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十四)  

2017-05-29 21:36:19|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可以这样说,2月7日发生的简丹执意要离开重庆之事没有让武文渊和简丹对这段处于幕燕釜鱼危险之境的感情进行反省,如果不是因为简丹搭乘出租车赶到江北国际机场不知道怎么办理登机手续而错过了当天的航班,2月7日这天应该是武文渊这段凄美的感情突然死亡的纪念日。不过,简丹错过了航班不得不再次回到武文渊身边,多多少少让武文渊对这段感情的起死回生看到了一线希望,第二天,也就是2月8日,武文渊特地调整了心情,打开尘封差不过一个月时间的博客空间,写下了一篇题目为《接简丹记》日志。这篇日志的内容或许乏善可陈,无非讲的是1月14日早上乘坐飞机赶往哈尔滨迎接心爱的人儿简丹回重庆之事,但是让武文渊重新开启尘封差不多一个月时间的心灵空间,试图用一篇篇感天动地的日志打动简丹“麻木”的心来拯救这段美丽的爱情。虽然没有达到应有的效果,因为当年的3月16日简丹再一次提出离开重庆回到黑龙江的要求,但是使这段感情苟延残喘到3月18日,尤其是,简丹离开重庆时对武文渊没有任何怨言,也没有怀疑武文渊给简丹的爱。在武文渊于2009年2月24日写的一篇题目为《与宝贝开始的一个月》日志里,被日志内容感动得涕泗滂沱的简丹特地在武文渊这篇日志里留下这样一段话:无论我们之间今后发生什么我将不怀疑我们的爱,也将更加珍视我们的承诺,亲爱的老公我爱你同时也感谢我们的朋友,感谢他在我们对爱对生活存在困惑时给我们无限的友爱和帮助”简丹说的这段话看似平淡无奇,但是能说明经历好几次摩擦后简丹更加深爱武文渊,也逐渐放弃回黑龙江的念头,只是简丹的丈夫刘维一直不知疲倦地给简丹打电话,到最后简丹不堪其丈夫的骚扰,被迫回到黑龙江解决她的婚姻问题,这一回去,让两人的爱情从此走上真正的不归路。如果2月8日这天开始武文渊坚持每天焚膏继晷地坚持写一篇博客日志,把内心世界对这段感情的想法,把对简丹的希望,如实地记录在博客空间里,说不定简丹在不断遭受其丈夫刘维的骚扰下,仍然坚持留在重庆遗憾的是,武文渊没有养成晨兴夜寐地坚持写日志的习惯,没有把其心里的真实想法及时展现在博客空间里,而是沉溺于扣扣四国军棋游戏,结果迎来一场狂风暴雨般的危机。这场危机发生于2009年2月15日,也就是西方情人节的第二天,2月14日真正意义上的情人节这天,两人因为“冷战”就发生了互相不搭理的冲突。“冷战”的原因是因为简丹仍然每天时时与其丈夫刘维保持着电话联系,看见心爱的人儿与其丈夫还有藕断丝连的瓜葛,武文渊心乱如麻,本想好好写几篇日志讲述自己的心情故事,但是看见简丹没有死心塌地跟随自己的意思,而是时常与其丈夫“煲电话粥”,为了打发内心里的痛苦,武文渊再作冯妇,又一次拾掇丢弃不到一个星期的扣扣四国军棋游戏。

武文渊一旦沉溺于网络游戏,就把心爱的人儿残忍地搁置在一边,也就是两人待在家里时,武文渊坐在电脑前,不分白天黑夜,一直手忙脚乱没黑没夜地玩游戏,忘记了家里还有一位需要自己关爱的女人。被残忍抛弃在一边的简丹,只能蜷缩在被窝里,要么是靠在床背上看电视,要么是玩手机上“连连看”或者是“俄罗斯方块”的游戏,抑或是与家人通一会儿电话,总之,这时的武文渊和简丹,两人的紧张关系已经到了冰火不相容的地步。到了夤夜时分,渴望得到武文渊爱抚的简丹,看见武文渊仍然端坐在书房里的椅子上屁股不离椅子地玩游戏,心里的痛楚像潮水般涌了出来,脸上的泪水像决堤的洪水哗哗地流淌只有痛下决心第二天早上起床后义无反顾地离开武文渊。