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五)  

2017-05-20 20:36:46|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妻子田芳办理好离婚手续后,武文渊心里没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反而对未来多了一丝隐忧,但是离婚这步又必须得迈出去,否则,怎么能知道心爱的人儿简丹是否真心跟随自己的脚步私奔到重庆?不过,在对未来感到忧心忡忡的时候,武文渊对即将与心爱的人儿的见面又充满了无限的渴望和期待。辛辛苦苦爱了5个月,终于可以与心爱的人儿见面,尤其是,终于有机会可以与心爱的人儿融为一体,2009年1月13日的晚上,尽管武文渊对未来充满了彷徨,但是心里的兴奋感仍然无法抑制。与妻子田芳办理好离婚手续的这天晚上,武文渊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理,同时又有一丝兴奋,屁股不离椅子地坐在电脑前企足矫首地等待心爱的人儿出现,遗憾的是,除了心烦意乱写了一篇《离婚记》的日志发表在博客里外,并没有等来心爱的人儿的出现。但是,不管到了同江后能否遇见简丹,或者是遇见简丹后不管她是否愿意跟随自己的屁股私奔到重庆,这天晚上,躺在冰冷的床上,武文渊仍然决定往冰天雪地的黑龙江走一趟,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有只身赶到同江,才能知道未来究竟是什么。从中央气象台的天气预报栏目得知,最近几天黑龙江的最低气温低至零下二三十度,为了御寒,出发前的晚上,武文渊翻箱倒箧地在衣柜里找到一件妻子田芳于几年前手工织的毛衣,在厚厚的棉服里塞上这件毛衣,到了黑龙江后,应该不惧怕寒冷吧。同时,武文渊准备好了两双厚厚的棉袜,打算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把这两双黑色的棉袜一股脑地穿在脚掌上,本来是想穿上三双棉袜,无奈穿了三双棉袜后,那双破破烂烂的皮鞋,无论怎么使劲,总是无法穿在脚上。由于心里有几分踧踖不安同时又有几分兴奋感,这天晚上武文渊躺在冰冷的床上失眠了,倒是躺在身侧的妻子,可能是因为离婚对她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呼吸非常均匀地早早就进入梦乡。躺在冰冷的床上翻了好一会儿烧饼,到了凌晨2点终于浑浑噩噩进入梦乡,但是很快又从睡梦中醒来,打开手机一看时间是凌晨4点,想到等会就得起床,洗漱完毕后得忙不迭地出门搭乘出租车赶到江北国际机场,武文渊从睡梦中醒来后毫无睡意,于是靠在床背上,打开手机,玩了一会儿一款名叫“连连看”的游戏。昏昏沉沉地玩到凌晨5点20分,武文渊一个鹞子翻身起床,穿上衣服,上厕所和刷牙洗脸,于清晨6点拎着一个塑料口袋出发。塑料口袋里装有一本地图册和一部《东周列国志》,带上地图册的目的是随时查看自己的行程,带上那部《东周列国志》的目的是晚上在某家小旅馆失眠的时候,可以用这部名家大作扮演催眠曲的角色。当然,还得带上两三千元的现金,以备旅行途中不时之需,不过这两三千元现金是武文渊所有的家当,毫不客气地说,这时的武文渊真的是穷得只剩下屁股上那层干涸的屎迹。

