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朲苼婼祗侞初见

梦里是非看尘世,百味人生苦涩多

 
 
 

日志

 
 

今天老夫突兀地回了一趟涪陵  

2017-07-09 09:42:57|  分类: 心情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是因为前段时间接连几天忙于新课程培训的缘故,还是因为这两天我每天从早到晚坐在坚硬的凳子上手忙脚乱敲打键盘写日志的缘由,老夫稚嫩的屁股又出现了破皮和肿块的现象。晚上洗罢冷水澡,躺在床上用手往红肿的屁股上轻轻一揉搓,一大块黑乎乎的皮屑就掉了下来,用手摁了摁,发现掉皮的地方有硬硬的肿块,老夫猜想,这与近段时间每天从早到晚坐在坚硬的椅子上相关。如果论坐禅的功夫,也就是论坐功,毫不客气地说,老夫不敢自诩是天下第二就没有人敢说他是天下第一,可以这样说,一年三百五十六天,几乎天天我都是坐在坚硬的椅子上。工作期间,每天早上7点40分走进教室清点完毕学生到校人数和组织好学生早读后,回到办公室我就开始了一天的坐功,坐多久?可以这样说,除了站在三尺讲台上给学生讲课和课间休息走进教室查看学生有无打闹外,其余的时间我都是老老实实坐在椅子上。可能有朋友对我这番解释仍然感到如坠入五里云雾中,因为我没有明确说每天我究竟坐了多长的时间,所以,老夫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解释。平时工作期间,只要不是遭遇突然的教学活动,一般情况下我有四节课的空闲时间,这四节课的空闲时间我没有闲着,而是坐在电脑前忙不迭地敲打键盘讲述每天的心情故事,通常把当天的日志内容凑到5000多字,我才如释重负地关掉笔记本电脑拖着沉甸甸的屁股回家。老夫常常给身边的同事或者是朋友说,我的生活方式没有人能够承受得了,可以这样说,每天除了晚上不得不睡觉,其余的时间要么是走进教室给学生上课要么是靠在床背上品读某部名家大作,或者是噼里啪啦敲打键盘讲述心情故事,要说有卸掉一身的疲惫的休息时间,只有晚上睡觉那会可以让身心暂时休息一下。可能就是因为每天都处于席不暇暖的忙碌之中,大脑始终处于高度紧张的状态,这就导致每天晚上我的睡眠质量不怎么好,总是不停地做着各种各样的噩梦。时时做梦尽管是一个人聪明的表现,但是导致我头顶上掉发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而且两鬓早早地出现华发,故,在选择聪明和外貌上,我宁愿自己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傻男人。就是因为长年累月地坐在电脑前,我明显感到尾椎骨有点不对劲,说不定已经患上骨质增生或者是腰椎盘凸出的毛病。其实,老夫也想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即在焚膏继晷地坚持写博客日志的同时,每天晚上吃罢晚饭陪同妻儿到小区花园里散散步,可事实上,每天不分早晚我都是屁股不离椅子地坐在电脑前,这不仅会对身子骨造成严重的伤害,而且也让我与家人错失很多交流机会。所以,老夫必须得在没有伤筋动骨下改变自己的劳作方式,怎么改,那就是每天晚上发表的博客日志控制在四千字之内,这样,每天晚上我有大把大把的时间陪同妻儿在小区花园里散散步。妻子常常指责我每天只顾从早到晚埋头在电脑前做些毫无意义的事,面对妻子的指责,我感到自己是百喙莫辩,总不能说我每天噼里啪啦敲打键盘写的东西有意义吧。

