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愿上天保佑某位亲戚的女儿“苗苗”  

2017-05-17 20:23:53|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老夫的最大心愿除了中午吃罢午饭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一个午觉外,那就是尽可能地把当天的日志写好并发表在博客里,如果遇上文思泉涌的“创作灵感”,最好能补写一篇前段时间缺失的日志。日志早在201111月就成为老夫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以这样说,我宁愿放弃手里的一切,包括当年与竹竹的爱情,也得把博客日志焚膏继晷地写下去,没有别的原因,在讲述心情故事的时候,老夫才会感受人活着的意义和价值。周末,对我来说,理想的做法是,上午坐在电脑前听着博客里的音乐,如在不厌其烦地聆听由阿鲁阿鲁演唱的《蓝莲花》这首优美歌曲的同时能敲打键盘写几句心情故事。下午,躺在卧室里那张如同商彝周鼎的木床上美美地睡了一个后,一个鹞子翻身起床,陪同妻儿乘坐公交车来到交通大学的后校门处攀爬附近的龙脊山。晚上,在小区附近一家小火锅店吃几串串串香,酒足饭饱后回到家里把当天的心情故事发表在博客里后便上床睡觉。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最近这几年,老夫极少陪伴妻儿攀爬附近的南山,可以这样说,几乎每个周末我都是形单影只地待在家里与电脑为伍虚度光阴。其实,老夫毫不畏惧青灯黄卷的枯燥生活,周末,对我来说,只要中午能美美地睡一个午觉和晚上能把当天的日志发表在博客里就已感到知足,关于爬山之事,说句心里话,那只是一个海市蜃楼般的美丽梦想而已。不知不觉,老夫已经步入四十又五的尴尬年纪,这样的年龄,每个周末都去攀爬南山,膝盖骨肯定受不了,为了多活几年,尤其是顺利等到退休,每个周末,哪怕是遇上阳光灿烂的好天气,我最好待在家里当宅男,少到坡坡坎坎的地方折磨老夫的膝盖骨。人的生命很脆弱,老夫身边有一位姓杨的亲戚,准确点说是妻弟弟媳那边的一个堂姐,其女儿和我家小孩年龄差不多,在同一所学校就读初二年级,有时大家聚在一块吃饭时,老夫还故意装扮成一名慈祥的老人逗了逗这位杨姓亲戚的女儿“苗苗”。苗苗非常乖巧,只是学生成绩有点让人感到不怎么如意,但是情商很高,如果抛开学习成绩,一看见其言行举止,就能知道这是一名乖巧的孩子。513日,老夫的家刚刚遭遇一名梁山君子光顾后不久,突然从妻子那里得知,这名可爱的小孩,也就是苗苗,不幸染上可怕的髓母性细胞瘤。如果只看髓母性细胞瘤这几个字,你一定不会想到这个疾病有多可怕,但是,一旦我告诉你,髓母性细胞瘤是谈虎色变的恶性脑瘤时,你一定会被这个字吓坏。

这个疾病真的是让人感到恐怖,513日的那个星期,苗苗出现了低度发烧、咳嗽和流鼻涕的感冒症状,开始,其父母,也就是那位姓杨的亲戚,认为女儿只是患了大家司空见惯的感冒,到药房购买了几盒普普通通的感冒药让女儿吞服。但是没过两天发现,苗苗老是说头痛,而且还伴随恶心和呕吐的症状,不幸患了感冒后出现头痛的现象倒是正常,但是谁会见过感冒后还伴随有恶心和呕吐的症状呢?于是,姓杨的亲戚带着其女儿,也就是苗苗到医院进行检查和医治,可是,没有想到,无论是儿童医院还是西南医院,抑或是新桥医院,通过一番简单的检查后,得出的结论是苗苗不幸患上髓母性细胞瘤。“髓母性细胞瘤是小儿较常见的颅内肿瘤,发病率较高,发病率的高峰期为68岁,其中,男性多于女性,占儿童颅内肿瘤的18.5%。