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两次差点闯出弥天大祸的经历  

2017-04-30 09:40:1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学校领导三令五申地要求我们在工作期间不能吃着公家的饭拉着自家的屎,但是为了每天晚上能把当天的日志写好并发表在博客里,五一节小长假结束后回到单位上班的第一天,老夫仍然冒着天下之大不韪顶风作案。当然,在顶风作案的时候,老夫身侧放了一册打开的教案和一本历史教材,如果有工作人员前来明察暗访,他调查的结果是老夫正在用笔记本电脑精心赶写电子教案。对我来说,每天披星戴月地赶到学校后,一有空闲时间我就想写几句心情故事,最好是在傍晚学生放学之前能把当天的日志写好,晚上狗颠尾巴似的回到家里,只需简简单单地修改一番,就可以把日志发表在博客里。如果每天晚上都是早早地把日志发表在博客里,那我在临睡前至少有一个半小时的拜读名家大作的时间,只是此时老夫的眼睛皮非常沉重,往往阅读不到两三页的内容,我不得不合上书关掉灯两腿一蹬,蜷缩进被窝里睡觉。在每天焚膏继晷地写日志的过程中,我曾想胡编乱造撰写几篇教学论文,如今,申报中学高级教师职称的评定不需要报名参加职称英语和职称计算机的考试,这看似去掉了两只拦路虎,但是要想评定为高级中学教师,仍然有擢发难数的拦路虎横亘在老夫面前,而第一只拦路虎就是教学论文。别看我每天都在晨兴夜寐地坚持写博客日志,而且在写日志的过程中把自己能说会道口若悬河的能力表现得淋漓尽致,其实我的写作功底很差,尤其是撰写教学论文,说句心里话,我敲打着键盘半天蹦不出一个屁来。每年寒暑假即将来临时,我总是踌躇满志地计划要写上几篇论文,可是一年一度的寒暑假真的到来的时候,我却忙于嬉戏玩耍,到假期结束时,教学论文是只字未写。今年暑假,不管老夫心情有多糟糕,思维有多慵懒,也不管每天是否忙得脚板起火屁股冒烟,无论如何我得挤出时间好好撰写几篇教学论文,然后花钱去发表。阻挡我职称申报的第二只拦路虎是,老夫手里几乎没有一份获奖证书,不要小看这些一文不值的获奖证书,它可能比教学论文还重要。今年,学校有10个高级教师评定名额,这本是申报高级教师职称评定的好机会,但因为老夫手里缺乏教学论文,同时也缺少必要的获奖教书,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身边的同事趋之若鹜地申报。高级中学教师的职称申报对我来说是心里永远的痛,毕竟这玩意与工资挂钩,可是自己又感到无能为力,即使教学论文我可以通过努力能发表,但是获奖证书我是没有办法取得的,总不能花钱购买几个假的凑个数吧,或者是半夜敲开校长大人的大门,跪求校长大人给我几份奖状。就因为此,老夫认为,有生之年评定为中学高级教师职称的希望非常渺茫,但是又不甘心,因为支教经历和从事班主任工作的经历我都有,如今老夫手里缺少的就是教学论文和获奖证书。

好在我的人生目标不在职称评定上,隐藏在老夫心里的愿望是,有生之年能创作一部引起世人注意的作品,说句心里话,只要能创作一部类似于《侯卫东官场笔记》或者是《明朝那些事儿》的作品,不愁后半辈子老夫的生活没有着落,也不愁这辈子命蹇时乖的命运不会发生改变。昨天傍晚,在某家培训机构辅导完毕一名女生的功课开车回家时,我聆听了一会儿重庆交通广播电台的节目,无意间听见一位来自河南的农民工一夜走红的新闻,这名农民工之所以能走红,就是因为创作了一部反应农民工心声的作品。如果单纯看老夫博客日志的数量,不自量力地认为老夫数年来坚持写的日志也能走红,只是老夫讲述的心情故事的内容全是无病呻吟的东西,没有传播社会正能量,无法引起社会舆论的注意。不过这样也好,曾经有一对名叫旭日阳刚的农民歌手,因为翻唱汪峰的《春天里》一夜之间走红大江南北,但是其红遍大江南北只是昙花一现,请问,如今谁还记得那两位在地下通道弹着吉他演唱《春天里》的旭日阳刚?人怕出名猪怕壮,说句心里话,老夫还是喜欢默默无闻地好,至少,没有人关注我的博客日志,我可以按照自己的思绪的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写日志。就因为没有人关注,我在讲述心情故事的过程中没有压力,同时也没有投鼠忌器的心理,如今天老夫心情好,我可以在博客日志里就当代美术家兼文学家的杨林川先生评头论足一番,即使我把杨林川先生批评得一无是处,也不用担心杨大人与我打嘴巴官司。明天或许老夫的心情不怎么好,在写日志的过程中找不到话题的时候,我可以拿余秋雨先生的作品开涮,甚至还可以调侃莫言或者是余华先生的作品,总之一句话,只要老夫心里敢想,我就可以在日志里敢说,只要我的言论没有违反法律,没有违背社会公德,老夫就可以在日志里肆无忌惮地表达自己心情。不过,这两天我没法去关注杨林川先生的博客日志,也不会去对余秋雨大师的作品说三道四,说句心里话,老夫心里担心的是突然接到那位被我爱车后视镜撞倒的老大爷如果说其身体检查出了毛病我该怎么办?我与这名老头口头约定的身体检查时间是昨天和今天,一旦超出口头约定的时间,检查出的毛病不关老夫的事,总不能说隔了好长一段时间其在走路的过程中摔了个四脚朝天检查出骨头出了问题是老夫爱车后视镜撞击导致的吧。前天,也就是4月30日中午,我带着儿子开车来到丰都鬼城名山景区,等了一会儿,得知弟弟一行人已经到达丰都新城高速公路进出口的某座加油站,我就调转车头,想早点与弟弟和父母汇合。可就在我加足油门往前冲时,原本行走在道路右侧的一名老头不按常规出牌,突然横穿公路,尽管我摁了几下喇叭,同时往左打了大半圈方向,但是爱车的后视镜仍然剐蹭这名横穿公路的老头。、

