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我是一个毫无人生理想之人  

2017-04-07 20:30:1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活一世草活一秋,夜深人静时,老夫常常在想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很多人,包括老夫自己,从呱呱坠地那一刻开始,注定其命蹇时乖的一生只能用碌碌无为一词来形容。就拿老夫来说,四十又五的年纪,无论是事业还是个人成绩,都是一无所获,有时不得不长吁短叹自己是枉活一世。老夫其实一个没有人生理想的人,孩提时代,只是亦步亦趋地按照父母的要求,每天拎着一个油腻得几乎看不清颜色的书包上学,到了学校后,按照老师的要求学习,至于学习的目的是什么,恕我直言,当时少不更事的我是一无所知。就因为从小对学习没有概念,小学阶段老夫足足学习了七年,学习了七年并不是因为小学毕业后我没能考上当地一所乡镇中学,而是因为父亲看见我小学毕业的那年个头太小,不适合每天步行两三个小时的求学之路。不得已,只有按照父母的要求留在当地一所破烂的乡村小学继续念小学,而这一年老夫倒了霉运,即偏偏遇上国家实行六年制小学的政策。就这样,在老夫还不明白学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时,或者说,尚不知道每天拎着油腻腻的书包来到学校目的究竟是什么的时候,我就稀里糊涂地念了七年的小学。尽管我不知道学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是在我念小学四年级的那一年,我就表现出热爱学习的一面。这年的6月,父亲让我跟随村里的叔叔阿姨到城郊的菜场乡供销社购买化肥,说是购买化肥,其实是根据国家计划经济政策把按照土地多少应该能购买的十多斤尿素肥扛回家。把十多斤尿素肥带回家对八九岁的我来说不是一件难事,1984年父亲到当地一所教育学院进修时,家里的所有需要肩挑背扛的东西几乎都是由我负责。念小学时,学校就在我家两间大瓦房一侧,不需要跑,仅仅是踱着碎步慢慢悠悠地行走,只需3分钟的时间就能赶到学校。

可以这样说,学校的院墙与我家两间大瓦房相连,每天早上我在家里能听见同学们坐在教室里发出的朗朗读书声。就因为学校离家很近,每天早上我都是踩着时间点赶到教室,上完课,中午回到家里做午饭,吃罢午饭就赶到学校继续上课,下午放学后,回到家里跟着母亲做农活。给我的印象是,当时家里的农活似乎永远都做不完,无论天晴还是下雨,父母一年四季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地里寒耕热耘地忙活,我则负责家里的挑水、做饭、洗碗、打猪草和把牛儿赶回家。弟弟虽然比我只小2岁,但却是父母的心肝宝贝,从小就养成睡懒觉和好吃懒做的习惯,就只有我,每天早上跟随父母起床,每天晚上,做完家务事和作业后才心情慵懒地躺在一张散发着汗臭味和霉臭味的老古董木床上睡觉。毫不客气地说,每天晚上比狗睡得晚,每天早上比鸡起得早。好在老夫从小做事手脚非常麻利,极少拖泥带水,通常吃罢晚饭后我就洗涮碗筷,接着快刀斩乱麻似的做作业,到了晚上9点半时就上床睡觉,逐渐我养成每天早睡早起的良好习惯。在我记忆里,每天下午放学后回到家里我先是背着背篓到地里打猪草,接着到屋后的大山上赶牛回家,然后挑水煮饭,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但是,每天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的人却是父母,每天晚上,当夜色彻底拉上帷幕后,父母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吃罢晚饭,母亲坐在灶台前烧火煮猪儿食,父亲则在昏暗的灯光下切割我于黄昏时分在地里割的猪草。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每天晚上在昏暗的灯光下煮猪儿食的时候,都是打着瞌睡,有时母亲坐在灶台前烧火,不知不觉,我就看见一脸疲惫的母亲坐在灶台前张着嘴打着呼噜。父亲在昏暗的灯光下用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切割猪草时,有时也是打着呼噜切割猪草,即使这事过去近三十年光阴,依稀能看见父亲如同枯槁的双手上当年切割猪草时因为打瞌睡不小心在手上留下的伤痕。

