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昨天中午差点闯出弥天大祸  

2017-04-29 11:44:44|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倒霉时真的是喝一口水会噎死人,或者是放一个屁砸坏脚后跟,尽管每天晚上躺在冰冷的床上临睡前都要取下眼镜把眼睛眯成一条缝装扮成万人景仰的瞄大侠仔细观看《今日交通事故集锦》,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类似的交通事故竟然发生在老夫身上。先喝口水给自己压压惊,的确,一想到这事,老夫不仅感到心有余悸,同时也感到愤愤不平,甚至怀疑那名八十多岁的糟老头在碰瓷。我发现,很多事情的发生都有先兆,昨天上午,要不是我执意开车带着儿子到丰都鬼城名山风景区与正在游历名山景区的父母和弟弟汇合,或许这件让我心惊胆战的事故就不会发生。之所以说任何事件的发生都有先兆,原因是因为前天晚上我的睡眠不怎么踏实,总感到是在半醒半睡之间,说不清楚具体的原因是什么,有可能是前天晚上在五小区一家名叫“王少龙”的火锅店喝了太多的猫尿和吃了太多的美食,总感到肠胃有点翻江倒海,同时脑袋也是昏昏沉沉的,这个时候,肯定不能指望有一个好的睡眠。当然,也不排除老夫即将遭遇一件可怕的事故身心提前给出了不良的反应,只是老夫做事固执,没有把身体不良的反应当成一回事。原本计划趁着高速公路不收取通行费的机会于昨天回一趟涪陵看望年迈父母,同时到乡下看望百岁高龄的外婆,为什么执意要于昨天回一趟涪陵,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是即将到来的桃花运泛滥的五月,几乎每个周末老夫都要赶到渝北区鲁能星城第十一街区某家培训机构辅导一名女生。这名身高和我海拔高度差不多的女生其实比较乖巧,至少她是用心聆听老夫给其讲的课,同时,扑棱着一双大眼睛不断地提出问题。记得有一个成语典故叫好问则裕,只要这名女生乐于提问和乐于学习,我相信自己有办法让其在中招考试中历史能取得好成绩。就是因为桃花运泛滥的五月,几乎每个周末我都得赶到这家培训机构辅导这名女生的功课,所以,我才决定利用五一节小长假高速公路免收通行费的机会,回一趟涪陵看望年迈的父母和外婆。当然,你可以说成是老夫以此为理由回到父母身边蹭饭吃,不过,在蹭饭吃的时候顺便看下父母是不争的事实。可是,事物的发展就如同风云变幻的天气,总给人以波诡云谲的感觉,就在我盘桓着回涪陵的时候,妻弟媳妇的三舅去世,这事原本与我是八竿子打不到边,但想到是一家人,尤其是为了照顾妻弟媳妇的情绪,妻子于昨天早上5点出发,乘坐妻弟的车赶往江津珞璜出席妻弟媳妇三舅的葬礼,而我和即将年满十四岁的孩子只能老老实实地待家里。如果果真是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与电脑为伍,昨天中午发生的事故无论如何也不会发生,可是上午10点,当我日志发表到博客里后,看着窗外春光明媚的好天气,决定丢下妻子,独自带上孩子开车回涪陵。

其实,昨天天气一直不怎么好,在开车赶往丰都县城的途中,还遇上短暂的淅淅沥沥的小雨,只是我归家心切,原本糟糕的天气,在我心里竟然成了好天气。不宁唯是,昨天上午父母也不在涪陵城,他们跟随弟弟到丰都鬼城名声景区游玩,想到只是蹭一顿饭吃不怎么光荣,于是我决定开车到丰都与父母和弟弟汇合,陪同亲人们在丰都县城的大街上走一走,至少找一家餐馆吃一碗豆花饭。涪陵的特色产品不只是著名的涪陵榨菜,红心萝卜、黄牛肉、油醪糟汤圆和河水豆花等,同样是涪陵独特的美食,不管是在涪陵还是在丰都,说句心里话,走在大街上,最想吃的美食就是那著名的河水豆花,只是一场意外事故让我瞬间没有了好心情。昨天上午,把日志发表在博客里,我就刷牙洗脸,简单地梳理下,于10点20分时出发赶往丰都名山风景区,不过,在海峡路遭遇大规模的塞车。每次遇上重大节假日,哪怕是高速公路不免收通行费的端午节小长假,毫不夸张地说,江南片区出城的道路,也就是海峡路,被堵得水泄不通,有的驾驶员愤愤不平,拿出羽毛球拍,把一只只紧紧跟随的蜗牛敲得粉碎。严格意义上说,从节假日的前一天下午海峡路就开始出现大规模的塞车,如今年这个即将成为历史的五一节小长假,4月28日下午,也就是五一节小长假前夕,海峡路出城方向的道路几乎被堵得动弹不得。故,每逢重大节假日小长假,打开手机里的高德地图,你会看见海峡路至内环快速路一线是红红的,偶尔还会看见一个交通事故的符号。不过这个交通事故的符号看上去有点滑稽,因为老夫无论用哪只眼睛看,这个交通事故的符号是一根针管,其实它是一辆侧翻在地的小汽车。昨天上午,我从六院附近的大石路立交驶上海峡路,还在匝道上就被堵得死死的。老夫发现,每次遇上大规模塞车的时候,走右侧车道速度要快一些,因为到了路口时,有些车辆会从右方路口下道,当然,也有车辆从右方路口上道,可老夫直行,紧紧跟着前方的车辆不给其让道。如同蜗牛散步般慢慢爬行,到了四公里江南立交桥,我要从最右侧的车道,一步步驶上最左侧的车道,这个路口原本是三车道,但是一旦遇上大规模的塞车,一般被各种车辆硬生生挤成四车道。我不需要打转向灯,看见左侧车辆起步稍稍慢了一点,就把车头给塞了进去,接着迅速摆正车身。我在强行变道,也可以叫强行加塞的过程中,从来没与他人的车辆发生剐蹭,原因是因为我在强行加塞的过程中非常注意分寸和火候。

