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再谈文人不可不流的三副眼泪  

2017-04-25 20:53:22|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代有一个大才子叫汤卿谋,曾经说过一句这样的话,“文人不可不流的三副眼泪,一哭国家之大局不可为,二哭文章不遇知己,三哭才子不遇佳人”,如果老夫是文人的话,说句心里话,还真应该趴在办公桌上哭天抹泪地大哭一场。其实,汤卿谋说的这段话我于2012年就已知晓,当时,我正与心爱的人儿竹竹陷入一段悲悲戚戚的感情漩涡之中不能自拔,突然,从某本杂志里看见汤卿谋说的这句话,当时就感到老夫这辈子非常幸运,虽然不用一哭国家大局不可为,但是我遇上了知己,而且还是红色的红颜知己。不宁唯是,虽然老夫不是才子,但是我有幸遇上了一位佳人,甚至认为这位突兀而至的佳人是老夫阳台上精心栽种的一株绛珠仙子,像仙女似的降落到我身边报答老夫的灌溉之恩。不过,2012年8月,与竹竹的感情经历多次分分合合的故事最终伯劳飞燕后,我终于认识到,竹竹不是《红楼梦》一书里的绛珠仙子,老夫也不是曹雪芹笔下的神瑛侍者。今天早上坐在电脑前聆听着博客音乐里由高安演唱的《爱情万万岁》这首歌曲时,我打开了尘封很长一段时间里的记录本,这册蓝色封面的记录本虽然有点破烂,封面早已残缺不全,但是记录了当年我埋头伏案学习的成语典故,在温习当年记下的成语典故时,突然看见了明代才子汤卿谋说的那句精辟之语。汤卿谋是何方神圣,说句心里话,孤陋寡闻的老夫是一无所知,我对他的了解仅仅限于记录本里曾经写下的“明代才子”这四个字,关于他的生卒年和生平事迹,恕我直言,老夫是一概不知。我在百度搜索引擎里输入“汤卿谋”字样,发现弹出的消息框全是关于他说的文人不可不流的三副眼泪的介绍,但是就汤卿谋本人生平事迹的介绍,临文不讳地说,老夫把百度搜索引擎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只是从新浪博客里找到一篇《一个早逝的才子--汤传楹》的文章,才打探到一点关于汤卿谋的资料。“汤传楹(1620年--1644年),明末诗人,字子翰林,一字子辅,更字卿谋,斋名‘荒荒斋’,吴县人,明末苏州才子。后逢甲申之变,伤心而死,年仅24岁。著有《湘中草》、《闲余笔话》、《曲录》,其事迹见于明清两朝野史,几不可考”。看罢这段资料,老夫终于搞明白为什么在百度百科知识里找不到汤卿谋的资料,原来是英年早逝啊,没有给世界留下太多的色彩。不过,老夫又对这段资料里提及的甲申之变感到好奇,“甲申之变”这个字,看上去不会感到多少陌生,但是,如果你向才疏学浅的老夫询问“甲申之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如坐针毡的我有点害怕答不上来。从资料里提及的汤卿谋卒于1644年,我隐隐约约猜到“甲申之变”极有可能是指这一年的清军入关或者是指李自成进入北京推翻大明王朝。

