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三)  

2017-06-15 20:37:48|  分类: 漫漫人生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本认为坐上缆车到达海拔4000多米高的海螺沟4号营地零距离地观赏金灿灿的现代冰川,没想到坐上观光缆车战战兢兢抵达4号营地后却发现冰川离武文渊的视线远,而且看上去更加地模糊不清。在海拔3800米的金山酒店看金黄色的冰川犹如近在咫尺,可在海拔高度更高的4号营地看冰川仿佛远在天涯,究其原因,武文渊猜想与满山缭绕的雾有关。这天上午,天空作美,一早太阳公公就露出它那张灿烂的笑脸,在武文渊登山和坐缆车的过程中,除了山腰处有大片的白云环绕外,一切皆清晰地尽收眼底。导游妹儿不断提年轻美眉们要注意在脸上涂厚厚的防晒霜,以抵制高强度的紫外线辐射,但她认为武文渊几个爷们脸不够黑皮不够厚,就没有给武文渊罗嗦几句要注意炽热阳光的辐射。对强烈的紫外线辐射武文渊没有当成一回事,重庆夏天的阳光也够狠的,武文渊天真地认为这穷山恶水的海螺沟其火辣的阳光即使毒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也不会毒到哪去抱着这份侥幸心理,武文渊除了身上多穿一件毛衣外,该露的地方都尽情享受阳光的沐浴。这一露就不要紧,回到重庆没几天,武文渊原本白皙的身子骨逐渐成了黑炭,洗澡时,用手往皮肤上一揉搓,黑如漆炭的皮肤一个劲地往下掉。不宁唯是,黑如焦炭的皮肤还痒个不停,东挠挠西挠挠,大块大块的皮肤就掉了下来。到了4号营地后,除了感叹一览众山小外,武文渊没有认识到自己站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地上,因为随意跑了几步没有出现头昏脑涨气短胸闷的高原反应现象。举目向头顶望去,除了看见皑皑白云和满山的云雾外,没有看见传说中的贡嘎山雪峰,刚才在山脚下金山饭店看见的金黄色冰川现在不知躲到哪去了,武文渊猜想它可能躲在洁白的云层后吧。此时武文渊好想手里有把牛魔王的芭蕉扇,随手一挥,驱散眼前的层层雾霭,让自己真真切切目睹被阳光铺设一层美丽金粉的千年冰川。当然这只是武文渊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这云山雾罩的水雾和眼前这座蜀山之王贡嘎山如同是一对坠入爱河中的恋人、时时刻刻如影随形。金灿灿的冰川无法看见,并不能说明武文渊花钱乘坐观光缆车上山就一无所获,因为武文渊看见了巨大的冰川瀑布,只不过冰布的颜色没有因为阳光的照射而覆盖着一层熠熠生辉的金粉,同时也失去她纯白的色彩。武文渊陪着几位美女同事沿着4号营地的小道拾阶而下,步行到了河谷的真正意义上的冰川上,这冰川不能与贡嘎雪山金黄色的冰川相提并论,这仅仅是冰川瀑布流淌下来的几大堆泛黄的“呕吐物”。说清楚一点,就是冰块夹着大量泥沙形成的冰川,从远处看,你只会联想到这是泥石流留下的遗物而已,不要小看这几大堆黄黄绿绿的大自然的“呕吐物”,看似很平静,其实暗藏许多危险。导游妹儿说这些看似平静的冰川下全是水流汹涌的暗河,稍不注意某个地方发生坍塌,游人就会掉进万劫不复的暗河里。