不揣冒昧地认为,老夫如今的生活比当年父母过的日子要幸福得多,每天晚上我拎着电脑包回到家里都是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听着博客里优美的音乐写几句日志,吃罢晚饭继续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敲打键盘写日志,把当天的心情故事发表在博客里后,就洗涮碗筷,然后刷牙洗澡上床睡觉,毫不客气地说,没有多少家务事可做。可当年的父母,几乎每天都是处于席不暇暖的忙碌之中,有时,连缓口气和喝口水都成为一种奢望。1984年,父亲在当地一家教育学院进修期间只有周末才能回到家里,父亲在学校进修期间我就承担家里肩挑背扛的艰巨任务。如家里没有米或者是没有面条抑或是玉米粉的时候,我就扛着四五十斤的稻谷或者是小麦抑或是玉米,到附近的农产品加工厂碾磨或者是换成面条。说是附近的加工厂,其实离家至少有近一个小时的路程,每次扛着一袋稻谷来到某家农产品加工厂,老板娘看在我是小屁孩的份上,通常是给其他的村民加工完好才给我打米或者是碾压玉米。作为一个小屁孩,我没有勇气与大人们计较,后来遇上家里需要打米或者是碾压玉米,抑或是用小麦置换面条时我都是看见火辣辣的阳光从西方的山头上坠下后才扛着稻谷或者是玉米抑或是小麦往这家农产品加工厂赶。等老板娘加工完水稻或者是玉米抑或是置换成面条后,我再扛着新鲜的大米或者是玉米粉抑或是面条回家,在路过一个狮子岩的地方经常会撞见“鬼”。其实不是鬼,只因狮子岩这个地方是山路十八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色下,在狮子岩这一路段行走,前方行走的村民其背影经常隐隐约约出现在老夫面前。就因为我从小就养成不畏艰苦的优良品质,凡是遇上到供销社购买按指标分发的那十多斤肥料时,父亲都会安排我跟随乡亲们去,为了激发我的革命精神,每次到城郊的供销社购买肥料时父亲都会给我好几角零花钱,要么是购买一个面包吃要么是购买几支老冰棍解解渴,但是我却把这几角零花钱到供销社附近的一家小书店买书。

念小学四年级的那一年,在我到城郊的供销社购买肥料的过程中,我偷偷地来到这家书店买书,本该是购买小学四年级的辅导资料,由于我忽视了封面上写着的三年级数学,结果不幸买成了三年级的教辅资料。回到家,得知我买错了教辅资料后,父亲没有生气,反而心里有点高兴,至少从表面上看我是一名热爱学习的孩子。毫不夸张地说父亲兴奋不已,很快全校的老师都知道我热爱学习的事,在星期一举行的升旗仪式上,一位姓龙的校长大人在全校师生面前高度赞扬了我好学的精神,那一刻,我感到自己的身子骨如同是一个洋洋得意的氢气球差点飞了起来。妻子常常指责我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其实,我这一光荣传统在我孩提时代就已养成,至少在我念小学四年级的那一年,我没有把父亲给的零花钱用于购买零食,而是在书店购买了一册对我来说几乎没有任何意义的教辅资料,不过也说明鸠车竹马时代的我对知识开始产生求知欲。老夫的初中是在城郊一所大学的附属中学念的,这所中学的规模其实很小,尽管有初中部和高中部,但是每个年级只有两个班,全校所有年级的学生加起来顶破天只有500人。我是通过考试过五关斩六将进入中学学习的,用小学时的班主任钟老师的说法,只要考上这所中学,等于有一条腿踏入大学的校门,但事实是,钟老师在小学六年级给我们的讲话有善意的欺骗成分,至少当年老夫在这所中学参加高考时,高三年级,加上复读班的学生总计120名,只有几名学生考上大学,而且都是专科级别的,更多的学生都属于打酱油者。不过老夫要感谢钟老师对我善意的欺骗,否则,当年我不可能发愤图强考上这所中学念书。考上某某大学的附属中学后我非常高兴,毕竟老夫有一条腿已经踏入大学校园,为此,有着望子成龙心理的父母求爹爹告奶奶,找了一位姓刘的村长,让我与他的儿子在学校附近一家啤酒厂的职工宿舍住宿。

