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二)  

2017-05-31 20:47:00|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幸福总是很短暂,正当武文渊憧憬着与心爱的人儿美丽的未来时,2009年3月16日,星期一的上午,武文渊刚好上了第一节课回到办公室拿着茶杯正准备喝一口水,突然接到简丹打来的电话,要求自己上完课后尽快回家,她有重要的话想给武文渊说。是什么重要的话给自己说呢,武文渊摸着自己的脑袋感到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最近这段时间,也就是2月15日上午冰释前嫌和好如初后,两人的关系进入甜蜜期,毫不客气地生活,在这一个月时间,两人如胶似漆,从未红过脸,怎么今天简丹突然说有什么重要的事给自己说。既然有重要的事给自己说,怎么昨天两人搂抱在一块卿卿我我时不说啊,昨天晚上那番折腾,武文渊双腿发软,简丹蜷缩在武文渊怀里武文渊不仅一口气来了好几下,而且还在武文渊脖颈上留下好几道乌黑色的唇印,今天早上乘坐公交车赶往单位之前,武文渊不得不穿上高领的毛衣,试图用高领毛衣遮挡简丹故意在武文渊脖颈上留下的那几道耀眼的唇印。管他的,既然心爱的人儿有重要的事给自己说,那上完第二节课后,就忙不迭地赶回家吧。上完课,武文渊顾不上缓口气和喝一口水,回到办公室,把手里的教材远远地往办公桌上一扔,立即怀着踧踖不安的心理往家赶。为什么说武文渊怀着跼蹐不安的心理,原因其实很简单,即心爱的人儿简丹有时不按常规出牌,今天早上风风火火打来电话让自己快点回家,肯定是她突然冒出来什么个主意来。紧赶慢赶回到家里,发现简丹没有上班,而是待在家里忙于打扫清洁卫生,给人以家庭主妇的光辉形象。看见武文渊回到家里,简丹急急忙忙走上前,问了一声“亲爱的老公我想你”,立即提出她想回一趟黑龙江的要求。说句心里话,听见简丹这一毫无根由的要求,武文渊感到平地一声惊雷,好不容易说服简丹留在自己身边,两人快快活活地生活一个月,怎么心爱的人儿又提出回黑龙江?黑龙江肯定是要回的,但此时不是时候啊,不用动脑,只需动一下屁股武文渊就能知道,简丹这一回去肯定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复返。如果简丹只是提出回一趟黑龙江的要求,无论如何,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武文渊也会说服简丹不要轻易回黑龙江,毕竟此时回去凶多吉少,不仅不能解决问题,反而把问题弄得更加糟糕。但是这天早上,简丹背着武文渊又躲在家里与其丈夫刘维“煲电话粥”,在刘维威逼利诱下,武文渊决定回一趟黑龙江,看看能否把与丈夫刘维的婚姻拔丁抽楔地解决,只有解决了与其丈夫的婚姻,简丹才能彩凤随鸦地嫁给武文渊这枚樗栎庸材。可以肯定的是,简丹的这一想法的主观愿望是好的,但是她忘记了其心胸狭窄的丈夫刘维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不宁唯是,其父母和哥嫂都极力反对简丹“外出打工”,简丹这一回去无疑是自投罗网,要想再次“外出打工”,说句心里话,这几乎不大可能。

