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一)  

2017-05-30 21:05:38|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漆黑的夜一直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在昌龙城市花园一家名叫“豪昌宾馆”的房间里,武文渊足足游说了三个小时,见心爱的人儿简丹始终没有跟随自己回到家的意愿,武文渊只有向简丹道了一声“珍重”就忙不迭地回家。这天晚上为了游说简丹回心转意,武文渊是残忍地把五岁多的小孩独自留在家里,来到“豪昌”宾馆试图劝服简丹回心转意的过程中,心里一直踧踖不安,因为担心独自留在家里的孩子发生意外事故。凌晨一点,见心爱的人儿恩断义绝,执意要留在宾馆和执意要离开重庆,武文渊只有与简丹告别,心情失落地回到家中。回到家里,看见孩子安然无恙地蜷缩在被窝里睡觉,武文渊跼蹐不安的心情才逐渐平静下来,同时有点担心几个小时后妻子田芳是否按照自己的要求来到家里,早上7点武文渊得乘坐公交车赶到学校上课,孩子的早饭和上学问题,只能由妻子解决。惶恐不安地睡到凌晨5点30分,武文渊如约从睡梦中醒来,想到今天在宾馆里孤寂的简丹和等会妻子是否前来接送孩子上学,武文渊再一次感到踧踖不安,为了打发心里的惶恐,武文渊只有靠在床背上掏出手机心烦意乱地玩“连连看”的游戏。时钟的指针刚好指向7点,武文渊正要给妻子打电话询问其何时能到家里接送孩子上学,突然听见客厅的防盗门上传来用钥匙开门的声音。武文渊迫不及待地来到客厅的防盗门处,看见一头长发飘飘的妻子走了进来,把可怜的孩子交给妻子后,武文渊立即出门,乘坐公交车风风火火赶往学校。这时的武文渊,从表面上看,是在几十公里之外的一所名叫东岗学校的乡镇中学支教,其实星期一和星期五这两天,武文渊还得回到自己所在的学校上课,而2月16日这天早上,武文渊有第一节和第二节课。上罢这两节课,武文渊可以乘坐公交车回到家里,中午美美地睡了一个午觉,下午再到学校上课,只是这天的课一共有6节,一口气声嘶力竭地吼下来,武文渊会感到唇焦舌敝。到了学校,顾不上吃早餐,武文渊快速地从办公桌上拿上教材踩着时间点走进教室,心烦意乱,同时又是度日如年地给学生上了两节课。上完课,回到办公室顾不上喝一口开水,武文渊远远地把教材往办公桌上一扔,立即离开学校乘坐公交车回家。其实,武文渊没有必要如此忙不迭地回家,因为回到家后仍然是孤家寡人一个,原本深深爱着的简丹,已经决定要离开武文渊,只不过,此时痛不欲生的简丹只能无助地躺在宾馆里那张冰冷的床上,饱受煎熬地在这家宾馆里耐心地待一宿,搭乘明天早上8点30分起飞的航班回到黑龙江。由于昨天晚上简丹回到黑龙江的愿望非常强烈,离开自己的态度也非常坚决,笨嘴拙舌的武文渊花了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游说简丹能留下来,无奈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挑雪填井白费功夫,故,这天上午武文渊回到家里后并没有赶到那家宾馆去劝说心爱的人儿留在自己的身边。