其实,不知道甲申之变也没有什么关系,老夫只需在百度搜索引擎里输入“甲申之变”字样,立即知道什么是“甲申之变”。果如老夫预料,甲申之变指的是明朝末年李自成攻入大明首都北京,明朝作为全国统一政权灭亡,随后清军入关的历史事件,也就是在这一年,对“国家之大局不可为”的汤卿谋含恨去世。不过,以老夫现在的眼光来看汤卿谋说的“文人不可不流的三副眼泪”,我认为这三幅眼泪都没有必要流,为什么我突然会有这样的荒诞不经的想法,究其原因,可能与老夫不是文人有关。念中学的时候,曾经在语文课本上阅读到明代东林党领袖顾宪成在《名联谈趣》一文里写下的一句话,“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但是不知道咋回事,文不能匡时济世,武不能缚鸡捉狐的我对国事历来都没有兴趣。我关心的事是,自己每个月的收入能否养家糊口,自己的亲人是否身体安康,一家人每天只要能健健康康团团圆圆和和睦睦的生活,我认为就是一个人活着的最大的幸福。当然,国事也很重要,毕竟个人的生活需要一个安定的社会环境,否则,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可是国家大事历来是肉食者谋之之事,老夫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贩夫走卒引车卖浆者,对国家大事的运筹帷幄只能有心无力,所以,老夫还是以那句话,穷着独善其身,达着兼济天下来安慰自己。也就是说,我只是一个穷者,老夫能做的只能是独善其身。最近这段时间东北亚的朝鲜问题吵得是沸沸扬扬,听说美国佬派遣好几艘航空母舰和十多艘核潜艇前来凑热闹,甚至有可能由大闹一场变成大打出手,严重影响我国的国jia利益和国jia安全,但是,老夫对惹是生非的美国佬犯下的作奸犯科之事历来是漠不关心。当然,我表现出漠不关心并不是因为老夫不爱国,而是因为力不从心,爱莫能助,所以,看见美国佬到处惹事端,我也是敢怒不敢言,只能老老实实地做我小老百姓。曾经我幻想自己是金庸笔下的令狐冲,或者是乔峰,即使不是令狐冲和乔峰,是那名臭名昭著的伪君子岳不群或者是男不男女不女的东方兄弟也行,如果老夫有岳不群或者是东方不败的武功,我肯定会奔赴到白宫,把那个一大把年龄尿都撒不出来的特朗普一掌劈成一团肉泥。美国佬不是喜欢兴风作浪吗,昨天攻打了伊拉克,今天打了阿富汗的塔利班,明天打了利比亚,后天又跑到朝鲜来耀武扬威,说句心里话,每次看见管得宽的太平洋警cha,老夫恨不能把美国佬碎尸万段,对其的仇恨真的可以用食肉寝皮来形容。遗憾的是,老夫没有金庸笔下那些大侠的武功,如果我会降龙十八掌,或者是会几招蛤蟆功,抑或是懂一点《葵花宝典》上的功夫,肯定会潜入白宫把那个特朗普撕成几大截拿去喂狗。

还有那个奥巴驴的弟弟奥巴马,对我们国家也不怎么友善,刚刚蹬了长城,回到美国就大放厥词,对我们国家指手画脚,说句心里话,对奥巴马这样的家伙,我同样是一几个健步走上前去,勒住其脖子,让他魂归西天。美国佬每选出一名总统,我就把其撕成两瓣拿去喂狗,不用老夫猜想,我就能知道美国佬再也不敢称其为太平洋警察,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这个世界或许就少了很多战争,那个近亲结婚后留下的产物安倍晋三也不敢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遗憾的是,老夫不会任何功夫,连床上的那点功夫都被常年抱着枕头睡觉给生疏了。国际形势波诡云谲,关系到国家利益的东西其实是大国博弈的结果,老夫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对于风云突变的国际形势顶多是在茶余饭后作为谈资嘻嘻哈哈和同事们交谈几句而已,凑个热闹后,我得到一边凉快去,也就是吃着公家的饭拉我自家的屎。说句心里话,我每天应该做的事,一是努力管理好自己班上那47名兔崽子,尤其是要把那名姓甘的女生好好地培养一下,否则,将来怎么能把这名乖巧的女生变成老夫的儿媳妇呢?二是每天不管有多忙,哪怕是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我也得像女人挤出那道美丽的事业线挤出时间写几句博客日志。虽然我每天花了四五个小时写的东西乏善可陈,毫不客气地说,全是无病呻吟的东西,但是我可以练练自己的思维和文笔,只要每天都坚持不懈地锻炼自己的思维和文笔,老夫怀揣的那个作家梦就不会破灭。三是每天得尽可能地拜读名家大作,说句心里话,作为一只名副其实的铁公鸡的我对购买名家大作从来不手软,如今,卧室里大理石窗台上堆放了好几十部名家大作,花了巨资购买的名家大作绝对不是拿来显摆,而是我真心想拜读。这两天,每天晚上早早地躺在冰冷的床上,虽然我仍然要掏出手机浏览“今日头条”里的新闻,但是匆匆浏览一会儿我就关掉手机,迫不及待打开放在枕边的《首席医官》阅读一会儿。我想拜读的名家大作很多,如《红楼梦》、《白鹿原》、《大秦帝国》、《藏地密码》、《唐朝那些事儿》、《鬼谷子的局》和《雍正皇帝》等,老夫坚信,只要我焚膏继晷地坚持写博客日志和燃糠自照地拜读名家大作,老夫的文笔会得到质的提升,到时会创作一部自己满意的作品来。不揣冒昧地认为,自己无中生有讲述故事的能力是有的,尤其是,我有常人没有的废言赘语的能力,说句心里话,有了这个能力,可以尝试着真正意义上的创作。我现在缺的是写作素材,同时缺少相应的写作技能,给人的感觉,我现在仍是一只无头苍蝇,在“写作”的道路上仍然在四处乱蹿。