可能是因为处于对妻子的内疚,也可能是因为心里仍然爱着自己的妻子,拎着塑料口袋出发前,武文渊特地走进卧室,在妻子苍白的嘴唇上深情地一吻,然后告别妻子,迈着罗圈腿出门追求自己的幸福生活。此时,窗外的世界仍处于一片夜色之中,虽然灰蒙蒙的天空没有下雨,但是寒风习习,刚走出电梯的轿厢,还未步入小区花园的甬道,一阵寒风袭来,让武文渊感受到剥肤椎髓的冷,身子骨情不自禁地打了好几个寒颤。在小区附近的主干道边,只需招一招手,一辆显示为“空车”的出租车立即驶到武文渊面前,打开车门,不需要等待驾驶员询问,只需主动说一句到“江北机场”,驾驶员满脸堆笑地轰着油门风驰电掣地往江北机场方向行驶。每当有乘客挥手招停一辆出租车时,出租车驾驶员最开心的事是听见你说到“江北机场”,如果你说到三公里之外的“铜元局”,驾驶员嘴上不说什么,但是心里肯定不怎么高兴,毕竟往机场跑一趟,可以轻轻松松挣上好几十元人民币。如果你用普通话说一句到“江北机场”,出租车驾驶员说不定更开心,因为你一张嘴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那就说明你是外地人,这个时候,正是挥舞着大刀狠狠地宰你一顿的时候。所以,你在重庆搭乘出租车,最好能说一口流利的重庆话,而且在用重庆话说出你的目的地时,还要显示你对重庆各条街道非常熟悉,否则,驾驶员东绕西转,原本二三十元的车费可能变成了八九十元,甚至是两三百元的费用。江北机场离重庆主城距离不怎么远,当年,武文渊搭乘一辆出租车到江北国际机场,由于一路上没有遭遇塞车,这天早上,武文渊只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花了50元的打车费,就来到江北国际机场。这是武文渊第一次乘坐飞机,来到江北国际机场候机大厅,对怎么登机,毫不客气地说是一窍不通,好在武文渊有一张嘴,靠着这张嘴就能走遍天下。首先,武文渊拎着塑料口袋来到询问处,向一位美丽的工作人员打听清楚了登机的过程。接着,按照问讯处工作人员的介绍,武文渊来到西部航空公司的柜台办理了登机牌。办好了登机牌,拎着那只塑料口袋来到安检通道,工作人员挥舞着一根黑乎乎的电子仪器把武文渊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就顺利通过了安检口。通过安检口后,才真正进入候机大厅,此时,离真正意义上的登机还有半个小时,无所事事的武文渊坐在候机室的钢椅上摆弄了一会儿手机,实在感到无聊至极,情不自禁地拨通了妻子的电话。从这个举动来看,武文渊心里并没有放下妻子,当自己即将要登上飞机远赴他乡开始人生中又一段不知道结果是什么的征程时,心里想的不是简丹,而是自己的结发妻子。

在漫长的等待中时钟的指针指向8点,候机室终于响起乘坐飞往哈尔滨某某航班的旅客请在3号登机口登机的广播声,一听见广播声,武文渊拎着塑料口袋屁股下方像安装了火箭似的站了起来,忙不迭地往3号登机口走去。跟随人流进入登机口后,很快来到机场跑道的左侧平台,乘坐一辆机场转运巴士来到一架大型的波音737飞机前,这架飞机的机身上用鲜红的字体书写着“西部航空公司”。尽管这是第一次乘坐飞机,但是武文渊领着塑料口袋非常从容地跟随100多名旅客登上舷梯进入了机厢,在工作人员的指引下,找到了自己的座位。座位还算不错,虽然没有靠窗,但是处于中间的位置,武文渊落座后,按照身侧乘客的做法系上了安全带。重庆到哈尔滨,空中距离可能有两三千公里,飞机准时于上午8点30分起飞,10点30分时到达济南遥墙国际机场,不知道是因为中途要加油的原因还是因为要转运旅客,武文渊乘坐的这班航班在遥墙国际机场停留了20多分钟,趁着这20多分钟的休息时间,武文渊上了一趟卫生间。