最近这段时间因为折腾感情上的事,毫不客气地说家里早已乱成一锅粥,武文渊回到家里没有打开电脑玩游戏,而是简要拾掇一下家务。说是拾掇家务,无非是把堆积几乎长达大半个月时间的衣裤和鞋袜清洗一下,就在武文渊戴着耳塞听着手机里播放的歌曲清洗衣裤时,突然耳塞里传来几声清脆的来电显示的铃声,打开手机一看,是心爱的人儿简丹打来的电话。简丹在电话里首先询问武文渊在哪,得知武文渊在家里后,就质问武文渊为什么不开门,啊,此时的简丹正在家里的大门外啊,武文渊来不及放下电话,立即赶到客厅打开了防盗门。站在大门外的简丹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这身衣服是武文渊在同江汽车站候车大厅看见简丹第一眼时其穿的衣服,同时,简丹脖颈上围着一条深红色的围巾,看上去有几分风姿绰约。不过,真正让武文渊为之感到怦然心动的是简丹那双大大的眼睛和长长的睫毛,看见心爱的人儿微笑着站在面前,可能是因为惊诧的缘故,武文渊傻乎乎地站在那里不禁不由地愣了好一会儿。傻乎乎地愣了好几分钟,同时使劲掐了掐手指,发现不是一个虚幻的美梦时,武文渊才侧身把心爱的人儿请进屋。昨天晚上,无论自己怎么搬弄口舌,心爱的人儿简丹坚决拒绝跟随自己回到家里,可是经过一晚上的凄风苦雨,不知道简丹那根神经出现紊乱,竟然鬼使神差自行回到家里。简丹进了屋,再次冲着武文渊笑了笑,拉着武文渊的小手,软语温存地说了一大堆近段时间以来武文渊对她的关爱,可明天简丹将再次踏上回黑龙江之路,一旦踏上回家之路,武文渊与简丹,今生今世恐怕不会再有相逢的机会。这话听起来比简丹说出来更加让人伤感,两人辛辛苦苦爱了半年,饱尝无数的艰辛,可到最后却不得不屈服于命运的安排,无助奈地接受伯劳飞燕的残酷事实。武文渊感到鼻子一酸,眼角就出现一丝冰凉,接着,两行泪水不争气地从眼角流淌下来。简丹多愁善感地看着武文渊,伸出纤纤玉手,用手指轻轻擦去武文渊脸庞上流下来的两行泪水,然后把头一扬,嘴唇轻轻靠在武文渊嘴唇上。武文渊伸出双手紧紧地把简丹搂在怀里,用牙齿叩开简丹的嘴唇,舌头伸进心爱人儿的口腔,紧紧裹住对方如泥鳅般滑腻的香舌。亲吻了好一会儿,简丹推开武文渊的身子,用纤纤玉手擦拭了其嘴角处的涎水,一双清澈见底的大眼睛深情地望着武文渊,吹气如兰地在武文渊耳畔说今天回到家里只想用身体感谢这段时间武文渊对自己的照顾。听见这话,武文渊再次感动得如骨鲠在喉,看着柔媚娇俏的简丹,再次把简丹揽入怀里,然后抱着简丹来到卧室,双方迫不及待的脱掉衣服立即蜷缩进被窝里。女人真的是水做的,至少武文渊认为简丹就是水做的,刚把简丹搂抱在怀里,武文渊发现简丹柔软的身子瞬间融化,两人暂时放下所有的不快,只顾从对方的身体寻找快乐。

当身体达到顶峰状态身不由己地哆嗦几下后,不管是武文渊还是简丹,都认识到所有的美丽故事已经结束,如今即将伯劳飞燕,再美的故事只能化成凄美的回忆。可是武文渊不甘心一段美丽的故事就此画上一个残缺的句号,当一切都结束后,武文渊紧紧搂着简丹温软的身子情不自禁地痛哭起来。说句心里话,简丹来到重庆后,尽快与武文渊发生了擢发难数的龃龉,两人的爱情时常处于幕燕鼎鱼的危险境地,但是武文渊深深爱着简丹是不争的事实。简丹来到重庆后,两人之所以时常发生矛盾和摩擦,临文不讳地说,不是因为两人的爱情出现了问题,而是因为面对人生道路上的重重荆棘,两人都感到束手无策而导致摩擦不断。简丹尽管是以试试的心态跟随武文渊私奔来到重庆,但是也曾幻想两人拥有美好的生活,可是,简丹的丈夫刘维一直不停地拨打简丹的电话,让简丹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和处理与刘维的那段婚姻。刘维对简丹莫名其妙地“外出打工”感到不满,尤其是听见简丹哭喊着放过她时,更是怒不可遏,说了很多威胁简丹父母和哥嫂的人生安全的狠话。尽管这些狠话带有忽悠的色彩,也就是说仅仅停留在口头上的威胁,但是不排除有一天刘维情绪失控犯下丧尽天良的事来。