除非某一天老夫写的这几大箩筐的东西能变成真金白银,在没有变成真金白银之前,面对妻子的责难,我最好是三缄其口。老夫曾多次想过怎么把自己废言赘语写的一大堆文字尸体变成孔方兄,怎么变呢,只有改变日志的内容,也就是创作一部文学作品,可是我现在的写作功底仍然停留在牙牙学语阶段,而且我的思想非常稚嫩,没有丰富的想象力,总不能胡编乱造讲述的一段虚幻的故事就称为文学作品吧。不得不承认如今我在“写作”上遭遇了瓶颈,如果有人给我指点迷津兴许我能突破这道瓶颈,可如今没有人给我指点迷津,每天晚上坐在电脑前写日志老夫仍然感到自己是一只无头苍蝇,在一间黑暗的房间里是不停地乱窜。就拿这个看似快乐无边的暑假来说,在暑假到来之前老夫是雄心壮志,制定非常完美的暑假计划,可是当暑假在千呼万唤中到来的时候,我的心里却感到一片茫然,如果老夫没有猜错的话,今年这个差不多有50天的暑假,到结束的时候我同样会感到一事无成。暑假还未正式到来之前,我计划着做的事分别是:撰写三篇教学论文、七月底八月初到稻城亚丁游玩、每天焚膏继晷坚持写一篇博客日志、认认真真拜读《红楼梦》和《白鹿原》、收集有关苏轼的资料并阅读各种版本的《苏轼传》、尝试真正意义上的创作、把过去欠下的大概有45篇缺失的日志一一补齐、打扫家里的清洁卫生,不过从如今老夫心情慵懒来看,这些美丽的计划中有很多内容会泡汤。撰写三篇论文之事是不能丢的,如今不是流行课堂观察法吗,老夫打算写一篇有关历史课堂观察法的教学论文,同时写一篇有关历史学科核心素养的论文,然后再写一篇班主任德育工作管理的“文章”。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花钱到某些期刊去发表,争取明年申报中学高级职称的评定时,不能因为自己没有论文而泡汤。有关七月底八月初到稻城亚丁游玩之事,昨天我在日志里简要提及了一下,由于裤兜里没有孔方兄在疯狂地跳跃,今年暑假自驾游之旅极有可能泡汤。放弃暑假自驾游计划还有一个原因不能忽视,那就是我的驾驶证已经不幸被挤上6分,如果暑假驾驶着爱车到处游玩,剩下的6分极有可能被扣光,到时老夫的驾驶证极有可能被取消不得不参加重新参加安全文明驾驶考试。不是老夫故意要违法,而是因为我们这个世道有太多的陷阱,在城区道路上行驶,如果压线或者是没有按车道行驶,通常被处以罚款100元和记上3分的处罚。学校附近有一个下穿道,很多车辆在下穿道的另一端调头,结果被阴森森的监控摄像头捕捉,被处以罚款100元和记上3分。单位上有一位姓李的同事,因为护送孙子到区人民医院就医,接连两天在这个违规调头,不幸处罚200元和记上6分。毫不客气地说,在重庆主城,道路上的白色实线不要轻易去压,一旦碾压了白线,不到3天,你就会收到违章的短信,而老夫对主城很多道路不熟悉,不知道何时该左转弯或者是右转弯,到了路口发现走错车道后只有硬着头皮往前走,到了一个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再调头驶回到路口选择正确的道路。可是有时老夫思维短路,或者说抱着侥幸心理,在某个路口处遇上走错道,只有违章便道冲了过去,好在目前还未收到相应的违章信息。

在城区道路上行驶我可以努力做到不违章,但是外出游玩在高速公路上行驶,我习惯于风驰电掣般超速行驶,如果今年暑假到七彩云南或者是美丽的川西地区游玩,说句心里话,开开心心地玩了几天,说不定还未回答重庆,我就收到当地交管部门发送的老夫超速的违法信息。2015年国庆节小长假,我带着妻儿一家人一辆车,从重庆出发花了5天的时间到内蒙古巴丹吉林沙漠和额济纳旗胡杨林游玩,回到重庆不到3天,老夫便收到一条在甘肃金昌因为超速导致的违法信息,好在超速10%以下,只是象征性地被处以零记分和零罚款。不过2016年和今年就没有这般好运,2016年的暑假,老夫挈妇将雏地带着妻儿到西北地区的青海湖、茶卡盐湖、敦煌鸣沙山、张掖丹霞地貌公园、门源油菜花、甘南的拉卜楞寺、若尔盖大草原和理县毕棚沟景区游玩,这一趟简简单单的旅行,我在兰海高速阆中黄家山隧道的入口处超速20%以下,被处以罚款20元和记上3分的处罚。在青海柳格高速德令哈的一段区间测速路段,老夫又超速20%以下,再次被处以罚款20元和记上3分的处罚。不宁唯是,去年的8月26日,在妻子的陪同下我开车到青川接丈母娘回家,在青川观音岩隧道老夫再次超速20%以下,也就说,去年的8月,老夫到美丽的西北大区游了一圈,接着到青川接丈母娘回重庆,就这简简单单两趟旅行,老夫的爱车一共有三次超速记录,总计被罚款60元和记上9分。后来到交巡警平台处理这三起违章,工作人员只给我记上9分,并没有收取那60元的罚款。和去年那三次超速,老夫不揣冒昧地认为今年的5月28日,也就是端午节小长假,在兰海高速广元昭华嘉陵江大桥西侧隧道的超速才叫倒霉,这个地方的摄像头安置在靠近地面的隧道口左侧,由于我没有及时发现这一电子测试仪,以时速100公里的速度冲进隧道,不幸被电子测试仪捕捉到超速20%以上,被处以罚款200元和记上6分的处罚。因为自己一不小心就掉入别人设置的陷阱,这让我随后的驾驶战战兢兢,如果不幸闯了红灯,或者再来一次超速20%以上,不好意思,老夫这年的12分将全部扣完,如果不去想尽办法寻找他人的本本给自己扣点分,那只有回炉重新参加科目一的考试。今天上午老朽回了一趟涪陵,如果运气不怎好的话,极有可能在茶涪路或者是沿江高速留下超速的违法记录。昨天晚上还在一位姓熊的朋友家里胡吃海喝,父亲打来电话,要求我于今天早上8点之前赶往茶园新城弟弟所在的单位,目的是护送弟弟的老丈人回到其沙坪坝的家,就因为此,昨天晚上11点30分,醉醺醺地开车回到小区大门外的支路上,我就把爱车停泊在主干道与支路交汇处的路口。为什么要在这个违章泊车,原因其实很简单,即方便老夫早上快速地驾驶着爱车赶到茶园。我计划于早上7点出发,在四公里江南立交桥附近堵上半个小时,8点时能准时赶到弟弟所在单位。把弟弟的丈母娘护送到沙坪坝都市花园,再把年迈的父亲送到杨家坪毛线沟,我就可以驾驶着爱车来到学校。

