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九)  

2017-05-24 20:51:55|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隆冬时节晚上的哈尔冰,真的是堕指裂肤的寒冷,即使武文渊把拎着大包小包行李的双手都努力揣进裤兜里,同时紧缩脖颈,尽量把瘦骨嶙嶙的身子骨缩成一团,但是陪着简丹在阒无人烟的大街上行走时,武文渊仍然感到剥肤椎髓的寒冷。在车站附近转悠一圈,看见一家霓虹灯广告牌还未关掉的宾馆,走进宾馆的前台大厅,向一位靠在沙发椅背上埋头看电视的工作人员询问房间价格,得知一间普普通通的标间每晚的价格是180元,武文渊感到有点承受不了。把几大包行李拽在一只手里,腾出一只手拉了拉简丹的小手,示意简丹陪着自己到另外的旅馆看看。刚刚走出这家宾馆,同时一步一回头地往后瞥了一眼,就看见一道身影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定睛一看,只见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娘带着神秘的微笑出现在自己面前。这位老大娘眼光狠毒,当武文渊一手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和一手拉着简丹的小手从一家宾馆的前台大厅依依不舍地走出来,就知道这两人是要投店住宿的,于是走上前来询问武文渊是否要住宿。得知武文渊小两口要住宿,这名老大娘开始说一些套近乎的话,如夸武文渊好福气,娶到了一位黑龙江的女孩。东北女孩不仅年轻貌美,而且心地纯良柔媚娇俏,作为南方人的武文渊能娶到东北女子为妻,是前世修来的缘分和福祉。这番夸奖让武文渊和简丹都感到心里甜甜蜜蜜和暖暖和和的,一双罗圈腿情不自禁地跟着这名老大娘来到一幢居民楼前。这幢居民楼历史有点悠久,给人以破破烂烂的感觉,武文渊牵着简丹的小手跟随这位大娘来到三楼,拐了一个弯,眼前出现一块招牌,上面用鎏金字体书写着“招待所”字样。由于武文渊没有入住旅馆的经历,即使有,一般都是先询问价格,觉得价格合适后立即掏钱住店,到办理完手续进入房间看见一张床是用几块木板拼凑而成以及没有独立的卫生间时才搞明白什么叫便宜无好货好货不便宜的道理。武文渊询问了房间的价格,一位珠光宝气、手指上戴了好几枚金灿灿的戒子、脖子上挂着一枚发着幽幽绿光吊坠的老板娘瞥了一眼武文渊,轻轻张开鲜红的双唇,说普通的标间每晚的价格是75元。在一座省会城市的闹市中心,一间普通标间的房价每天晚上为75元,从理论上讲算是便宜,武文渊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掏钱办理了住房手续,只是没想到房间里不提供牙膏牙刷洗漱用品,武文渊又来到宾馆的前台处购买了一盒牙膏和两只牙刷。本来还想购买一盒杰士邦,以便等会与简丹大战三百个回合,但是看着老板娘那凶狠的表情,武文渊嗫嚅了一下嘴,始终没有勇气购买,只有悻悻地回到房间。打开房间里的日光灯,发现房间很小,摆放了一张用几块木板拼凑而成的木床和一台17英寸的彩色电视机后,房间里几乎没有可以落脚的地方。

