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又是一个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的周末  

2017-07-01 07:11:51|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这两天我算是够忙的,用时下流行的一句俏皮话来形容,叫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昨天一大早带着妻儿开车回涪陵看望年迈的父母,今天则到某所中学参加历史课程的全员培训,到晚上6点40分才有机会坐在电脑前写这篇日志。可能是因为周末整整两天的时间我都处于席不暇暖的忙碌之中,四肢百骸几乎散了架的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肯定没有心情写这篇日志,但想到有朋友正企足矫首地等待老夫最新的日志出笼,我只有饿着肚子咬紧牙关硬着头皮简单地讲述几句心情故事。不过,今天这篇日志遇上的挑战,不是老夫身心疲惫,而是天气太热,有好热,点击鼠标查看天气,到,刚刚进入盛夏时节的七月,重庆的气温已经不知不觉攀升到37度。37度是人体的温度,当气温超过35度时人体就感到几分不适,就拿此时来说,尽管我近乎于一丝不挂地坐在电脑前,浑身上下豆大的汗珠仍然淌个不停。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句心里话,老夫就没有心情写日志。上周星期四下午4点30分,本学期最后一次全校教职员工大会结束后,就意味着新一年快乐无边暑假的来临,只是在翘首企盼又一年的暑假来临之前,我还得参加为期五天的新教材全员培训。说到暑假前期的新教材全员培训,老朽感到满肚子的怨气,大热天里每天早上不顾舟车劳顿之苦开车赶往培训的学校,到傍晚5点30分培训才结束,冒着火辣辣的阳光回家,整个过程没有一分钱的补助。不要说没有一分钱的补助,老夫每天来回奔波好几十公里,没有人为我支付爱车的油费,说句心里话,如此费力不讨好的培训,老夫不ma他娘才怪。不宁唯是,校长大人也是别出心裁,为了高三年级的补课,竟然克kou我们七八月份奖励性绩效工资,临文不讳地说,一想到这两件事,老夫就感到呼吸不怎么顺畅,可是又无力去抗争,只有背地里狠狠地把校长大人全家老小默默地问候一遍。日志写到这里,老朽猜想博客小官又要屏蔽老夫的日志,这些卫道士与某些政ke沆瀣一气,或者叫狼狈为jian,一看见老夫在日志里对校长大人充满满腹的怨恨,立即屏蔽老夫的博客日志。但是老朽不能因为日志被屏蔽我就不把自己真实的心情故事你表达出来,同时,我也不会畏惧这些家伙到家里cha抄水表,因为我说的都是实情,绝没有造谣中伤或者是添油加醋,只是为了日志尽可能地显示,不得已,在写日志的过程中,有些字眼我不得不用拼音字母代替。可能就是因为听见七八月份的奖励性绩效工资被ke扣后心情难受,这天晚上在外面一家火锅馆吃了麻辣鲜香的串串香回到家里,我没有敲打键盘讲述心情故事,而是坐在电脑前打开酷狗音乐不停地下载老夫感兴趣的歌曲。第二天,也就是星期五,由于不需要赶到学校上班,这天我是熬老老实实待在家里写了两篇总计1.3万字的日志,只是其中一篇日志被博客小官强行屏蔽。

