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一)  

2017-06-13 20:12:14|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妻子田芳破镜重圆后,每天,武文渊在安贫守道中过着优哉游哉无忧无虑的日子,同时,心里做着一个美丽的梦想,那就是在未来五年时间之内,错了,应该是在五年时间之后,实现购买一辆爱车的梦想。之所以会有这个梦想,原因是因为武文渊的大嫂于2009年8月购买了一辆三菱牌的小轿车,2010年1月的春节,看见大嫂以及其他诸多亲戚都争先恐后购买了小轿车,处于过江之鲫赶时髦的心理,武文渊也想购买一辆爱车。当然,要实现这个伟大的梦想很难,如同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除非每个月的收入能突破五千元大关。如果武文渊每个月的收入能突破五千元大关,花上两年的时间节衣缩食辛辛苦苦存几万元人民币就可以购买一辆长安面包车,别认为长安面包车掉档次,面包车其实非常皮实耐用,而且还可以一口气在车厢里塞上十多名乘客。说句心里话,2010年1月,武文渊跟随父母和妻儿乘坐一辆乡村客车赶往乡下外婆家的途中,被车厢里比肩继踵的人群挤成一张肉饼紧紧地粘贴在车门上时,武文渊心里就萌发五年之后购买一辆爱车的梦想。只是没有想到武文渊实现这一美好愿望不是在五年之后,而是在2013年10月,当对一段虚拟的爱情感到彻底绝望时,武文渊出人意料地实现了购车的愿望,只是砸锅卖铁购买的小轿车没有前雾灯、没有遥控钥匙、没有车身电子稳定系统和没有防撞钢梁,纯属一块铁皮加上四个轱辘拼凑而成。不过,2010年1月武文渊对能否在五年时间之后实现购车的愿望没有任何信心,看看那工资条,每个月只有可怜巴巴的两三千元元。好在这时武文渊所在的地方开始实行住房补贴,虽然前前后后只给予四、五万元的补贴,但是有比没有好,再加上2011年开始实行工资改革,也就是实行绩效工资,武文渊每个月的收入有了提高。当然,提高的幅度不怎么明显,同时,武文渊也不敢奢望能有大幅度提高,但是聊胜于无,多多少少有一点总比没有好。2009年9月,与妻子复合后,武文渊除了好好经营与妻子田芳的感情外,就是努力挣钱,早日实现购车的梦想。但是这一过程非常艰辛,原因是因为武文渊与孔方兄有仇,不管武文渊怎么给孔方兄抛媚眼,孔方兄总是不屑于与武文渊暗通款曲,这让武文渊很苦恼,不知不觉,头顶上的头发又少了几根,耳鬓的白发又多了几簇。时间太瘦指缝太宽,转眼就来到2011年7月,又一年快乐无边的暑假到来,不过在迎来快乐无忧的暑假之前,武文渊得跟随年级组三十多名同事到四川省泸定县著名的海螺沟现代冰川公园游玩一圈。不能就这样去游玩啊,必须得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武文渊急人之所急,想人之所想,绞尽脑汁,苦苦冥思三天三夜,终于为年级组长杨老头找到一个高大上的理由,那就是重走长zheng路。2011年7月5日至7月7日,临近放暑假,为了体验先烈们当年艰苦奋斗不怕牺牲的革命精神,武文渊跟随年级组三十多名同事开始了一个痛并快乐的红色之旅。