最近这十多年,武文渊在电视新闻或者是网络媒体经常看见某某地方发生咩门的can案,而这些惨案的制造者往往是一些心胸狭窄的大老爷们,有时,他们不仅sha害其心爱的女子,而且还把女子的家人一口气都sha害,每次看见这样的新闻,武文渊总是在感叹,女人们在寻找伴侣时,一定得睁大眼睛看看自己找的男人其性格怎么样,凡是心胸狭窄和有严重baoli倾向的男子,最好像是看见瘟神一样避而远之。否则,与这些心胸狭窄和有严重baoli倾向男子谈一场恋爱,最后的结果不仅是恋爱没有谈成,极有可能会遭遇咩门之灾。不知道武文渊在简丹眼里是否属于心胸狭窄之类的男人,但是武文渊自诩地认为其额头宽阔得能pao马,拳头上广阔得能遛狗,即使有时会对心爱的人儿说几句狠话,其实是生气时口不遮拦胡乱地说的几句生气的话而已,说句心里话,武文渊从未想过自己会伤害某个人,更不会去伤害自己深深爱过的女人。但是简丹被其丈夫刘维说的狠话吓坏了,每次与刘维“煲电话粥”,都是哭哭啼啼哀求刘维放过她,不要伤害她的家人,可刘维得寸进尺,见简丹软弱可欺,每次给简丹打电话,都是那些陈词滥调的威胁之语。看见心爱的人儿躲在卧室里哭天抹泪地啜泣,武文渊能做什么,好像除了放手让简丹回到其丈夫身边外,只有打开书房里那台老掉牙的电脑,手忙脚乱地点击鼠标玩扣扣四国军棋游戏,只有沉溺于扣扣四国军棋游戏,武文渊才能忘却心里的痛楚。当然,这种忘却只能是暂时的忘却,当从虚拟的网络世界退下来重新面对现实时,心里隐藏的痛苦再一次像火山爆发似的迸发出来,甚至能感受到自己原本平坦的人生道路突然陷入绝境。

不过,老夫更多地认为这是武文渊找不到排解心里的痛苦导致沉溺于游戏,当时,要是武文渊养成每天焚膏继晷地坚持写一篇日志的习惯,当感到心烦意乱或者说对未来感到绝望时,通过讲述心情故事来平静自己心烦意乱的心情,尤其是把心里的困惑通过拙劣的文字表达出来,说句心里话,不仅能排解内心里的痛苦,说不定还能挽救与简丹那段凄美的感情故事。武文渊命蹇时乖的一生中,先后遭遇两段避坑落井般的网恋,这两段凄美的网恋虽然都是无疾而终,但是给武文渊都留下了刻肌刻骨的感受,尤其是与简丹那段网恋,更让武文渊感受到一生中最伟大的爱情。与来自福建的樊小霞的网恋,武文渊爱得也认真,甚至比当年与简丹那段爱情爱得更加的投入,但恰恰是投入越多,获得的伤痛也越多.2012年8月,与樊小霞的网恋正式告一段落后,武文渊原本认为自己会消沉下去,但是没想到因为晨兴夜寐地坚持写日志,自己反倒没有颓废下去,而是勇敢地从跌倒的地方站立起来。2009年1月17日凌晨2点,把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儿简丹迎接回到家里后,武文渊应该坚持写博客日志,心里有些怨言无法当着简丹的面说,但是可以在日志里讲述啊,老夫坚信,娴熟端庄知书达理的简丹,看见心爱的武文渊对自己某些做法产生怨言,肯定会改正自己的错误,说不定放弃时常与丈夫刘维“煲电话粥”呢。一旦简丹不与其丈夫“煲电话粥”,那武文渊对这对感情就不会感到绝望,对未来就不会感到迷茫,也不会为这段爱情留下一条退路。遗憾的是,此时的武文渊遇上各种各样的困难时,心里想的是如何逃避,或者是顺其自然,而没有采取措施积极挽救,结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段美丽的爱情从指尖悄悄地陨落。尽管不能把简丹和樊小霞凑在一块进行对比,但是武文渊心里非常明白,简丹比樊小霞更加能体贴自己和疼爱自己,尤其是简丹心地善良,有时,武文渊只需低下头向简丹认个错,说几句甜言蜜语的话,简丹就能原谅武文渊,两人冰释前嫌瞬间和好如初。