如果等泸定县的消防人员来救人,我认为还不如长眠此地好,这个地方鸟不拉屎,乐观点估计,消防战士鸣着喇叭赶到此处至少得花上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所以,不幸坠入暗河,能否得救,只能听天由命。这天,有很多游客忙着在河谷的冰川上留影,几乎没人注意到随时都张着血口大嘴的暗河,武文渊用一块石头朝某个暗河的小洞扔下去,只听见如雷鸣般的轰隆声,有种地动山摇般的感觉,吓得附近两个正在摆着造型拍照的美女同事差点扔下相机就跑。站在河谷冰川上大家都很兴奋,不时有同事冲着不远处的冰川瀑布呐喊,一会儿灰白色的冰川瀑布就遥相呼应,发出地动山摇般的轰鸣声,一串串冰块不断往下涌。这看似很刺激,其实非常危险,游客的呼喊声一旦引发雪崩,后果将是灾难性的,至少武文渊这些群游客将会长眠于此。如果大家到海螺沟景区欣赏这些壮观的冰川,老夫认为一定要小心这些导游妹儿几乎很少提及的危险,如果不小心跌落到地下的冰窟里,或者是被雪崩引发的冰块掩埋,那只能长眠于此。武文渊一行三十多人在河谷里的冰川上足足玩耍了2个小时,同时被炽热的阳光狠狠地暴晒2个小时,当然,在玩耍过程中很多美女同事的鸡爪、凤尾、豆干、灯丝牛肉等美食悉数进入武文渊的腹中。这时,原本阳光灿烂的天空突然阴沉下来,朦朦胧胧,勉强能看见的冰川大瀑布变得更加模糊,看来天老爷有点像武文渊家里那位淘气的猫妹,马上要变脸了。身处层层雾霭之中,周遭的风景越来越遥远,在导游妹儿一再劝说之下大家打道回府。不过这个时候,有些美女老师隐隐约约出现了轻微的高原反应,一张张曾经白皙的粉脸如同武文渊校长大人那张长期麻着的苦瓜脸,看了一眼武文渊就想呕吐一万次。为了再次体现大男人伟岸的优良作风,在上下的途中,武文渊把出现轻微高原反应的美女同事的挎包悉数背上,并且时时做好背美女同事下山的心理准备。说实话,武文渊没有一点高原反应,除了感到这里雾多、山高、谷深和到处都是泥沙在飞扬外,没有发现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和武文渊家乡有什么区别,看来,武文渊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身体可以往青藏高原走一遭。武文渊很想在有生之年到离天堂最近的地方,也就是雪域高原西藏踩下点、探下路,有位从西藏走一圈回来的同事告诉武文渊,这辈子哪里都可以不去,唯独雪域高原西藏必须去溜达一圈。只是不知道何时才能去,往直插云霄的青藏高原跑一趟,不只是需要一副好的身子骨,更为主要的是,荷包里要有足够多的孔方兄。7月5日至7月7日这三天的海螺沟之旅地武文渊来说勉强算得上愉快,毕竟这家伙看到了看似近在咫尺的金灿灿的现代冰川和搂着几位美丽女同事的水蛇腰留下武文渊曾经“拥有”过她们的“yan照”。

不过这三天的海螺沟之旅也给武文渊留下暂时抹不去的心结:一是在泸定县磨西镇一个挂羊头卖狗肉的香格里拉国际大酒店发生了让武文渊极其尴尬的洗脚之事,虽然这事被武文渊及时发现了猫腻,但是不知会有多少不明真相的围观游客会身陷其中?二是导游妹儿只顾提醒美女同胞们要注意海螺沟高强度的紫外线辐射,忘记向武文渊这些非洲小白脸的蟋蟀们给予善意的提醒,结果包括武文渊在内的几个男同胞们纷纷晒破了脸皮,尤其是那位名叫言西早的同事,从海螺沟回来一张小白脸成了包公脸。欣赏完毕海螺沟冰川回到香格里拉国际大酒店的晚上,武文渊就感到手臂和额头有点发痒,只是没想到这痒会导致手臂和额头破皮,搞得这几天武文渊那张白白净净的小白脸成了花花绿绿的大花脸,出门必须得用手蒙着脸,害怕人家嘲笑武文渊这张大花脸。三是坐了两天的旅游大巴车,武文渊嫩嫩的屁股破了皮,布满一层又一层的结痂,再加上回到家里后的那几天几乎天天蹲在电脑上铺设一张网逮武文渊那淘气的猫妹,武文渊发现屁屁上的疤疤越发越严重。7月6日的晚上,川西地区、包括海螺沟在内这个鬼地方下了一夜的暴雨,一整宿武文渊跼蹐不安地担心第二天能否平安地回到重庆。