换句话说,初一年级的第一学期的前半学期,我与一名姓刘的小学同学住在一家啤酒厂的职工宿舍里,只是我没有好好珍惜这一来之不易的机会,因为在这半学期里我常常与这位姓刘的同学打架斗殴。打架斗殴的起因很简单,姓刘的这枚歪瓜裂枣经常在寝室里大放厥词地给我说他喜欢小学时期一位姓周的女生,而这名姓周的女生是老夫当时暗恋的对象,毕竟小学时我与姓周的女生是同桌,坐在一块难免不会出现日久生情的现象。尽管我对这名女生的暗恋尚处于朦朦胧胧状态,但是我决不允许有人挥舞着锄头挖我的墙角,故,每当听见寝室里姓刘的同学淌着哈喇子说他喜欢上我暗恋的姓周的那名女生时,我的内心世界就感到有一股酸酸的味道,开始时还可以忍,可是到了后来我忍无可忍,明知道打不过眼前这名虎背熊腰的室友,但是我还是挥舞着拳头疯狂地向他脑袋砸去。于是我们从床上打到床下,接着从室内打到室外,从走廊上打到走廊尽头的厕所里,然后再从恶臭难闻的厕所里打回到走廊上,最后是打回到床上。这个时候,我的额头上打得吊起好几个乌黑色的肿块,鼻子也被打得流了一地的血,但是老夫不服输,仍然挥舞着拳头向其脑袋铺天盖地地砸去。最终的结果不需要老夫废言赘语地多说,前半学期还没有结束,这名同学的父亲就找到我的父亲,说我太调皮,天天与其儿子打架,结果我只有裹着铺盖卷回家开始走读。走读很辛苦,每天早上5点半就得从床上爬起来,匆匆地吃了一碗前一天晚上故意留下的散发着馊味的冷稀饭,拎着油腻腻的书包于清晨6点出门上学。通常,每年的11月至第二年的4月,早上6点天色仍处于黑魆魆的一片,出门上学时我得带上手电筒,不过,在经过一个名叫薛家屋基的地方时,由于此地到处是坟茔堆,每天早上来到此处我都是吓破了胆。

为了给自己壮胆,我故意把胸口部位的衣服拉开,听说,只要把胸口露出来,鬼神就不可能附体在老夫身上。同时,我还得掏出裤裆里的小家伙,撒着一泡热气腾腾的尿液从这片坟茔堆里跑过,为了能积蓄这泡尿,从前一天晚上上床开始,我就努力憋着这泡尿。在撒着尿跑过这片坟茔堆时,我还得故意把脚步声踩得震山响,通常鬼神是昼伏夜出,我要让自己噼里啪啦的脚步声吓退鬼神,但是,即使这样,每次跑过这片坟茔堆时,我常常感到头皮有点发麻,背脊上总有一种凉飕飕的感觉。我常常指责自家的小孩没有人生理想,每天晚上放学后回到家里总是抢过其母亲的手机玩游戏,做作业时总是磨磨蹭蹭的,以我斗鸡眼来看全是缺点,其实当年念中学的我何尝不是这样,要说唯一的不同,也只不过每天傍晚回到家里要帮着父母做各种各样的家务。那时,没有什么诱惑之物影响我的学习,即使有,也不过是学校附近有一家录像厅,常常播放类似于《射雕英雄传》或者是《神雕侠侣》这样的香港武打片,抑或是有一家台球室让我不经意间多看了几眼。尽管那时学校对学生的管理不怎么严厉,即使你常常缺课,班主任老师对你也是无可奈何,但是我没有养成逃课的习惯,每天早上都是按照学校的要求及时赶到学校,然后坐在教室里认认真真地学习,故,学校周围的录像厅和台球室对我没有不赀之损的影响。而现在的小孩则不同,每天晚上一回到家里,想的就是手机里的游戏,老夫的手机随便搁在哪里小孩都不敢碰,可是妻子的手机,即使揣在妻子怀里,也常常被小孩强行拿走。我猜想,这是妻子身上与生俱来的母爱导致对孩子的溺爱吧,可以这样说,孩子身上诸多不良习惯,包括学习上缺乏进取心,中某种角度说,是妻子一手导致的。人们常说,从事班主任工作久了后心里会逐渐产生变态心理,毋庸置疑,从事了八年班主任工作的我,也有极其严重的病态心理,如今看小孩,不管从何种角度看,总感到小孩身上全是缺点。