尽管2月中旬春天迈着轻快的步子已经缓缓来到武文渊身边,但是春寒料峭,2月14日晚上,孤寂坐在电脑前的武文渊,穿着一身厚重的衣服仍然感到一丝寒冷。我们可怜的武文渊,这时应该简简单单地洗漱一下,蜷缩进被窝里搂着简丹丰腴而柔软的身子美美地睡一觉,可深陷扣扣军棋游戏的武文渊已经忘记了心爱的人儿的存在,坐在冰冷的椅子上,哆嗦着冻僵的手,一直哈着气手忙脚乱地玩着扣扣四国军棋游戏,不知不觉,窗外的世界出现了鱼肚白。2月15日这天天气不怎么好,除了有点阴冷外,一直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到了早上8点,正在书房里埋头玩游戏的武文渊听见客厅里的防盗门传来剧烈的“砰”的一声,武文渊的意识才逐渐从虚拟的网络世界回到冰冷而又残酷的现实面前。武文渊放下手中的游戏,来到客厅的大门,发现简丹已经离开了家,由于简丹离家时没有给自己打一声招呼,武文渊立即认识到简丹这一次离去有点非同寻常,于是往四周看了一眼。首先发现客厅防盗门鞋柜上方的大理石平台上有一把家里的钥匙,这把钥匙属于简丹的,她把钥匙故意留在大理石平台上,肯定是想告诉武文渊,她这一离去不再回来。接着武文渊走进卧室,发现卧室里窗台上原本放着的简丹两个行李包已经不见了踪影,这两个行李包里没有珍贵的东西,只是装有简丹离开黑龙江时随身携带的两件衣服和几小瓶化妆品。如果这天早上简丹只是到五小区一家餐馆去上班,肯定是不会带上这两个行李包,联想到客厅防盗门大理石平台上留下的那把钥匙,武文渊敢肯定简丹此次离去,绝不是忽悠一下武文渊,而是真的要离开重庆回到其亲人身边。回去就回去吧,强扭的瓜毕竟不甜,对这段感情早已感到绝望的武文渊对简丹这一次突兀地离去没有多少伤感,回到电脑前,继续手忙脚乱地玩那玩岁愒时的扣扣四国军棋游戏。当然,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武文渊给简丹打了电话,想了解简丹真正的去向,如果简丹真的要离开重庆,那自己就把这一消息告诉给妻子田芳,一是让想让丈母娘帮自己照看一下小孩,二是幻想能回到妻子田芳的身边。

不过,简丹没有接听武文渊打来的电话,这让武文渊如坠入五里云雾中。其实,身在异乡的简丹虽然早上拎着行李包冲动地离开了武文渊,但是她没有地方可去,这天早上唯一能去的地方是附近她工作的餐馆,餐馆里侧有一间工作人员的宿舍,简丹拎着两大包行李来到这家餐馆后只能暂时寄居在这间宿舍里。武文渊如果真的关心简丹,想让简丹不要离开重庆,努力拯救这段感情,说句心里话,不需要掘地三尺,武文渊就能轻轻松松地把简丹从某个角落给扒出来。可是,此时的武文渊早已放弃了这段爱情,早已认可了这段爱情走上死亡,当简丹拎着行李包“砰”地一声防盗门离开在简丹看来是伤心之地时,武文渊心里并没有多少悲戚,只是来到客厅确认简丹是否离。当确认心爱的人儿真的拎着两只行李包离开自己时,武文渊心里不仅没有多少伤感,反而感到某种解脱,坐在电脑前,继续玩他毫无意义的扣扣四国军棋游戏。不知不觉,又是一天过去,武文渊坚硬而又冰冷的椅子上站起来,伸了一个懒腰,舒展一下腰酸腿痛的四肢,来到厨房做晚饭。在做晚饭的过程中,武文渊情不自禁地猜想简丹此时怎么样了,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当天上午简丹肯定来到步行街路口处的那家出售飞机票的代办点购买了第二天由江北机场飞往哈尔滨的飞机票。