第二天早上起床推开玻璃窗,只见四周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到处都传来山洪狂奔的轰鸣声,不过雨倒是停了。清晨7点,匆匆啃了几个馒头,旅游大巴载着武文渊一行三十多人正式离开周围全是山洪鼎沸的磨西镇,慢慢悠悠地往重庆赶。想到7月5日坐车来海螺沟时身侧坐了一位糟老头百无聊赖的武文渊只能耷拉着脑袋打瞌睡错过车窗外飞逝的风景,这次返回重庆的途中武文渊特地主动坐到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同事身边,身边有个美女同事相伴,武文渊就没那份心情打瞌睡。其实,武文渊主动坐在美女同事身侧也是被迫的,因为武文渊到海螺沟时乘坐的座位被年级组长杨老头给抢了,武文渊只能重新找一个座位,看见那位姓李的美女同事身侧的座位是空着的,武文渊一个箭步走上前就占为己有。虽然有美女相伴,但这车坐得一点都不顺利,离开磨西镇不到一个小时,在大渡河河畔一个名叫加郡乡的地方不幸给堵上了,堵车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应为昨天晚上那一场下个没完没了的暴雨,几块乱石在洪水的助纣为虐下拦断了公路。好不容易等到一台挖掘机疏通道路,结果没走几步又遇上泥石流把道路拦断,更为致命的是有几个当地的老百姓,从着装来看,就是藏min,来回鼓捣着几块石头,强行向每辆车索要五十元的买路钱,要是有车辆不给的话,他们把那几块乱石又搬回到道路中央。驾驶员无奈地给了五十元的通行费,沿着到处都有塌方的道路继续前行,在石碛镇通往甘谷地这段道路上,又遇上一大堆乱石堵住道路,不得已,武文渊乘坐的这辆旅游大巴车只有无奈地在一长串车流后面停了下来。

这一等,足足等了2个小时,车上有好几个美女同事可能是早上喝了几大碗稀饭的缘故,纷纷嚷着要尿尿,不要指责老夫语言太粗俗,这是武文渊那群美女同事们的原话。很多事情都可以忍,但谁能忍三急?这些美女同事憋了大半天实在无法再忍的时候只有拿着雨伞当着遮挡物在到路边上的草丛里解决,不过好笑的是她们嘘嘘时的举动全部“倒映”在司机左侧的后车镜里。这点秘密不是武文渊发现的,是驾驶室旁一位老不死的家伙偶然间看见的,武文渊害怕看见美女撒尿后眼睛长挑针,游闲地坐在座位上眯着眼一心一意陪伴身边的那位姓李的美女同事。这天早上从清晨7点出发到晚上12点回到重庆,武文渊坐了一整天,差不多总计17个小时的车,如果要问武文渊对坐车有啥感受,一句话:痛并快乐着!说到痛,你想啊,17个小时,嫩嫩的屁股上早就长满一层又一层疤疤;说到快乐,是因为这天返回重庆时武文渊特意坐在去年才从大学毕业分到武文渊所在学校工作的一位美女老师的身边,尽管武文渊老得牙齿都没了,甚至连尿都撒不出来,对嫩草只有遐想的份,但是坐在美女身侧武文渊仍然感到自己精神是格外地亢奋,这17个小时的旅程武文渊几乎没有一点睡意,要么是傻乎乎地盯着身侧的美女同事看要么是把脑袋转向车窗看着窗外飞逝的风景。这趟为期三天的海螺沟之旅给武文渊留下许多后遗症,以一个星期后这趟旅行给武文渊身心留下的创伤才基本愈合,回到重庆的第二天,武文渊左手手腕处莫名其妙淤青的地方仍然黑黑的,搞不清楚是因为给美女同事们拎包被美女们挎包挤压的还是晚上在旅馆睡觉被鬼压的,武文渊只感觉到这块淤青的的地方看上去特耀眼。这也许算不了什么,顶多被同事们看见,嘲笑这块玉清的地方是被武文渊的妻子用扫帚打了几下而已。最让武文渊困惑的是7月9日参加成人自考考试的监考,突然感到右半边脸有点肿痛,塌鼻梁上本来存在很久的一个小红点突然破皮流血,鼻道里有种不畅通的感觉。