髓母性细胞瘤是中枢神经系统恶性程度最高的神经上皮性肿瘤之一,有人认为其发生是由于原始髓样上皮末继续分化的结果,这种起源于胚胎残余细胞的肿瘤可发生在脑组织的任何部位,但绝大多数生长在第四脑室顶之上的小脑蚓部。由于该肿瘤具有生长极为迅速,手术不易彻底切除,并有沿脑脊液产生播散性种植的倾向,使得本病的治疗比较困难”。这是我从度娘网站上查询到的为数不多的有关髓母性细胞瘤的介绍,但是老夫认认真真阅读后,还是没有搞明白髓母性细胞瘤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但是有一点老夫非常清楚,在重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医院能治疗这一重疾。换句话说,姓杨的亲戚得知其14岁的女儿不幸患了可怕的髓母性细胞瘤后是悲痛欲绝,因为这一疾病在被医生查出的那一刻,等同被判了死刑。这名姓杨的亲戚,毫不夸张地说是命运多舛,几年前,不幸患上乳腺癌,经过多年来的精心治疗,癌细胞没有出现转移的现象,就在对未来生活充满无限的憧憬的时候,谁知上天捉弄人,其乖巧女儿不幸患上可怕的髓母性细胞瘤,对这名姓杨的亲戚来说,无疑是晴天一霹雳。说句心里话,当小偷潜入老夫家里盗走单位发放的笔记本电脑,以及老夫放在电脑包里的爱车遥控钥匙、身份证、机动车行驶证和驾驶证时,老夫感到自己的天空突然坍塌下来,但是,冷不丁地听见姓杨的那位亲戚其女儿不幸患上了可怕的髓母性细胞瘤,老夫发现自己那点损失又算不上什么,只是让我感到难以理解的是,盗走老夫笔记本电脑以及一大堆证件的那名梁山君子怎么不患上让人谈虎色变的恶性脑瘤呢?

我是一个爱憎非常分明的人,对那名梁山君子的痛恨,真的可以用挫骨扬灰或者是食其肉寝其皮一词来形容,恨不能让那名盗走老夫笔记本电脑的梁上君子替代好女孩苗苗染上可怕的髓母性细胞瘤。不知道咋回事,听说杨姓亲戚的女儿苗苗患上可怕的恶性脑瘤后,近段时间我的心情一直感到伤心难过,甚至不愿意听见妻子在我面前谈及苗苗的事。由于髓母性细胞瘤没有有效的办法的医治,杨姓亲戚似乎已经放弃了对其女儿的治疗,“放弃”二字看似简单,其实包含了无数撕心裂肺的痛楚。当年,看不见那段悲戚感情起死回生的希望时,无数个夜晚我想到了放弃,但是到了真的放弃的时候,却发现心里有一万个舍不得。放弃一段感情,心里就遭遇了擢发难数的痛楚,真不知道那位姓杨的亲戚,看见其乖巧的女儿无药可救时心里承受的是什么样的痛苦,我猜想,那是一种伤心欲绝、椎心泣血的痛苦。尤其是,在其女儿面前,姓杨的这名亲戚和她的丈夫还得强装欢笑,给苗苗说“你的病情不严重,好好休息一下就好了”,可事实是,一转过身,眼泪就会情不自禁地往下掉。得知苗苗患了无药可救的疾病后,姓杨的亲戚在肝肠寸断的痛苦中挣扎两天后,毅然决定请一名摄影师拍一张全家福,然后带着苗苗回到老家看望孩子的婆婆爷爷和外公外婆。忙完这一切,姓杨的亲戚,一有空闲时间带着女儿到电影院看几部女儿喜欢看的电影,或者是到周边的某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走一走,总之一句话,在苗苗的病情还未彻底恶化之前,尽量带着女儿看一看眼前这个美丽的世界。死亡,这两个字眼,老夫相信任何人看见都会害怕,作为凡夫俗子的我看见这两个字也不例外,但是我更加害怕的是死亡的过程和知道某一天老夫即将死亡的日期。很多飞来横祸,来不及感受死亡的痛苦滋味,说不定灵魂已出壳,迫不及待地奔赴鬼门关去了。如那些死于交通事故的遇难者,在小轿车天翻地覆的翻转过程中,说不定还会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看见自己身首异处,接着灵魂离开躯壳像一只氢气球慢慢悠悠地飘向太空,虽然这种死亡方式,其画面是血淋淋的,但是不会感受痛苦,毫不客气地说,死得非常痛快。