樊小霞则不然,感觉是波诡云谲的天气,即使武文渊没有犯下任何错误,樊小霞也会无情地提出分手,有时不需要理由,紧紧是因为看见武文渊博客空间里曾经写下的与简丹的故事,立即提出分手,叫嚣着武文渊回到简丹或者是其妻子身边去。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作为凡夫俗子的武文渊也不例外,2012年,与简丹分手差不多是四年时间,武文渊怎么回到简丹身边啊,如果真能回到简丹身边,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倒愿意离开樊小霞回到简丹身边去过着神仙般的快活日子。当然,武文渊说的这是气话,谁叫樊小霞某天早上在武文渊还未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突然大变脸呢,几分钟前,还在电话里与武文渊卿卿我我,几分钟后,也就是在俯仰之间,樊小霞却出人意料的提出分手。

分手需要寻找理由的,可是樊小霞地毯式的搜寻大半天,居然没有找到一个分手的理由,于是拿多年前武文渊与简丹那段哀感顽艳的故事开炮。为了挽救与樊小霞的爱情,武文渊差点删掉2008年7月至2009年7月,总计一年的时间写下的心情故事,可能是樊小霞害怕将来心里有内疚感,给武文渊打来电话,不许武文渊删掉这部分日志,这些记录武文渊与简丹爱情故事的日志才侥幸保存下来。不过,为了防止这段日志刺激樊小霞敏感的神经,当年武文渊花了大量的时间,把凡是涉及到与简丹爱情故事的日志设置为私人日志。当与樊小霞的那段充满凄凄怨怨的感情故事同样是化作一缕青烟飞向天空时,武文渊立即忙不迭地登录博客空间,把尘封的记载与简丹爱情故事的日志一篇一篇地公开。说句心里话,这些记载一段凄美爱情故事的日志,无论是从文学上看还是从艺术上看,毫不客气地说是毫无文学性和艺术性,但是它真实记录了武文渊与简丹那段美丽的爱情故事,是武文渊“写作”时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素材。从这一点上看,武文渊得感谢樊小霞,如果当时武文渊为了挽救与樊小霞那段感情而一口气删掉这些博客日志,当与樊小霞的感情不得不无疾而终时,说不定敢作敢为的武文渊为当初头脑发热一时冲动删除的这部分博客日志感到后悔。蜷缩在被窝里,与心爱的人儿一番温存后,武文渊再一次向简丹提出,取消回到黑龙江的决定,死心塌地留下来与自己好好过日子,并且再一次保证,以后无论遇上什么样的情况,即使是上天坍塌下来,武文渊也会无怨无悔地好好爱着简丹,让简丹不会为私奔到重庆这一做法感到后悔。尽管武文渊的海拔高度仅仅只有可怜的一米六六,属于残疾人士,但是武文渊庄严的承诺照样是掷地有声,而且武文渊绝不是一个食言而肥和耳软心活的奸诈之徒,只要做出的了承诺,哪怕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会坚定不移和勇往直前地履行他掷地有声的承诺。也就是说,老夫故事中的主人公,绝不是轻诺寡信之徒,只要他许下好好疼爱简丹的承诺,一定会遵照执行,故,简丹在取消回到黑龙江的决定后,接下来的这一个月时间,是简丹来到重庆后两人最为柔情蜜意的时期。当天中午吃罢午饭,武文渊陪着简丹再次来到步行街路口那家出售飞机票的代办点,把简丹私自购买的飞机票办了退票手续,接下来,两人每天都是恩恩爱爱地过着甜甜蜜蜜的日子。就因为接下来的这个月两人都是相亲相爱,2009年2月25日,简丹特地在武文渊博客日志里留下这样一段话,“无论我们之间今后发生什么,我将不再怀疑我们的爱,也将更加珍视我们的承诺,亲爱的老公我爱你。同时也感谢我们的朋友,感谢他们在我们对爱和对生活存在困惑时给我们无限的友爱和帮助”。直言不讳地说,简丹这段话肯定是她发自内心世界的肺腑之言,只是没想到好不容易战胜了各种各样的困难和处理好最初阶段时的摩擦,接下来却迎来更大规模的危机。