明知简丹回到黑龙江后凶多吉少,两人凄美的感情即将落下帷幕,但武文渊只是口头上规劝简丹不要回去,并没有强行把简丹留下来。可能是因为“放手也是一种爱”的思想在武文渊心里作祟,但是老夫更多地认为武文渊之所以选择放手,主要原因在于简丹在提出回到黑龙江的要求时已经让其丈夫再次汇来了路费。简丹每次想回黑龙江时总是背着武文渊私自求其丈夫汇来路费,不过前几次都没有成行,武文渊把简丹邮寄的路费给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在邮局回寄这笔款项时,简丹的地址和信息全部一览无余地暴露在其丈夫面前。这次,武文渊发现简丹在没有任何先兆的前提下又是“故伎重演”,想到这段感情必须做一个彻底的了断,武文渊只是从语言上要求简丹留下来,并没有激烈反对简丹回黑龙江,但是心里非常清楚,简丹这一别,两人将成为天上的参商二星,至死也不会有交集。这天中午两人吃了午饭,武文渊陪着简丹来到步行街路口处那家出售机票的代办点购买机票,由于武文渊和简丹常常在这家代办点为购买机票和退票的事而不停地折腾,说句心里话,这家代办点的老板娘对武文渊小两口非常熟悉,这次看见武文渊和简丹再次前来购买机票,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一次购买好机票后千万别出现再来退票的事。武文渊尴尬地笑了笑,并双手合十的保证,这次购买机票绝不是瞎折腾,自己心爱的人儿真的要乘坐飞机回一趟黑龙江,不过在双手合十承诺这一保证的时候,武文渊明显感到自己那颗脆弱的心脏被人用一枚针狠狠地扎了一下。购买好机票,武文渊陪着简丹来到附近的人民广场,广场一侧有一大片树林,阳春三月春暖花开,这片小树林桃红甫落,柳絮新黄,但是简丹和武文渊无心欣赏眼前的美景。两人在明媚的春光下,找了一个石凳坐下,两人依偎着坐在一块时,武文渊怀里的简丹不停地啜泣,无需多说,简丹似乎已经认识到即将到来的这一离别将会成为两人的诀别。此时的武文渊肯定深爱着简丹,看见心爱的人儿泪流满面的痛苦模样,也不想简丹就此离去,但是为了这段爱情早日有一个结果,武文渊只能尊重简丹的意愿,让其早日回到黑龙江。简丹并不是对武文渊伤心绝望而回到黑龙江,而是因为其丈夫刘维在电话里又是一番赤luoluo地威胁简丹家人的人身安全,同时许诺只要简丹回到黑龙江,愿意就离婚之事进行商谈,在刘维威逼利诱下,简丹只能暂时离开武文渊回到黑龙江。但是,谁都知道此时,原本那个幸福而又甜蜜的家对简丹来说已成为龙潭虎穴,此次回去,姑且说能否顺利办理离婚手续,就是能顺利办理离婚手续,其父母和哥嫂也会坚决反对简丹与武文渊这段感情,用简丹母亲的话来说,她宁愿让简丹去死,也绝不同意把简丹嫁给武文渊。可是,柔弱的简丹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冒险回到黑龙江,只是没有想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句话有时是骗人的,至少这次简丹进入虎穴,不仅没有得到虎子,反而被老虎一口吃掉。

武文渊陪着简丹在人民广场附近的那片花园安安静静待了一会儿,到了午后2点,武文渊打车赶往学校上课,简丹则步行回到家里继续打扫家里的清洁卫生。这天下午武文渊一共有四节课,等上完课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已是傍晚6点,此时的简丹,正撅着屁股在趴在厨房地板上用钢丝球清除地板上的污迹。地砖上污迹全是油腻腻的陈年老窖,由于钢丝球非常扎手,简丹撅着屁股趴在地板上做清洁时,一双如藕节般的小手全是红色的小点。看着心爱的人儿在家里不停地忙忙碌碌,武文渊感到心碎了一地,立即把简丹扶起来,搂抱着简丹在其额头和面颊上就是一番疾风骤雨般的狂吻。