为了减少在飞机上上厕所的麻烦,这天早上武文渊只啃了一个窝窝头就匆匆地出门,在飞机上,虽然空姐推着餐车给每位旅客提供了食物,但是武文渊仅仅是吃了一小块面包和一小包榨菜,同时喝了一小杯咖啡,说句心里话,到了中午时分,肚子仍然是空空然的感觉。原本认为中午12点就能抵达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机场,乘坐机场大巴到哈尔滨长途汽车站后,能够顺顺利利购买到当天下午开往同江的长途班车,顶多在晚上10点就能赶到同江,却没想到好事多磨,到了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时已是中午1点。走下飞机,进入机场出口通道时,武文渊心里感到惶恐不安,毕竟脚下这片大地对武文渊来说是一片非常陌生的土地,孤身来到异乡,不知道会遇上什么样的困难,最理想的结果是当天晚上能到达同江,找一家宾馆入住后,第二天早上8点在同江汽车站能见上简丹,然后一道乘坐长途大巴车赶往哈尔滨,在哈尔滨住一宿,于1月16日晚上7点乘坐飞机回到重庆。也有可能遇上简丹后而简丹不愿意跟随自己私奔到重庆,要是不幸遇上这样的结果,武文渊也不会感到世界坍塌下来,顶多心里有几分痛苦而已,但这不是最糟糕的结果,大不了掉转身子立即乘坐飞机回到重庆。回到重庆后,武文渊坚信凭着其巧舌如簧的本领应该能说服妻子回到身边,而尽快与妻子破镜重圆,毫不客气地说,是武文渊心里时时打的如意算盘,只要这个如意算盘能如愿成真,与简丹的那段美丽的爱情就不会给武文渊造成不赀之损的影响。当然,来到冰天雪地的同江后,也有可能遇不上简丹,如果真的无法遇见简丹,我想,这对武文渊来说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痛骂简丹是骗子,欺骗了武文渊的感情,对简丹狗血喷头的痛骂一番后,伤心欲绝的武文渊肯定会立即乘坐飞机回到重庆。

不管这趟同江之行是否能遇上简丹,武文渊都会付出他最大的努力拯救这段凄美的爱情,只有付出了最大的努力,才会弄明白这段爱情的结局究竟是什么,弄明白这段的爱情结局究竟是什么时,武文渊才会放手,也就是才会从这段感情的漩涡之中走出来,否则,不见棺材不掉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武文渊绝不会轻易放弃这段凄美的感情。到达哈尔滨太平国际机场后,武文渊怀着惴惴不安的心理走出候机大厅,看见前方露天停车场有一辆正在上客的机场巴士时,武文渊拎着塑料口袋兴奋地向机场巴士冲了过去,但是没有想到脚底下的水泥地面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武文渊一个箭步向机场大巴冲过去的时候,双脚踩在结了冰的地面上,突兀地感到脚下一滑,一个踉跄差点重重地摔在地面上。好在武文渊身体平衡性很好,当年念中学时,几乎每天都是在泥泞的道路上行走,逐渐,身体的平衡性越来越强,如今,要是不幸踩到一块香蕉皮,武文渊顶多是踉跄几下,绝不会出现摔倒的现象。武文渊在登上这辆开往市区的机场大巴之前,本想搭乘一辆出租车前往市区,一问价,需要200枚大洋,武文渊只有硬着头皮乘坐机场大巴。机场大巴慢慢悠悠地行驶,于下午2点半时抵达哈尔滨火车站附近的长途客运中心,到了长途客运中心,武文渊顾不上到卫生间痛痛快快地撒一泡尿,迫不及待地来到售票窗口试图购买当天下午驶往同江的长途班车。遗憾的是,没有购买到开往同江的直达长途客运班车,只能购买下午3点30分出发开往佳木斯的客运班车。