本次海螺沟现代冰川之旅其实来得非常不容易,武文渊所在年级组的老师们通过近2个星期的关门磋商,从几十上百个方案中千挑万选,终于达成一致的意见,决定到川西地区的海螺沟看看现代冰川,顺便瞻仰下小学课本里出现的泸定桥,回味下战火纷飞的那个年代先烈们飞夺泸定桥的英勇壮举。从重庆出发到四川甘孜州贡嘎山的海螺沟冰川,这趟路走下来不容易,三天的行程,有两天的时间武文渊只能坐在旅游大巴上,屁屁上的疤疤是布了一层又一层。海螺沟冰川位于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东南部,蜀山之王贡嘎山东坡,是青藏高原东缘的极高山地,以低海拔现代冰川著称于世。晶莹的现代冰川从高峻的山谷铺泻而下,将寂静的山谷装点成玉洁冰清的琼楼玉宇;巨大的冰洞,险峻的冰桥,使人如入神话中的水晶宫,特别是举世无双的大冰瀑布,高达1000多米,宽约1100米,比著名的黄果树瀑布大出十余倍,瑰丽非凡。这些形容海螺沟冰川让人艳羡的美词不是老夫杜撰的,是当年武文渊陪同年级组长杨老头趴在电脑前查询川西地区三日游的攻略时点击鼠标从网络上百度而来的。海螺沟现代冰川究竟美得怎么样,大家只要不怕柔嫩的屁股坐上疤疤,辛辛苦苦到此一游后才能深刻体会。不过作为南方人,在烈日炎炎的夏日,徜徉在美丽的川西地区崇山峻岭间能看见罕见的皑皑白雪和看见气势恢宏的现代冰川对武文渊来说不是用感叹一词能够形容的,至少可以用美得不可方物一词来形容。7月5日早上不到5点半,天刚朦朦亮,武文渊从睡梦中醒来后立一个鹞子翻身滚下床,简单收拾下行李,就屁颠屁颠地出门往学校赶。这么早到学校没有公交车可以乘坐,只有到公路边招手拦一辆出租车,可能是因为早上6点出门的乘客不多,顺手扬一下爪爪很快就招到一辆出租车。不到七八分钟的时间武文渊就来到学校大门,校门外侧的公路边停着一辆车身上印有“重庆海外旅游公司”的一辆大巴车,不用猜,这肯定是武文渊这天到海螺沟即将乘坐的旅游巴士。由于年级组准备工作做得很充分,没有同事姗姗来迟,6点30分,武文渊到校园里的厕所痛痛快快地撒了一跑尿后回到车上,旅游大巴准时出发,穿过海峡路,跨越鹅公岩长江大桥,在二郎立交桥驶上内环高速路,很快就行驶在遂渝高速公路上。重庆到成都现在很多车主不再经成渝高速公路前往,而是选择经遂渝高速和成南高速赶往成都,这一路线,听说可以节约半个多小时时间。遂渝高速对武文渊来说非常陌生,像武文渊这种宅男一年四季没出趟远门的人,这是武文渊第一次乘坐旅游大巴经这一线路前往成都。不过沿途的城市武文渊比较熟悉,只是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行驶约2个小时,旅游大巴就驶过川中明珠遂宁,这座城市曾经多次留下武文渊与其初恋女友胡欣茹结伴而行的足迹,接着便是武文渊熟悉的桂花镇、大英县、仓山镇、冯店镇。

由于客车一直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武文渊不知道这些曾经非常熟悉的地方究竟发生了怎样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即使沧海桑田,但武文渊对初恋女友那份眷念永远不会改变。当旅游大巴车渐渐抵达成都,一连串陌生的地方,如金堂、青白江和淮口等,在武文渊眼前一闪而过时,那份对初恋女友伤感的回忆也转瞬即逝,心里只留下一句纳兰性德曾经写下的伤感的诗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旅游大巴车没有驶入成都市区,而是驶上城郊的外环高速公路,往成都至雅安和西昌的高速公路方向行驶。听说雅安是个美丽的地方,有著名的雅雨、雅鱼和雅女。这次到海螺沟景区游玩,雅雨武文渊算是身临其境地领教过了,7月6日晚上武文渊住在泸定县磨西镇一家宾馆时,足足下了整整一夜的冷雨。