咋啦?被海螺沟高强度的紫外线肆无忌惮地暴晒2个小时,咋就成了这副模样?不仅是身体零部件感到有点不大舒服,甚至感到大脑神经中枢有点短路,有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隐隐约约的痛。有时武文渊埋头做事,突然鼻道里有种液体不由自主地往下淌,拿纸巾一擦拭,看见从未见过的不明黄色液体在流淌。武文渊这人非常倔强,即使到了这副看似病入膏肓的模样,也没想过去医院看医生,武文渊坚信每个人的生死是由上天注定的。当然也有不信命的时候,就是每次买彩票前总相信自己购买的那几注双色球能中大奖,不过买后武文渊就严重怀疑刚刚下注的那几串数字。念高中时,有几个自诩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占bu先生免费给武文渊卦了几下,从那时起武文渊就知道其人生将是平淡如水,不过偶尔会有一点波澜,如2009年1月初武文渊遭遇的婚姻巨变就是那点波澜集中的表现。

从他们占词中,武文渊知道其寿命虽然不能寿与天齐,也不能与千年王八的寿命相提并论,但是活到八九十岁似乎没有多大问题的。能活到这么大的年纪,对于武文渊干豇豆般的身材来说应该是一个奇迹,那个时候,不知道淘气的猫妹是不是只能挂在墙上?参加完毕当年7月9日和7月10日学校承办的成人自学考试的监考,武文渊就迎来又一年快乐无边的暑假,不过这年的暑假,武文渊可没有每天焚膏继晷地坚持写一篇日志,而是埋头玩毫无价值的网页游戏。开始是玩一款名叫“足球经理世界”的游戏,前前后后玩了大半个月,看见自己辛辛苦苦建立的球队在各级比赛中被人犁庭扫穴,武文渊感到毫无意义,于是移情别恋,沉迷于一款扣扣四国军棋游戏之中。这游戏,毫不客气地说武文渊玩得天昏地暗,接连几天几夜俾昼作夜地玩了下来,武文渊眼睛充血,身子骨更加地弱不禁风,走路也是踉踉跄跄的,偶尔抬眼看了一下窗外飞驰的汽车,感到像是发射的火箭在公路上乱窜。故,接连几天通宵达旦地玩了扣扣四国军棋游戏之后,武文渊开始寻找一款新的游戏取代玩岁愒时的四国军棋游戏。不过,在四处搜寻网页游戏之前,武文渊偶尔会在博客里写几句心情故事。“前天晚上开了一整夜的空调,我裹着一层层的铺盖卷仍然冷得打抖抖,向老婆大人哭诉,能不能从节约角度出发,积极响应国家倡导的低碳生活,老婆大人把一双丹凤眼狠狠向我一瞪,吓得我把没有说完的话立即收回到肚子里。老婆大人的生肖属蛇,虽然没有水蛇妖娆般的细腰,但和水蛇一样天生怕热。我倒拥有水蛇般的细腰,楚王好细腰,要是穿越时空能够回到春秋战国时代,说不定我还能得到楚王的宠爱。不过,有着水蛇腰的我有点怕冷,每当看见老婆大人把空调冷气的温度调至24度,我就感到一双罗圈腿打不停地乱颤。昨天早上6点,我眨巴眨巴着一双斗鸡眼起床,推开玻璃门来到阳台,发现外面的世界好凉爽,江风习习、花香漫漫。我好想关掉房间里的空调,让睡懒觉的老婆和小孩享受下窗外的清爽,走进屋刚向老婆大人说了一句外面的世界好凉爽,老婆大人极不耐烦地叫我爬开,不要屁话连篇打扰她睡觉。嗟乎,我这严重的‘气管炎’无药可救了,算了,打开电脑蹲在网上寻找我的快乐吧!不过昨天重庆的天气真的很凉爽,虽然前晚电视台里的天气预报把重庆描绘成全国山河最红的地方,把重庆的气温拔高到37度,但是据今天出版的报纸报道,昨天重庆最高气温不到30度,尤为可贵的是这样低温天气还要持续3天,在酷暑难耐的重庆,这样不到30度的低温天气很少见,看来这几天晚上我可以不用开空调冷气美美地睡个好觉”。在快乐无边的暑假中,不知不觉就来到这一年的8月,刚刚进入8月1日那天早上,武文渊坐在电脑前百无聊赖,突然想到一年前的暑假曾经玩过的一款名叫“仙域世界”的游戏,这款游戏没有一点技术含量,每天只是挂着账号在虚拟的世界里打打杀杀,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