在武文渊脑海里,同江离佳木斯只有200多公里的距离,于是武文渊购买了一张3点30分驶往佳木斯的客运班车的车票。离上车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武文渊到卫生间酣畅淋漓地撒了一泡尿后,拎着塑料口袋走出候车大厅,想在一家个体摊位上购买一张当地的手机卡,有了这张手机卡,可以随时与心爱的人儿简丹联系。那时,购买手机卡不需要实名登记,用当地的手机卡与简丹联系,即使在电信局工作的简丹的哥哥按图索骥找到了武文渊这张电话卡,由于不是实名制,他也查询不到有价值的信息。可是,购买这张电话卡需要50元的费用,为了节约这笔费用,武文渊拿着这张卡踌躇一番后只有无奈地放下,老板娘见武文渊买一张手机卡就表现出踌躇不决的模样,冷不丁地说了一句“你这人真墨迹”。武文渊不知道东北话中“墨迹”是什么时候,可能和“埋汰”的意思差不多。还有一个词语叫“磨叽”,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磨叽和墨迹的意思差不多,都是东北人的口头禅。在长途汽车站周围溜达一圈,武文渊没有购买到价位合适的手机卡,于是掉转身子折返回到长途汽车站,刚走进候车大厅,一位手臂上戴着红袖笼子的工作人员走上前来,询问武文渊是到哪里。

得知武文渊是到佳木斯,立即带着武文渊从一条巷道来到发车的地方,收了武文渊的车票后让武文渊登上一辆开往佳木斯的长途客运班车。这辆班车是一辆中型客车,而武文渊购买的车票是大型豪华客车的车票,尤其是,武文渊没有座位,驾乘人员从车辆尾部找出一根塑料凳子让武文渊坐在驾驶室附近的车门处。管它的,只要能早一点到佳木斯,对乘坐的客车是否是豪华大巴车,对有无座位,说句心里话,此时的武文渊一点也不在意。武文渊登上这辆中型的客运班车后,驾驶员发动汽车立即出发,在车站附近,车站的工作人员又拉了一名年轻的小伙子上车,这名小伙子上车后发现没有座位,与驾乘人员大吵起来,不过最终还是老老实实地乘坐这辆车赶往佳木斯。给武文渊的感觉,东北人,尤其是东北的爷们,说话像是吃了火药似的,毫不客气地说,往往说了不到三句话,就开始恶狠狠地对骂起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毕竟此时的武文渊是孤身身处异地,武文渊老老实实地坐在驾驶室附近的塑料凳子上,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武文渊掏出那部花了600多元购买的山寨手机,戴上耳塞听着手机里储存的音乐,闭着眼睛,不疾不徐地赶往佳木斯。大概是在下午3点半的时候,车窗外的天空开始暗了下来,还未驶离哈尔滨城区,夜色完全笼罩上来,而此时的重庆,如果是阳光灿烂的好天气的话,太阳公公正满脸微笑的挂在天空上,直到晚上6点30分才会出现夜色正浓华灯初放的现象。这是武文渊第一次乘坐飞机来到冰天雪地的黑龙江,走下飞机舷梯踏上冰天雪地的大地,眼前的世界全是银装素裹惟余莽莽。车来车往的道路上很少有积雪,但全是湿漉漉,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湿漉漉的路面上全是冰块。不过,武文渊坐在车厢里,并没有感受到冬天黑龙江滴水成冰的鬼天气有多厉害。在没有到黑龙江之前,武文渊曾经听某些网友说,在黑龙江的冬天,也就是零下二三十度的时候,掏出裤裆里的小家伙撒尿,金灿灿的尿液还未撒向地面,便结成了金灿灿的冰柱,如果运气倒霉的话,裤裆里的小家伙也有可能被冻成冰柱。除了撒的尿有可能被冻成黄橙橙的冰柱外,你的耳朵,如果没有戴有防冻的帽子,极有可能被冻掉,即使没有被冻掉,也有可能被冻坏。当然,在冰天雪地的北国世界,也不是只有坏处,如果遇上狗屎运,极有可能遇上一段美丽的桃花运。此时,假如你挥舞着雪橇滑雪,说不定一个轻盈得动作,你就来到罗刹国,在这里,或许会遇上一名金发碧眼的罗刹国美女。尽管裤裆里的小家伙只是一枚普普通通的牙签,和罗刹国女孩滚床单,就如同用一枚牙签在水缸里搅动,但是你身下的女人是金发碧眼的外国妞啊,那种欲仙yu死的异国情调老夫猜想是许多中国男人梦寐以求的艳事。