星期六,也就是昨天,按照计划,早上8点准时开车出发,经沿江高速回涪陵。大家可能知道老夫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每个月总要抽上一天的时间开车回到涪陵看望年迈的父母,毕竟与父母相聚一块的时间会越来越少,由于是在父母家里吃了晚饭很晚才回到重庆,故,这天晚上的日志我只能发表在脑海里,也就是说,昨天老夫的博客日志再次不幸出现了缺失。昨天我回涪陵看望年迈的父母不仅带上妻儿,而且还捎上两名亲戚,他们一弓腰钻进老夫爱车车厢里,说的第一句话仍然是“空间好大车厢好干净”。这话绝不是恭维之语,上周星期四中午,在学校食堂吃罢午饭,我没有抱着肚子在操场上溜达两圈,而是迫不及待地来到学校停车场,从卫生间里拎了几桶自来水,把爱车的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净。别看如今我的床铺像一个狗窝,尤其是书房里那张老古董木床,全是堆得一大堆没用的东西,但是我原本是一名喜欢把一切东西都收拾得井井有条的人,当年就读大学时,就只有老夫的被褥折叠得和豆腐差不多,其他同学的床铺,毫不客气地说真的乱得像是一个狗窝。老夫手里这辆途安面包车,别看档次很低,但是宽大的空间和干净的车厢是其他车型无法比拟的,今天下午老夫开车回家,一位姓丁的同仁搭我的顺风车,得知老夫这辆面包车使用了半年时间,他惊诧得一张臭嘴可以塞进一个咸鸭蛋,用他的话来说,老夫这辆车崭新得好像是才从4S店提的车。搭我的顺风车,这名姓丁的家伙肯定要阿谀奉承说一番好听的话,但是老夫的爱车保养得很好是不争事实,只是昨天上午到乡下某位亲戚家采摘杨梅,由于有段乡村公路的接头处实在是太陡,老夫爱车的前保险杠的底盘部位被坚硬的路面狠狠地剐蹭了几下,甚至还出现了几道耀眼的刮痕,说句心里话,当听见前保险杠部位传来呲呲的摩擦声时,老夫感到自己一颗伤痕累累的心碎了一地。昨天早上带着妻儿回涪陵,表面上是看望年迈的父母,其实是到乡下采摘杨梅。涪陵不仅是我国榨菜之乡,而且还是我国桂圆之乡、龙眼之乡和杨梅之乡,位于涪陵城东20公里处的三姨家种有好几株杨梅,在杨梅即将成熟的时候,三姨和父母就不断地打来电话,邀请我们回到涪陵采摘杨梅。尽管涪陵具有我国杨梅之乡的美誉,但是这玩意我从未吃过,而且对杨梅不怎么了解,只知道用杨梅泡的高粱酒很好喝,这次到三姨家采摘杨梅,目的就是采摘几斤杨梅带回家里泡酒。老夫绝不是一名高阳酒徒,对酒没有什么兴趣,只是炎炎夏季,渴望随时能吃上一餐火锅和喝上几瓶冰冻的啤酒,但是酒的好坏,说句心里话老夫是擀面杖吹火一窍不通。我判断酒的好坏的依据是,酒喝起来喉咙很舒服,喝到肚里没有火烧火燎的感觉,那这酒绝对是好酒,但事实是劣质白酒,只要酒里添加了大量的冰糖或者是蜂蜜,老夫就认为这是好酒。

昨天上午10点,也就2个小时的时间我就回到涪陵,按照高速公路收费单上行驶的速度,老夫的平均时速是105公里,毋庸置疑一路上我有很多超速的行为。只是我们这里对轻微的超速行为不严,至少在重庆本地,我从未留下因为超速导致的处罚通知单,但是在外省市,毫不客气地说,只要往外省市高速公路跑一趟,我都会留下超速的违法记录。尤其让我心情难以平静的是,今年端午节小长假,我在兰海高速广元昭化段就犯下超速20%以上的违法记录,不要小看这超速20%以上啊,老夫被当地的交通管理部门处以罚款200元和记上6分的极刑。昨天上午回到涪陵后,没有做任何停留,在长江师院江东校区附近一座加油站酣畅淋漓地撒了一泡尿后,老夫立即开车赶往乡下的三姨家。三姨家附近是一条狭窄的乡村公路,路面倒是水泥路,但是这条狭窄的乡村公路与305省道交汇处是一个非常陡峭的丁字路口,老夫从这个陡峭的丁字路口驶上那条乡村公路倒没什么,但是从乡村公路驶回到省道时,爱车前保险杠的底盘就重重地刮在坚硬的柏油路面上,而且在保险杠处还留下一道疤痕,说句心里话,这让老夫心情非常难受。尤其让人恐怖的是,这个丁字路口是每次到三姨家打草谷的必经之地,所以不知道爱车的底盘,尤其是前保险杠,不知道要刮蹭成什么模样。等段时间老夫将再次回到涪陵,跟随父母到三姨家采摘玉米时,为了防止前保险杠被坚硬的路面重重地剐蹭,我打算开车来到这个丁字路口后让父母下车,看看减轻爱车的重量后能否顺利驶过这一路口。老夫这辆途安面包车,以老夫斗鸡眼看来,最大的缺点是底盘太低,再加上近2.8米的前后轮之间的车距,导致行驶在这个丁字路口时老夫都感到胆战心惊。昨天上午,说是到三姨家采摘杨梅,其实继母早已乘坐公交车来到三姨家,等我和妻子赶到三姨家,继母已经采摘好杨梅,同时,帮我准备好了两大口袋新鲜的玉米棒和一大口袋空心菜。当然,这些新鲜的玉米和空心菜都是父母辛勤耕种的,每次回到涪陵,给我的感觉我是在刮父母家里的地皮,而且是狠狠地刮上好几层。爱车装上几大口袋杨梅、玉米棒和空心菜后,我立即带上继母和妻子回涪陵,在经过涪陵乌江二桥的东桥头时,发现东桥头的立交桥已经建好通车,春节期间出城到乡下在母亲的坟前拜祭母亲和到乡下看望百岁高龄的外婆,不用担心在乌江二桥的东桥头老是遇上大规模的塞车。如今,当地政府正在抓紧时间修建乌江大桥及其东西桥头的立交桥,将来无论是从二桥出城还是从大桥出城,都非常方便快捷,再也不用担心前几年每年正月初一上午要花上好几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出城。在涪陵城人民东路一个名叫八角井的地方,我们找到了一家装修非常古朴的酒坊,经过一番辛苦的讨价还价,老夫花了300枚大洋购买了20斤高浓度白酒,再花40枚大洋购买一个酒坛,把爱车开回到父母居住楼下的院坝上,立即把清洗干净的杨梅放进酒坛里。