《首席医官》这部有着450多万字的鸿篇巨制,尽管暂时我只阅读完毕其中五册的内容,但是这部作品的故事情节安排得非常紧凑,而且很多故事情节的安排让人感到出人意料。真的是佩服这部鸿章钜字的作者谢荣鹏,洋洋洒洒写了450多万字,但是故事情节绝不拖泥带水,每天早上我靠在床背上拜读时,常常被作者出人意料的故事情节安排感到叹为观止。说句心里话,我就缺乏这样的能力,看看我写的博客日志,毫不客气地说,每篇日志的内容都是废言赘语,从来没有一句话是用简练的语言来表述。可是,在写日志的过程中我有没有办法做到简练,否则,每天晚上我无法把日志的内容枝枝蔓蔓地凑足到5500字。我这人做事历来喜欢安贫守道和循规蹈矩,2011年10月之前,我一般是隔三差五地写一篇日志,通常,每篇日志的内容不会超过1500字,而且段落杂乱无序,看上去如同老夫鸡窝一样的头发,给人总是乱糟糟的感觉。2011年10月,认识来自福建的竹竹后,尤其是与竹竹相爱后,为了让自己的日志能紧紧抓住竹竹的心,我开始注重日志的质量,同时把每天晚上发表的日志凑足到2500字左右。曾经我用王二娘又臭又长的裹脚布来形容自己呕心沥血写的心情故事,其实,如今我写的日志才是名副其实的王二娘的裹脚布。日志写简短一点,说句心里话,有很多好处,首先,我不会感到很累。也许你会认为每天晨兴夜寐地坚持写一篇五千多字的日志是一件以汤沃雪之事,如果你真这么认为,老夫肯定会拉着一张马脸严肃地批评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老夫每天晚上发表的日志对你来说,或许只用两三分钟的时间蜻蜓点水似的就阅读完毕,甚至像网友“月光”似的只是点击一下日志的题目,随意瞥了一眼就算是把老夫辛勤撰写的日志看了一遍,但是对我来说,一篇5500字的日志,至少得需要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完成,否则当年的曹雪芹怎么会用“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来形容其创作的《红楼梦》呢?把日志写简短一点的第二个好处是,每天可以节约大量的时间用于拜读名家大作和学习成语典故上,遥想当年与竹竹相爱的过程中,每天早上披星戴月地赶到学校后我都要花上大半个小时的时间用于学习成语典故,再花上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拜读名家大作,每天中午守着学生午休时我还得忙里偷闲地品读名家的鸿篇巨著。可是最近这段时间,准确点说是最近这一年,我几乎没有学习成语典故,而家里那层厚厚的《现代汉语成语大全》也不知道被扔到哪去了。每天早上到了学校清点完毕学生到校人数和组织好学生早读后,回到办公室,顾不上拜读名家大作,我就忙不迭地掏出笔记本电脑,打开wps文档,噼里啪啦敲打键盘讲述当天的心情故事。

午间,坐在讲台边守着学生午休时,我不再是拜读名家大作,而是继续掏出笔记本继续噼里啪啦敲打键盘写日志,到了下午5点30分,即将放学时,才匆匆地收拾好电脑包。有时,在写日志的过程中,如果遇上文思泉涌的“创作灵感”,兴许在下午4点半时我就写好当天的日志,剩下的时间原本可以拜读名家大作,但是老夫得赶写教案啊,于是奋笔疾书埋头书写教案。白天就已把日志写好,那晚上我该有大量的时间用于品读名家大作吧,其实不然,晚上6点20分回到家后,虽然我在第一时间里打开电脑,但是没有立即修改日志,而是点击游戏里的“蜘蛛王”,沉迷于翻扑克牌的游戏,当把心情调整好后,老夫才开始打开wps文档漫不经心地修改当天在学校工作时写好的日志。那日志发表在博客里后总可以利用睡觉前那一个小时的时间拜读名家大作或者是学习成语典故吧,可是每天晚上躺在冰冷的床上临睡前我都是打开手机浏览“今日头条”里感兴趣新闻。当然,老夫关注的新闻绝不是美国佬把军舰派遣到了东北亚地区,而是各种各样自己感兴趣的新闻,如某某地方发生了交通事故,某某厂家推出了最新款式的小轿车。“今日头条”里发布形形色色的美女图片,明知看了这些美女图片只能是胀死眼睛饿死屌,但是我仍然会点击美女的头像仔细观看,看看她们的小白兔是不是气势胸胸,看看她们是不是千娇百媚。不过,每次欣赏完毕美女图片后老夫真的感到胀死眼睛饿死卵,不信,请看老夫的裤裆,早已搭起了一顶硕大无朋的帐篷。没有办法给身体降火,总不能找一块五花肉来划出一道口子给自己的身体降火吧,所以,晚上躺在冰冷的床上用手机浏览“今日头条”的新闻时,老夫努力不要翻阅美女的图片。为了把有限的时间用于学习之中,最近这两天,我走马观花似的翻阅了一会儿“今日头条”里的新闻后,立即拿起放在枕边的《首席医官》,如饥似渴地拜读起来。到了上下眼睛皮实在睁不开时,我只有合上书关上灯两腿一蹬,蜷缩进被窝里睡大觉。近段时间唯一让老夫感到心安的是,每天早上,即使凌晨4点半从噩梦中醒来,我只需翻一个身,来不及把身体摆出一个“太”字的造型,立即再次进入梦乡。如果这事发生在前段时间,说句心里话,只要是凌晨4点半醒来,想到5点就得起床品读名家大作,我就毫无睡意。不过,每天把日志生拉活拽地凑足到5500字会对我的学习产生不赀之损的影响,因为这会影响我拜读名家大作,老夫认为,每天晚上发表的日志,其内容的最佳字数应该在4000字。如果每篇日志的内容只码到4000字的话,那我噼里啪啦敲打键盘写日志的时间顶多三个小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每天至少有三个小时的时间用于品读名家大作。能否把日志晨兴夜寐地坚持写下去,说句心里话,需要得到朋友的支持,就如同汤卿谋说的二哭文章不遇知己。