遗憾的是,2009年1月14日,武文渊好不容易搭乘飞机来到冰天雪地的黑龙江,却无缘滑着雪橇来到异国他乡找到一位黄头发蓝眼睛的外国妞,倒是在哈尔滨城东的一个名叫方正县的地方,遇到了真正意义上的侵肌透骨般的寒冷。每逢冬天摇晃着肥硕的屁股来到武文渊身边时,武文渊总喜欢用滴水成冰、侵肌透骨、剥肤椎髓或者是咳唾凝珠这一词语来形容重庆冬天的寒冷,说句心里话,武文渊无论是用哪一词语来形容重庆冬天的寒冷,都有一种苗而不秀华而不实的感觉,毕竟,重庆的冬天,最冷的时候气温往往在四五度左右徘徊,很难下探到零度。但是,黑龙江的冬天,真的可以用滴水成冰和咳唾凝珠一词来形容,每天晚上守在电视机收看天气预报,只要是播报哈尔滨的气温,最低气温一般都是零下二三十度。大白天里,武文渊乘坐在开有暖气的大巴车上,穿着厚厚的棉服,尚感受不到堕指裂肤的寒冷,但是1月14日晚上6点,武文渊乘坐的长途班车抵达哈同高速方正服务区后,不到两三分钟的时间,就刻肌刻骨地体会到什么叫堕指裂肤的寒冷。长途客运班车驶入方正服务区不只是让乘客到服务区的卫生,怎么办,两名驾乘人员只有把客车停在一边用一根铁棍使出咂奶的劲试图撬开油箱盖。此时,这辆客运班车已经熄了火,而且前车门大开着,两名工作人员一边用滚热的开水浇灌油箱盖一边用铁棍不停地撬,花了差不多大半个小时的时间才把油箱盖撬开。这大半个小时的时间,对武文渊来说是度日如年,此时,武文渊正坐在车门附近的塑料凳子上,由于发动机熄了火,车厢里早已没有暖气,凛冽的寒风从车门处吹进来,像刀子似的刮在武文渊瘦骨嶙嶙的身子骨上。武文渊无心聆听手机里的音乐,为了御寒,只有双手交叉放在胸前把身子缩成一团,可是,耳朵和脚板很冷啊。耳朵冻得仿佛是用一把刀子在割,那种痛,同样可以用剥肤椎髓或者是用刻骨铭心这一词语来形容。耳朵冻得忍受不了,老夫还可以紧缩脖子把耳朵缩进衣领里,可两只脚丫子冻得隐隐作痛老夫却没有办法取暖。离开重庆之前我知道黑龙江的冬天很厉害,如果晚上在户外行走,说不定整个人会冻成一具僵尸,故,出发前,武文渊特地穿上了两双厚厚的棉袜,但是没想到在零下30度咳唾凝珠的夜里,两双厚厚的棉袜没有丝毫的御寒功能。后来实在冻得受不了,武文渊只有艰难地从凳子上站立起来在狭小的车厢里来回踱着方步,可是脚上的疼痛感没有丝毫的减轻。就在武文渊感到伤心欲绝认为自己这双脚丫子极有可能被冻坏的时候,两名驾乘人员终于成功地把油箱盖打开,加了油重新发动汽车后,车厢里终于再次开启空调暖气。本次在哈同高速方正服务区遭遇的双脚差点被冻坏的经历,让武文渊感受到北方冬天的厉害,至少北方的冬天冻得撒的尿还未飘零到地面上有可能结成冰柱的这句话不是他人的白说绿道,极有可能真有这么一回事。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五)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3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