可有多少人能以这种方式死亡,说句心里话,很多人都是不幸患了癌症,被各种病魔狠狠地折腾好几个月,然后活活地痛死的,而老夫就害怕这一死亡方式。自古以来,慷慨殉节易,从容赴义难,很多天地豪情的男儿不是被病魔折腾致死,而是被可怕的病魔吓死的,说不定将来的某一天,最好是在老夫八十多岁的时候,兴许突然从医生闪烁不定的眼神中仿佛看见了自己死亡的日期。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在有生之年抓住每一分钟的时间,尽可能地多写写自己的心情故事,尤其是对人生的感悟。尽管这些感悟常常是无病呻吟,但是真实地记录了老夫的心情,是我内心世界的真实反映。不过,老夫现在最大的心愿,不是派chu所的民jing能否找到我被盗的笔记本电脑,也不是今天一口气写了两篇日志,而是祝愿那位乖巧的苗苗,能战胜病魔,早日回到课堂。据妻子介绍,上周姓杨的亲戚赶到苗苗就读的学校给苗苗办理了休学的手续,然后于519日早上开车赶往西安,一路上“游山玩水”到天子脚下的帝都。我想,任何人,包括老夫自己,有生之年,非常渴望到帝都去看一看,那里有庄严的天安门广场,有皇家宫苑故宫,有被称为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八达岭长城,老夫猜想,姓杨的亲戚带着女儿苗苗开车赶往天子脚下的帝都,不只是尽最大努力给孩子看病,更多的是,或许是带着孩子看看眼前这个美丽的世界。哎,日志写到此处,感到心情非常沉重,“髓母性细胞瘤”这几个字看上去好像不怎么可怕,但是一想到髓母性细胞瘤就是大名鼎鼎,同时又是让人谈虎色变的恶性脑瘤时,我就感到自己一颗脆弱的心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抓紧了。兴许我没有办法帮助杨姓亲戚女儿,但是我可以向上天祷告啊,上周星期六晚上,也就是513日的晚上,得知苗苗不幸患上可怕的恶性脑瘤后,几乎每天晚上的临睡前,我都双手合十,向上天祷告,希望上天保佑这名可爱的孩子能够战胜病魔,重新回到课堂。其实,这不是老夫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当年与妻子认识时,妻子所住单元的有一位邻居,其八岁多的儿子不幸患了白血病,每天晚上到丈母娘家吃饭,路过这户邻居的大门,看见其孩子一瘸一拐地在客厅里行走时,我未感受到死亡离这名孩子很近。没有感受到死亡离这名孩子很近,我的内心世界也就没有了悲戚感,只是三个月后,冷不丁得知这名孩子在医院里不幸去世时,心里突然感到有一丝难受。20039月,正当“非典”肆虐华夏大地时,老夫突然从身边朋友那里得知,单位里一位姓陈的同事不幸患上肝癌,当年国庆节小长假前夕,也就是其婚期到来的前夜,这名姓陈的同事在医院的病床上永远闭上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享年30岁。我与这名姓陈的同事,可以说是亲如兄弟的好朋友,当年在单位里同一单元的公寓楼居住时,几乎每天晚上都要一道到大街上压压马路。2000年荷兰与比利时合办的欧锦赛,老夫与这位姓陈的同事,一道坐在床沿上,见证了高卢雄鸡法国队过五关斩六将,最终获得这届欧洲杯的冠军。当然,欣赏欧洲杯一场场精彩的赛事之前,我们没有忘记买购买几瓶啤酒和一小口袋卤肉,坐在电视机前抡圆斗鸡眼认认真真观赏一场场精彩纷呈的赛事时,我们一边谈论足球,一边大快朵颐地享受美食和美酒。