晚上,漂泊在外的简丹无处可去,要么是在其工作地方的宿舍里凑合着住一宿,要么是到附近的宾馆开一间房间,但是,武文渊还是真心希望简丹能回到家里,于是掏出手机再一次给简丹拨打电话,可话筒里仍然传来对方关掉手机的提示声。既然简丹不愿意接听自己的电话,武文渊只有不再牵挂这天晚上简丹究竟住在哪,吃罢一碗西红柿面条,武文渊主动联系了妻子,再次告知妻子简丹已经离开自己,请求妻子看在孩子需要一个完整家庭的份上回到自己身边。妻子田芳没有痛痛快快地答应,只是让武文渊到五小区农贸市场附近的一家理发店把孩子带回家,妻子的命令就是令箭,武文渊拿着这把令箭急匆匆地赶到这家理发店。可能是因为遭遇一段惨痛的离婚经历的缘故,此时的妻子,开始注重打扮,说句心里话,一头长发的妻子略施粉黛,看上去竟然有几分楚楚动人的味道。与妻子简要地聊了几句,武文渊把可怜的孩子带回家里,这天晚上妻子之所以不愿意照看孩子,是因为她要跟随几位狐朋狗友到外面的世界感受一下花天酒地的滋味。无辜遭遇离婚,对妻子田芳打击很大,过去是一心一意相夫教子,默默地为家庭付出,却没想到丈夫武文渊因为一段网恋就要离开妻子。尤其是,看着身边时常有同事离婚,田芳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步入她们的后尘,当武文渊非常认真地向自己提出离婚时,田芳没加任何思索,立即给予断然拒绝,无奈武文渊离婚之意已决,每天晚上都向自己提出离婚,采取各种挽救措施失败后,田芳只有默认残酷的离婚事实。

与武文渊办理离婚手续后,已过30岁的田芳只有打起十二分的精神重新寻找人生伴侣,经人牵线搭桥倒是认识了几位,但是都不怎么满意。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田芳倒愿意回到武文渊身边,可是那位武文渊从网络上认识的女人,迟迟没有离开重庆,这让田芳心烦意乱和茫然不知所措。2月7日,武文渊不是说简丹要离开重庆吗,怎么简丹到了江北机场溜达一圈后又回到武文渊身边,这次武文渊又提出简丹要离开重庆,不过以我猜测,这又是一出孩子玩家家的把戏,我才不相信简丹离开重庆的鬼话呢,说不定又是哄骗我看好孩子。故,当武文渊打电话告知田芳简丹又要离开重庆时,妻子田芳在感到一丝兴奋的同时,不得不抱有怀疑的态度为了给武文渊增加一点压力,或者是促使简丹真的快速离开重庆,这天晚上,无论如何,必须得让武文渊自己带孩子。武文渊冒着凄风冷雨刚好把孩子带回家,还未坐下来缓口气,就接到位名叫木子李的同事打来电话,说他知道简丹的下落,希望当天晚上武文渊能到附近某家宾馆去看望一下情绪几乎失控的简丹。一听见这话,武文渊心如刀割,虽然简丹来到重庆后与自己发生了擢发难数摩擦,尤其是近段时间两人的矛盾几乎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但是自己深爱着简丹是不争的事实,否则,前段时间怎么可能会近乎疯狂地与妻子田芳离婚?所以,当听见心爱的人儿,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痛苦得神经几乎处于奔溃时,武文渊心里突然感到一种肝肠寸断的痛,很想到那家宾馆劝说简丹能留在自己的身边,即使不能留在自己的身边,这天晚上也得陪一陪简丹,让心爱的心儿不再有椎心泣血的痛苦。但是,此时的武文渊不能立即赶到那家宾馆,因为家里还有五岁多的孩子,武文渊必须得把孩子哄骗上床睡觉后,才能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赶往那家宾馆。