房间小倒无所谓,即将爆发的盘肠大战只可能在床上,但是房间里没有窗户以及四周的墙壁是用薄薄的木板制作而成,武文渊感受到有点接受不了。房间没有窗户,那只能打开房门上方的小窗,再加上墙壁是用薄薄的木板拼凑而成,隔音效果肯定不怎么好,等会武文渊与简丹躺在床上来回不停地捉对厮杀时,那销hun的声音肯定会穿墙而出,说不定,整个宾馆乃至这幢破烂不堪的家属楼,都能听见心爱的人儿在捉对厮杀过程中情不自禁发出的销hun声。房间的左侧有一个卫生间,很小,但是有热水,无论是滚床单之前还是滚了床单办完大事后,都可以用热水痛快淋漓地冲洗一下身子骨。武文渊关好房间的门,与心爱的人儿简丹肩并肩地坐在床沿上看电视,尽管黑龙江电视台播放的是本山大叔表演的小品,观众的笑声从电视机里传出来,冷冷清清的房间里充满欢闹的气氛,可是,我们可爱的武文渊对电视里本山大叔拿腔作势挤出的表情表演的小品没有兴趣,于是把简丹搂在怀里。这个时候,武文渊不能继续伪装正人君子,搂抱着简丹的时候,一双小手从衣服下摆处伸入简丹的内衣里,一下就紧紧握住那对非常可爱、同时又非常实在的小白兔。简丹也无心看电视,扭过头转向武文渊,武文渊一边揉搓着那对柔软而又丰满的小兔子一边亲吻着简丹的香唇,一会儿就感到热血沸腾。不过武文渊只是胡乱揉搓了一下那对可爱的小兔子就住了手,否则,再这样下去身体极有可能会发生爆炸,发生爆炸不怎么可怕,但是爆炸之前必须得到卫生间里酣畅淋漓地洗一个热水澡。武文渊依依不舍地松开手里柔软无骨的简丹,进入卫生间,简单地刷了一个牙,然后脱下厚厚的衣服,打开头顶上方的水龙头,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热水澡。不管洗罢热水澡后是否要办大事,武文渊都是在电光火石之间洗完澡,洗完澡用一块帕子擦拭的时候,才发现身上的汗泥刚刚泡账,毫不客气地说,每擦拭一下,大把大把的汗泥像一条条黑色的蛆虫掉在地上。用妻子田芳的话来说,武文渊洗澡,从来没有把身上的汗泥和污垢冲洗干净,难怪武文渊的身体历来都是黑乎乎的。这不是源于武文渊的皮肤是黑乎乎的,而是因为武文渊洗澡,每次都没把身上的汗泥冲洗干净,如果能清洗干净的话,说不定武文渊是一枚帅气逼人的小白脸,至少是非洲小白脸。即将与简丹滚床单,武文渊很想把身体上的污垢清洗干净,无奈猴急,用热水快速冲洗一下后,穿着平角内裤,拎着衣服,急匆匆地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把衣裤往摆放电视机的一张破旧桌子上一搭,迫不及待的钻进被窝里。简丹见武文渊洗了澡,也急不可耐地走进卫生间,听着卫生间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武文渊裤裆处原本偃旗息鼓的小家伙瞬间扬起高昂的头。

一会儿,武文渊听见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揭开散发着霉臭味、汗臭味、脚臭味和尿酸味的被褥往卫生间方向一看,在电视机屏幕荧光的照射下,一团白光向武文渊躺的这张用几块木板拼凑的木床扑了过来,等武文渊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时,一团热情似火的身体已经卷入武文渊怀里。武文渊双手一抱,发现简丹什么都没穿,那两只可爱的小白兔在武文渊腹部四处乱窜。这个时候武文渊忘记了什么叫客气,双手不停地在那对柔软而又丰满的小兔子上揉搓,同时用舌头叩开简丹的牙齿,紧紧地吮吸着简丹的香舌。来来回回在左右两只小白兔上揉搓一番和吮吸了简丹的香舌后,武文渊爬了起来,趴在简丹柔若无骨的身子上,不需要指引,仅仅凭一种感觉,立即驶入爱的港湾。接下来,只听见那张用几块木板搭建而成的木床左右摇晃时不断发出的“嘎吱嘎吱”声音,同时还能听见简丹身不由己发出的“aaa”呻吟声和武文渊来回不停蠕动而发出的喘息声。