你在加塞之前,从后视镜判断清楚左侧后方车辆的车速,如发现它起步比较慢,或者是有意让行,你就快速加塞和变道。如发现对方不愿意让行,而是气势汹汹地驶上来,你就老老实实地给其让行,但是要注意你的爱车尽量往左侧靠,哪怕是压了车道分割线也没有关系,只要没有挡住左侧后方车辆的道。从理论上讲,老夫是加塞高手,因为每次在滚滚车流中缓慢行驶时,我从来不是老老实实地行驶,即使在自己的车道缓慢行驶,老夫的一双斗鸡眼一直努力观察前方车道的拥堵情况,同时从后视镜查看左右两侧后方行驶的车辆,一旦有变道或者是加塞的机会,老夫决不手软。当然,要是你坐在我身侧,看见老夫来回不停地穿梭变道,一定要有一颗神闲气定的平常心,心里稍稍有一丝紧张感,我敢保证,无论是你的手板心还是脚板心,全是湿漉漉的汗水。到了四公里江南立交桥,我为什么要选择最左侧车道行驶,原因很简单,右侧车道有很多从江南大道和学府大道驶来的车辆,这两股车流混合在一块,说句心里话,比海峡路从鹅公岩长江大桥方向驶来的车流规模还要大。到了左侧车道后,老夫很快就驶上内环快速路。海峡路、江南大道和学府大道,每逢重大节假日,以及平时的上班期间成为重庆主城著名的堵点,说句心里话,全是拜内环快速路的路口所赐。如果这个路口的出城方向是五车道,哪怕是四车道也行,老夫猜想,江南立交桥也不会成为重庆主城一大臭名昭著的赌点。经过内环快速路这个路口后,前方的道路非常畅通,爱车的时速瞬间提升到100公里,后面的道路只要是一路畅通,老夫就能在中午12点20分之前赶到丰都鬼城。可是,在慈母山隧道和开迎路,老夫又遭遇大规模的塞车,这个地方,同样是每逢重大节假日的一个交通堵点,这个鬼地方为什么会成为堵点,除了因为这是沪渝高速南线的必经之路车流量时常很大外,老夫更多地认为,这与开迎路和通江大道交汇处的路口没有修建立交桥有关。这个路口由几组红绿灯指挥交通,可是四个方向的路口车流量都很大啊,尤其是这里是沿江高速进城和出城毕竟之地,居然用红绿灯来指挥交通,说句心里话,不狠狠地堵一番才怪。只是昨天上午老夫没有想到,这滚滚的车流竟然倒灌到慈母山隧道,如果沿江高速(好像也叫银百高速),即将修建好的万州段的驸马长江大桥正式通车,老夫猜想,这一路口将会更堵,毕竟将来很多来自陕西、河南和湖北的车辆都是经这一路段驶入重庆主城。不过,这是老夫咸吃萝卜淡操心,因为这是肉食者谋之之事。