不过,在讲述这段暴风骤雨般的危机之前,老夫还得讲述当年两人生活在一块非常恩爱的故事。每天早上起床后,武文渊都要抱着心爱的人儿好好地温存一番,给简丹和孩子做了一份早餐后立即屁颠屁颠地出门赶往学校上课,简丹则照顾五岁多的孩子吃早餐,吃罢早餐护送孩子到学校上学,然后在学校附近一家餐馆开始新的一天的劳累工作。下午4点30分,简丹来到学校接已经放学的孩子,接上孩子后带着孩子来到其工作的餐馆,简丹忙着端茶送菜时孩子则趴在某个角落做作业。当然,孩子的作业都是一些毫无意义的小游戏,在简丹精心照看下,天真无邪的孩子趴在椅子上是非常开心地玩着游戏。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但是简丹对孩子如同己出,每次来到学校接孩子,都会给孩子购买零食,说句心里话,看着简丹照看孩子的模样,你很难相信眼前这母子俩没有血缘关系。傍晚下班后,武文渊乘坐公交车总是在五小区车站下车,下了车,三步并作两步,迫不及待地来简丹工作的餐馆。这家餐馆其实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的酒楼,简丹在这家酒楼工作,虽然工资低得可怜,但是工作轻松,甚至还有周末的休息时间,尤其是每天晚上6点30分,简丹可以下班回家,不像其他的餐馆,工作人员要工作到夤夜时分才能下班回家。武文渊来到这家名叫“西吉大酒店”的酒楼,一手拉着简丹肤如凝脂的小手,一手拉着孩子可爱的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回家。回到家后,简丹陪同孩子在客厅的茶几上玩游戏,或者是看动画片,武文渊则来到厨房做晚饭。有时遇上心情特别开心的话,武文渊还会打开一瓶红酒,陪同心爱的简丹把这瓶红酒喝下肚。看见心爱人儿脸上红霞乱飞,武文渊情不自禁地把简丹拉入怀里狠狠地亲上几口,一双咸猪手在简丹柔软的身子乱摸。吃罢晚饭,武文渊会带着简丹和孩子到附近明佳苑小区游玩,明佳苑小区有一个露天的健身中心,一家三口在这家免费的健身中心其乐融融地游玩时,毫不客气地说,是武文渊一天之中感到最为幸福的时候。不过妻子田芳看见武文渊与简丹和好如初就不怎么乐意了,某天晚上,武文渊与简丹带着孩子到明佳苑小区健身中心游玩一会后回到家里,还未顾得上喝口水,妻子田芳用钥匙打开房门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她没有指责简丹,而是阴沉着一张脸气势汹汹地走到武文渊身边,在武文渊毫无防备的前提下,手一扬,“啪”的一声给武文渊一个响亮的耳光。简丹不想身处这尴尬的境地,带着孩子悄悄地溜出门,而武文渊则死死抓住妻子田芳的手,防止妻子再次给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这天晚上,武文渊使出浑身的解数,浪费了不少的口舌,才把妻子心里的怒火压住,同时这段小插曲也让武文渊认识到,在妻子田芳与心爱的人儿简丹之间必须做一个态度非常明确的了断,否则,不仅耽搁妻子的婚姻,而且也会把自己置于首鼠两端的困境。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6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