总之,房间里尽是让人耳红心跳的声音,而且这几道声音,尤其是简丹嘴里不禁不由发出的“aaa”呻吟声穿透力极强,给人的感觉是,整座宾馆,甚至整幢楼,都传来这道让人感到美不胜收的声音。简丹嘴里不时发出的“aaa”声虽然比较美,但是不能让他人分享,于是武文渊用嘴紧紧堵住简丹的小嘴,可是简丹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仍然具有很强的穿透力,至少一晚上整座宾馆,包括前台老板娘坐的地方,都被穿墙而来的这道充满无限诱惑的声音所迷惑。临文不讳地说,这是武文渊第一次身临其境、真真切切听见如此优美而又动听的声音,之前虽然偶尔也听见这样的声音,但是只能在某个国家拍摄的影视剧里,可能是因为看了好几部这个国家拍摄的相关影视剧,武文渊始终感到投影仪屏幕上女主人公发出的“aaa”的呻吟声有点假,给人的感觉是,男女主人公把女主人公一把拉入怀里,还未来得及亲吻和抚摸,女主人公就醉眼迷离的半闭着眼睛,张开朱唇,发出令人销hun的惊叫声。武文渊之所以怀疑影视剧里女主人公那夸张似的“aaa”惊叫声,其实有他充足的理由,原因是因为,无论当年在一家小旅馆的破房间里与心爱的初恋女人胡欣茹滚床单,还是与妻子田芳结婚后某个晚上像是完成任务似的与妻子搂抱在一块,说句心里话,胡欣茹和田芳,都像是一根木头似的。尤其是初恋女友,武文渊趴在其身上,扒开其衣服后,不仅要带上高度的近视眼镜才能找到那两只可爱的小兔子,而且驶入港湾不停地蠕动时,感觉身下的心爱的人儿是一根木头,难怪有人提出,需要办大事时到猪肉店买一块五花肉在中间部位割一道口子就可以凑合着办事。初听这话,老夫感到不可思议,一块五花肉,割一道口子,能取代那玩意么,但是从武文渊与其初恋女友胡欣茹的经历来看,似乎就是那么一回事。

与妻子田芳结婚后,不可能老是抱着枕头睡觉,有时,必须得完成“家庭作业”,也就是大家俗称的“交公粮”,这项任务看似简单,其实不大好完成,至少武文渊趴在田芳的身子上,迫不及待地试图进入港湾,被妻子一脚踹下床,原因很简单,武文渊表现得太猴急,没有把前戏做足。前戏不大好做,武文渊想尽各种办法做足了前戏,田芳却步入了当天晚上这项活动的顶峰,可此时,武文渊还傻傻地趴在田芳的肥硕的身子上等待裤裆里的小家伙进入港湾呢。让妻子达到了ding峰后,本该跃马提枪进入港湾,却没想到一脚又被妻子踹下床,原因很简单,此时妻子身心疲惫,对那事再也没有兴趣。可怜的武文渊只有从地上爬起来,揭掉小家伙头上那层可恶的头巾,跌跌撞撞地爬回到床上,抱着枕头,失魂落魄,伤心欲绝地睡大觉。说句心里话,武文渊非常讨厌那头巾,每次戴上头巾,风风火火地忙活大半天,总是达不到天地合一的感觉,到头来忙了一身的大汗,可脑海里始终没有开闸泄洪的念头,也就是风风火火地忙了大半个小时,结果却是白忙活。自己一双咸猪手在妻子田芳的身上不停地揉搓时,田芳和一头死猪差不多,只是在达到yu仙yu死的巅峰状态时,鼻孔里会哼几下,身体也出现情不自禁地痉挛,就是根据鼻孔里的“哼哼哈哈”和身体的痉挛,武文渊准确地判断到这天晚上自己耕地的任务已经完成。可事实上,自己裤裆处戴着头巾的小家伙,还未来得及耕地呢。与简丹的第一次肌肤之亲,毫不客气地说,给武文渊一辈子难以忘怀的感受,至少是第一次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两人搂抱在一块滚床单,那快乐滋味美得不可方物。难怪某个国家拍摄的影视剧里,男主人公刚好抱住女主人公柔软的身躯,女主人公嘴里不仅哼哼唧唧,而且不停地嚷着“用力用力”。