以后利用重大节假日高速公路免收通行费的机会回涪陵之前,老夫就查看高德地图,一旦发现这里是一根悠长的深色红线,我就经渝黔高速和绕城高速驶上沿江高速,或者干脆经省级干道茶涪路回涪陵,大不了不去享受国家给我们的免费午餐。开迎路是沪渝高速南线,也就是沿江高速的前段,昨天上午这里堵得水泄不通,还与道路两边有很多商贩叫卖枇杷和樱桃有关,因为很多吃货开车来到这里会情不自禁地在路边停车购买,这就导致出城的道路几乎被堵死。不过,一旦驶上沿江高速,就没有遇上任何堵车,毫不客气地说我是非常顺利抵达丰都鬼城名山景区,只是在赶往景区停车场过程中遭遇大规模的塞车。没有办法,我只有在这一个路口停泊下来,在这个路口企足矫首地等待弟弟和父母游玩名山景区后从停车场开车出来。明明弟弟在电话里说他们已经从景区出来上车了,可是老夫左等右等也没有看见弟弟的雪佛兰越野车,尤其是,进入景区停车场的车辆堵住了整条道路,我没有看见有一辆车从景区停车场驶离出来。就在我感到纳闷的时候,弟弟打来电话,得知他从另外一条道路驶上了丰都长江大桥,并约定在南桥头一座中石油的加油站等我。这个时候,枵肠辘辘的我心里肯定有一点着急,因为很想赶上弟弟和父母,在丰都县城找一家餐馆好好吃一顿豆花饭,但这就是因为心里着急让我遭遇了一场意外的交通事故。我发动爱车,看见前方有车辆缓慢驶来,老夫加了一脚油想在对方前来之前驶过眼前这一狭窄的路段。这是一条狭窄的水泥公路,刚好可以并肩行驶两辆车,我应该在道路右侧在自己车道里行驶,但是右侧道路全是慢慢悠悠行走的行人,我只有往左侧的道路逆向行驶。首先声明我的逆向行驶没有违章,因为道路中间没有画上黄色的实线,直言不讳地说,这条道路就没有标识线。老夫驾驶的是手动挡的车,起步比较慢,但是看见前方有车辆驶来,我就踩了几下油门,时速瞬间提升到三十公里左右。突然,道路右侧正常行走的一位老头像是吃错药似的,在我摁了几声喇叭提醒行人注意时,这家伙居然自顾往道路中间冲。没有办法,我在紧急刹车的同时,方向盘只有往左打了一点,但是这名没有扭头只顾踉踉跄跄往道路冲的老头不幸被爱车右侧后视镜剐蹭了一下。如果是普通的人被后视镜剐蹭了一下顶多一个趔趄,可眼前这位老头居然摔倒在地,好在我及时刹住了车,轮胎没有碾压到这名老头。说句心里话,当从右侧玻璃车窗看见这名年纪不小的老头摔在地上老夫心里不由感到一紧,即使没有被爱车碾压,但是摔的这一跤,极有可能把这家伙的一把老骨头摔碎。好在这名老头屁股下方像是安装了弹簧似的动作非常迅速地从地上站立起来,其动作如此之麻利和快捷,毫不客气地说,在我吓傻的那一瞬间,自己的身体还未做出任何反应。

不过,我的脑袋出现空白的现象也就不过短短的两三那分钟,当我明白自己不幸撞倒行人后,我迅疾下车查看这名老头的伤情。这位穿着蓝色服装的老头其实安然无恙,只说右脚有点发麻,手臂和身体都没有疼痛感,我让这名看上去七十多岁的老头伸了伸腿和舞了舞手,发现一切正常,看来,摔的这一跤并没有让老头出现骨折的现象。不过,道路左侧有一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走上前质问我是怎么开车的,面对质问老夫毫不示弱,反而质问他,你们这位老头是怎么走路的,明明在道路右侧行走,干嘛在不扭头往后看一眼就横穿公路?我在加油时已经摁了几声喇叭,可眼前这位老头耳聋眼花,仍然要横穿公路,要不是我往左打了一点方向同时紧急刹车,这名老头可能要到阎王殿向青面獠牙的阎王爷报到了。当然,在大声指责这名老头横穿公路的同时,我也色厉内荏地批评这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你在陪着老人家在马路上行走时,干嘛把七十多岁的老头独自仍在道路的另外一侧,如果你们一块行走,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在我大声质问下,这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顿时哑口无言,最后,只能抱怨老夫的车速太快和没有认真观察路人。倒,老夫哪里没有观察,老夫在加速时已经摁了几声喇叭,谁叫这名老头要突然横穿公路,如果我的车速很快,那不是后视镜剐蹭这名老头这般简单。老夫猜想,这名耳聋眼花的老头可能是看见其侄儿在道路左侧行走,于是横穿马路想走到其侄儿身边,而此时我刚刚加速,右侧后视镜就不幸剐蹭了这位须发皓眉的老者。我在往左打方向时,没有办法多打一点方向,因为左侧路沿外是滚滚长江,故,我只能往左打一点方向,即使这样,爱车左侧前轮胎离路沿也只有十厘米的距离。老夫往左打方向时,完全没想到正横穿公路的这名老头是快速地向我爱车冲来,如果知道其失心疯犯了要横穿公路,我肯定会停下来让这名老头走到公路的另一边再说。哎,这事已经不幸发生,虽然横穿公路的老头有一定的责任,但我还得硬着头皮与这名老头,尤其是与那名30多岁的小伙子协商解决问题啊。这位被剐蹭的老头说他右脚脚掌有点痛,我就让他脱掉鞋袜,但是脚掌上没有异常情况,肿块和血点也没有,可见,老夫爱车的轮胎并没有碾压到他的右脚。那他的右脚为什么会出现疼痛呢,老夫猜想,在被后视镜剐蹭的那一瞬间,身体向左转了一圈,右脚不幸碰到轮胎上,再加上摔倒在地,右脚脚掌承受的撞击有点大,故有隐隐约约的疼痛感。但是为了查个究竟,以免后面出现扯皮的问题,我愿意带上这名老头到附近的医院做一个简单的检查。于是,我跟随那名小伙子驾驶的一辆渝H牌照的白色速腾轿车到附近的医院检查这名老头的右脚脚掌是否有骨折的问题。