不过,回忆自己漫漫人生路,当年念中学时,浑身上下照样全是缺点。刚刚念初一年级的国庆节小长假,赶上某位邻居结婚,这天早上起床后想到等会可以看见穿着枣红色服装的新娘子,尤其是可以胡吃海喝一番,早上起床后我就格外兴奋。吃早饭之前,望子成龙心切的父亲叫我读一会儿英语单词,可此时对新娘子和佳肴美馔充满无限渴望的我哪有心情朗读英语单词,父亲见我在院坝上稳坐钓鱼台,顿时气得三尸暴跳七窍生烟,斜着眼睛走了过来左手抓住我的衣领,右手就在我脑袋上一顿暴打。可能是因为父亲气得无法控制愤怒情绪的缘故,这一顿暴打是名副其实的暴打,尽管母亲很快就跑过来哭闹着把父亲拖走,但是在我的额头上全是淤青的肿块,尤其是眉骨上乌黑的肿块让我几乎难以睁开眼睛。不过,老夫不会因此怨恨父亲当年对我粗暴的教育方式,这天早上,父亲之所以对我“大打出手”,完全是因为自己心里只想着玩导致的。同时,也充分说明这时的父亲对我的学习充满了无限的期望,希望我能好好学习将来能出人头地,可少不更事的我对学习却没有兴趣,更不用说有什么学习目标。对我这番拳脚相加的暴打后。父亲对我的学习感到绝望,至少,从此以后,父亲对我做的任何事,包括学习,从我采取过粗暴的教学方式,甚至出现不闻不问的现象。用父亲的话来说,当年我和弟弟念书,父亲都没有管,完全是靠着我和弟弟学习的自觉性考上了大学。其实,我也没有多少学习上的自觉性,只是每天早上清晨6点,即使天空下着刀子,或者是地上燃烧着熊熊烈火,我都是拎着书包顶着寒风冒着冷雨赶往学校,晴好天气时赶往学校没有任何困难,即使有困难,无外乎是跑到学校后浑身上下流淌着恶臭难闻的大汗。说句心里话,老夫当年最怕的是一早起床发现屋外是淅淅沥沥的鬼天气,尤其是在上学路上遇上狂风暴雨电闪雷鸣的恶劣天气。

这样的恶劣天气我不是没有遇见过,某天早上,我跟着有“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之嫌的一位姓王的女生一道上学,路过薛家屋基那片坟茔堆时就遇上电闪雷鸣狂风暴雨的恶劣天气,好在那时的雨伞质量很好,我和这名女生在狂风暴雨电闪雷鸣中打着雨伞几乎是贴在地上一步一步艰难行走,如果稍稍抬一下屁股,狂风暴雨就会把雨伞刮翻,甚至雨伞脱手刮到九霄云外去。这天早上,除了狂风暴雨让人感到可怕外,还有那电闪雷鸣也让人感到毛骨悚然。不是老夫在这里运用夸张这一修辞手法,这天早上,雷公电母就在我的头顶上暴戾恣睢地轰炸个不停,可以这样说,每一道闪电从眼前划过,我就感到眼前一黑,接着便听见头顶上传来震山响的炸雷声。你们对闪电的印象无外乎是一道耀眼的亮光从眼前闪过,而老夫对闪电的印象却是,一道闪电迎面袭来时,亮光照在身上能明显听见瘦削的身体上传来“啪”地一声,也就是说,这道闪电拍在身上很有力度。这道闪电从眼前划过后,真的是感到两眼一抹黑,什么东西也看不见,正在不知所措时,耳畔便传来地动山摇的一声炸雷。那个时候老夫奉行只要孝敬父母就不会被雷劈的信念,故,我打小对父母非常孝敬,也就是乖巧听话,就因为此,遇上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时,我心里默默地叨念“我对父母很孝敬,雷公电母不会把我劈成两瓣的”。鸠车竹马时代的求学之路,老夫遭受的苦难不少,有时,路过一条马脚溪的溪沟时,因为汹涌澎湃的洪水,脚上一双塑料凉鞋不幸被洪水冲跑,我只有光着脚丫子赶到学校,但是,我并没有因此而树立宏伟的人生理想,而是奉行今天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忧的得过且过的信条,这导致我这辈子无论是在事业上还是在个人追求上,都是碌碌无为毫无成就可言。

我是一个毫无人生理想之人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是一个毫无人生理想之人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是一个毫无人生理想之人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是一个毫无人生理想之人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是一个毫无人生理想之人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是一个毫无人生理想之人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是一个毫无人生理想之人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是一个毫无人生理想之人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是一个毫无人生理想之人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是一个毫无人生理想之人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我是一个毫无人生理想之人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