20013月,我到南京大学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的面试,途径上海,特地在这位姓陈的宿舍里住了一宿,只是没有想到2年后,这位陈姓的朋友不幸患了肝癌突然撒手人寰。2009823日,新的一学期即将开学时,我突然被告知将由高中部空降到初中部,并且从事初一年级某个班级的班主任工作。这年的8月我之所以空降到初中部,主要原因在于初中部三位从事历史教学的老师中,一名姓赵的美女老师山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调到另外一所著名的中学工作,一名姓张的老师则因为其身体里唯一的一个肾脏出现问题,不得不躺在医院重症治疗室就医,只是没有想到手术失败,这位姓张的同事于当年的10月就不幸辞世。我与这位早已去世的姓张的同事年龄相仿,只是他疾病缠身,听说其18岁那一年,因为不幸患上尿毒症,在做手术中舍车保帅,一个出现病症的肾脏不得已只有割去。哪想到十八年后,也就是2009年,其另外一个肾脏也出现了类似的问题,在医院抢救时不得已把这个肾脏也割掉,俯仰之间,姓张的同事就成了无肾人。没有了肾,身体里的病毒无法排除,结果不到一个星期,这位同事在病魔的折磨中不幸去世。一位姓王的同事曾经到医院看望过被割去唯一一个肾的姓张的同事,当他看见姓张的同事病骨支离地躺在病床上瘦得只剩下几根骨头时,就知道这位同事不久将辞世,只是老夫没有想到,姓王的同事回到单位,不到五天的时间,就听见这位姓张的同事不幸逝世的噩耗。在大自然面前,甚至在用显微镜才能看见的病毒面前,我们的生命其实非常渺小和脆弱,任何人,包括曾经叱咤风云的某某老爷子,到最后都得到鬼门关向青面獠牙的阎王爷报到,故,我们没法改变自己生命的长度,甚至不知道自己的生命究竟是何时会被终结,也不知道是以什么方式终结,但是我们可以拓宽我们生命的宽度。不揣冒昧地认为,老夫就找到了拓宽生命宽度的方式,只是不知道,老夫用心血和汗水谱写的生命乐章是否会有五彩斑斓的那一天。要想改变自己时乖运蹇的命运,或者是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自己的名字,老夫必须得焚膏继晷地坚持写日志。只是每天都废言赘语地写上五六千字的日志,让我两鬓的白发越来越多,头顶上的头发越来越少,这样下去,不知道自己的衰老速度是否是越来越快,看看路遥和曹雪芹,好像都是因为焚膏继晷地坚持写作,结果41岁时就英年早逝。看来,写作这事,不是人人都能做的,有时,会付出生命的代价。为了让自己活到退休的时候,以及尽可能地留下更多的博客日志,老夫肯定幻想自己能高寿,只是不知道,每天把大量的时间用于“写作”是否能让自己将来鹤年龟寿。(2017-5-21

愿上天保佑某位亲戚的女儿“苗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愿上天保佑某位亲戚的女儿“苗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愿上天保佑某位亲戚的女儿“苗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愿上天保佑某位亲戚的女儿“苗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愿上天保佑某位亲戚的女儿“苗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愿上天保佑某位亲戚的女儿“苗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愿上天保佑某位亲戚的女儿“苗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愿上天保佑某位亲戚的女儿“苗苗”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