尤为重要的是,这款游戏不需要动脑,而且还可以挂机自动完成游戏任务,武文渊做任何事情都认真,玩游戏也不例外,故,武文渊一想到一年前玩过的“仙域世界”,立即打开网页申请一个账号,接下来的那段时间,武文渊每天都是手忙脚乱地玩这款名叫仙域世界。在玩游戏的过程中,武文渊按照妻子田芳的要求,积极发送手机短信参加赢取由《重庆时报》报社组织的“重庆非去不可”的景区门票,不知道是因为运气太好还是因为本身参与的人不多,武文渊轻轻松松地赢取了好几张丰都鬼、忠县石宝寨、云阳张飞庙和奉节白帝城的门票。赢取的这些门票不可能全部都用作纪念吧,忠县石宝寨、云阳张飞庙和奉节白帝城等景区似乎离重庆主城远了一点,但是丰都离重庆很近啊,故,到了8月14日迎来又一个周末时,武文渊拉着妻子的小手,乘坐大巴车回到涪陵,再辗转一辆客车来到丰都,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畅游了丰都鬼城。如果不是手里有两张免费的门票,武文渊坚决不会到丰都鬼城游玩,没有别的原因,仅仅是因为名山景区多年失修,很多景点早已成了断垣残壁。游罢丰都鬼城返回到重庆后,由于没有花多少钱就满足了妻子游玩的梦想,武文渊兴致高涨,花了三天的时间废言赘语写了三篇《丰都之行》的日志。由于日志的内容乏善可陈,老夫在讲述武文渊这段故事时就没有引用他这几篇日志的内容。就在这几天武文渊一边不停地讲述《丰都之行》的日志,一边手忙脚乱地玩仙域世界的游戏过程中,某天上午,在电脑屏幕下方隐身挂着的扣扣号突然传来“咳咳咳”的消息提示声,点击鼠标打开一看,是一位来自福建网名叫“竹竹”的网友主动加自己为扣扣好友。从武文渊上网经历来看,最开始玩扣扣那几年,一般都是以上线的高姿态登录扣扣账号,包括当年玩新浪uc的时候,都是以在线的方式出现在网友面前。可是,经历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故事后,武文渊学会了隐身,而2011年8月,武文渊每次登录扣扣号时都是隐身,但是,即使是隐身,也有一些来路不明的网友主动加武文渊为扣扣好友。一般情况下,武文渊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也就是说,每次有网友主动加武文渊为好友,武文渊都是来者不拒。不过,武文渊在确定是否加其为好友时也不是没有原则,如果对方是裤裆里带有三八大盖的男性,一般情况下,即使是男女通吃,吃鱼不吐刺、吃葡萄不吐葡萄皮的武文渊也不会把其确定为好友。而2011年8月15日这天,来自福建的“竹竹”主动加武文渊为好友时,武文渊查看其资料,见性别一栏里填写的为女,没加思索,立即屁颠屁颠地确认其为扣扣好友。尽管此事不知不觉过去近6年的时光,每当不经意间回忆其这事,武文渊仍然不知道这天确认“竹竹”为扣扣好友是对是错,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这天上午武文渊轻率地点击鼠标把对方确认为扣扣好友的行为,将给武文渊命蹇时乖的人生带来难以估量的影响。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漫漫人生路----萍水相逢(三)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