孩子非常乖巧,好像知道武文渊心里有什么心思似的,洗漱完毕躺在床上,不到七八分钟的时间便进入梦乡,看见孩子进入了梦乡,武文渊立即反锁好门,顶着凄风冷雨来到那位名叫木子李同事的楼房前。不知道大家想过没有,武文渊把孩子独自留在家里其实非常危险,如果这天晚上孩子从睡梦中醒来后,发现父亲武文渊没在身边,只有自己一人在家,肯定会哭闹着到处寻找父亲。离家时为了孩子的安全,武文渊把防盗门是反锁上的,孩子找不到武文渊,肯定来到客厅阳台上,或者是翻越卧室的窗台,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孩子将会面临难以想象的危险。最近这几年,把孩子关在家里引发的安全事故不少,几岁的小孩,甚至十多岁的小孩,从睡梦中醒来一旦没有看见父母或者是其他的家人,首先做的事是翻越阳台或者是窗台,一旦孩子翻越窗台,结果只能是悲剧。可这天晚上,为了安慰心爱的人儿,武文渊把孩子的安全置之度外,毫不客气地说是置孩子的生死于不顾

趁着夜色,冒着大雨,来到明佳苑小区一位名叫木子李同事的楼房前叫上名叫木子李的同事,两人拖着长长的身影赶往附近一家“豪昌”的宾馆。据木子李介绍,这天早上简丹离家出走后心情就不怎么好,在大街上某个街心花园的石凳上忍受着凛冽的寒风独自坐了一上午,等其丈夫刘维把2000元路费打在其银行账户上后,迈着灌铅似的双腿来到步行街那家出售飞机票的代办点购买了2月17日的机票。购买了机票后,原本阴沉的天空突然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饥寒交迫的简丹没有地方可去,只有来到其打工的那家餐馆,在宿舍里休息了一会儿。想到来到重庆后那位名叫木子李的同事给武文渊两人诸多关爱,于是打电话邀约木子李在附近找了一家餐馆吃晚饭,在吃晚饭的过程中,不经意间谈到了与武文渊的情感故事,伤心欲绝的简丹情不自禁地放声痛哭。简丹真的很伤心,来到陌生的重庆,原本认为会找到人生的幸福却没想到与武文渊发生了这么多伤心的龃龉,尤其是武文渊对自己不闻不问不理不睬,每天只顾手忙脚乱地忙于网络游戏,这让简丹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如果武文渊多关爱一下自己,特别是在自己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能给自己多一点安慰,兴许自己也不会执意要回到黑龙江,可是残酷无情的武文渊,眼里只有游戏。尤其是昨天晚上,原本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情人节,虽然不敢奢望武文渊给自己送一份礼物,但是表达一下关心总可以吧,可是武文渊却一直屁股不离椅子地坐在电脑前,甚至整整一宿没有睡觉,通宵达旦地玩了一晚上的游戏。无论是半夜从噩梦中醒来,还是凌晨6点从睡梦中醒来,用手摸了摸身边,都是空空如也,不得已,只有痛下决心离开武文渊,回到黑龙江重新去面对往日的人生。想到心爱的人儿武文渊在自己最需要关爱的时候竟然如此超然物外的漠视态度,简丹对这段爱情同样感到前所未有的绝望,想到自己抛下原本幸福的婚姻和家庭,尤其是残忍地抛下可爱的女儿,私奔到一座陌生的城市,结果竟然是这样,简丹悲从中来,无法顾及此时正处于大庭广众之下,情不自禁地放声痛哭起来。木子李看见简丹不停地哭泣,顿时手足无措,吃罢晚饭陪同简丹到附近一家宾馆为简丹开好房间后,就给武文渊打电话,希望武文渊能到宾馆安慰一下简丹。如果简丹得不到武文渊的安慰,情绪失控后,极有可能发生意外事故。武文渊在木子李的陪同下来到宾馆的二楼,在208房间里找到了简丹,尽管此时的简丹看上去非常平静,但是武文渊仍然从其面庞上看见眼泪淌过的痕迹。由于有同事在身侧,武文渊不可能把心爱的人儿拥抱在怀里,甚至连心爱的人儿小手也没有拉一下,只是坐在床沿上,耐着性子游说简丹不要离开重庆,并保证以后会好好呵护心爱的人儿和用心经营这段爱情。