7月7日上午武文渊一行三十多人乘坐旅游大巴车返回重庆途中,因下了整整一宿的雅雨,国道318线出现多处塌方,包括武文渊在内的这三十多人在二郎山隧道附近足足堵了几个小时的车。雅鱼武文渊没有吃过,听导游妹妹讲,现在雅安的青衣江水质污染得连虾米都没有了,曾经名噪一时的雅鱼已经成为传说。其实雅安最吸引武文渊眼球的不是她的雅鱼和雅雨,而在于她的雅女。雅安背靠二郎山,这个地方和贵阳差不多,天无三日晴,在淫雨霏霏的季节里,孕育了一个个皮肤白皙、容貌美丽、性情温雅的雅女。武文渊所在单位就有一位来自雅安的女子,可能是因为她的美貌不大符合武文渊的审美标准,尤其与武文渊想象中的短头发、圆脸蛋、大眼睛的梦中情人大相径庭,所以这次借着千载难逢的机会好不容来到海螺沟风景区武文渊特想顺路看看雅女究竟美在哪里。大约中午1点,旅游大巴在京昆高速雅安互通驶离高速,可惜没进入雅安城区,而是向西往雅安市天全县方向行驶,这样武文渊就与传说中美丽的雅女擦肩而过。此时大家已饥肠辘辘,武文渊更是饿得前胸贴在后背上,这时,再美的雅女也不能画饼充饥,武文渊很想早点赶到目的地,美美地饱餐一顿,至少得让紧紧粘贴在一块的前胸和后背分开。不过这样的想法仅仅是一厢情愿而已,在本次红色之旅动员出发前的大会上,曾经是武文渊所在单位的一名老师、退休后在重庆某家旅行社发挥余热,特地告诫武文渊一行人,在美丽的川西地区旅游,别指望能吃上可口的饭菜,说句心里话,能填满牙齿缝就已经很不错了。武文渊猜想这绝不是因为美丽的川西地区缺菜少粮,而是每人贡献的那点可怜的红色旅游的费用有一部分揣进旅行社老板娘的荷包里。午后1点30分,武文渊乘坐的旅游大巴终于驶进天全县始阳镇,根据导游妹妹的安排,大家要在这里一家名字非常高大上的店名叫“香格里拉大饭店”就餐。不要看见“香格里拉大饭店”的名字就认为该饭店档次很高,说句倒胃口的话,就是在一排厕所蹲位边搭建的一间简易大厅,里面胡乱地摆了十多张餐桌而已。

饭菜的质量也是差得惊人,听说每人是30元的就餐标准,表面上看每桌的饭菜是六菜一汤,其实就是一小碗南瓜、加上各自一小份的土豆、四季豆、空心菜、西红柿和所谓的回锅肉等。回锅肉几乎看不见肉片,可能与时下的八戒肉贵过唐僧肉有关。西红柿炒鸡蛋也好不到哪去,大家把一盘西红柿吃完也没有看见一点鸡蛋的身影,不过西红柿很好吃,有种酸酸的果酸味,仿佛回到孩提时代武文渊吃西红柿的感觉。这样的饭菜别指望能吃得饱,同时又担心坐在车上想嘘嘘时不怎么方便,总不能尿在车上吧,故,唯一的一盆飘着一点油花的菜汤武文渊也不敢多喝。如饿死鬼投胎的三十多名家伙匆匆吃罢饭菜,漂亮的导游妹妹吆喝着大家继续赶路,不过这一路非常艰辛,突然让武文渊想到前一天晚上在湖北发生的一场死亡20多人的重大车祸,看来出门在外大家不得不把生命交给来回鼓捣着方向盘的司机们。在雅安市天全县始阳镇勉强在肚里塞点东西和填了填牙齿缝后,包括武文渊在内的一行35人在司机大哥和导游妹妹的率领下继续沿着318国道向西前行。见了美女哈喇子不由自主淌了一地的武文渊一向嗜睡,尤其是午饭后总感到眼睛皮老打架,在沿着喇嘛河行驶往天全县城时,武文渊在一路颠簸的过程中混混沌沌地进入梦乡。这个时候武文渊要严重谴责坐在身侧的同事,一名年近50的名叫言西早的糟老头,和他一块坐车武文渊不打瞌睡才怪,在向海拔高度为5000多米的二郎山挺进时,武文渊坐在那里耷拉着脑袋打瞌睡,错过了欣赏沿途美丽的风景。不过在睡梦中武文渊隐隐约约感受到乘坐的大巴车在行驶过程中颠簸得非常厉害,而且左右摇摆的幅度也很大,由此可见这条国道是多么地凶险。