这名鹤发童颜的老头自称82岁,五一节小长假跟随其侄儿到鬼城游玩,可能是因为没见着鬼的缘故,心里多少有些不甘,于是横穿公路想到鬼门关看一眼青面獠牙的阎王爷。想看美髯公阎王爷是他的权利,但是不能拉我垫背啊,好在我沉着冷静,看见这名老头突然横穿公路,在使劲摁喇叭的同时,往左打方向和紧急刹车。别看这名八十多岁高龄的老头走路时颤颤巍巍的,但是横穿公路的动作非常利索,即使我紧急避让,爱车的后视镜仍然不幸剐蹭到这名老头的左肩上。由于惯性,这名老头瞬间倒地,在倒地的过程中,右脚脚掌蹭到轮胎上,虽然没有出现伤情,但是脚掌有一种麻麻的感觉。看在爱车后视镜剐蹭到一名老态龙钟的老人,老夫心里情不自禁地一凛,害怕这名倒在地上的老头出现严重的伤情。说句心里话,如果这名老态龙钟的老头睡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或者是出现了骨折,抑或是出现颅内出血的现象,老夫这辈子极有可能赔得是倾家荡产。无需多说,看见这名老头摔在地上,说句心里话,我的心跟着碎了一地,此时,只有自求多福,愿上天保佑这名摔在地上的老头不要有损伤。就在我磨磨蹭蹭松开安全带卡扣准备下车时,看见那名摔倒在地上的老头一个鹞子翻身快速地站立起来,我走下车惴惴不安地来到这名老头身边询问其有没有受伤,有没有什么部位出现疼痛的现象,他嗫嚅着说,除了右脚有麻木的感觉外,全身没有疼痛的地方。一听见这话,老夫紧张的心理瞬间释然,虽然这名古稀之年的老头右脚有点麻麻的感觉,但是身体其他部位没有出现疼痛的现象,只是说话的语速有点缓慢,思维也不怎么灵敏,看来这名老头也吓得不轻。这时,左前方一名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走上前来,没有自报家门就劈头盖脸地指责老夫怎么开车的,可他忘记了老夫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至少白说绿道混淆是非的能力我是有的。其实,我的车速不怎么快,时速大约为35公里,老夫刚刚挂上三挡,正加足油门往前冲,没想到原本行走在道路右侧的一名老头横穿公路,看见情形不对,我立即往左打方向,并紧急刹车,但不幸的事还是发生了,即右侧后视镜剐蹭在这名老头左肩上,一个趔趄,这名80多岁的老头倒在地上。如果这名老者不横穿公路,或者在横穿公路之前扭头往后看一眼,这事就不会发生。我的车速是有点快,时速毕竟达到了30多公里,但是我在看见这名老头横穿公路时立即采取鸣喇叭、打方向和紧急制动的补救措施,否则,这名老头或许真的会到阎王爷那里去报到,而老夫也将不幸摊上牢狱之灾。好在这只是虚惊一场,我让这名老头走了几步,同时活动一下手臂,发现一切运动自如,唯一揪着我心的是,这名老头始终说他的右脚有点麻。