这天下午简丹真的没有闲着,首先到工作的那家酒楼领取了600元的工资,用这份工资给武文渊购买了一套衣服,然后再用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孔方兄购买了西红柿、茄子和黄瓜等蔬菜。清楚记得这天晚上简丹拴着围腰下厨亲自做了好几道菜,其中有一份肉末茄子给武文渊留下深刻的记忆。简丹没有把茄子用菜刀切成小块,而是在整条茄子上刻上鱼纹似的花纹,然后放在油锅里烹饪,说句心里话,这道菜看上去色香味俱全,只是武文渊心里想到简丹即将离去,极有可能是一去不复返,故,没有心情品尝这道美食。晚上,两人相拥而眠,半夜从睡梦中醒来后,武文渊害怕简丹要飞走似的,当右手触摸到简丹那两座傲人的shuang峰时,一把把简丹揽入怀里,于是又是一番赤膊鏖战。第二天早上,武文渊打电话给支教的东岗学校一位姓杨的班主任老师打电话,说这天下午自己临时有事,可能无法赶到学校给学生上课,请这位姓杨的美女老师帮自己顶下课,忙完这事,武文渊就好好陪伴简丹,毕竟这天是简丹留在武文渊身边的最后一天,无论如何,武文渊得好好陪伴心爱的人儿。吃罢早餐,武文渊拉着简丹的小手来到附近一座滨江公园,这座滨江公园刚刚修建好,到处都载种有妖冶的山茶花,此时正是山茶花竞相绽放的季节,武文渊拉着简丹的小手徜徉在公园里,放眼望去,全是鲜红花朵的山茶花。黑龙江常年冰天雪地,直言不讳地说难以看见艳丽的山茶花,此时,简丹看见美丽的山茶花有点挪不动脚步,当蹲下身子用心观赏这些美丽的山茶花时,想到明天就得离开武文渊,简丹悲从中来,不禁不由地放声大哭。武文渊跟着蹲下去,把简单紧紧地搂在怀里,然后用嘴唇擦拭简丹满脸的泪珠。简丹的眼泪有一股咸咸的味道,在亲吻着简丹满脸泪痕的面庞时,武文渊眼眶里的眼泪也是不争气地淌了下来。在这座滨江公园溜达了好一会儿,武文渊拉着心爱的小手来到附近的滨江路,这里可以近距离欣赏浩浩汤汤的长江,还可以远眺美丽的渝中半岛。当然,尤为壮观的是那座名叫鹅公岩的长江大桥,这座大桥横跨南北,让天堑变成通途。

尽管简丹曾经在黑龙江一个名叫街津口的地方欣赏过黑龙江的波澜壮阔,但长江毕竟是祖国至高无上的母亲河,站在江畔身临其境欣赏长江的壮景和两岸美丽的风光,那将是另外一番滋味。下午,因为明媚的阳光格外灿烂,洒在身上有一种烧灼感,武文渊就没有邀约简丹外出踏春,午后三点从睡梦中醒来后,武文渊紧紧地搂在简丹温软的身子靠在床被上看电视。晚上,早早地吃了晚饭,手拉着手来到明佳苑小区的健身中心,两人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一番,然后回到家里最后一次感受对方身体的美。这个时候,好像冠希大哥的什么什么门还未彻底消失在大家的视线里,搂抱着简丹柔软的身子活动筋骨时,武文渊没有忘记掏出相机拍摄了几张最后两人缠绵悱恻的画面。这是武文渊一生中唯一一次用相机捕捉两人赤shen相拥在一块的美景,搂抱着心爱人儿柔软的身子不停地耕耘,武文渊深知这是两人最后的疯狂,以后要想感受这样的美好滋味,只能从记忆深处去寻找,故,在心爱的人儿即将离开之时,武文渊不仅要时时感受两人最后的疯狂,而且还得用相机把最后的疯狂捕捉下来。临文不讳地说,这些香艳的相片至今还保存在武文渊的电脑里,即使2011年11月与来自福建的樊小霞相爱后,曾经给其看过简丹的相片,但是这天晚上武文渊捕捉的相片始终没有展现在樊小霞面前。不管世事如何变化,武文渊必须得小心翼翼地保存着这些精美的相片,某一天,不经意间想到与简丹这段凄美的感情和思念简丹时,武文渊会打开电脑,从隐藏文件里找到这些相片,点击鼠标放大心爱人儿身子的每寸肌肤,回味当年的美好经历。这天晚上,两人躺在冰冷的床上都毫无睡意,前前后后活动好几次筋骨,直到最后武文渊精疲力竭只能气若游丝地呼吸时才浑浑噩噩地进入梦乡。