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曾经你在扣扣号里写下的“说说”我会永远保存  

2017-07-13 20:34:06|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尽管是开着书房空调冷气睡觉,但是昨天晚上老夫睡眠质量不怎么好,至少没有出现一觉睡到天亮的现象,保守点估计,昨天晚上我在短短的五个多小时睡眠时间里至少醒了四五次。究其原因,一是因为昨天晚上十点时我把茶杯里残留的一大杯浓茶喝下肚,二是因为头顶上方的空调在运行时总是发出“哐当哐当”的轰鸣声,三是因为老夫身上紧紧捂着的那层“裹尸布”压制得我喘不过气来,四是担心窗外突然狂风大作把阳台上晾晒的一床几乎有一年时间没有清洗的床单刮到九霄云外去。就是因为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导致今天老夫坐在电脑前敲打键盘讲述心情故事时感到头昏脑涨和思维是一片空白。昨天晚上老夫的心情本来挺不错的,到了傍晚6点交巡警平台的工作人员下班时我并没有收到本周星期一我在茶涪路和沿江高速因为超速导致的违法信息。如果说我没有超速那肯定是老夫在粉饰太平,本周星期一,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让我立即开车回涪陵接弟弟的老丈人一家人返回重庆,想到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正无助地在茶涪路涪陵龙头港底端企足矫首地等待我的出现,我驾驶着爱车在蜿蜿蜒蜒的茶涪路上疯狂地行驶。在疯狂行驶的过程中,不仅时常大胆地变道超车,而且在某些没看见阴森森的电子测试仪路段,老夫爱车的时速达到了八九十公里。时速八九十公里也许不怎么快,但是不要忘记茶涪路规定的最高时速是60公里,尤其是看见道路右侧一块显示车辆时速的电子显示牌显示老夫爱车的时速是73公里时,我的内心世界突然有拔凉拔凉的感觉。好在这只是虚惊一场,否则老夫又是一个超速20%以上的违法驾驶行为,如果不幸被交通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记录在案,老夫驾驶证这一年的12分将会被全部扣完。重庆境内的交通违法信息,通常会在时隔三天之后发送在你手机上,截止到今天下午4点30分老夫仍然没有收到违章信息,足以可以说明本次我怀疑自己的超速被电子测试仪捕捉纯属是自寻烦恼。昨天晚上心情比较高兴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不容忽视,那就是我顺顺利利地把书房里那张老古董木床上搁放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整理出来,而且在不到9点时就把当天老夫的心情故事发表在博客,可是擦拭了空调打开空调试试制冷的效果时,却意外发现挂在墙壁上空调挂机抖个不停,接着从出风通道滚落下几根四五厘米长的黑色塑料块。老夫用手指掰开空调挂机的出风通道,发现是里面来回不停滚动的的几根塑料块因为老化而不幸断裂,这几根塑料块断裂和脱落虽然不影响空调的制冷效果,但是因为漏风导致轰隆隆的“马达声”格外刺耳,尤其是半夜醒来夜深人静时,你会感受其轰隆隆的运转声就如同响彻在你耳畔。

不得不该喜新厌旧啦,毕竟这台于2002年5月购买的空调不知不觉使用了15年时间,不仅零部件进一步老化,而且耗电量也很大,一个月没有使用几次空调冷气,可是缴电费时却发现用了好几百度电。为此,昨天晚上发现空调出现了无法容忍的问题后,我带着失落和沮丧的心情在京东商场查看了当下1.5P空调的市场行情,大致了解了一台普通的1.5P格力空调其价格在3500元左右。其中有一款不到3000元的1.5P格力牌移动空调引起老夫浓厚的兴趣,如果购买这款空调,哪间房间需要使用空调我就推着它到处转悠,只是不知道它性能和质量怎么样,是不是像十多年前的空调扇只是一个骗人的把戏。还有,这款移动空调在使用过程要把推拉门或者是窗户开一道缝隙,同时把一根碗口粗的塑料块插入缝隙之中,这多多少少影响移动空调的美观。昨天晚上,我查看了书房、卧室和客厅,还发现一个在使用过程可能出现的问题,这个问题看似很简单,但是要想拔丁抽楔地解决却非常难。