可能你要询问老夫,明明已经放了暑假,怎么还要开车赶往学校啊,嘿嘿,老夫开车赶往学校是有目的的,那就是用学校自来水洗车。前两天,重庆迎来大范围的降雨,老夫的爱车停泊在树荫下,车身上不仅到处都是黑色的污迹,而且还有花花绿绿的鸟屎,尤其是挡风玻璃上那几坨白花花的鸟屎,说句心里话,无论老夫怎么看心里都有恶心感。昨天中午开车赶往茶园新城一位姓熊的朋友家里骗吃骗喝,一来到爱车旁,看见车顶上到处都是枯枝残叶和车身上到处鸟屎,老夫一颗脆弱的心碎了一地。树叶可以用鸡毛掸子扫掉,可是那白花花的鸟屎,你不可能在手掌心上吐一口浓痰,再用这一大滩浓痰把鸟屎给擦掉吧。即使在手掌心上涂抹一口浓痰能把一坨鸟屎擦掉,可爱车车身上有十多处花花绿绿的鸟屎,你总不能让我一口气吐出十多口浓痰吧。故,昨天中午在那位姓熊的朋友家里胡吃海喝时,我就琢磨着今天早上抽个时间开车到学校自己简简单单地洗一下车,洗罢车回到家里,在小区大门外那条熟悉的支路上找到一个空着的画有停车线的车位停好车后,我就可以把花了100枚大洋购买的一件车衣把爱车严严实实地给包裹起来。不过计划永远没有变化来得快,早上6点15分接到父亲的电话,说他们已经离开涪陵城,大约在8点能赶到茶园新城,我掐着手指算着时间,看看7点10分出发是否太晚。就在我掐指算出发时间时,弟弟打来电话,说他在沿江高速龙头港互通附近遭遇交通事故,一是半会走不了,让我在家里多待一会儿,别急着赶往茶园新城。不过,老夫还是打算于7点10分出发,如果晚一点出发,极有可能遭遇交通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给昨天晚上违章停泊的爱车出具一张罚款通知单。但是我又不能早早地赶到茶园新城,那我于早上7点10分就出发究竟居心何在?其实没有什么居心,我想于7点10分出发的目的是早早地赶到学校用几桶自来水给爱车洗洗澡,至少得把车身上那几坨鸟屎清洗干净。就在我拎着一桶自来水准备给爱车痛痛快快地洗一次澡时,再次突然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他告诉我弟弟的车前轮悬挂系统出现了问题,必须由拖车托回到重庆修理,让我开车到涪陵的龙头港接弟弟丈母娘一家人回重庆。这个时候我该放弃洗车,立即开车回涪陵,但是那几坨鸟屎看上去实在令人感到恶心,我只有硬着头皮用几桶自来水洗车,然后驾驶着爱车经茶涪路回涪陵。此时,正值上班的高峰时期,一路上,毫不客气地说,全是大规模的塞车。这时,得发挥老夫在滚滚车流中不断穿插和变道的技能,尽管老夫穿插的功夫很不一般,但是遇上堵塞得水泄不通我也是一筹莫展,好在一路上还算顺利,到了上午9点,我就摆脱了重重塞车来到了茶涪路。茶涪路是一条省级干道,双向两车道,路基大约有12米宽,除了某一段路有点坑坑洼洼外,其余路段的路面都很好,不知不觉,爱车的时速就飙升到100公里左右,可茶涪路的规定时速为60公里。