第二天早上简丹于凌晨3点从睡梦中醒来,想到即将要离开武文渊,简丹再一次悲从中来,望着武文渊疲倦的面庞情不自禁地痛哭起来。被简丹冰凉的泪水惊醒后,武文渊再次把简丹卷入怀里,趴在简丹柔软的身子上又是一番手忙脚乱地活动,到快乐的巅峰时,武文渊只是象征性地抖动几下败下阵来,然后抚摸着简丹柔软的身躯再次混混沌沌进入梦乡。可此时的简丹毫无睡意,挣扎着起床,靠在床背上,打开武文渊那部块头比较大的山寨手机,百无聊赖地玩了一会儿“连连看”游戏。到了凌晨5点,武文渊也从睡梦中醒来,简丹看见武文渊睁开了惺忪的双眼,低头,在武文渊唇上又是轻轻一吻,然后冲着武文渊轻轻微笑一下。迷迷糊糊地看着简丹俊俏的模样,武文渊翻身再次把心爱的人儿卷入怀里,脱掉其睡衣,立即在其丰腴的身子上揉搓,尽管此时武文渊裤裆里的小家伙只是一只耷拉着脑袋的蔫茄子,但武文渊仍然提枪跃马,趴在简丹柔若无骨的身子上又是一番捉对厮杀,到最后,武文渊感受不到身体的抖动就坍塌下来。

到了凌晨5点30分,武文渊哆哆嗦嗦地穿衣起床,来到厨房给简丹做了一份早餐,简丹只吃了一口就把早餐扔在一边。这不是因为武文渊做的早餐不符合心爱人儿的胃口,而是因为此时简丹的心情不好,毕竟此次离开,尽管两人没说,但是深知将会是永别。不过,两人在离开时做了一个约定,那就是彼此都等待对方一个月,如果一个月后,简丹不能办理离婚手续来到重庆,那两人的感情就正式宣告死亡。不得不承认这一个月的期限有点短,但是对武文渊来说又感到非常漫长,因为简丹回到黑龙江后,每一天对武文渊来说都是漫长的等待,毫不客气地说,这是武文渊第一次感受到什么叫度日如年的痛苦滋味。不过,如果简丹真的决心要离婚,这一个月时间对简丹来说也足够了,即使离婚不成,可以瞅准机会再次离家出走或者是外出打工,只是武文渊不知道简丹回到黑龙江后究竟发生了,但是不管是遇到什么情况,老夫认为简丹应该给武文渊一点消息啊,哪怕这段凄美的感情只能走上死亡,但也得给武文渊一个爱情死亡的信息啊。可是简丹什么都没有给,这让武文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痛苦,苦苦等待一个月后,不得已,只有想到与妻子复婚,因为只有与妻子复婚,穷途末路的武文渊才能找到爱的港湾。不过,在护送简丹离开家搭乘一辆出租车赶往江北国际机场的途中,武文渊并没有认识到,接下来的这几个月,将会是其人生中最为痛苦的时期。到了清晨6点,武文渊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护送简丹到江北国际机场。刚好来到小区大门外支路与主干道交汇处的路口,在茫茫夜色中,一辆飞驰地出租车快速地驶到武文渊身侧,武文渊看见车上没有乘客,就打开出租车后排的座位,拉着简丹的小手弯腰钻入车厢。可能是因为简丹认识到这是两人最后相拥在一块,搭乘出租车的途中,简丹的双手一直紧紧拽着武文渊的手,而且左一声老公又一声地老公要求武文渊等待平安地从黑龙江返回重庆。由于早上车流量很少,出租车一路风驰电掣,很快就抵达江北国际机场,下了车进入候机大厅,武文渊没有驻足停留,立即带着简丹办理登机牌。办好登机牌,护送简丹到安检口,简丹流着眼泪进入安检口,即将要安检的时候,哭喊着回到武文渊身边,不管周围乘客异样的眼神,抱着武文渊在其额头上、眼睛上、鼻梁上和嘴唇上一番狂亲。看着心爱的人儿泪流满面的模样,武文渊的心真的是碎了一地,但是又感到无能为力,只能抱着简丹连声说“保重,我会等你回来”。说句心里话,武文渊在说“我等你回来”的话时,明显感到自己是在自欺欺人,因为谁都知道,简丹这一离去,极有可能成为千古绝唱。简丹在武文渊面颊上亲吻好一番后,躺着汹涌的泪水一步一回头地步入安检口,武文渊站在安检口的外侧,看着简丹流着眼泪通过安检,通过安检后,简丹扭过头哭天抹泪地看了一眼武文渊,然后狠狠地转过身,迈着灌铅似的双腿进入真正的候机室。