如今大家都在积极倡导低碳生活,无疑这台移动空调的电源线顶多只有1.5米,可是当年装修房屋时在每间房屋的墙壁上方才安装有空调插座,1.5米长的电源线怎么把移动空调的插头插入电源线里啊,说句心里话,这有点让人大费周章。如果真要到苏宁电器或者是国美商场购买空调,看来,老夫只能购买传统型的挂机,虽然价格会高达3500元,但是省心,至少不愁那根1.5长的电源线是否能插入房间墙壁上方的电源插座。每次开启书房空调冷气,膀大腰圆的妻子总是把遥控器上的温度设置为24度,昨天晚上,我躺在搁置在地板上的充气垫上,用毛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半夜从睡梦中醒来后,发现自己浑身上下淌着汗水,把毛毯掀开一条缝隙,可是又感到一阵寒意,没有办法,只有继续大汗淋漓地捂着毛毯睡觉。不知道何时老夫又从睡梦中醒来,突然听见窗外雷声大作,一道道闪电划破长空亮瞎了老夫的眼睛,想到阳台上还晾晒着一张床单,我只有哆哆嗦嗦地起床,来到阳台上把还未晾干的床单收拾进客厅的沙发。突然,一道闪电划破夜空狠狠地砸在我一双瘦骨嶙嶙的大腿上,老夫明显听见瘦削的双腿发出“啪”的一声,我吓得一双脚丫子像是安装了弹簧似的从地板上弹跳起来,慌不迭地跑进客厅,把几扇玻璃门狠狠地合上。原本我的睡眠就不怎么好,躺在充气垫辗转反侧大半宿才浑浑噩噩地进入梦乡,可是半夜这一场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暴雨,尤其是那道拍打在老夫瘦骨嶙峋的腿上发出“啪”的一声的闪电,一下让我睡意全无。回到书房里那张充气垫上,我紧紧捂着毛毯不知道辗转反侧多久,终于再次浑浑噩噩进入梦乡,到再次从梦中醒来听见窗外鸟儿清脆的欢叫声,发现已到凌晨5点40分,此时,窗外原本黑魆魆的天色完全亮开。

躺在床上浏览了一会儿手机里的新闻,到6点30分艰难地从充气垫上站立起来,来到客厅的沙发上,打开通往阳台的玻璃门,一阵凉风迎面袭来。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接着把两片脚丫子搁在玻璃茶几上,随手翻阅放在茶几上的《藏地密码》第四册内容。昨天晚上半夜那场暴雨一直持续到今天早上8点,这场暴雨不仅让持续好几天近40度的气温在俯仰之间降了下来,而且也为前两天我载种的一株茉莉花提供了复活的机会。这株茉莉花载种后因为连晴高温天气的烧烤一直是要死不活的,尤其是那一片片原本翠绿色的叶子,几乎已干枯,可昨天晚上这场暴雨,让那几片干枯的叶子开始出现复活的生气,如果今明两天不是阳光灿烂的高温天气,说不定老夫载种的这株茉莉花能活过来。说句心里话,我非常喜欢阳台上那十多株花花草草,此时,我把书房的推拉门和窗帘都打开,阳台上的花草立即映入眼帘,看见宽阔的阳台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坐在电脑前,老夫就有了心情讲述这篇心情故事。只是老夫有点担心停泊在小区大门外那条狭窄支路上的爱车,虽然我没有违章泊车,但是车身上紧紧捂着一床车衣,不知道昨天晚上那场狂风暴雨对老夫的爱车和车衣会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今天晚上吃罢晚饭,我得主动邀约妻子一道在附近的公路上走走,看看老夫的爱车及其车衣是否有问题。由此可见,老夫对自己的东西非常有感情,虽然它们没有生命,但是老夫仍然把其当成了自己的亲人,还记得今年2月老夫卖掉之前那辆桑塔纳小轿车换购了一辆途安面包车的事吗,说句心里话,当痛下决定要卖掉那辆陪伴我三年多时间的桑塔纳小轿车时,你们不知道老夫心里有多难受。任何物品,也许它一文不值,但是凝聚了老夫的感情,某一天这件物品再也不能发挥余热老夫不得已将其弃若敝屣地丢掉,我对自己喜新厌旧的做法情不自禁地产生了鄙视的心理。所以,看见阳台上一个用几块木板拼凑而成的鞋柜里存放着老夫十多双破破烂烂的皮鞋以及一大堆漏洞百出的棉袜,你一定不要大惊小怪,这些东西的确是没用了,可它们伴随着老夫心情的成长,毫不客气地说,每双皮鞋和每双棉袜都包含着一段凄美的故事,你让我怎么能残忍地丢掉。客厅入户口的鞋柜里,也要老夫好几双早已废弃不用的皮鞋和臭袜子,看见这些臭气熏天的东西你千万别自作主张替老夫扔掉,嘘,老夫悄悄地告诉你,其中,塞进某只鞋子的破袜子里,有老夫的银行卡和小心翼翼收藏的私房钱。不要嫌放在臭袜里的孔方兄又脏又臭,孔方兄本身就散发着铜臭味,我把其放进臭袜里只不过是让其更臭一点,有一句话叫,渐入鲍鱼肆反恶芝兰香,说不定浑身上下散发着铜臭味的孔方兄就喜欢臭袜里那股让人窒息的味道。