如果其右脚被爱车车轮碾压,这名老头摔倒在地上后还能以鹞子翻身的方式爬起来吗,还能正常地走到我面前吗,尤其是,这名老头在走路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一瘸一拐的现象,这说明其右脚脚掌没有受伤。但是为了防患于未然,我还是紧紧捂着自己的鼻子让这名满脸皱纹的老头脱掉了右脚的鞋袜。原本认为天底下我不说自己的脚臭第二就没人敢说其脚臭位居第一,但是万万没有想到这名老头一双香港脚臭得几乎是整座丰都城的老百姓感到窒息,如果老夫没有预料错的话,说不定鬼城里那些魑魅魍魉的小鬼,甚至包括阎王爷,也会被这股脚臭味熏得晕了头。毫不客气地说,老夫是压制着心里的恶心感查看了这名老头右脚的伤情。严格意义上说,这只瘦骨嶙嶙的右脚没有任何伤情,只有一个拇指头大小的地方看上去略略泛青,但是没有血点和肿块。老夫猜想,这个拇指般大小发着青光的地方可能是被爱车轮胎碰了一下,就是这个约隐约现的青光让这名老者总是说他右脚有麻麻的感觉。说句心里话,脚掌上没有出现伤情,仅仅是一点隐隐约约可见的青光,尤其是,能迈着碎步正常走路,除了麻麻的感觉外没有疼痛感,这充分说明这名老头的脚掌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尤其是满足那位30多岁小伙子咄咄逼人的气焰,我同意带着这名老头到医院做一个骨科方面的检查。但最终结果却没有检查,原因很简单,此时是中午间时分,我们能寻找的医院,放射科的医生全部关门休息,尤其是,即使于午后2点检查,也不知道何时能拿到检查结果。故,我本着互利互惠和平共处的原则,决定给其两百元让这名老头回到石柱后自行找一家医院检查,这名老头在点头同意的同时没有忘记趁机敲一笔竹杠,于是,我们以三百元的价格成交。我猜想,这名老头不会拿着这三百元傻乎乎地到医院检查的,即使要检查,也仅仅是到个体诊所让大夫查看一下“伤情”,为什么老夫如此笃定地这么认为,原因其实很简单,昨天中午,这名老头跟着我们寻找医院至少步行了大半个小时。在这大半个小时里,这名老头行走如常,甚至可以用健步如飞来形容,请问,如果右脚或者是身体其他零部件出现问题,他能健步如飞吗?老夫不知道对脚掌拍一个X光片到底需要多少人民币,兴许会花上好几百元人民币,故,当我向这名老头支付了300元的“赔偿费”后,我只有瞬间的失落。不要忘记,被爱车后视镜剐蹭倒地的那名老头已经82岁高龄,先不要说剐蹭,单单就摔倒在地就让我心里一紧,好在虚惊一场,这名摔倒在地的老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翻身从地上爬起来,而且还陪着我们健步如飞地寻找医院,无疑,这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不过,虽然是虚惊一场,但是,作为喜欢飙车的老夫,必须从此次事故中汲取宝贵的教训。

这个教训其实很简单,遇上道路上有熙熙攘攘的人群时,一定要小心行驶,切忌再次出现让老夫心碎一地的现象。不揣冒昧地认为老夫的驾驶技术还算娴熟,尤其是,老夫的观察力可以用洞若观火来形容,无论是在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地飞驰,还是在滚滚车流的城市主干道上来回变道穿梭,我都能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拿前天中午发生在丰都名山脚下拿起虚惊一场的事故来说,老夫及时看见行走在道路右侧的那名老头横穿公路,为此,我及时摁了几声喇叭,并往左打方向盘,同时紧急刹车,试图避免这起事故,只因道路太窄,同时那名老头是快步横穿马路,结果不幸发生意外。也许你会认为这是必然事故,但是老夫执拗地认为这仅仅是突发的偶然事故,要说老夫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也仅仅是在行驶时没有远远地摁几声喇叭提醒行人。以后遇上这样的情况,我一点得提前摁了喇叭,同时,不要急着赶路,尽最大努力把各种事故扼杀在摇篮中。其实,爱车后视镜撞到人的事故这不是老夫遭遇的第一起,严格意义上讲,这是老夫第二次遭遇的后视镜撞击行人的事故,只是第一次撞击的行人是一名小伙子,老夫安慰其几句后,就拍着屁股闪人,没有支付一分钱的“赔偿费”。第一次遭遇爱车后视镜撞倒行人大约是在2014年3月,这时的我驾龄仅仅只有半年,某天晚上,开车来到小区大门外那条熟悉的支路上,仅仅是因为抢占一个停车的地方,不幸与从停泊的车辆缝隙中突然冒出来的一名行人发生了亲密的接触。在我于2013年10月13日刚刚拥有一辆爱车时,小区大门外那条狭窄的支路毫不客气地说显得非常空旷,每天傍晚开车来到小区大门外的支路上,都能找到一个停车的地方。这条支路,右侧画有停车位,左侧可以违章停车,中间通行小轿车没问题,但是如果遇上有火情,消防车就很难沿着这条支路驶入小区。不过,2013年,这条支路左侧道路违章停泊的车辆不多,有时,还可以在右侧道路上找到一个空着的画有停车线的车位。当然,更为主要的是,这时交通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不会前来给违章停泊的车辆粘贴罚款通知单,故,拥有一辆爱车后,最初那几个月,老夫一点不用为停车的事犯愁。但是好景不长,这年的春节结束后,也就是从2014年2月开始,小区大门外能停车的地方骤然紧张起来,有时,不得不到附近的明佳苑小区停车。其实,在明佳苑停车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因为那时在此小区停车不需要缴纳停车费,所以,2014年3月20日的傍晚,开车回到小区大门外的支路上,老夫根本无需为泊车的事犯愁。可是,看见左前方有一个空着的地方可以停车时,老夫心里仍然感到一丝兴奋,于是踩了几下油门向这个“车位”疾驰而去。