曾经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不仅认为自己是一名文人,而且还幻想得到某位知己的支持,而当时来自福建的竹竹就是我的知己。竹竹不仅是老夫的知己,而且还是改变老夫时乖运蹇的贵人,尽管这只是一个美丽的梦想,但是当时老夫没有产生丝毫怀疑。有一个成语典故叫红袖添香,意思是指学习时有年轻貌美的女子相伴,说句心里话,当年,沉溺于与竹竹的爱情无法自拔时,我真的会认为红袖添香这个成语就是仓颉专为我俩创制这个成语典故。其实,我很理解汤卿谋“二哭文章不遇知己”的心理,在与竹竹相亲相爱的过程中,毫不客气地说,老夫心里只有心爱的人儿,而且清楚地记得当时我在博客空间里特地写下《人生不可不流三副眼泪》的日志。但是,当竹竹残忍地离我而去,直至彻底消失在我的视线里,老夫发现自己学习时不需要找一名红袖来添香,甚至认为所有的爱情都是天际边流淌的一朵浮云。在没有红袖的添香下,最近这几年,我仍然孜孜不倦地坚持“写作”,每天晚上发表的博客日志的字数甚至越来越多,到现在,如果某篇日志的字数只有四五千字,说句心里话,老夫不大好意思发表出来。还有,在没有红袖的陪伴下,我并没有放弃学习成语典故,至少2012年8月至2016年3月,每天早上我从睡梦中醒来后,都是一个鲤鱼打挺滚下床,迫不及待地坐在电脑前,一边玩着足球经理世界游戏一边学习成语典故,不知不觉,两千多页厚的《现代汉语成语大全》总计46000多条成语我全部学习完,只是老夫没有背碑覆局的记忆能力,学习的成语典故转瞬之间忘记得一干二净。2016年3月,足球经理世界游戏彻底关门溜之大吉,没有了游戏的羁绊,每天早上5点30分从睡梦中醒来后,我就没有坐在电脑前学习成语典故,而是继续蜷缩在被窝里,要么是打开手机浏览“今日头条”里千奇百怪的新闻,要么是艰难地靠在床背上浑浑噩噩地拜读名家大作。逐渐我的心情越来越慵懒,即使到了炎炎夏季,我也是习惯于躺在床上拿腔作势地拿着一部名家大作挺尸。如今,我已经彻底不需要红袖添香,不管是早上靠在床背上品读名家大作,还是晚上坐在电脑前听着博客里优美的音乐噼里啪啦敲打键盘讲述心情故事,说句心里话,我内心世界都有一种自我陶醉的静谧,至少,老夫的心情少了几分心烦意燥。即将到来的桃花运泛滥的五月,几乎每个周末我将在一家教育培训辅导一名临时抱佛脚的学生,我打算把千辛万苦挣来的孔方兄用于购买几部名家大作。作为坚持写了差不多十载博客日志的老夫,心里的创作愿望肯定非常强烈,创作不仅是改变自己时乖运拙命运的一个方式,而且也是人活着具有价值的重要体现,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无论如何,老夫要在漫漫人生路上留下自己的脚印和名声。

再谈文人不可不流的三副眼泪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再谈文人不可不流的三副眼泪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再谈文人不可不流的三副眼泪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再谈文人不可不流的三副眼泪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再谈文人不可不流的三副眼泪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再谈文人不可不流的三副眼泪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再谈文人不可不流的三副眼泪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再谈文人不可不流的三副眼泪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0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