所以,今天急匆匆地赶到涪陵龙头港后,老朽心里一直踧踖不安,害怕三天后手机突然接收到好几条在茶涪路上超速的违章信息。茶涪路的某些隧道路段,可能是因为前两天一直是暴风骤雨的缘故,隧道路段的地面上有很多泥水,结果,老夫开车回到涪陵后,发现爱车的车身全是泥浆,换句话说,今天早上老夫的洗车是韩卢逐块白费功夫。到了涪陵后,搞明白弟弟遭遇的交通事故是怎么一回事。弟弟前方有两辆车,其中最前面那辆车占据右侧车道突然左转弯,试图驶入某条支路,而弟弟为了赶时间,见前方车辆靠右行驶就鸣着喇叭从左侧超车,就在超车的瞬间与右侧车辆发生碰撞。弟弟那辆黑色的雪佛兰科帕奇外观几乎没有受到影响,但是前轮车轴出现了问题,拍了照,弟弟发动汽车试图撤离现场时,发现前轮车轴不正常,不得已,只有要求保险公司派遣拖车来拖。别认为我一副文质彬彬的模样就认为老夫开车很温柔,说句心里话,老夫开车非常野,如果你没有良好的心理素质你是不敢坐在我身边的,但是老夫驾驶技术非常娴熟,遇见危险时有敏捷的预判能力,即使今年的五一节小长假老夫在丰都鬼城名山城区,爱车的右侧后视镜不幸剐蹭了一位80多岁的老头,但是没有严重的后果,那名老头只是摔了一跤。那名老头突然横穿公路,要不是老夫及时刹车同时向左打了一点方向,说不定这天中午我极有可能遭遇血光之灾,好在老夫福大命大,这事发生后只是让我虚惊一场。不过今天弟弟就不怎么走运,虽然没有一名乘客受伤,但是一共有三辆车撞在一起,其中有两辆车受伤严重,只能有拖车拖走。当地的交给管理部门认定弟弟负全部责任,原因是因为弟弟超车时道路中间的黄线是实线,不过以老夫拘墟之见,那位从右侧左转弯的车辆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他没有让直行的车辆,而且转弯时没有打转向灯,可弟弟没有行车记录仪,无法还原事故发生时的画面。老夫的爱车安装有一台行车记录仪,但是很少用,只是偶尔突然想起有一台行车记录仪时我才把其电源线给插上。看来,为了防止事故发生后有人强词夺理,老夫很有必要爱开车之前就把行车记录仪的电源线上插上。今天中午护送弟弟的老丈人一家人回到重庆后,我陪同父亲赶到大嫂家里吃午饭,吃罢午饭休息一会儿,于下午3点开车再次赶往学校,不要问我原因是什么,你只要抬抬屁股就能知道,我除了洗车外还有什么原因?差不多花了一个半小时把爱车的里里外外擦拭干净,接着到学校附近的一座加油站给爱车加了200元的燃油,然后开车回到小区大门外那条熟悉的支路上。来来回回转悠两圈没有找到空着的画有停车线的车位,不得已我只有违章停车,由于离下午5点这个安全时间点还有十多分钟的时间,停好车,我就坐在路边的条凳上休息一会。不过,坐在路边条凳上休息的这十多分钟时间,一大堆蚊蝇如蚁附膻地飞了过来,试图在我Luo露的小腿和双臂上强行登陆,我用手一拍,脚边留下了一大堆蚊蝇尸体。(2017-07-10)

今天老夫突兀地回了一趟涪陵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老夫突兀地回了一趟涪陵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老夫突兀地回了一趟涪陵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老夫突兀地回了一趟涪陵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老夫突兀地回了一趟涪陵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老夫突兀地回了一趟涪陵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老夫突兀地回了一趟涪陵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今天老夫突兀地回了一趟涪陵 - じ吹须道长℡ - 朲苼婼祗侞初见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