当看见简丹消失在视线里后,武文渊只有默默地流着眼泪,掉转身子走出候车室,来到机场的出口处打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回到家,突然觉得家里好冷清,尽管床上的被褥里还有简丹柔软身躯留下的温度和体香,甚至能感受到简丹在家里留下的身影,但是简丹已经永远离开自己不争的事实,武文渊无力地倒在床上抱着头痛哭一会儿外,起身来到书房,打开电脑,开始写《亲爱的简丹,我永远陪着你》的日志。按照武文渊的计划,打算把《亲爱的简丹,我永远陪着你》的日志一直讲述到简丹回到自己身边为止在停笔,可是这样的日志武文渊只写了七篇就戛然而止,因为苦苦等待几天后,心如刀割的武文渊发现自己再也等不下去,不是因为自己不想永远陪着简丹,而是武文渊认识到自己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陪伴简丹。这段故事,即使过去近十年,但是武文渊在讲述心情故事时一想到当年简丹的离去,心里就充满撕心裂肺的痛楚,而想到2012年8月来自福建樊小霞的执意离去,临文不讳地说武文渊心里并没有多少疼痛感。由此可见,武文渊对简丹的爱有多深,遗憾的是,这段凄美的爱情随着简丹的离去就永远凋谢了,给武文渊留下的除了那份美好的回忆外,就是侵肌透骨的伤痛。“今天是3月18日,当我于早上8点从江北机场回家打开房门一刹那,感觉自己的家好空荡、好冷清。曾经与我朝夕相处两个月的简丹今天乘坐飞机离开了重庆,在机场候机室分别一瞬间,我看见亲爱的简丹禁不住流下了伤心的泪水。此时我能读懂你的伤心,我的泪水伴随着我敲打的日志犹如涓涓细水滴落在键盘上。亲爱的简丹--我的老婆,我祝福你平安到你父母家,祝愿你能早日把婚离掉快点回到我身边来。此时我需要你的爱,需要你在我身边永远陪着我。我知道,此时的你坐在飞机上和我一样,一边流着泪,一边回忆我们过去的点点滴滴。我知道你此时的心情和我心情一样如刀绞般的难受,我好想你能坚强点,努力挺过这一关。虽然此时我们的空间距离越拉越远,但我们的爱会越走越近。亲爱的简单,我会耐心等着你把事情办完,早日回到我的身边。你回到黑龙江后,虽然会面临太多的甚至我们都会意想不到的困难,但是我相信亲爱的你在我心的陪伴下,会克服这些困难的,相信亲爱的宝贝会早日回到我身边的”。武文渊在查看这天早上泪眼婆娑地坐在电脑前写的日志时,突然发现简丹这一次离去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2009年3月15日,即星期日,无所事事的武文渊待在家里又是玩了一整天的扣扣四国军棋游戏,简丹在那家酒楼工作了一整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发现武文渊仍然坐在电脑前屁股不离椅子地玩游戏,于是再一次萌发回到黑龙江的念头。早知道玩游戏会造成如此大的灾难,武文渊当初真该把电脑卸成几大块,如果没有焚膏继晷地玩游戏,说不定简丹就不会时常萌发回黑龙江的念头呢,可事已至此噬脐何及,武文渊把这段凄美的感情故事小心翼翼地珍藏在心里吧。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红尘客梦(二)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