2009年1月15日晚上,在冰城哈尔滨某家小旅馆的房间里,尽管床上的被褥散发着霉臭味和汗臭味,四周的墙壁仅仅是用几块木门拼凑而成,但是这间房间,尤其是那张木床,却成为有史以来武文渊最为快乐的天堂,至少在这间房间里和这张木床上,武文渊是第一次感受到男女之间的欢ai原来是如此之美。武文渊与简丹激烈的大战,毫不客气地说是真枪实干,至少武文渊没有在其小家伙上戴上那层令人作恶的头巾,武文渊一驶入爱的港湾,立即感受到暖暖的感觉,随着身下的简丹不断地扭动和耳畔那一声声销hun的声音,可能就几分钟的时间武文渊不得不缴枪投降。不要认为几分钟的时间很短暂,有人做这事,顶多几秒钟的时间就败下阵来,像武文渊这般凶猛的钢铁战士,说句心里话,在这个世道衰微的世界里可能是凤毛麟角。简丹的胆子有点大,不仅让武文渊感动,而且也武文渊感到佩服,这天上午8点简丹赶到同江汽车站候车大厅没有发现武文渊的身影后,站在候车室大门处深思熟虑思考一番后决定离开候车室到附近的市人民医院取下身体内的某个钢环。

按照简丹的说法,这个钢环埋在身体里差不多三年的时间,早日过了保质期,趁着好不容易来到同江城区的机会得找一名医生把环取掉。在汽车站候车室里等了一会儿,不知道何时才能见上武文渊,尤其是,屁股不离椅子地坐在候车室里等武文渊,极有可能遇上村里的乡亲,一旦遇上乡亲,那跟随武文渊私奔的事极有可能被家人,尤其是被丈夫刘维知道。故,简丹在候车室查看了几分钟后,决定到附近的人民医院走一趟。来到人民医院,花了50元人民币取下身体里那个钢环,接着在走廊里的座椅上心烦意乱地坐了一会儿。简丹坚信,武文渊到了同江汽车站后没有发现自己的身影,肯定不会一声不吭地打道回府,而是要给自己打电话,果不其然,在医院里椅子上心烦意乱地坐了一会儿,就接到武文渊打来的电话。换句话说,这天晚上,武文渊拥抱着心爱的人儿简丹,大汗淋漓地混战时,简丹没有采取任何防御措施,在武文渊疯狂地进攻下,所有城池全部失守。同时,武文渊也累得骨软筋酥,第一次感受到耕地不是人们想象中那般轻松,身临其境地感受到“没有耕坏的地,只有耕坏的牛”这句话绝不是网友们随便说说,而是实际情况的真实反映。这天晚上武文渊不知耕了多少遍的地,来来回回,恐怕有五六遍吧,这么说吧,在进入梦乡之前,趴在简丹柔若无骨的身躯上,武文渊耕了两遍地。半夜从睡梦中醒来后,一双咸猪手情不自禁地在简丹丰腴的身子骨上游走,情到浓处不仅不由地又耕了一次地。到了凌晨5点半再次从睡梦中醒来后,武文渊故伎重演,趴在简丹柔软的身子骨上又是忙不迭地耕耘一番。上午9点,灿烂的阳光晒在武文渊屁股沟上,其实,在这四周密封里的小屋里根本不可能享受到和煦的阳光,武文渊只是凭着感觉胡乱地想象明媚的阳光正洒在自己白花花的屁股沟上。翻了一下身,右手不经意间又搭在亲爱的人儿那傲然耸立的双feng上,那软软的感觉让人心猿意马,于是武文渊把沉睡中的简丹揽入怀里,不管其是否愿意,趴在其柔软的身子上又是一番鏖战。一番激战下来,四肢百骸像散了架似的,武文渊无力地倒在床上一会儿再次进入梦乡。到了上午10点半,从睡梦中醒来后,武文渊除了感到四肢百骸柔软无力外,肚子也是饿得咕咕地叫,揭开被子,打算一个鹞子翻身起床,但是看见简丹雪白的身子和酣睡的模样,全身每个细胞再一次亢奋起来,这个时候,顾不上身体的疲惫,把简丹拥入怀里,再次排山倒海地温存一番。尽管最后时刻,驶入温馨港湾的小家伙仍然情不自禁地抖动了几下,但是气若游丝,裹在身下的简丹似乎已经感受不到身体那个有气无力的玩意不经意间打了几个寒颤,当武文渊精疲力竭地从心爱人儿柔软的身子上爬起来,简丹不由得感到一阵纳闷,怎么武文渊这一次出现了虎头蛇尾的现象?虽然差了那么一次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一夜七次郎”,但是一晚上能够趴在心爱的人儿的肥沃的土地上耕耘六次,对武文渊来说已经算是创造了奇迹。