很佩服那位嘴边没有几根毛的司机大哥,在武文渊一行人耷拉着脑袋昏昏欲睡时,他仍然强打精神让大巴车平稳地行驶在崎岖的茶马古道上,只是道路坑坑洼洼,大巴车不由得左右摇摆和上下颠簸。当武文渊被身边震天响的呼噜声吵醒,带着愠怒的心情睁开惺忪的双眼,发现乘坐的大巴车驶入了无人区:只有两车道的公路在崇山峻岭间盘旋,周围全是险峻的高山,除了偶尔看见一辆擦肩而过的车辆,你看不见任何行人的踪迹,连飞鸟的影子也看不见,难道这是传说中的鸟不拉屎的地方?一路上武文渊发现很多装载各种各样货物的大货车和内地的大货车不一样,它们挡风玻璃上粘贴有不知道是不是藏文的图案,挡风玻璃下方的边框上点缀着破旧的黄色哈达,再往下看几乎所有类似这样装饰的货车都没有悬挂车牌。听导游妹妹介绍,这些货车都是当地有钱有势的zang民的货车,可能由于某种特殊原因,他们的大货车大都不悬挂车牌。不过,这些没有悬挂车牌的大货车要是惹出事故,不知是谁为他们买单,难道受害者只能哀叹自己倒霉?大巴车喘着粗气在崇山峻岭间慢慢悠悠地来回穿梭,终于来到大名鼎鼎的二郎山隧道。

以前武文渊认为这条隧道可能位于二郎山脚下,让来往的司机免去翻山越岭之苦,这天下午乘坐大巴车来到二郎山隧道口,没想到二郎山隧道几乎位于山顶之间,不过听说这条4000多米长的隧道可以节省3个小时的路程。大巴在二郎山隧道外一个平台山小憩一会,我们纷纷下车到附近一家公厕嘘嘘,这属于典型的跟团旅游方式:上车睡觉,停车撒尿,下车拍照,回家睡觉,第二天一问什么都不知道。公厕外侧的平台上有很多小贩吆喝着叫卖各种各样的东西,其中叫卖的李子不错,价格没有重庆的贵,而且还有酸酸的水果味,为了满足口福,武文渊一口气购买了好几斤黄橙橙的李子。二郎山的海拔高度大约有四五千米,以陡峭险峻和气候恶劣为名,是千里川藏公路上的第一道咽喉险关,被人们称为“天堑”,有“千里川藏线,天堑二郎山”之说。来到这个不知道是不是二郎神老巢的二郎山隧道外的平台上,不可能撒了一泡尿就匆匆上车离开,至少得掏出相机拍摄几张相片留下点到此一游的见证吧,否则第二天有人询问你到海螺沟冰川游玩有什么感受,果真回答什么都不知道?掏出相机后,不知道是因为此时到处都弥漫着水蒸气的缘故,还是因为到了差不多有3500米的高海拔地区,也有可能是因为车厢里一直开着空调冷气,总之,武文渊掏出相机后发现镜头上凝结着一层水雾,无论武文渊用衣服的下摆怎么擦拭,拍摄的相片看上去总是朦朦胧胧的。武文渊乘坐的旅游大巴穿过二郎山隧道,悄然来到大渡河附近的山顶上,从这里透过车窗玻璃鸟瞰玉带似的大渡河,它仅仅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小溪,很难想象当年红jun长zheng时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有多艰辛。听历史组一位姓王的同事说,强渡大渡河有可能是真实的,但是飞夺泸定桥极有可能有渲染的成分,否则,学生们学习了这段内容后,怎么去理解长征时革命先烈们的英雄事迹呢。大巴车从山顶上盘旋而下,经过甘谷地、石碛镇,来到波涛汹涌的大渡河边,此时武文渊才发现大渡河水流湍急,要想跨过波涛汹涌的大渡河除非长着一双翅膀,否则比登天还难。这也说明当年革命先烈们强渡大渡河和飞夺泸定桥不是为了教育下一代刻意渲染的,而是当年真实情况的表现,不信,那你在每年的六七月份时到泸定县城附近的大渡河看看,面对波浪汹涌的大渡河看看你有没有狗胆横渡一下。大渡河河面不是特别宽,但是水流非常湍急,处处都是近2米高的巨浪,很难想象当年红军在安顺场是如何强渡大渡河的。看着滚滚巨浪,充满好奇心的武文渊一直侧目思考,看似一条玉带的大渡河为什么会在这里形成万马奔腾之势,耷拉着脑袋思考了一番,终于搞明白大渡河出现白浪滔天的原因。一是因为河床比较窄,二是因为河床里全是张牙舞爪的巨石,三是因为每年的六七月份是雨季,蜂拥而至的洪水在狭窄的河床上奔走,冲击在河床底端的巨石上,便形成波涛汹涌万马奔腾的奇观。