尽管两人发生了不少的摩擦,但武文渊是真心爱着简丹,只是看见心爱的人儿来到重庆后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害怕到头来会出现鸡飞蛋打一场空的悲剧,武文渊不得不通过通宵达旦地玩扣扣四国军棋游戏来麻痹自己脆弱的神经。同时,对这段感情不敢抱有希望和幻想,除非是看见心爱的人儿简丹不再与其丈夫刘维联系,而是一心一意地跟随自己在重庆生活。这时的简丹,其实是身处于跋前疐后动辄得咎的窘境,一面是丈夫刘维软硬兼施,通过威逼利诱的办法让自己回到黑龙江,另外一面是武文渊沉溺于游戏,对自己不闻不问,此时的简丹,真的是处于人生的绝境,除了回到丈夫刘维身边外,似乎无路可走。不过老夫认为路就在简丹的脚下,当简丹于1月15日上午9点半决定跟随武文渊私奔到重庆,就应该认识到迈出私奔的第一步后就没有回头路,来到重庆,开始的那段时间肯定有孤独,也有很多陌生感,甚至还有几分不适,但是一旦度过了感情的磨合期,简丹就能扎根在重庆,与武文渊一道手足胼胝地经营这段爱情。可是,简丹却偏偏怀着试试的心理来到重庆,两人如胶似漆地过了几天美好日子,简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思家心切,尤其是思念可爱的女儿,不听武文渊的劝阻,执意开启了手机。手机一开启,简丹的丈夫刘维就不断拨打简丹的电话,简丹忍了又忍,终于接听了丈夫打来的电话。不用抽丝剥茧地分析老夫就能知道,刘维在电话中肯定是软硬兼施要求简丹回到黑龙江,就是刘维的软硬兼施,让原本就柔弱的简丹不知所措,于是武文渊经常听见简丹躲在卧室里歇斯底里地哭闹着与其丈夫“煲电话粥”。如果只是偶尔一次与其丈夫“煲电话粥”老夫认为无可厚非,甚至还能安抚刘维不要做出极端的事来,可是,简丹却时常与其丈夫通电话,这让武文渊心乱如麻,茫然不知所措。临文不讳地说,就是简丹时常与其丈夫通电话,让武文渊感受不到这段爱情的安全感,认为简丹随时都有可能离开自己,于是对这段爱情感到绝望,很想这段爱情早点有个结果,哪怕是伯劳飞燕自己也能接受。因为爱情早点有一个结果,武文渊还可以回到妻子身边去,当时执意与妻子离婚,目的就是看看简丹是否是真心跟随自己私奔到重庆。在嘴边那几颗血淋淋血泡的感化下,简丹倒是跟着自己私奔到了重庆,可却不是死心塌地跟随自己,而是怀着试试的心理,说句心里话,这让武文渊感到茫然,因为来到重庆的简丹,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随时都有可能从自己身边溜走。武文渊可不想鸡飞蛋打一场空,无论如何,在失去简丹的同时必须得尽快地回到妻子身边,所以,看见简丹时时与其丈夫“煲电话粥”,心烦意乱的武文渊最大的梦想是,这段凄美的爱情能早日有一个结果,哪怕是劳燕分飞的结果,自己也能坦然接受。怀着这样的心理,可以想象2月15日的晚上,武文渊在宾馆房间里游说简丹留在重庆,无非是逢场作戏,安抚简丹不要犯下极端的错误而已。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凄美爱情(十四)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