今天上午争取给这篇心情故事码上4000字的内容,中午和小孩凑合着吃昨天傍晚老夫做的一大锅南瓜稀饭,利用今天难得的凉爽天气美美地睡一个午觉后,下午3点起床后在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敲打键盘继续讲述今天的心情故事。如果一切按照老夫的意愿发展,下午5点半,说不定我就能把今天这篇日志发表在博客空间里。接下来我该做什么呢,对了,整理一下主卧室,至少得把主卧室大理石窗台上胡乱对方的名家大作分门别类地整理好,如果心情仍然不错的话,我就整理一下主卧室的卫生间。今天早上到卫生间拿手纸准备大蹲时,发现主卧室的卫生间到处飞舞着蚊蝇,其中有一只蚊蝇,其展开的双翅,看起来有四厘米长,我用扫帚接连拍打好几下,才把这只大块头的家伙打死。主卧室的卫生间里到处飞舞着蚊蝇,可能与多年没来得及食用的黄豆、花生,或者是绿豆已经不幸坏掉有关。今天晚上,我就认认真真地把这间卫生间整理和清扫一遍,尤其是把一些搁置多年,从来都没有使用的废品一股脑地丢掉,管它是否承载着老夫无数难以忘却的人生故事。有些东西还真的必须丢掉,今天上午我在登录马甲为“红尘客梦”这个扣扣账号时,不经意间浏览了当年竹竹在这个账号的空间里写下的“说说”,虽然看了这些“说说”老夫心里很难受,甚至还有几丝隐隐约约的痛楚,但是老夫除了果断地忘记竹竹,似乎没有别的道路可以选择。这个马甲为“红尘客梦”的扣扣号原本是给竹竹申请的,但是随着我们爱情的死亡以及相爱中的我们最后成了似乎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后,我就修改了这个扣扣号的密码。不是因为老夫贪婪执意要留下这个扣扣号,而是因为它是我生命中曾经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竹竹可以远离我,那段凄凄怨怨的情感可以远离我,但是与那段故事有关的物证我得小心翼翼保留,至少,每天早上登录这个曾经竹竹时时登录的扣扣账号时,我总会在不经意间回想到当年那段充满心酸的感情故事。请竹竹原谅我这一无情做法,虽然这个马甲为“红尘客梦”的扣扣号已经成为一个带有历史韵味的符号,甚至当年你曾写下的“说说”,绝大多数内容被我无情地删除,但是却意外地保留2014年2月至3月你曾写下的“说说”,而这段时间恰恰是我在努力忘记你的时候。2012年8月我们分手,我曾多次修改过记录我们爱情故事的博客日志,其中把凡是带有“宝贝”或者是“笨笨”字样的文字进行大刀阔斧地修改,至少得改为冷冰冰的“竹竹”两字,但是修改几篇后发现这不能消除老朽心里肝肠寸断的伤痛,最终,老朽不得不终止毫无意义的修改行为。

记得在好多篇日志里我都曾复制粘贴你于2014年2月至3月在扣扣空间里写下的“说说”,不好意思今天老夫将会再一次复制,尽管你早已对我的博客空间不再有兴趣,甚至能做到长年累月不光临我的博客空间,但是这段曾经凄凄怨怨的感情故事不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被残忍地抹去的。你可以做到彻底地忘记我,永远忘记我们之间的故事,永远不再光临我的博客空间,但是你没有办法把这段悲悲戚戚的故事抹去,同时,我也能做到不再想你,不会到福建来打听与你有关的任何消息,但是我做不到就这般轻轻松松地忘记我们曾经拥有的那段悲戚的爱情故事。2014年2月27日你在扣扣空间里写下这么一句让人看了心情难以平静的一句话,“若君为我赠玉簪,我便为君绾长发。洗尽铅华,从此以后,日暮天涯”,当年,老夫看见你写下的这句话后还曾写下一篇题目为《‘洗尽铅华从此以后日暮天涯’或许只是一句美丽的谎言 》的日志。这篇日志,无论是题目还是内容,可能会让你心情非常难受,好在这篇日志已经被博客小官屏蔽,某一天,你潜水进入老夫的博客空间也不会看见当年我椎心泣血写下的这篇日志。“无意间看见一句佶屈聱牙或者说是钩深极奥的话:‘若君为我赠玉簪,我便为君绾长发。洗尽铅华,从此以后,日暮天涯’。