这天乘坐旅游大巴车赶往海螺沟冰川公园途中,武文渊遇上了狗屎运,虽然天公不作美,不时飘零着淅淅沥沥的玉珠,但是窄窄的道路上没有出现塌方情况,经过十多个小时的辛苦奔波,武文渊一行三十多人乘坐的旅游大巴车终于在金乌西坠倦鸟归林之前平安到达贡嘎山山脚下的摩西镇。在崇山峻岭间有块平坦的地方对川西地区的人民来说极不容易,摩西镇就处于这样一块巴掌大的平坦地面上,不过平地周围全是陡峭的山谷,而且夹在随时都有可能塌方的山谷间。这些峻峭的山谷,其底端全是新鲜的泥土印迹,不用脑子猜想就能知道,每年六七月份的雨季,这些山谷都会出现大规模的泥石流,所以,你想开车到美丽的川西地区游玩,最好选择在6月初雨季到来之前,或者是7月底雨季过了后。川西地区处处是危险的陷阱绝不是危言耸听,武文渊有一位名叫“孔黑娃”的同事,2014年8月就差点葬身于川西地区金川县附近的一条省道上。当时,他们驾驶的越野车遇上道路上方出现好几块巨石从山崖上滚落下来,其中一块巨石就砸在其随行一辆越野车的引擎盖上,离挡风玻璃不到一厘米的距离。有了这次突然遭遇的无妄之灾,无论武文渊怎么游说孔黑娃,他再也不愿意到美丽的川西地区游玩。2011年7月5日晚上武文渊一行36人就下榻在号称4星级位于磨西镇镇中心的“香格里拉国际大酒店”,这店名和当天中午武文渊就餐的“香格里拉大饭店”的店名一样响亮,只不过都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晚餐的质量和午餐质量还行,虽然不敢奢望能吃好和吃饱,担勉强能塞一塞肚子的空间。吃罢晚饭,武文渊与其三十多位同事按照导游妹妹的要求交了200枚大洋体验下藏族独特的文艺表演和吃烤全羊,不过这钱花得有点冤,大家以后到海螺沟欣赏现代冰川,千万别听导游妹妹的建议一时冲动去花这笔冤枉钱。武文渊展开手指粗略数了一下人头,大约有200位游客参加了烤全羊和参观文艺表演的活动,每人100元也就2万元,可是烤的全羊顶多只有3头,而且烤了一晚上,武文渊把烤好的羊肉放在嘴里使出浑身的劲咀嚼,无奈羊肉在武文渊嘴里仍然完好如初。很想吐在地上,抬起脚狠狠地踩了几下,可是又舍不得花了200枚大洋购买的烤羊肉就这样浪费掉,没办法,武文渊只有硬着头皮,使出咂奶的劲硬生生地把羊肉吞下。可能是武文渊肠胃还算比较争气,这样生吞活剥地生吃羊肉第二天肚子没有哗哗啦啦的反应,可年级组那些美女同事就惨了,听说有的美女同事,包括那位如今不怎么可爱的小钟老师第二天拉了一整天的肚子。在香格里拉国际大酒店,那个该死的经理多次建议武文渊等几位se友花钱洗脚,以便洗去一身的疲惫,这差点让武文渊狠狠地栽一个大跟斗。劝告那些即将到贡嘎山海螺沟观光冰川的朋友,在摩西镇下榻旅店时,千万别选择类似香格里拉国际大酒店这样的hei店,最好选择正规的旅店,否则,遇到这些尴尬事要花费很多人民币才能脱身。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一)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7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