的经济压力很大,从事班主任工作虽然每个月只有三四百元的班主任津贴,但是聚沙成塔,一年下来也有三四千元的收入啊。还有,2009年3月,一段美丽的感情突然陨落,失去了这段凄美的爱情,每天的相思之苦让我痛不欲生,我想通过从事班主任工作让自由散漫的我变得忙碌起来,一旦忙碌起来,心里所遭受的肝肠寸断的痛苦就会慢慢消失,血淋淋的伤口会逐渐愈合。当然,主动向学校领导申请从事班主任工作,主要原因在于我想申报高级教师职称的评定,否则,2008年的支教是白忙活了一年。

学校领导是急人之所急想人之所想,很快就安排我从事班主任工作,只是老夫没有想到我是由高中部空降到初中部从事班主任工作和历史教学。我一直认为自己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我学校领导就把我哪里塞,2009年7月,初中部一位姓赵的美女历史老师调往区内一所具有航空母舰之称的著名的重点中学工作,一位从事历史教学姓张的须眉浊物则患了尿毒症正在医院治疗,就这样,初中部原本有三名历史老师,一夜之间就剩下一名。这时,学校领导再一次想到我这块可以随时填缝的砖头,在安排新一学期教学工作时,不仅安排我到初中部从事历史教学,而且还让我在初一年级某个班级担任班主任工作。对于这样的安排我不知是福是祸,只是没想到来到初中部后不知不觉度过九年的美好时光,在这短暂的九年时间里,我曾有过快乐,也曾有过痛苦,当然,也曾有过失落与彷徨。2009年8月23日早上8点,我屁颠屁颠地准时赶到学校,在校门口与七八十名同事汇合后,乘坐旅游大巴车赶往綦江横山度假山庄。老夫来到这里不是游山玩水,而是参加班主任培训,就是在班主任培训的过程中我认识了后来给我无数帮助的黄大姐。当然,我在班主任培训活动上,结识的最主要人儿是小钟妹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刚刚从大学校园里走出来的小钟妹妹,无论老夫用哪一只钛金狗眼看小钟老师都是楚楚动人。在綦江横山度假村参加班主任培训给我印象最深的印记是,某天傍晚,我一口气喝了好几瓶啤酒,然后与几位同事在太阳的余晖下游览附近的横山镇。还未来到横山镇,我就感到裤裆里的水龙头一紧,不好,想撒尿,可此时公路上人群熙熙攘攘,到处都是周末前来避暑的市民。怎么办,我只有努力憋着继续往横山镇的大街上走,希冀能在街边找到一家公共卫生间。可是,老夫抡圆斗鸡眼在大街上找来找去,发现闪烁着霓虹灯的足浴店和按摩店不少,偏偏没有一座公共厕所。怎么办,除了皱着眉头继续憋着外,似乎找不到别的更好办法。横山镇的镇中央有一座广场,当地的市民和前来避暑的市民,管他认不认识,都汇聚在这里跳着坝坝舞,但此时憋着一泡尿的老夫没有心思欣赏坝坝舞,忍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只要离开跟随的同事独自往背街小巷窜,来到某个角落见四下无人,老夫掏出胀鼓鼓的家伙就撒尿。可是刚好痛痛快快地撒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前方有一个美丽的倩影像幽灵似的扑了过来,老夫看见这道红色的倩影扑了过来,只有硬生生地把剩下的半泡尿给憋了回去,然后快速地把耷拉着脑袋的水龙头迅速地放回到裤裆里。

我与办公室黄大姐的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办公室黄大姐的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办公室黄大姐的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办公室黄大姐的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办公室黄大姐的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办公室黄大姐的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办公室黄大姐的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与办公室黄大姐的故事(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1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