我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出自哪位才子佳人之手,也不知道昨天晚上引用这句话的她究竟是想表达什么意思。从字面上去理解,这句钩深图远的奇文瑰句的意思是如果你将送我一枚玉簪,我愿为你挽住如墨的长发,洗尽身上所有铅华,随你浪迹天涯,日暮日落一直如此。应该说这句话看上去很美,今天凌晨6点钟看见后心里不禁不由地产生一种感动,但是我怀疑她说此话时只是因为一时的思念和牵挂言不由衷地说说而已,这句话还未落地,也许 她在俯仰之间便忘记这句在我内心世界掀起层层涟漪的春葩丽藻”。知道当年的我为什么要怀疑你在扣扣空间里写下的这句话么,说句心里话,那时的我早已不再相信你对我的爱,不管你怎么认为,当时老朽始终执拗地认为,如果你是真心爱我的话,我们的爱情就不可能有那么多分分合合的故事,更不可能在经历擢发难数的分分合合的故事后彻底走向死亡。当初,我对这段爱情非常执着和坚定,毫不客气地说,做好了娶竹竹为妻的心理准备,只是没想到路途如此坎坷,自己忙活了大半年,结果只能无助地看着这段凄凄怨怨的爱情从我手指尖花落。不过,我们这段爱情来得真不是时候,此时的我,虽然尚未与妻子办理复婚手续,但是存在事实上的婚姻关系,而你,有旧有的婚姻的束缚,无论是你的丈夫还是你的父母,都坚决地反对你离婚。

故,从某种角度上说,我们的爱情最终走上死亡不是因为我们彼此爱得不够,而是因为这段爱情来得不是时候。曾经我扳着手指列举过横亘在我们爱情面前的重重荆棘有哪些,一是你对这段爱情的坚定程度,毕竟这是网恋,临文不讳地说看不见摸不着,你能在这段爱情的道路上能走多远,就看你对爱情的坚定程度。二是你在离婚道路上面临的障碍太多,每个障碍毫不客气地说,都是一座难以翻越的大山。如果你丈夫同意离婚,兴许还会少些阻力,但是一旦遇上你的丈夫坚决反对你离婚,虽然你可以通过诉讼的方式离掉婚,但是这一离婚过程非常艰辛,作为一名弱女子,在面对你父母、亲人和你丈夫强烈反对时,你是否能招架得住,说句心里话,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我都是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即使当时你能顺利离掉婚,要想我们的爱情能有一个完美的结局还有一个障碍横亘在我们面前,这个障碍就是你工作问题。尽管当时,我想通过某位同事的关系花点人民币解决这一问题,但是能否把你调入重庆,直言不讳地说,当时老朽心里没有底。只是当时我对这对凄美的爱情充满了太多幻想,很想你能彩凤随鸦地嫁给我,故,每次遇上你残忍地提出分手时我都是无法接受。就因为心里无法接受,一旦遇上你突兀地提出分手,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我怒不可遏,口无遮拦说了很多伤害你的话。但这恰恰是我爱你的表现,如果当初你每次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提出分手我就大方地答应,请问这是爱情吗?不过,到了2012年8月中旬,我多次劝说无效,而你仍然坚持分手后,我在恶语相向,冲着你又是一番劈头盖脸的痛骂的同时,心里逐渐承认这段爱情就这样死亡的事实。不过心里非常难受,真的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的痛,分手后不到十天的时间,我跟随单位上好几十名同事到贵州荔波大小七孔桥景区参加班主任培训,明显感到自己的身体和思维不受自己的控制,也就是说,整个培训过程我都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由于我没有养成抽烟的习惯,口里极少有痰,但是这次到荔波参加班主任培训,尽管我没有身染感冒,可是我喉咙里一直有痰,啪的一声吐在地上,这口浓痰成墨绿色,一看就是身体机能出现了异样,而这是之前从未出现过的。浑浑噩噩地参加完毕班主任培训活动回到重庆就遇上你用“千江有水千江月”的扣扣马甲主动加我为好友,只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没有怀疑这人是你,尽管此时我们的爱情早已死亡,但是我想你不会如此无聊用一个陌生的号码加我为好友,尤其是每次加我为好友后简要地聊几下就把我拉黑删除。说句心里话,如果不是这位网友上线时其地址一栏里系统显示为福建南平,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与你这马甲聊天。