为了让杨梅酒喝起来爽口润喉,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美美地睡了一个午觉后,下午4点,我在父母的陪同下冒着炽热的阳光顶着高温,来到位于涪陵中山路的合智广场购买十斤冰糖,把这十斤冰糖放进酒坛里,狠狠地泡上一段时间,每天晚上我可以蜻蜓点水饮几口爽口润喉的杨梅酒。拖着沉甸甸的屁股回到家里,喝上几口润喉爽口的杨梅酒,兴许敲打键盘写日志时特有文思泉涌的创作灵感,尤其是喝了几口小酒后,晚上躺在床上睡觉会感到格外地香,只是极有可能严重影响老夫每天晚上凌晨2点起床巡更查夜。自从5月11日家里不幸遭遇梁山君子光顾后,几乎每天晚上凌晨二点我都会如约地从梦中醒来,拎着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在各间房屋查夜,尤其是重点查看厨房阳台和书房,努力避免梁山君子再次光临老夫家里的悲剧。昨天晚上在父母家里吃罢晚饭,我开车来到城郊的一位亲戚家,用其自来水清洗一番爱车后,才经茶涪路和沿江高速返回重庆,等我开车回到家里已是深夜11点。这时,因为老夫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酒坛、土豆、玉米、南瓜和蔬菜等打草谷的东西搬运回到家里,浑身上下累得散了架,回到家,洗了一个冷水澡,便匆匆上床睡觉。今天老夫参加的新教材培训乏善可陈,唯一的亮点是老夫忘记今天是周末,居然很早就出门开车来到区内某所著名的中学。在开车赶往这所中学参加新教材培训途中,老夫没有忘记捎上那位名叫“邓妹”的美女同事,当然,我捎上她是有理由的,那就是我顺路,否则老夫才不会主动提出让美女同事搭老夫的顺风车呢。今天的新教材全员培训时整整的一天,早上8点半开始直到傍晚5点半才结束,说句心里话,这六七个小时的学习时间,老夫坐得是腰酸腿痛。早上出门时老夫雄心勃勃特地带上《继续再教育工作手册》,可事实是,这本《继续再教育工作手册》老夫只字未写,甚至连封皮上的姓名和工作单位也未写,那老夫在学习过程中在干什么呢?不好意思,在学习的过程中老夫一直埋头拜读随身携带的一部名叫《藏地密码》的名家大作,不过,老夫发现鲜有人再认真学习,他们埋头坐在那里要么是玩手机要么是打瞌睡,只有老夫坐在那里一直埋头苦读名家大作。只是椅子上有一颗“钉子”,总让我感到坐着难受,在拜读名家大作的过程中,我总是不断地扭动着自己瘦削的屁股,即使这样,几个小时坐下来,我感到腰杆和屁股痛得难以忍受。尤其是,晚上回到家里,还得屁股不离椅子地坐在电脑前写这篇日志,老夫感到胀痛的腰杆像是要断掉一样。算啦,今天我的这篇无病呻吟的心情故事写到这里,此时是北京时间9点20分,老夫想简单地修改一番后洗一个冷水澡,早点上床美美地睡上一觉,只是不知道这篇日志涉及新教材全员培训之事,不知道会不会被博客小官屏蔽。(2017-07-02)

又是一个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的周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又是一个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的周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又是一个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的周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又是一个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的周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又是一个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的周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又是一个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的周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又是一个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的周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又是一个忙得脚后跟翻到脚背上的周末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