不过,不要忘记此时道路两侧都停满各种各样的车辆,就在我抡圆斗鸡眼抱着方向盘往前冲时,突然,道路右侧停泊着的车辆中冒出一名行人来,其左侧肩膀被右侧后视镜重重地剐蹭了一下,接着整个人转了一圈,然后满脸痛苦地蹲在地上。虽然我是紧急刹车,但是由于突然从停泊的车辆缝隙中蹿出来,老夫的反应肯定要慢一拍,故,尽管我紧急刹车,但是右侧后视镜仍然重重地剐蹭了这名行人的左肩。老夫下车后,看见这名20多岁的小伙子仍然满脸痛苦地蹲在地上,我拍了一下其肩膀,询问哪里出现疼痛。通过询问,得知其左肩和左脚有点疼痛,特别是左脚脚掌,有一种火辣辣的痛。左肩出现疼痛很正常,因为爱车后视镜重重剐蹭了其左肩,但这顶多是肌肉伤而已,稍稍休息一下,说不定疼痛感就会减轻。说句心里话,老夫担心的是其左脚的伤痛,这名小伙子痛苦地蹲在地上,主要原因在于其左脚是火辣辣的痛。我立即让其脱掉鞋袜,发现其左脚脚掌边缘有一些非常细微的红点,但是不怎么严重,老夫猜想,是爱车轮胎的边缘碾压了其左脚脚掌。我让这名小伙子走几步路,看看是否有钻心的痛,他走了几步,在感到疼痛的同时又有麻麻的感觉。不过,从其能正常走路来看,这名小伙子的左脚应该伤得不严重,或许仅仅是被轮胎外侧碾压一下而已,并没有伤筋动骨。这名小伙子痛苦地走了几步后,发现没什么大碍,给我说一声“没事”就慢慢离开。但是他很快折身而返,身边还跟随两名小伙子,其中一名小伙子提出到医院检查一下,看看是否有骨折。出了这事,我不可能说“不”啊,只有硬着头皮同意护送这名下伙子到附近医院检查,于是我掏出手机给妻子打电话,让她把医保卡给我带下楼,试图用医保卡支付医药费的方式给这名左脚受伤的小伙子检查。没想到妻子非常“配合”我的行动计划,无论我怎么拨打她的电话,她总是不接听,迫不得已,我只有给这名小伙子说,老夫身上只有几十枚孔方兄,没有办法带着他到医院进行检查。可能是因为看见老夫不是耍把戏的模样,或者是因为他的左脚受伤的地方没有出现红肿,仅仅是小量的红点,抑或是因为他走了几步后发现左脚一切正常,于是提出缓一步到医院检查。也就是说,这天晚上如果他的左脚没有出现红肿,就不用检查,但是一旦出现红肿,我就要在第一时间里护送他到医院进行治疗,为此,老夫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这天晚上,可以想象老夫的心情是多么的惶恐不安,可以说是坐卧不宁,直到第二天晚上仍然没有接到其电话时,老夫一颗踧踖不安的心才安然落入腹腔。很幸运,两起突发事故都是虚惊一场,尤其是本次事故,虽然看上去一点不严重,但对方是一名80多岁的老头啊。好在这老头身体还算矫健有力,至少在摔倒的一瞬间一个鹞子翻身地站立起来,让我支付了300元的赔偿费后有惊无险地度过这一难关。

两次差点闯出弥天大祸的经历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两次差点闯出弥天大祸的经历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两次差点闯出弥天大祸的经历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两次差点闯出弥天大祸的经历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两次差点闯出弥天大祸的经历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两次差点闯出弥天大祸的经历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两次差点闯出弥天大祸的经历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两次差点闯出弥天大祸的经历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