当时,我失去了所有的尊严,不断地点击鼠标确认这个号码为好友,仅仅是想通过她打探有关你的消息,可结果却让我失望。后来我怎么确认这个突兀出现在我面前的网友是你的呢,是因为我在开通手机微信的时候,发现保存你的电话号码其微信名字就显示为“千江有水千江月”。这位我简称为千江水的网友忽悠能力相当厉害,在她面前,自诩是忽悠大王的我甘拜下风,如果千江水果真是你,我只能感叹你的演技的确是高人一筹,像我这般多年在网络世界里摸爬滚打的网虫都被你的演绎所折服。当然,这些都已不再重要,看见我们的爱情没有起死回生的可能性后,我是一次又一次痛下决心永远离开你,同时,自己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也就是尽快地从这段痛苦中走出来。那段时间,我们很少在网络里相遇,也不会主动给对方发送短信信息,有时我看见你出现在扣扣号里,可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和你交流,于是我选择了继续隐身和沉默。可能就是因为这段时间我没有主动和你交流,你的心情很难受,故,时常在扣扣空间里写下让我看了心痛同时又不愿意面对的“说说”。这年的2月28日你的“说说”是“一念起,天涯咫尺;一念灭,咫尺天涯”,3月1日的“说说”则为“  有些事,不是不在意,而是在意了又能怎样”。3月2日的“说说”是“情不弃,时光温暖,爱不离,岁月不寒,心无澜,碧海晴天”,3月3日的“说说”为“若,人走情凉,就守心自暖,云天瓶水,微澜静好”。隔了十天,3月12日的“说说”是“我问佛:人生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遗憾? 佛说:心存遗憾,源自唯美。遗憾太多,心就痛楚,情亦感伤。懂得淡泊,神清气爽。君若不解,去看窗外的枯草衰杨”。第二天晚上你又写了一句“说说”,“相遇是很奇妙的事,请一定做好准备,人生旅途中你很可能会突然遇见这么一个人,他扰乱你心湖、打破你平淡的生活,让你的世界从此变得不同”。3月18日的“说说”则为“有些人魂牵梦萦,却只适合放在心底;有些人波澜不惊,却适合相伴一生。爱情,是一次命中注定的相逢,或驻足,拥抱;或擦肩,回眸,有些走过,很淡,很轻却很疼。”随后的几天当时的你都写有“说说”,由于今天这篇日志的内容已超出7000字,我只把当年你于3月30晚上最后一次写下的“说说”复制这里,“曾经,执子之手,与子成说,终只是浮烟;曾经,死生契阔,与子偕老,都只是无果;红尘深处,我应劫而来,抽身,却已是心痕累累;三界之内,你渡谁而去,落泪,错信三生石上缘。”老朽猜想,如果不是我随后修改了扣扣号密码,兴许你还会留下很多“说说”,可此时的我,对你的“说说”已不再感兴趣,甚至不为所动,我的想法是,如何使自己从这段痛苦之中早日走出来。

曾经你在扣扣号里写下的“说说”我会永远保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曾经你在扣扣号里写下的“说说”我会永远保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曾经你在扣扣号里写下的“说说”我会永远保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曾经你在扣扣号里写下的“说说”我会永远保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曾经你在扣扣号里写下的“说说”我会永远保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曾经你在扣扣号里写下的“说说”我会永远保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曾经你在扣扣号里写下的“说说”我会永远保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曾经你在扣扣号里写下的“说说”我会永远保存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