当初在遂宁城区一家破烂宾馆的房间里与初恋女友胡欣茹共赴巫山云雨情时,尽管当年的武文渊是豪气冲天,但是躺在房间里那张散发着汗臭味的木床上,武文渊顶多与心爱的初恋女人奋战了三个回合,可是这一次,在武文渊三十又五的年龄时,一晚上却与心爱的人儿简丹,一共大战了六场。在身心得到彻底的释放时,武文渊感到身子骨非常疲惫,走路时不仅双腿无力,而且由于趴在床上不停地做运动,腿上的膝盖骨不幸擦破了皮,甚至出现了红肿的现象。更为让人感到痛苦的是,裤裆里的小家伙隐隐作痛,掏出小家伙撒尿时,明显感到小家伙有烧灼感。不过,武文渊担心的不是自己身体的虚弱和小家伙的隐隐作痛,而是心爱的人儿简丹一晚上遭受六次大规模炮火连天的进攻,极有可能发生中彩的现象。简丹倒是渴望中彩,武文渊清楚记得无数个夜晚趴在简丹柔软而又丰腴的身子上,在最后的关头打算把小家伙驶离港湾,在一片浓密的森林里释放身体的快乐时,简丹却紧紧搂着武文渊的背脊,让武文渊不得不在其港湾的深处释放身体的快乐。这对武文渊来说倒是快乐了,可是时时刻刻惶恐不安啊,要是某一天不幸中招了该怎么办,难道只能到医院残忍地处理掉,可这家伙是上天赠送的礼物,武文渊不忍心把与简丹的爱情结晶让一名医生用冰冷的器具伸入简丹身体里如此残忍地刮掉。所以,1月16日上午,在卫生间摇摇晃晃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后,武文渊心里想的,不只是找一家餐馆吃一碗牛肉面填一下肚子,必须到找一家药房购买一盒药物让简丹吞服后防止不幸中招。一手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一手牵着简丹的小手,离开这家宾馆时,武文渊明显感到老板娘那贼贼的眼神中既有羡慕也有妒忌,同时有几分愤怒,不用多说,昨天晚上简丹情不自禁地发出的大呼小叫的声音深深地刺激了这位老板娘的神经。在长途车站附近,武文渊拉着简丹的小手很快找到一家药房,老板娘一听武文渊说要购买一盒名叫“毓婷”的药,其射向武文渊利箭似的眼神让武文渊感到浑身不自在,仿佛眼前这位老板娘不食人间烟火。一男一女身处一室滚滚床单很正常啊,按照孔夫子的说法叫“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武文渊和心爱的人儿,头一次见面,gan柴遇烈火,一晚上滚几次床单无可厚非,但是在眼前这位打扮得非常娇艳的老板娘看来,“食、色,性也”好像是错误的。否则,她看着武文渊满脸羞涩地询问是否有“毓婷”出售时,怎么会流露出鄙视的眼神?武文渊原本认为,30多元一盒的毓婷可能有好几粒,至少可以应付好几场盘肠大战,没想到偌大的一个纸盒里只装了一粒娇小可爱的药丸,这粒粉红色的药丸简丹吞下肚后,如果当天晚上与武文渊再来几次荡气回肠的盘肠大战,说不定还得花上30多元人民币购买一盒“毓婷”。倒,这年头米珠薪桂,连在床上活动一下筋骨也感到消费不起,活该武文渊这辈子在绝大多数夜里只能抱着枕头睡觉。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九)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