从理论上讲,这名老头身体零部件没有任何问题,因为他能正常行走,只是右脚脚掌有点木木的感觉,但是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老夫硬着头皮带他到医院进行检查。首先来到附近的名山镇医院,因为医院的工作人员已经午休要到下午2点才能检查,可老夫要急着离开这个鬼地方,于是开车护送这名老头到丰都县人民医院检查。原本认为这家医院是24小时营业,没想到放射科的工作人员要午休,不仅于午后2点才上班,而且照了片后听说要两个小时后才能拿到结果,我和那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商量一番后,决定给其300元检查费让这名老头回到石柱后找一家医院检查。我们是在丰都县城南郊一座中石油的加油站停的车,步行近半个小时才来到丰都县人民医院,而这位七十多岁,听其介绍其实是80岁的老者,在近半个小时的行走中没有出现任何不适的症状,换句话说,这名老头身体并没有出现问题。即使不幸出现脑出血的悲剧,但事发已经一个多小时,而且在没人搀扶下还步行近半个小时的路程,请问,这位被我爱车右侧后视镜不幸剐蹭的老头,其身体有什么问题?我本来提出给其200元作为检查身体的费用,但这名老头没有忘记落井下石,还价300元,300元就300元,只要能把这一倒霉的事拔丁抽楔地解决老夫算是认了。毕竟这名老头是80岁的高龄,到医院不管怎么检查都能检查出一身的病来,但是有一点老夫心里清楚,他检查出来的毛病肯定我爱车的剐蹭无关,但是天底下没有几人讲理,所以,老夫还是少招惹这名老头微妙。那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怕老头回家后身体检查出什么毛病来,尤其是不好给其家人交代,还把老夫的车牌号和电话号码记下来,并且让老夫与这名老头来了一个令人作呕的合影,但是只要能顺利解决问题,老夫都认了。不过在解决这一问题时聪明绝顶的我没有忘记耍一点鬼蜮伎俩,如,我给其300元的检查费,说句心里话,这点费用是没有办法检查的,我猜想,这名老头回到家后绝不会到医院检查身体的。他的身体是否受伤,我猜想他心里一定很清楚,如果脚掌果真有伤情,他会接受300元的检查费?所以,那名小伙子无论是记车牌号还是记电话号码,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只是那张合影让我感到恶心,毕竟身侧站的是一名八十岁的糟老头。还有,今明两天后,这名老头没有任何问题,往后出现的问题就与我无关,总不能隔了很长一段时间老头身体出现问题就无中生有地说是我爱车撞击的吧!不过,老夫还是希望上天保佑我,让我这两天不要接到这名老头的家人打来的电话。同时,通过此事我也要吸取教训,以后再次遇上公路边有颤颤巍巍的老头行走时,我停下车让他走了一段距离再说。不过,老夫更多地认为这是老夫霉运的表现,如果昨天我没有到丰都到此一游,或者早一点或者是晚一点离开鬼城名山,说不定这事就不会发生。

这天中午差点闯出弥天大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天中午差点闯出弥天大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天中午差点闯出弥天大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天中午差点闯出弥天大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天中午差点闯出弥天大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天中午差点闯出弥天大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天中午差点闯出弥天大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天中午差点闯出弥天大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天中午差点闯出弥天大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这天中午差点闯出弥天大祸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